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盗脉人间 > 第十一章 秦武者
  “秦武者?”

  看着面前那惊人的大坑,骆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那么高的树上跳下,此人居然毫发无损,身体之强,宛若钢铁!

  难道世上竟真有钢铁之躯?

  不过随即他便想到了一种可能,世间有一类人,以肉身为修炼之道,挖掘身体潜力,打磨身体强度,锻炼身体力量、追求身体速度与反应,因这些人清一色全是秦人,故世人将其称之为秦武者。

  秦武者所修炼的挖掘身体潜力的道路,被称之为秦武之道。

  修行者修八脉,吸纳元气入体,参悟天地玄奥。

  秦武者练七筋,锻造肉身强度,追求身体极限。

  元气修炼,直指天地;秦武之道,只重自身。

  故而秦武之道一直被修行界公认为细枝末节的小道,元气修炼才是康庄正途。

  秦武者也因此一向被修行者所不屑。

  天下卑秦莫过于卑其不幸,无法修炼元气;亦卑其不齿,修习旁门小道。

  骆枫面露鄙夷之色,看着眼前一身银盔白甲、两弯英挺剑眉、五官冷峻分明之人,再次冷声问道:“秦人?”

  在场之人,除三长老之外,皆有几分惊讶与警惕。

  一来,秦人退守关内已十年,这十年中,除秦国之外,整个天下难觅秦武者踪迹,不想今日竟在此地见到。

  二来,众人在这林中争执良久,眼前这秦人是何时到来?又是如何骗过众人的感知而未被发觉?

  或许只有三长老心中无此疑惑。

  秦琅落地的瞬间,三长老眼角微不可查地一笑,并不如何惊讶,仿佛早就知道秦琅的存在一般。

  “铛!”

  一声清亮的鸣啸,打断众人的思绪,秦琅拔出插在地上的白虎战刀,反手将其收回背后刀鞘之中,以示自己并无敌意。

  方才情况紧急,三长老危在旦夕,且不说三长老与烂先生是否是故交,单就如今局面而言,秦琅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三长老就此死去。

  可他身边实在没有东西可阻挡骆枫,只好在习惯使然下,将最顺手的白虎战刀当做暗器扔了出去。

  其拔刀之快,由此可窥一二。

  秦琅没有理会骆枫的鄙夷以及众人的惊讶,他环顾一周,朗声说道:“诸位何必自相残杀,如今我们共陷危局,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你是什么人?怎会出现在我西凉地界?”见秦琅竟然无视自己的问题,骆枫脸色一黑,语气不善打断秦琅,话语之中问的自然不是秦琅的国籍,而是身份。

  秦琅脸上出现片刻的挣扎之色,黑密如刀一般的眉峰轻轻一皱,说道:“如今我等同陷入危局之中,当携手而战,共渡难关。实不相瞒,我是……一名秦军斥候。”

  两国交界之处,向来斥候极多,尤其当今天下纷乱千年,战争说爆发就爆发,哪有什么征兆?何需什么理由?

  于是为了保家卫国,向他国广撒斥候密探,是各国间极为常见的事。

  秦人退回函谷关内,凭借天狼山脉的险峻将西凉人挡在关外。

  天狼山西面多为陡峭绝壁、万丈高崖,其道路不通,遂人迹罕至,西凉难以据此建立军事要塞以御敌。

  于是西凉斥候入不得关内,秦国斥候却能常常出关打探。

  出了函谷关,便是一马平川的九里原,即使西凉国高耸的瞭望塔与小型军事堡垒数量不在少数,却如何能防得住已经天高任鸟飞的秦军精锐斥候?

  十年前那场剧变之后,秦国与西凉已经势如水火。所以,在西陵城以外发现秦军斥候,这等再平常不过的军事刺探行为,对西凉人而言,实是见怪不怪了。

  秦琅自报斥候身份,也是为了降低场间西凉人的敌意。

  “还有蠢到自己从隐蔽之处跳出来、而且自暴身份的秦国斥候?你当我们都是傻子不成?”

  骆枫的疑惑代表着场间大多数人的想法,不过眼前这秦人若真是秦军斥候,那么一刀杀了便是,小小斥候难道还想在修士众多的此地翻出一朵浪花不成。“你出现在此处究竟有何目的?快说!”

  “斥候自然是为收集情报而生。”秦琅不愿对着骆枫那一副讨人厌的嘴脸,略微侧身对着一边的西凉众修士说道:“我并不想参与各位之间的争执,也无心争夺什么宝物,我的任务只是隐蔽在此打探西凉军情。诸位一路从林子那边打斗至此,将风暴的漩涡引到我的隐蔽点,话说回来,我才是被诸位牵连的受害者。”

  “什么牵连,什么受害者,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骆枫趁秦琅说话间,从地上众多尸体手中寻得一把长剑,指着秦琅厉声问道。

  秦琅像是并未看见其脸上的厉色,平淡说道:“我已经说了,如今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这位小兄弟何出此言?”众西凉修士中,走出一位年龄稍长之人,赶在骆枫激烈言语之前问道。

  秦琅转过头打量着说话之人,见其沉着稳重,言语中较之骆枫多了份亲和之力,于是说道:“刚才离开的那三位修士,都已经死了。”

  “都死了?才这么一会儿……”那年长修士惊讶,离开的那三人他也略知一二,修为均是不弱,若秦琅所言不假,此中事态必定严重,他随即向秦琅抱拳说道:“在下西凉尹茂,小兄弟可否告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秦琅环顾四周,特别留意了石秋白的神态,发现其脸色并无异样,说道:“这片林子已经被无数西凉军围得水泄不通,那三名修士片刻前已经死在了西凉军的围攻之下,这一切我在树上看得一清二楚。”

  “西凉军怎会围杀我西凉修士?我看你不仅妖言惑众,还妄想挑拨离间!”骆枫挥剑便向秦琅刺来,对于这个阻拦他杀死三长老的秦军斥候,他早已心生厌恶之意,只想尽快杀掉,以免碍手碍脚。

  从落地的那一刻,秦琅就一直小心观察、谨慎提防,身边全是西凉修行界的翘楚,他不得不万分慎重。

  在骆枫暴起发难之时,秦琅就已经察觉,并且开始后退,秦武者敏捷的身体速度,使得他瞬间拉开两个身位的距离,随意一个侧身便躲开了骆枫的直刺。

  见一击未果,骆枫继续出剑,剑身上元气流转,一副不依不饶的架势。

  秦琅却并不拔刀与之相战,只是凭借对其招式的预判、自身的反应以及迅捷的步伐一味躲避。

  这是秦琅生平第一次和修行者战斗,他能看得出骆枫修为并不高,还不至于威胁到他的性命,所以他便想从此人身上,摸一摸修行者战斗的习性。

  骆枫频频出剑,却不想连对方衣角也没碰着,想着此人还是一个没有半点修为的秦人,于是更觉脸面无光,不由大怒。

  怒火攻心之下,骆枫决定使出近来才参悟的一招威力极大的剑法,势要将这滑不溜秋的秦人斩于剑下,只是此招一出,他也将元气枯竭,短时间内再无一战之力。

  骆枫收剑藏于身后,改用拳脚相攻,众人只道他出剑几十招未有建树,于是弃剑不用,却不想被他握在左手、藏于身后的长剑突然开始轻微颤鸣,搅动周遭元气。

  肉眼难见的天地元气在其剑身之上汇聚,犹如风轮般一圈圈缠绕,然后疯狂旋转,愈转愈烈,到得最后,竟是发出类似狂风呼啸般的异响。

  “裂风剑?”一旁观战的尹茂眉梢一挑,竟是不小心惊呼出声来。

  此剑招威力奇大,若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可劈裂狂风!

  但是裂风剑玄奥难懂,极难修习,所以在修行界并不常见,属于偏冷门的功法。没想到骆枫才迈入后天境不久,就习会了这等剑招,不愧是西凉小有名气的修行天才。

  此剑一出,那秦人必败无疑,只是须得在关键时刻将其救下,好生询问西凉军屠杀西凉修士一事。尹茂在心中暗想,手中长剑已经微微出鞘,随时准备在骆枫剑下救出秦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