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梁祯祝云瑄 > 72 第六十八章 彩虹之岛
早晨出门时祝云瑄特地留意了四周,岛上安静了许多,之前天一亮就来海边干活玩耍的妇人孩童都不见了,随处可见巡逻的卫兵。即便梁祯只处置了带头闹事的几人,昨夜之事留下的阴霾还是刻在了每一个人的脸上。

梁祯却并不担心,比起这些小打小闹,现在岛上中高层的将领都已经知晓了大衍皇帝的承诺,这就是吊在他们面前的最诱人的胡萝卜,叫他们没心思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要不这一次的叛乱哪能这么轻易平息。

他们在码头上登船,难得今日天气晴好、万里无云,海面上也没什么风浪,从上船起,梁祯就牵着暥儿去了甲板上钓鱼,祝云瑄在船舱里看了一个时辰的书,后头有些头晕眼花,也起身去了外头,打算透口气。

刚走出来,便见到暥儿用力拍着手正又叫又笑,整个人都玩疯了,梁祯抬手往后一甩,手中的鱼竿猛地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有什么东西重重砸在了他们身后的甲板上。

“是龟龟!”小孩儿兴奋极了,看到祝云瑄出现立刻跑了过来,拉着他的手要他去看,“爹爹爹爹你看,父亲钓到了一只大龟龟!”

祝云瑄伸手抹了抹他脑门上的汗,看向那已经翻了个个,背部着地在甲板上不停转着圈的海龟,脑袋和四肢都缩回了龟壳里着实的有趣,也不知梁祯是怎么钓上来的。暥儿跃跃欲试想要过去摸,被祝云瑄给拦住了,小孩儿告诉他:“大龟龟好笨,父亲一钓就钓上来了,笨死了。”

“嗯,嗯,我们暥儿最聪明。”祝云瑄笑着附和他。

梁祯已经钓了一筐子的鱼和虾,祝云瑄牵着孩子过去看了一眼,确实收获颇丰,暥儿得意地与他炫耀:“我也钓到了鱼,两条!”

“乖宝宝真厉害。”祝云瑄毫不吝啬地夸着儿子。

梁祯将鱼线收回,低声一笑:“陛下怎不夸夸我?”

祝云瑄睨了他一眼,眼波流转间带着掩饰不去的笑意:“你想要朕怎么夸?”

梁祯垂眸低咳了一声:“就说,朕的男人十分有本事。”

祝云瑄语塞,眼神飘忽了一瞬,唇间只吐出一句含糊不清的“不知所谓”。

落日时分,船终于靠岸,祝云瑄牵着暥儿走出船舱,瞬间便被前方海岛上的景象吸引了目光。岛上繁花似锦,石头砌成的五彩斑斓的房屋楼阁点缀其中,雕廊画栋、巧夺天工,笼在夕阳余晖下,便当真有如彩虹一般,叫人目眩神迷。

暥儿倏地睁大了眼睛,嘴里发出了惊叹声:“好漂亮哇!”

梁祯上前一步将人抱起:“走吧。”

“我要自己走!”小孩儿扭着身子要下地,“我的龟龟!”

梁祯啼笑皆非地将人放下:“还惦记着那只笨龟呢?”

暥儿用力点头:“要龟龟!”

一根绳子绑在海龟的肚子上,小孩儿亲手牵着,一步三回头地蹒跚拉着往前走,祝云瑄看着无奈极了,皱眉与梁祯撇了撇嘴:“你出的馊主意,你看看他现在眼里就只剩这只龟了……”

梁祯不以为意道:“小孩子忘性大,他喜欢让他玩两天就是了,回头就叫人把龟给炖了。”

祝云瑄:“……你若是不怕他跟你断绝父子关系,就尽管炖,到时别怪我没提醒你。”

梁祯:“……”

这座彩虹岛很大,有梁祯他父亲占据的那座海岛的三四倍不止,岛上只有不到五千常驻民,日子过得十分安宁,且看这些人的长相,大部分亦与大衍人一般无二。只穿着打扮却是大不相同,放眼望去,路上无论男女老少,皆是轻纱薄裙,颜色亦是昳丽招摇,人人身上都堆满了贝壳、珊瑚制的首饰点缀,闪闪发光,晃人眼得很。

一路走梁祯一路与祝云瑄介绍:“这座岛的岛主家姓秦,是一百多年前从大衍迁过来的富户,三年前我初到南洋便与现任岛主因缘巧合结识,成了莫逆之交,这两日岛主家中办喜事,又赶上每三个月一次的集会,来岛上的人才比往常多许多,平日里这里还要清静些。”

祝云瑄有些意外地抬眸看了梁祯一眼:“办喜事?”

“是啊,岛主的长子娶亲,广发请帖,我们是来喝喜酒的。”

原来如此……祝云瑄顺口问道:“那我们要在这里待几日?”

“陛下急着回去?”梁祯笑着反问他。

祝云瑄轻抿了一下唇角,没有回答,离半月之约已经过了一半,何时回去他们之前一直没有说好确定的日子,只再如何回避终究还是要回去的,该解决的事情也必须得彻底解决。

见祝云瑄一时有些心不在焉,梁祯勾了勾唇角,小声提醒他:“走吧,我们去城中逛逛,先找间客栈。”

“客栈?”祝云瑄挑眉,“你被岛主邀请来喝喜酒,他连个住处都不给你安排,这里的岛主就是这样的待客之道?”

“没有,我们提前了一日来,人家里这几日忙着办酒,肯定一堆的事情,就不去麻烦人家了,走吧,去前头。”

“走了小宝贝。”他笑着回头,招呼了一声全副心思都放在海龟身上的暥儿。

小孩儿牵着他的龟龟颠颠跟上来,笑得见牙不见眼:“暥儿来啦~”

进了城中则更是热闹,这座岛在这一带很有些名气,岛主的船队时常来往大衍与南洋倒买倒卖,附近其他岛上的人也会过来买东西,岛主生意做得大,但很有眼色地不会去惹那些番邦人的眼,碰上了还会主动让利送些好处,这些年也安安稳稳地过了下来。

这两日或许是因为岛主家要办喜事,岛上处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便不是这岛上的人,也能亲身感受到那种单纯质朴的快乐。

祝云瑄随口问起梁祯:“你是怎么认识的这里的岛主?”

“巧合而已,三年前我初来南洋,在海上救了遇上风暴沉船差点葬身海中的岛主,后头就跟着他来了这彩虹岛上,这地方实在很不错,安逸又不会过于无聊,我本已打算就在此定居了,没曾想竟在这里见到了家父,家父与岛主亦是好友,那回家父来这岛上拜访岛主,我们父子才终得想见。”

梁祯的言语间有颇多的感慨,祝云瑄默默听着,盘亘在脑中的念头却是此处距离大衍距离京中何止千里,如若他没有来泉州,他们当真有可能……此生都再不得见了。

祝云瑄的神情黯然了些许,梁祯见状问他:“陛下在想什么?”

“……没什么,走吧,先找间客栈住下,暥儿也该饿了。”

岛上最大的客栈就在城中最热闹的大街上,他们来的不凑巧,只剩下最后一间上房,梁祯直接要了,祝云瑄站在一旁一句话未说,只在梁祯用眼神询问他的时候随意点了点头。

客栈里很热闹,一楼的大堂里都是用膳的客人,有不少大衍来的商人,正大咧咧地议论着皇帝在泉州失踪的消息,说得有鼻子有眼仿佛亲眼见到了一般。

他们挑了张角落里的桌子坐下,梁祯帮暥儿将他的海龟系到桌脚下,将孩子抱到身上,喂了些热水给他喝。

祝云瑄淡定地喝着茶,听着周围人高谈阔论。

“皇帝被那鬼域的海贼给劫走了,我亲眼瞧见的,那日佛诞日在泉州西山庙里拜菩萨的时候被人掳走了,当日泉州的城门就封了。”

“可不是,泉州的官员都急疯了,怕是要生出变故来,我等带了家小先出来躲躲,就怕神仙打架,我们这些老百姓要跟着遭殃。”

“坏就坏在皇帝连个儿子都没有,也不晓得他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下一任皇帝会落到谁身上,只怕是又有的争了,太平日子还没过几年呢……”

梁祯低笑,问祝云瑄:“都说大衍的皇帝陛下失踪了,你觉着呢?”

祝云瑄淡道:“我觉得什么?有人胆大包天劫持皇帝,合该……”

“合该什么?”

祝云瑄微眯起眼睛,轻嗤了一声,顿了一顿,忽然问他:“你在南洋三年,你父亲在这里快三十年,可有打听到什么关于那些鬼域海贼的消息?”

梁祯的嘴角微撇:“没有,那些人神出鬼没,怎会轻易与人打交道。”

闻言,祝云瑄的眸色晦暗了一瞬,亦未再多问,夹了菜进暥儿的碗里,让他自己吃。

吃着东西,小孩儿捏着小勺子挑了一块肉出来,扔到地上给他的龟龟,看到海龟吃了才高兴地笑了起来,仰起头问祝云瑄:“爹爹,晚上我可以带着龟龟一起睡吗?”

“不可以。”祝云瑄面无表情地回答他。

“为什么呀?”

“爹爹和龟龟,你只能选一个。”

小孩儿不情不愿地噘了噘嘴巴,梁祯笑问他:“小宝贝想跟龟龟一起睡?”

“是呀。”小孩儿以为有戏,眼巴巴地瞅向了梁祯。

“以后你要是听话不缠着爹爹陪你睡,就可以让龟龟睡在你的床脚下。”

祝云瑄皱眉:“说什么呢你。”

暥儿看看祝云瑄又看看自己的龟,挣扎过后摇了头:“那我不要龟龟了,我要爹爹。”

梁祯好笑地抬手刮了刮儿子的鼻子:“这回倒是机灵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