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梁祯祝云瑄 > 100 番外二 开枝散叶(4)
三年后。

申时刚至,暥儿从东宫下学回来,一走近甘霖宫的寝殿,就看到一左一右委委屈屈站在殿门外的两个小家伙。

暥儿提步走上前去,两个小娃娃见到他,一齐迎了上来,奶声奶气地喊他:“太子哥哥!”

小虎妞的羊角辫散了一边,头发跟鸡窝一样,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小皮猴的半边脸上印着污黑的爪印子,衣裳皱巴巴的,哼哼唧唧没个好气。两个小娃娃一看到对方就跟两只斗红了眼的公鸡一样,张牙舞爪随时准备着再干一架。

暥儿一边一个将人拨开,按住他们的脑袋,好笑道:“你们又打架了?被父皇罚站了?”

两个小的同时耷拉下了脑袋,扯着暥儿的袖子哀求他:“太子哥哥,我们再也不敢了,你帮我们求求父皇吧……”

“现在说不敢了?之前又为什么要打架?”

“是三儿先扯我头发的!”小公主第一个告状。

“姐姐胡说,是她先踢我的!”小皇子气呼呼地顶回去。

眼见着两个小娃娃又要吵起来,暥儿再次将人拨开:“都安静,再吵我不帮你们求父皇了。”

小公主吸了吸鼻子,泪汪汪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我饿了。”

小皇子一双狗崽子似的眼珠子同样瞅着暥儿,附和着点头:“我也饿了。”

这下倒是会一唱一和了,暥儿忍着笑,一人塞了一颗糖给他们,叫他们继续站着,进了大殿里头去。

梁祯不在,祝云瑄倚在榻边看书,见到暥儿进来放下书与他招了招手:“暥儿过来。”

小孩盘腿坐上榻,祝云瑄叫人上来热茶和点心,都是他喜欢吃的,一边给他递吃的一边问他今天学了什么,暥儿吃着东西随口答了,末了问他:“父皇又罚弟弟妹妹了吗?他们怎么又打架了?”

祝云瑄没好气道:“你别理他们,不叫他们多站站长不了记性。”

暥儿眨了眨眼睛,看向一旁的高安,高安讨好地一笑,见祝云瑄未有反对,便与他说了:“晌午的时候,两位小殿下在园子里捉了一窝老鼠崽子来玩,后头呃……为了抢几只老鼠崽子打了起来,下人们拉都拉不开……”

暥儿:“……”

祝云瑄头疼不已,这两个小的也不知是像了谁,在他肚子里时就不安分,还是婴孩时放到一张榻上,只要碰到了就会无意识地你推我搡,后头能翻身能爬了压根就不能放一块,时不时就能为了一件玩具拳打脚踢,哪怕一模一样的玩具摆两件到他们面前,也只盯着其中一件抢,现在更是变本加厉,竟然为了抢老鼠崽子打了起来……

三儿这霸道的性子多半是从梁祯那里得来的,就只是没想到丫头她是个公主也会这样,除了一身皮囊,完全看不出半点姑娘家的样子,抓周时选的就是把木剑,喜欢的东西也都是男孩子玩的那些,以后还不知要怎么办。

先前每次打完架祝云瑄训他们一顿,两个小屁孩嘴上受教,转眼就又忘了,直到有一回梁祯随口说了句让他们去殿外罚站,才终于叫他们收敛了些,那之后只要他们再打架,祝云瑄便叫他们去外头站着,装委屈可怜也没用,不站够时辰不许进来。

暥儿咬着点心,没忍住笑了起来:“老鼠崽子有什么好玩的,明日我不用上学,带他们去看豹子老虎啊。”

祝云瑄摇了摇头,叹气道:“他们要是有暥儿你一半乖,就好了。”

当初暥儿这么大点的时候,与国公府的两个哥哥一直相处得极好,从未打过架,也不知是他的教育方式出了问题,还是那两个孩子根本随了梁祯的种,骨子里就是野的。

暥儿坐到了祝云瑄身边去,抱住他的胳膊贴到他身上笑:“爹爹不必担心,弟弟妹妹长大了就好啦。”

祝云瑄的眼中终于有了笑意,抬手摸了一下他的脸:“只有你才是爹爹的小乖乖。”

好不容易将祝云瑄逗笑了,暥儿松了一口气,眼珠子转了转,与他提议:“那弟弟妹妹也站了这久了,已经得到教训了,就让他们进来吧?”

祝云瑄斜睨向他:“我就知道你是来帮他们求情的。”

暥儿乐呵呵地笑:“他们还小嘛,爹爹别总是因为他们生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当。”

唯一叫祝云瑄欣慰的是,暥儿确实是个好儿子好哥哥,两个小的再怎么闹都十分听这个哥哥的话,为了抢哥哥还打过好几次架,有的时候还只有暥儿能治得住他们。

暥儿冲高安使了个眼色,高安会意,转身去了外头,没等他走出门,梁祯就已经一手一个抱着正哭得打嗝的两个小娃娃进了大殿来。

下地之后,两个小娃娃一齐扑到祝云瑄身前,嘴里哭喊着“父皇”,埋头在他怀里嚎啕大哭。

祝云瑄:“……”

梁祯将两个小崽子从祝云瑄怀里拎起来,似笑非笑地问他们:“以后还打不打架?”

哭得脸上的肉都在打颤的两个小娃娃同时摇头:“不打了!”

“要是再打架了怎么办?”

“罚站,不许吃东西……”

梁祯拉起他们的手,一人手心拍了一下:“下次再打架,不但要你们罚站,还要打手心,狠狠地打,再不行就打屁股,听懂了吗?”

委屈极了的小娃娃们用力点头:“再也不打架了,呜……”

“行了行了,都别哭了,去梳洗一下来吃点心吧。”

给两个小花猫擦了眼泪,祝云瑄无奈吩咐嬷嬷带他们去洗脸梳头、重新换身衣裳,再叫人上了两个小的喜欢吃的点心来。

梁祯坐上榻,笑吟吟地望向祝云瑄:“气大伤身,我都说了,以后他们俩再闹腾,我来罚,你就别总是动怒了,阿瑄是担心我真的会打他们吗?”

祝云瑄嘴角微撇:“没有。”

暥儿很乖地给梁祯倒了杯茶:“父亲喝茶。”

梁祯抬手刮了刮儿子的鼻子:“你也是,别总想着替他们俩说情,该教训就得教训,父亲以前怎么跟你说的?”

“……弟弟妹妹那么小,多可怜呀。”

梁祯不赞同道:“我们暥儿是太子,不能这么心软,对弟弟妹妹就算了,对别人可不能这样,该赏该罚,都得分个清楚明白。”

小孩受教地点头:“暥儿明白的,父亲放心。”

祝云瑄抬手摸了摸宝贝儿子的脑袋,欣慰一笑。

两个小的被收拾干净送了回来,爬上榻一左一右地坐到梁祯身边,狼吞虎咽地吃起了点心,在外头站了这么久,确实饿着他们了。

祝云瑄皱着眉提醒着他们吃慢些,梁祯轮番给两个孩子喂水,好笑道:“也不知是哪家的饿死鬼投胎的……”

小公主先抬起了头,嘴角都是点心屑,睁着漂亮的大眼睛问梁祯:“饿死鬼是什么?”

小皇子亦懵懂地眨了眨眼睛:“投胎是什么意思啊?”

这两个孩子总是这样,对着什么都好奇,一人一句总是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暥儿笑嘻嘻地与他们解释:“父亲是说,你们两个太贪吃了,一点仪态都不顾,丢人。”

“丫头只有三岁,还是女孩子,不丢人。”小公主仰起头,指了指自己的脸,要坐在对面的祝云瑄给她擦。

“三儿是最小的宝宝,也不丢人的。”小皇子附和着,自己拿起帕子,豪迈地在脸上抹了一把。

祝云瑄被逗乐了,伸出手,一人脸上撸了一把:“是,是,你们以后只要都乖乖听话,就不丢人,多学学你们太子哥哥,从明日起,也跟着你们太子哥哥一块去东宫念书吧。”

他本没想这么早让两个小的入学,三儿不需要继承皇位,丫头更是个姑娘家,多玩几年都没什么,只是这两个孩子实在太闹腾了,丢去让那些东宫的太师太傅们管教管教,磨一磨他们的性子也是好的。

小娃娃们眨了眨眼睛,并不知道念书意味着什么,只想着以后能日日跟着太子哥哥,就十分开心,兴高采烈地答应了下来。

暥儿哼哼笑着,小声嘟哝了一句:“两个笨蛋。”

入夜,将几个孩子打发走,大殿之内终于清静了下来,祝云瑄和梁祯依旧坐在榻上,挑灯下棋。

梁祯漫不经心地摆弄着棋盘上的棋子,与祝云瑄说着话:“阿瑄真舍得让那两个小崽子明日就去念书?”

“不舍得也得舍得,”祝云瑄垂着眼睛,专注着棋盘上的走势,“不求他们真学出什么来,能规矩点也是好的。”

梁祯轻笑:“嗯,你也别太烦愁了,他们现在都还小,再过几年就好了。”

祝云瑄抬眸望向他:“你是在说你自己吗?”

梁祯笑着摇头:“我小时候哪有他们命这么好,他们就是被宠坏了,等懂事了就好了。”

祝云瑄点了点头,不再说了。

一局结束,已是夜深,祝云瑄懒洋洋地抻了抻胳膊,梁祯下了地,走过来弯腰将他抱起:“睡觉了。”

祝云瑄抬手抱住他的脖子,贴在他颈边蹭了蹭,轻轻闭上了眼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