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梁祯祝云瑄 > 62 第五十八章 心不由己
被祝云瑄拿话头堵住,梁祯失笑出声:“三年不见,陛下倒是比从前更刁钻了。”

祝云瑄冷哂:“不比得你,永远这般落拓潇洒。”

梁祯厚着脸皮将对方的讥讽当做赞美,笑着应下:“陛下谬赞,愧不敢当。”

坐在祝云瑄怀中的孩子一直好奇地盯着梁祯瞧,被他脸上的面具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奶声奶气地问他:“伯伯你为什么一直遮住脸啊?”

梁祯笑望向他:“小宝贝想看伯伯长什么样吗?”

暥儿下意识地点头:“可以看吗?”

“小宝贝想看当然可以看。”

梁祯抬手将面具摘去,笑眯眯地冲暥儿眨了眨眼睛,小孩儿惊讶地瞪圆了眼珠子,脱口而出:“兔子风筝!”

原来送他兔子花灯的伯伯,就是帮他把兔子风筝找回来的伯伯,暥儿高兴极了,兴奋地抬起头告诉祝云瑄:“爹爹,就是这个伯伯帮我把吹走了的兔子风筝找回来的,是我自己画的小兔子。”

祝云瑄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是吗?”

“嗯,伯伯长得很好看,暥儿记得。”

祝云瑄:“……”

梁祯放声笑了起来:“这小娃娃可真有趣,陛下教得不错啊……”

被笑了的暥儿很不好意思,也乐呵呵地跟着傻笑,梁祯玩味地与祝云瑄挑了挑眉:“陛下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陛下是几时立了后还是纳了妃,怎有了个这么大的小皇子?”

祝云瑄眸色一黯,冷声道:“朕的私事何须与你一介草民交代,朕的皇子自然是有堂堂正正的身份的,不劳你操心。”

“问问都不行啊?”

“与你无关。”

似是觉察到了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暥儿再次抬头看向祝云瑄,小声劝他:“爹爹不要跟伯伯吵架……”

祝云瑄按下心中的烦躁,抱起孩子:“暥儿我们走吧。”

暥儿很乖地点头,转头与梁祯挥了挥手:“伯伯下次见。”

“这就走了吗?下次又要等到什么时候,我才能再见到陛下?”梁祯仰头望向已经站起了身的祝云瑄,似笑非笑的眼中藏着蠢蠢欲动的光亮。

祝云瑄轻闭了闭眼睛,平静回答他:“你不必如此,从三年前放你离开起,朕便再没打算与你有任何纠葛,昭王已死,你既已改名换姓,如今过得也算快活,又何必再纠缠从前那些事情。”

梁祯唇角的笑渐渐淡去,深深望着祝云瑄,试图看穿他心中真正所想。

“陛下,三年了,你还是这样,不愿面对自己真实的心意吗?既不愿再见我,又为何要随身戴着我的那串佛珠?还有这个孩子,当年能送出去甚至骗我说他已经没了,如今又为何想要再接回来?”

祝云瑄搭在暥儿腰上的手收紧了些:“朕需要一个继承人。”

“只要你立后纳妃,别说一个,便是想要十个继承人都是轻而易举之事,可你没有,三年你都没有娶妻,我以为你的意思够明白了,所以我回来找你,你却又要把我往外推,你究竟想要如何?”

“朕想要什么,与你无关。”

“所以到头来还是我一厢情愿,自作多情是吗?”

祝云瑄轻抿了一下唇角,没有再说,抱着孩子转身离开。

下楼时暥儿搂着祝云瑄的脖子,怯怯问他:“爹爹,你生伯伯的气了吗?”

祝云瑄轻拍了拍他的背安抚他,没说什么,小娃娃便又道:“那我以后都不理伯伯了,爹爹不要也生暥儿的气。”

“好孩子,”祝云瑄低声喃喃,“爹爹不生气,你乖。”

下午,父子俩便一直在西市里转悠,祝云瑄的兴致消了许多,梁祯又亦步亦趋地跟在后头,他们是微服出来,梁祯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他也不好叫侍卫去赶人,只得由着他跟着,看看时候不早,吩咐了人去把元宝他们找回来,打算打道回府。

暥儿眼巴巴地瞧着对面摊子上挂着的一个大海螺,没等祝云瑄开口,梁祯先一步过去将东西买了下来,递到了小孩的面前。

那海螺足有成人手掌那么大,色彩炫丽,花纹十分平整漂亮,也难怪暥儿一眼就瞧上了。海螺递到面前,小娃娃的双眼先是亮了一瞬,后又强压下心中渴望,摇了摇头:“我不要。”

梁祯轻声一笑:“真不要?”

小娃娃再次瞅了一眼他手里的海螺,垂下了眼睛,坚定道:“不要。”

梁祯望向祝云瑄,不赞同地摇了摇头:“陛下与我置气便算了,何必挑拨我与孩子之间的关系。”

祝云瑄皱眉,手指在暥儿的肩膀上轻轻点了点,低声提醒他:“暥儿想要就拿着吧。”

暥儿抬头看向他:“爹爹不生气吗?”

祝云瑄尴尬地低咳了一声:“不会。”

于是小娃娃“勉为其难”地收下了海螺,抱在怀里仔细瞧了瞧,爱不释手地摩挲了一阵,到底还是觉得不好意思,害羞地与一直笑看着自己的梁祯道了谢:“谢谢伯伯。”

梁祯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好笑道:“跟你爹一样难伺候。”

玩得满头大汗的元宝和祝云琼高高兴兴地回了来,祝云瑄叫人拉来马车,赶着他们上车去。

梁祯抱着胳膊,玩味地看着跟在元宝身后爬上了车的祝云琼,问祝云瑄:“那位是九殿下?陛下什么时候善心大发还把这小子带身边养了?”

祝云瑄警惕地瞥了他一眼,不动声色道:“那是朕的九弟,朕想做什么不需要旁人来置喙。”

梁祯笑着抬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压低了声音提醒祝云瑄:“陛下,这小子迟早是个祸害,为了您的大衍江山着想,您还是别留着他了。”

祝云瑄冷了神色,不再搭理他,抱着暥儿上了车,甩上了车门。

目送着皇帝车辇走远,梁祯嘴角的笑意逐渐敛了起来,吩咐出现在身后的手下:“找人盯着点皇帝身边的那个九殿下,别叫那些人与他接触上。”

身后之人恭敬领命:“诺!”

入夜,祝云瑄坐在院子里的回廊下发呆,暥儿趴在他怀里身上盖着一床薄毯已经睡着了,祝云璟拎了壶酒过来,挨着他坐下,递了只酒杯过去给他。

祝云瑄捏着杯子,心不在焉地问他:“铭儿好些了吗?”

“太医给看过,吃了药已经好多了,睡一觉明日差不多就能好。”

祝云瑄点了点头,没有再问。

祝云璟将酒倒出来,惬意地尝了一口,告诉他:“这是茕关送来的酒,味道好得很,你尝尝。”

祝云瑄将杯子中的酒送进嘴里,舌尖瞬间尝到了辛辣的味道,不愧是北边送来的酒,大抵是好的,他却没有多少品尝美酒的心思。

祝云璟见他一副魂不守舍之态,笑着叹气:“下午暥儿回来跟我说,你们在海市上遇到了上次给他捡风筝的伯伯?”

祝云瑄的眼睫半垂着,再次抿了一口酒,闷声道:“哥你就是来看我笑话的吧?”

祝云璟懒洋洋地笑道:“分明是你自个心虚,才会生出这样的想法来……那日你初到这泉州,我跟你提了他就猜到必会有今日,你一直留在这里不走,就当真不是因为想要再见他一面吗?”

祝云瑄无言以对,长久的沉默后才呐呐道:“哥,当年我问你为何一定要跟着定国公走,你说你也会寂寞……你离京以后我身边就只剩他一个能说得上话的人,我才慢慢明白了你的意思,这些年……我明知道是错的,不该再想,却总是心不由己,我实在是……太寂寞了……”

“……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祝云瑄黯淡的目光落在树影斑驳的院中空地上,哑声低喃:“我想要他,但是我不敢,也不能,我是皇帝,他是已经被我处死了的佞臣,若是他死而复生,我要怎么与天下人交代……更何况,我不敢信他,哪怕我知道他当初其实没有二心,可他对我做过的那些事情,我也根本忘不掉,我不敢去赌,他什么时候又会突然变了脸,强硬地逼迫我去做那些我不想做甚至觉得屈辱的事情。”

祝云璟一时语塞,认真想了想,摇头道:“若要我说,我一直就觉得他不是个东西,若是当初贺怀翎是他这样,我非跟他拼命不可,你好不容易才把他给处置了,若不是有暥儿,你们之间其实早就不该有任何联系了,如今他又缠上来,你才心生动摇,我也不劝你什么,就是提醒你,无论你做什么决定,都别委屈了自己。”

祝云瑄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苦涩的味道一直从喉口蔓延到心底:“我不愿想,还好,还有暥儿在……”

他一杯接着一杯,很快就醉意醺然,祝云璟将暥儿抱起来,吩咐高安将祝云瑄扶进去,伺候他歇下:“好生伺候着陛下,点些熏香,让他睡个好觉。”

高安赶忙应下:“诺,奴婢知道的,国公爷您放心。”

祝云璟心下叹气,他带着酒来找祝云瑄,本意就是要灌醉他,让他好好睡一觉,不然他一准又要在院子里枯坐一整夜了。

暥儿在祝云璟怀里迷迷糊糊地醒来,下意识地喊了一声“爹爹”,而后才看清楚是哪个爹爹,一时有些羞窘,祝云璟笑着低头亲了亲他:“走吧宝贝儿,爹爹带你去睡,再过几日怕就再没机会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