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后所有人都想杀了她 > 第三百一十五章:另有隐情
  此地不宜久留,袁培叮嘱过范风林和杨朔,叫他们两个办完事情之后就立刻带着林岩复回铁剑山庄,两人不敢拖延,立刻另买了马匹速速离开了。

  小白好不容易才离开了平亲王府,现下又被逮回去了,跟着平亲王回霍家寨的路上,只闭着眼睛,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一句话也不说。

  平亲王和小白共乘一骑,小白原本捆在手腕上的绳子已经被解开了,小白不说话,平亲王也不知此时该说什么好,两人各想各的心事。

  霍冲道:“真是挺没劲的,就这么容易就换了?要我说,还不如趁机杀了那几个清风会的人,我们霍家寨的弟兄们戒备了很多天,每天都紧张兮兮的,好不容易等到了今天,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实在是太没劲了!”

  蒋丘南看看霍冲笑道:“不急于这一时,纪太尉并没有吩咐我们那样做,他没有吩咐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去做,免得节外生枝,打乱了他的计划。在太尉大人面前,还是不要自作聪明的好啊!”

  霍冲点点头道:“说的也有道理。清风会的势力我是很了解的,象这样的江湖帮会,太尉大人没费多少力气就打得他们死的死,逃的逃,这手段可真是厉害。”

  蒋丘南看了看平亲王微微一笑道:“太尉大人是很厉害,可是这次如果没有平亲王和白姑娘做内应,单靠太尉大人自己也是不容易识破袁培的计谋的。啊,说到做内应,王爷和白姑娘可真是高明啊,我之前可是一点都没瞧出来。白姑娘,之前你我二人之间有过些矛盾,我得罪过你,希望你不要介怀,咱们都是为了任务嘛!”

  小白也懒得跟他说那么说,懒洋洋地睁开眼睛,瞥了他一眼,没说话,仍旧闭上了。

  蒋丘南笑道:“白姑娘这幅神态,看来心里还是在责怪我了。也是,姑娘爱面子,等回到京城之后我给姑娘送礼,请姑娘吃饭,再好好赔礼道歉,礼数要做足了才够,而且姑娘将来可是要做王妃的人,我只是个小人物,是该好好赔礼道歉才是。”

  小白陡然惊醒,斥道:“少胡说八道了!谁要做王妃?”

  蒋丘南一怔说道:“诶?白姑娘跟我们这些人生气也就罢了,怎么能连王爷的气都生呢?王爷可是好心好意来救您的啊!该不会是,白姑娘不知道自己要做王妃,高兴的昏了头了吧!”

  蒋丘南越说越放肆,平亲王突然冷冷地道:“你才昏了头了,谁准你这样没大没小地调侃白姑娘了?”

  蒋丘南一滞,这才小心地颔首,谦卑地道:“是是,小的也是一时高兴,忘了身份,实在是不该。只是想着以前与白姑娘打交道的时候觉得她并不是个小气的人,这才放肆了一下,王爷可别计较。”

  平亲王“哼”了一声道:“蒋丘南,我知道,你是听了旁人的屁话,也认为我这王爷徒有虚名,连个奴才也不如是吗?我告诉你,本王就是再无能,那也是大贺朝的王爷,旁人再怎么议论,也没人敢议论到本王面前来,即使是纪钧,也不敢如此无礼!”

  他直呼纪钧的名字,蓦地让蒋丘南感到了一股强大的威慑力,他登时不敢看平亲王的眼睛,内心颤了两颤,知道自己真的惹恼了他,慌忙滚下马来,跪在地上给平亲王磕头道:“小……小人知错了,还请王爷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太尉大人,小人愿意鞍前马后伺候王爷,求王爷不要跟小人这个江湖草莽计较。”

  他神态虽然谦卑至极,但并无慌张无措之意,似是早已料定平亲王不会太难为他。

  平亲王也懒得跟他纠缠,“哼”了一声冷冷地道:“你是纪钧的人,身上如今还有任务,我也不好在这个时候难为你。这件事情你就先给我记着,咱们回头再算账。白姑娘生气,是因为气我来得太迟了,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打情骂俏,你倒好意思厚着脸皮来追问,真是煞风景!”

  小白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恬不知耻地纠缠,本想争执,但是事已至此,争执也没什么用,她气得脸上的肌肉抽了两抽,终究是没说话,只是重重地叹了口气。

  “是是是,小人一定记着!”蒋丘南满口答应。

  “赶紧起来吧!没什么事的话就早点回京,可以的话,咱们就不要再在这里停留了,立刻收拾东西回去。”

  蒋丘南又上了马,大家加快了脚步。

  平亲王趁着大家都没注意,在小白耳边低声道:“想活命的话就继续假装你跟我联手的假象!你要是还想见张照玉,就乖乖听话!”

  小白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过来,转过头去吃惊地看着平亲王。

  他在这里不能说太多话,于是平亲王假意大声说道:“好了,好了,别生气了。这次来迟了,害你受了这么多天的苦,是我不好,我向你保证,这次回京之后,我会很快解决掉高氏父女,再不会让她为难你,你可以安安心心地留在王府里了。”

  “高氏?”小白一惊,心中暗想:“高檐月?”

  平亲王微笑道:“对呀!你放心,答应你的我一定都会办到的。咱们两个也是好不容易才熬到了这一刻,我绝不会让你多等一天的,你就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他低声在她耳边“撒娇”,但是小白可没心情恶心他了,她突然想到了高丞相和高檐月,他们两个也参与了这件事情,高丞相可一直视平亲王为同盟,那么清风会都受此重创,高家父女眼下的日子,定然也是很不好过了。

  她不知道平亲王又会怎样坑害这对可怜的父女,想到高檐月对平亲王一片痴情,他却如此待她,她原本已经心如死灰,现下又觉得一股热血涌了上来。

  只是眼下周围人多,她不便细问,等到了霍家寨,蒋丘南去收拾东西的时候,小白才对平亲王道:“我有话问你,我们能不能单独说说话。”

  平亲王笑道:“当然可以啦!”然后吩咐人带他们去了一间空房舍里,关上了门。

  见周围无人,小白立刻压低了声音问道:“你到底对王妃和丞相做了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