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梁祯祝云瑄 > 47 第四十四章 作茧自缚
第二日一早,祝云璟便再次进了宫,他进门时,方太医正在给祝云瑄例行诊脉,祝云璟抱臂在旁盯着,担忧问道:“陛下如何了?”

老太医是认得祝云璟的,对着他比梁祯还要小心翼翼些,仔仔细细地将祝云瑄的身体状况与他说了一遍,当听到说祝云瑄气血虚恐有早产之虞时,祝云璟的双眉立时紧蹙了起来,而祝云瑄却连眼睛都未多抬一下,苍白的脸上看不出过多的表情,似已习以为常。

太医退下后,祝云瑄便又提了笔想要批阅奏疏,之前为了做戏许久未理朝政,如今积压的政事不知凡几,都等着他拿主意,再耽搁不得了。

祝云璟直接将他手中的奏疏抽走,扔到一旁,冲高安示意:“全部送去内阁,就说陛下身体抱恙,让他们看着办就是了。”

祝云瑄争辩道:“我能做的……”

祝云璟转头瞪他一眼:“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哥哥就乖乖听我的话,也就两个月了,孩子生下来之前都不许再碰这些东西。”

高安赶紧大着胆子叫了人来,将御案上堆积成山的奏疏尽数搬了走。

祝云瑄无奈道:“哥……你明知这个孩子是……的……”

“我管他是怎么来的,又是谁的,他现在在你的肚子里,连着你的命,你就得好生养着,”祝云璟没好气地提醒着他,“方才我进来的时候听人说你今日寅时刚至就醒了?现在还早,回去内殿再睡一会儿吧。”

旁的人苦口婆心的劝说祝云瑄都未必会听,但说这些的是祝云璟,他再不情愿也依旧应了下来,被祝云璟撵去了内殿。

祝云璟在床边坐下,看着躺下身后眉宇依旧不得舒展的祝云瑄,放缓了声音劝慰他:“陛下放宽心,乱党已除,如今朝堂上短时间内再没哪个不长眼的会敢兴风作浪,陛下先养着身体,要收权何必急于这?一时?。”

祝云瑄安静地看着他:“哥,我还是想听你叫我的名字。”

“以后总要习惯的,一个称呼改变不了什么,”祝云璟轻拍了拍他的手背,“睡吧。”

把祝云瑄哄睡着了,祝云璟才起身去了侧殿,正在配药的方太医见到他进来赶紧停了手头的活,恭敬立到一旁,祝云璟冷声问道:“为何陛下都快八个月的身孕了,肚子却只有那么点大?”

当年他即使怀着元宝时遭了那么大的罪,后头也养好了,祝云瑄这个肚子,看着只与寻常人四五个月差不多,不然昨日他第一时间便该发现了。

老太医无奈解释道:“陛下自个不上心,吃得又少,之前还一直想要打胎,孩子长得不好,老臣只怕……只怕小皇子便是顺利生下来,也会有不足之症。”

祝云瑄想打胎并不出乎祝云璟的意料,可谁人不知男子打胎是不可能之事,他这分明就是魔障了。祝云璟双眉一拧:“不足之症?”

“……是,现在还不好说,只是这胎看着多半是要早产的,孩子在肚子里就没养好若是不足月就出生,怕是会有麻烦。”

老太医没有明着说,祝云璟却已经听明白了,孩子出生之后只是有先天不足还算好的,很大可能根本养不活。

虽然他恨不能活剐了那个梁祯,可如今祝云瑄又没有别的子嗣,好不容易得来的孩子,既然注定要生出来,之后若又没了未免可惜。

“若当真早产,陛下会如何?”

“总会遭些罪的,”怕祝云璟发脾气,方太医又补上一句,“无论如何,老臣定会竭尽所能,保住陛下和小皇子。”

祝云璟沉声吩咐:“尽量想办法,让陛下生产时少受些罪。”

“那是自然。”

下午,祝云璟叫人把自己的两个孩子给送进了宫来,大儿子元宝六岁,小儿子铭儿才不满半岁。

祝云瑄的脸上多了许多的笑意,伸手接过铭儿,又把元宝叫到跟前来,细细打量起这两个孩子。元宝的长相结合了祝云璟与贺怀翎的优点,一看就是他们俩的孩子,铭儿则长得更像贺怀翎一些,都是祝云璟的孩子,看着就叫人喜欢。

元宝也在好奇地看祝云瑄,一双大眼睛忽闪个不停。祝云璟戳了戳大儿子的肩膀,提醒他:“在家里教过你的规矩呢?”

胖乎乎的小家伙规规矩矩地跪了下去,给祝云瑄磕了个头,奶声奶气道:“元宝叩见陛下,给陛下请安。”

坐在祝云瑄腿上的小娃娃,亦配合着咯咯直笑。

祝云瑄赶忙道:“行这么大的礼做什么,哥你快把孩子抱起来。”

不必祝云璟动手,元宝自个就爬了起来,扑到了祝云瑄面前,问他:“您是我小叔叔吗?”

祝云瑄笑着点头,元宝“哇哦”了一声:“小叔叔和爹爹长得一样好看。”

祝云璟拍了拍他的脑袋:“少胡言乱语,我都怎么教你的?还有没有规矩了?”

元宝皱了皱鼻子,祝云瑄伸手摸了一下小孩鼓起来的脸蛋:“无妨的,这孩子活泼,讨人喜欢得很。”

“跟你小时候一样闹腾。”

祝云璟顺口应道,祝云瑄怔忪了一瞬,笑着叹气:“是吗?我都快不记得了。”

“你哪里是不记得了……”明明是刻意把自己的本性藏起来,才过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祝云瑄低头,捏了捏铭儿的手:“总是要习惯的。”

祝云璟看小儿子坐在祝云瑄腿上不停地扭,怕累着了祝云瑄,把人抱起来扔到一旁榻上,吩咐了元宝去吃点心顺便看着弟弟,与祝云瑄对面坐下笑望着他:“啧,这还跟我置起气来了。”

被揭穿了的祝云瑄面色讪然:“哪有。”

祝云璟笑着点头:“这样倒是真有些从前的样子在了。”

“你就是故意拿我逗乐子吧……”

“你还当真计较这个呢?”祝云璟叹气,“你毕竟是皇帝了,私下里怎样都行,但在人前该有的规矩还是得有的,不然成什么样子了,你不怕被人说我还怕惹麻烦呢。”

“我知道……哥你说得对,一个称呼而已,改变不了什么。”

“你既然都明白怎么还这么别扭……”祝云璟好笑地摇了摇头,示意祝云瑄去看那两个孩子。

元宝让铭儿趴在自己的腿上自顾自地吃着点心,时不时地伸手戳一下弟弟的屁股,把小娃娃当成自己的玩具,小的那个只会一个劲的傻笑,无论哥哥怎么折腾他都完全不恼。

祝云瑄看着感叹道:“这两个孩子这么可爱,难怪你一直亲力亲为地带他们。”

“阿瑄也觉得小娃娃可爱吗?”

“嗯……”

“那你自己肚子里的这个呢?”

祝云瑄面色一僵,神情黯然了些许,声音艰涩:“哥,这个孩子……我不敢喜欢他。”

祝云璟不赞同道:“你这便是作茧自缚了,怎么说都是你自己的孩子,留着不挺好吗?反正孩子以后跟另一个人都不会再有半点牵扯了,他就是你一个人的,往好的地方想,至少这天下江山后继有人了。”

祝云瑄了然:“原来你带元宝他们来给我看,是想来劝我留下这个孩子。”

“我不也是为了你好吗?都已经这样了,明知道不可能打掉,你又何苦再为难自己,最后两个月把身子养好些,生个健康的孩子出来,前头那些罪也不算白受了。”

祝云瑄沉默不言,祝云璟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这件事情,劝得再多还是得他自己想通才行。

之后那一个月,祝云璟日日都会进宫来陪着祝云瑄闲话家常,祝云瑄的气色逐渐有了好转,人也精神了许多。朝堂上的风波亦终于彻底平息了下来,唯独对梁祯及其同党的处置,迟迟未有下定论。

墙倒众人推,一道又一道弹劾梁祯的奏疏不断送往内阁,亦真亦假的罪行罄竹难书,所有人都在等着祝云瑄下最后的决断。

祝云璟几番在祝云瑄面前提起,也是催促他尽快将梁祯给处置了,每每都被祝云瑄给含糊带过。

连祝云瑄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犹豫些什么,梁祯在最后关头依旧摆了他一道,他没别的选择,只能如梁祯所愿,放他离开,可心里那股无处纾解的烦闷,一直纠结在那里始终都叫他意难平。

腊月二十三那日,祝云璟带着两个孩子并贺怀翎一块进宫来,陪着祝云瑄吃了一顿小年夜家宴,大长公主也在,祝云瑄高兴之下小酌了两杯,祝云璟没拦着他,叫他这么久以来难得地畅快了一回。

家宴一直到戌时末才结束,祝云璟他们出宫后甘霖宫里重新变得冷清萧索,祝云瑄迷蒙着双眼,坐在只点了一盏宫灯的大殿里,没有焦距的目光落在虚空的某一处,无声亦无息。

高安心下一叹,将白日里收到的没来得及说的消息告诉他:“陛下,昭王他托了人递话进来,说……想见您。”

祝云瑄无声冷笑,笑着笑着双眼逐渐被水雾模糊,片刻之后,他弯下腰,抱着肚子痛苦地蜷缩了起来。

高安瞬间慌了神:“陛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