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梁祯祝云瑄 > 60 第五十六章 兔子爹爹
听到对方的声音,祝云瑄浑身的血液都像是凝固了一般,搭在暥儿腰间的手渐渐收紧,暥儿未有所觉,只犹犹豫豫地想要又不敢伸手去接那个花灯,直到祝云瑄低声提醒他:“暥儿想要就拿着吧。”

小娃娃这才满心欢喜地将花灯接了过来,乖巧地与对方道谢:“谢谢伯伯。”

梁祯的目光落在祝云瑄的手腕之处,眼中笑意愈浓,祝云瑄回神,换了只手抱孩子,不着痕迹地拉下袖子,与他点了点头,不露半点声色,淡道:“谢谢。”

错身而过时梁祯抬手轻轻挡了一下,祝云瑄目光微凝,身后的侍卫立刻上前了一步,长剑抽出了一半,虎视眈眈地警惕着梁祯。

梁祯“啧”了一声,不错眼地盯着祝云瑄,只见他眼睫半敛着,所有的情绪都沉进了眼底,看不真切。

短暂的僵持之后,梁祯让开了身,祝云瑄抱着孩子,没有回头地向前走了去。

暥儿趴在祝云瑄的肩膀上转过脑袋,呆呆看着一直立在原地望着他们走远的梁祯,似是觉察到了祝云瑄情绪的变化,小娃娃怯生生地喊了他一句:“小叔叔……”

祝云瑄轻拍了拍他的背,柔声安慰他:“没事。”

“伯伯在看我们。”

“……嗯。”

那之后,祝云瑄抱着孩子心不在焉地在街市上转了大半个时辰,最后在一处杂耍摊子前又遇到了祝云璟几个。祝云璟见他先头还高高兴兴的,这会儿却又一脸失魂落魄之态,意外地挑了挑眉。

暥儿正提着他的兔子花灯与铭儿炫耀:“你看我的小兔子花灯,好可爱的,一个伯伯送给我的。”

祝云璟:“……”

他看向神不守舍的祝云瑄,欲言又止,最后到底什么都没说,只提醒他道:“走吧,我们去前头看看。”

继续往前走便到了海边,夜色渐深之后所有人都涌向了这里,在海滩边放天灯祈福。

一盏一盏缓缓升起的天灯闪烁着光亮,不断飘向墨黑色的夜空,璀璨如星辰一般。

暥儿仰着小脑袋,目不转睛地看着越飘越远的天灯,嘴里不时发出惊叹声。祝云璟和贺怀翎已经牵着铭儿放灯去了,小孩拉了拉祝云瑄的手,满脸渴望地看向他:“小叔叔,我也想放灯。”

祝云瑄按下心头纷扰的思绪,点了点头:“好。”

走到兜售天灯的摊位前,祝云瑄要来纸和笔,提了笔却又不知该写什么好,静默片刻他小声问起孩子:“暥儿你有什么愿望吗?”

小孩认真想了想,又摇了摇头,祝云瑄轻声一叹,最后也只在纸之上写下了“海晏河清”四个字。

将笔递还给摊主,在对方接住的瞬间,祝云瑄再次愣住,对面之人不知何时换成了戴着面具的那个人,他已经接过了祝云瑄手中的笔和纸,笑了一笑,在纸条背面添上了三个字“日日安”。

将系上了祈福字条的天灯递给祝云瑄,梁祯眨了眨眼睛,转瞬便消失在了人潮之中。祝云瑄呆愣愣地站在原地,直到身旁的暥儿轻声喊他,才恍恍惚惚地回过神。

“小叔叔,你在看什么呀?”

“没什么……走吧,我们去前头放天灯。”

回到总兵府已近亥时,玩累了的暥儿在车上时便已趴在祝云瑄的怀里睡着了,祝云瑄将他抱下车,交给祝云璟,祝云璟没有接,提醒他道:“你不是想带他一块睡吗?反正他这会儿睡着了,你抱着他去你那里就是了。”

祝云瑄看了一眼怀里的孩子,轻摇了摇头:“算了,一会儿他要是醒了,没见着你说不定要哭了。”

“你啊,就是想太多了。”

俩人说着话,小娃娃已经揉着眼睛转醒了过来,迷迷糊糊中看到祝云瑄,下意识地攀紧了他的胳膊,祝云瑄心中一颤,低声问他:“暥儿,今晚小叔叔带你一起睡好吗?”

小孩这才彻底醒过了神,看一眼祝云瑄,又转头看一眼祝云璟,犹豫了许久,点了点头:“好。”

祝云瑄抱紧了孩子,祝云璟笑道:“我就说吧,你带了他一个晚上,他这不就肯亲近你了。”

祝云瑄红着眼睛笑了起来:“嗯。”

抱着孩子回了住处,祝云瑄还有些恍惚,倒是高安高兴得不得了,麻利地指挥着人伺候祝云瑄和小皇子梳洗更衣,殷勤备至。

“小殿下,您还饿不饿,想不想吃宵夜,奴婢去叫人给您做好不好?”

暥儿坐在祝云瑄的怀里,望着面前笑得见牙不见眼的高安歪了歪脑袋,似乎没听明白对方是在跟自己说话,抬头看向了祝云瑄:“小叔叔,他是谁呀?”

祝云瑄好笑地抚了一下儿子的小脸,吩咐高安:“你亲自去厨房看看,这里的厨子应该都知道暥儿喜欢吃什么,弄些吃的过来,别弄太多,要不吃多了一会儿他又睡不着了。”

“诺!奴婢这就去!

暥儿在祝云瑄怀里扭了扭身子,小声问他:“小叔叔,那些竹子做的小兔子、小狗狗是不是你送给我的呀?”

祝云瑄摸了摸他的脑袋:“暥儿知道?”

“爹爹说的……”

“暥儿喜欢吗?”

“好喜欢!”小孩用力点头。

祝云瑄笑了一笑,告诉他:“是小叔叔送给我的暥儿的,但那些东西不是小叔叔做的,是……一个伯伯给暥儿做的。”

暥儿轻轻眨了眨眼睛:“哪个伯伯啊?”

“暥儿以后就知道了。”祝云瑄轻捏了捏孩子的手心,未再多解释。

厨房送了一小碗蛋奶羹过来,祝云瑄抱着孩子一勺一勺地慢慢喂给他吃。暥儿盯着他看了一阵,在祝云瑄再次将吃食送到他嘴边时,小声喃喃道:“小叔叔也吃,小叔叔不要不高兴了。”

祝云瑄恍然回过神,脸上挤出笑:“小叔叔不饿,小叔叔没有不高兴,暥儿为何会这么说?”

小孩噘了噘嘴:“暥儿猜的,小叔叔晚上见到那个伯伯就不高兴了……”

祝云瑄怔忪了一瞬,没想到暥儿这孩子才三岁大,竟会有这般敏感。被自己的儿子揭穿了心思,他愈发觉得难堪,嘴上却不愿意承认:“没有,小叔叔有暥儿陪着就很高兴了。”

“真的吗?”

“真的。”

将孩子喂饱,祝云瑄接过下人递过来的热帕子,亲手给孩子擦脸,暥儿一动不动,乖乖地任由他动作,末了咧开嘴角冲他甜甜一笑:“谢谢小叔叔。”

祝云瑄心头一软:“好孩子。”

暥儿搂着他的脖子,贴上去吧唧一下,在他的脸上用力亲了一口,做完之后又有些不好意思地往他怀里钻,撒娇道:“暥儿好喜欢小叔叔。”

祝云瑄眼中的笑意加深,低头,也在孩子软嫩嫩的小脸上印上一个吻:“小叔叔也喜欢暥儿。”

被抱上床,小家伙依旧很兴奋,翻来覆去地不肯睡,攀着祝云瑄的胳膊要他给自己讲故事。

祝云瑄轻拍着他的背,慢慢说道:“从前有一只小兔子……”

“兔子!”一听到兔子,小家伙的眼睛立刻就亮了。

“嗯,小兔子是一只孤独的小兔子,别的兔子都有爹爹只有他没有,他总是问别人为什么我没有爹爹啊,没有人能回答他,其实他也有爹爹的,他的兔子爹爹在月宫里头,等时机到了就会来把他也接去月宫,可是兔子爹爹很担心,他不知道小兔子肯不肯跟他去,他怕小兔子不肯要他,暥儿,你说小兔子他愿意跟兔子爹爹去月宫吗?”

小孩儿茫然地瞪着眼睛,好半天才轻轻点了点头:“要去的。”

祝云瑄鼻子一酸,笑着亲了亲他的额头:“乖宝宝。”

暥儿黑亮的眼珠子一瞬不瞬地望着他,小心翼翼地问:“小叔叔,你是我爹爹吗?”

看着孩子期盼又忐忑的目光,祝云瑄微微一怔,呐呐道:“暥儿想要我做你爹爹吗?”

小孩委屈地扁了嘴,慢慢红了眼睛:“我已经有爹爹了,可嬷嬷说爹爹不是我爹爹,呜……”

祝云瑄把孩子抱进怀里,又自责又心疼,哽咽出声:“暥儿不哭了,暥儿乖,暥儿有爹爹的,我就是暥儿的亲爹爹,爹爹来接暥儿去月宫,暥儿跟爹爹走好不好?”

“爹爹以前为什么不要暥儿?”

小小的孩子在他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祝云瑄坐起身,将人抱起来,一边给他拍背顺气一边哄他:“爹爹的乖宝宝,不哭了,是爹爹坏,以后爹爹再不会不要暥儿了。”

门外,祝云璟停住脚步,他是特地过来看这叫人放心不下的一大一小的,听着里头隐约传出的声音,祝云璟笑着叹气,没有再推门进去,停了片刻,转身离开。

客栈之内,梁祯倚在窗边,静静看着总兵府的方向,目光所及只有隐约可见的灯火。

夜色弥漫进他漆黑的双瞳中,遮去了隐匿其中的所有情绪。

有人推门进来给他送茶,见他这般,踌躇问道:“少将军,我们已经来这里快两个月了,什么时候回去?”

梁祯闭了闭眼睛,勾唇一笑:“急什么,事情还没办完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