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盗脉人间 > 第八章 灵元
  此时,石秋白携天地之威的一刀正好落下,狂涌的元气浪潮裹携着霸道无匹的刀劲,气势汹汹而来。

  三长老抬手一挥,仿似轻弄琴弦,胸前长剑瞬间飞出一道凌厉剑气,剑气形状大小与宝剑本身一般无二,散发深蓝色光芒,刹那间便击退如洪水般凶猛袭来的元气浪潮。

  紧接着三长老再抚琴弦,挥手之间长剑飞出第二道剑气,若是仔细看去,会发现比第一道剑气更为凝练,形状也稍大些许。

  第二道剑气精准地击在石秋白巨大的刀影之上,刀影轻微震荡,边缘轮廓出现略微的模糊。

  眨眼之间,三长老又拨琴弦,宝剑飞出第三道剑气,较之第二道又更加宽大凝练!

  剑气一往无前击在刀影之上,石秋白劈砍之势出现了瞬间停顿,刀影轮廓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缩小了将近三分!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不过只在弹指之间。

  三长老继续拨弄,挥出第四道剑气,刀影巨刃再次缩小,隐隐已有溃散之势!

  以不可阻挡之势,迅猛跃至空中,还未来得及落地的石秋白,蓦地脸色惊变,已有不祥的预感。

  待第五道剑气冲出之时,三长老已是元气不支,伤势再也压制不住,吐血暴退。

  失去元气支撑,长剑无力地落在雪地之上,深蓝色光芒消散无形,宝剑黯淡无光。

  天剑诀“剑九”一式,每一道剑气皆比上一道更为凝练逼真,宽厚庞大,威力更是直接翻倍!

  只见那第五道剑气,轮廓较之此时的刀影,已是只大不小,二者相碰的瞬间,刀影登时被击溃,连带着石秋白手中军刀也化齑粉!

  剑气去势不减,狠狠击在石秋白胸腹之上,后者一声惨叫如断线风筝般倒飞了出去,直至撞断数棵雪松才堪堪止住势头,重重摔落下地。

  石秋白大口吐血,伤势严重。

  只见他一头长发散乱,身上黑亮盔甲已是破败不堪,胸腹前更是血肉模糊,一道恐怖的剑伤触目惊心!

  石秋白倚靠着雪松艰难坐起,苍白的脸上面无血色,一脸震惊地望着三长老。

  两人一番交手,从一开始石秋白就感觉到诡异莫名。

  每当两人元气碰撞,他就觉得自己全力一击仿佛打在了棉花之上一样,无处着力,十分难受!

  之后,他竟然又慢慢感觉棉花变成了钢铁巨石,一刀砍去,巨石不动如山,而他却被自己的力道反弹之下,震得连连倒退!

  石秋白在最后一击之前所受的伤,多数便源自于此。

  被他自己的元气所伤!

  世上竟还有此等诡异之事!

  后来,两人以“绝戮”和“剑九”对决,他再次感受到了三长老剑气之上的诡异。每当他的元气所化之刀影,与三长老剑气相碰,就仿若石粉遇水则化,不知踪影;又似那泥牛入海,了无消息!

  突然间,石秋白想起一则修行界的秘闻,不禁大惊失色,看着三长老的目光复杂难明,不敢置信地说道:

  “水灵元?”

  修行者吸纳天地元气以修体内八脉,但天地之中元气也是不尽相同的,如今被修行界众所周知的是最为普通的元气,此外天地之中还充斥着少量更为奇妙的元气,它们被称之为灵元。

  根据属性的不同,灵元又分为水灵元、火灵元、土灵元、风灵元以及最为神秘的暗灵元。

  灵元相较于普通元气更为精妙超绝,其势也猛,其威也烈,二者不可同日而语。

  据闻水灵元变幻莫测;火灵元暴烈霸道;土灵元厚重坚韧;风灵元灵动飘逸;暗灵元则……神秘未知。

  “是了,定是水灵元没错!虽然修习水系功法也能使你的元气看上去呈现蓝色,但你运剑爆发出的深蓝色光芒,较之普通元气诡异莫名,威力也大了许多,我敢肯定就是传说中的水灵元!”

  石秋白惊诧万分,能拥有灵元之人何其之少,非但需天资超群,亦要福缘深厚,他一路修行至天命,今日也是平生首见。如何不震惊失色?

  “不错,正是水灵元!”三长老一把抹掉嘴角残留的血迹,席地而坐,“水乃万物之源,其中蕴含天地奥妙,水灵元更是变幻多端、玄妙无穷,老夫终其一生也只是领会些许皮毛。”

  三长老轻咳一声,继续说道:“你我虽同为六脉天命,但灵元最是压制同境界的元气,所以老夫纵有伤在前,却也丝毫不惧怕于你。”

  “原来如此。”石秋白了然,“没想到三长老福缘深厚,颇受上天眷顾,竟然开了灵脉,而且是最为诡异莫测的水灵脉!”

  灵元分散于天地之间,并非人人都能吸纳,只有身具灵脉之人,才能感知到灵元的存在。

  同灵元一样,灵脉也分水、土、火、风、暗五中属性。

  开启灵脉的修士只能感知并吸纳到与自身灵脉属性相同的灵元。

  三长老平复下汹涌的气血,开始暗中调息,心想昨日之前老夫也自认是深受上天眷顾之人,自身水灵脉虽然品质不高,可比之修行界绝大多数未能开启灵脉之人,可谓已经是幸运之至!

  但世间事就怕一个比较,三长老一想到秦琅那条宛若江河奔腾的绝品灵脉,不禁心生落寞,自己当真算得上福缘深厚?

  好在那个秦国妖孽根本无法修行,三长老一想到此处便不再那么失落,不过也难免为秦琅感到遗憾。他抛开心中思绪,转而对石秋白说道:“老夫资质驽钝,‘剑九’一式,只悟出其五,若是能再悟得一剑,此时你早已身首异处。”

  “天剑门果然不愧当世第一宗门,仅凭天剑诀便可傲世天下,石某甘拜下风。”石秋白捂着胸口无力说道:“不知三长老可否解石某一惑?”

  “但说无妨。”三长老淡淡说道,心中却是另有所思:莫说一惑,便是十惑百惑,我也为你解得,只要能争取时间让老夫好好调养伤势。

  “石某修行四十余载,早年也曾到各国历练,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平生所见天资超绝者、修为高深者、坚韧不拔者、福缘深厚者不知凡几,独独这开启灵脉者,却是头一回,难道说开启灵脉真就如此困难?或者说,修行灵元的条件真就如此苛刻?”

  “非也!开启灵脉者虽然不多,但也绝非如你所说那般,好似老夫乃是当世独一份,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三长老争分夺秒地恢复着体内的伤势,表面却是不急不缓地说着:

  “唯有开启灵脉,才能修行灵元,而灵元修行者体内有两种元气,一为普通元气,二为灵元。天地之间灵元本就稀少,能吸纳入体更是少得可怜,不到万分危急之时,如何舍得随意使用?今日若非老夫体内早有暗伤,是万万不会动用水灵元的。

  我若不用,你又如何能知道老夫身具灵脉,修得灵元呢?”

  石秋白道:“这么说,石某以前或许也遇见过灵元修行者,只是别人不主动使用灵元,我便不知道罢了?”

  “该当如此!”三长老抚须含笑,仿佛二人乃是多年好友,并非才经历一场大战的生死之敌,“要知道,身具灵脉者,如怀揣巨宝,岂能招摇过市,弄得人人皆知?灵元威力巨大,作为压箱底的手段,往往便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原来如此。”石秋白想到方才一番交战,三长老的元气一会儿柔若棉花,无处受力;一会儿又硬如钢铁,震得他气血翻涌。

  水灵元当真变幻莫测,诡异难言!

  三长老出其不意之下,他吃了好大一个亏。若是事先便有所防备,想来也不至于败得那么惨。

  “况且吸纳灵元入体,好处多多,老夫只说一点,你便可窥得一二,那便是灵元能精炼、提纯自身元气。只此一点,便可让大部分灵元修行者不到生死关头绝不会动用灵元。”三长老耐心说道,语重心长。

  “石某明白了,谢三长老解惑。”石秋白忽然话锋一转,似笑非笑地看着三长老说道:“不知三长老伤势恢复得如何了?”

  “石将军也是目光如炬嘛!”三长老哂然一笑,一点也没有被对方识破心思的尴尬,仍旧在加紧调息。

  石秋白笑意浓浓,说道:“无妨!三长老若是需要,石某大可再给一点时间,如此,你体内的冰凝霜气也能更快的蔓延全身。”

  “你说什么?”三长老大惊失色,急忙运转修为,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