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盗脉人间 > 第十二章 拔刀
  骆枫拳脚攻势相当猛烈,但在秦琅看来,却是破绽百出。

  因为太慢!

  无论是速度还是招式,出招亦或变招,在秦琅眼中都像是老先生在打养生拳。若是二人生死决战,他早已将骆枫砍了二十三刀,胸骨踢碎八次,秦琅一边躲避,一边在心中暗自盘算。

  虽然如此,但向来谨慎惯了的秦琅,却并没有生出一丝小觑之心。

  他时刻谨记,此行出发之前,无论是秦王还是武遗风,皆反复叮嘱,与修行者战斗再小心也不为过,再谨慎也不丢脸,切莫大意!

  所以骆枫拳脚功夫虽然极其差劲,但秦琅在应对上却是十分用心。一次转身躲闪之时,他敏锐地注意到了骆枫脸上那抹充满阴险意味的笑容,随即便察觉到了一丝危险气息正在悄然弥漫。

  秦琅感受不到元气的波动,找不出危险来自何方,但以他丰富的战斗经验能够确定,危险就在身边。

  又是一个辗转腾挪,秦琅注意到骆枫一直负在身后的左手,联想到对方拳脚功夫糟糕至此,竟然还敢单手迎敌,于是暗中猜测其左手或许藏着猫腻。

  所以他做好了随时拔刀的准备。

  一记转身侧踢被秦琅挡下之后,骆枫顺势后退两步,感受到身后裂风剑的剑势已成,他收了拳脚,一脸狞笑,兴奋地对着秦琅叫道:“秦人就该躲在关内好好种田,关外很危险的。去死吧秦蛮子!”

  说话间他左手从身后闪电抽出,长剑之上狂风缠绕,发出呼呼风响,以毁灭之势在空中划出死亡弧度,向着秦琅眉心直刺而去!

  裂风剑剑势大成,他身前一丈之地皆是其攻击范围,所以骆枫丝毫不担心秦琅还能够避开。

  无法修行元气的秦武者,在晋升玄境之前,没有护体罡气,如何抵挡恐怖的元气攻击?

  用武器硬碰?

  以肉身硬抗?

  恐怕都不合适。

  这就是修行者专门针对低阶秦武者的战术打法。

  用纯粹的元气攻击,逼迫秦武者无法正面硬抗。而修行者一般都有特殊秘法,锁定气息,让秦武者避无可避。

  此刻的骆枫,仿佛已经看见秦琅在裂风剑下身首异处的模样,所以他脸上的笑容越发狰狞,兴奋地叫出自己剑招的名字:“裂风……”

  不待“剑”字出口,秦琅已脚踩玄妙步伐,瞬间跃至他身前,一声清亮的鸣啸在林间响起,那是他身后白虎战刀出鞘的声音。

  随即一众西凉修士便看到骆枫持剑的左手以及他手中的长剑一齐飞上了天空,紧接着一阵肋骨断裂之声伴随着惨叫,骆枫整个人也倒飞了出去,撞在一颗雪松之上,瞬间抖落无数积雪,将已经昏迷的骆枫全身覆盖,俨然一座新立的坟墓。

  而此时秦琅早已收刀入鞘,面无表情地看着骆枫持剑的左手以及长剑落在自己身前,长剑黯淡无光落于雪地之上,发出一声无力的悲鸣。

  场间西凉修士无不骇然,方才骆枫一剑之威,在其剑势大成之后,他们自认也不敢撄其锋芒,却不想眨眼之间便被一个无法修习元气的秦武者大败。而更让他们惊骇的是,竟然没有一个人能看清那秦人究竟是如何败的骆枫!

  或许只有一旁静坐调息的三长老和石秋白看清楚了方才种种,但二人眉头微扬,神情讶异,均是一言不发。

  石秋白自身就是用刀大家,却仍旧惊讶于秦琅刀法精妙,仅从拔刀这最简单的一招便可窥其全貌。

  所谓内行看门道,就好似练拳之人,不看拳法多变,只观其马步是否扎实,便知其拳术造诣,是一个道理。

  三长老惊讶于秦琅身法、刀法皆快,其中犹以后者为最。从其拔刀出鞘,一刀斩断骆枫手腕,之后一脚踢中其胸腹,最后收刀入鞘,整个过程竟然没有一片雪花沾染在其刀锋之上!

  其拔刀之快,收刀之疾,让三长老想起了十几年前那段属于刀的传奇岁月,他看着漫天的鹅毛飞雪,陷入了沉思。

  如果秦琅可以修行,以他的绝品灵脉以及在刀法上的天赋,或许又将缔造一个传奇。

  “如此绝品灵脉,竟然长在先天脉枯竭的秦人身上,真是暴殄天物!”三长老在心中哀叹。

  尹茂将骆枫从雪堆中拖出,发现其胸腹向内凹陷出一个脚印的模样,看样子肋骨断裂不下十根,好在这一脚并未踢中心脏,不然此时的骆枫早已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尹茂将骆枫的上衣解开,看着那个凹陷下去的恐怖脚印,想起修行界最爱调侃说秦武者是任由修士揉捏的软柿子之类的话,顿时心中一声冷笑。

  修行者凭借元气之威,可以逼得秦武者不敢正面相抗,但是秦武者肉身之强,力量之大,也绝非是修行者可以随意硬接的。

  尹茂将骆枫的伤势简单处理了一下,不至于让他立马死去,便起身走到秦琅身前,说道:“多谢小兄弟手下留情,饶了骆枫性命。”

  秦琅面无表情,并不接话,于是尹茂继续说道:“骆枫咄咄逼人,落得如此下场,也是他咎由自取。”

  秦琅微微扯动嘴角,算是回应了。

  尹茂便将话锋一转,不再讨论此事,“小兄弟方才所说,西凉军围杀我西凉修士,实在令我等难以信服。一者,同为西凉人,何故自相残杀?此于情不合;二者,方才离去的那三位,虽然修为并非高绝,却也没有无能之辈,这才短短片刻时间,如何就死于区区兵士之手?此于理不合。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不知小兄弟可有证据?”

  秦琅对这个尹茂的感官还算不错,浓眉一扬说道:“这好办,你们自己上到树顶一看便知。”

  话音刚落,几名修士便立马掠上树枝,腾挪之间片刻就到树顶。

  四下望去,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中,无数西凉军围成的包围圈显得尤为显眼,几名修士脸色顿时凝重。

  紧接着,众人又顺着那三名修士离去的方向仔细眺望,赫然发现一摊鲜红的血迹,在一片白茫中刺人眼球,被不断向着此处缩小的西凉军包围圈遥遥甩在身后。

  大雪纷飞,热血难掩。

  “石大人,这是什么意思?”从树顶掠回的尹茂脸色极其难看,西凉军围杀西凉修士已经被亲眼证实,这是所有人都无法接受的事实。“此处突然出现数量庞大的西凉军,您是否该给我们一个说辞?”

  “说辞?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让我给说辞?”

  方才众人与秦琅争执之时,石秋白始终在一旁静静调息,未插一语。他与三长老一战,虽身受重伤,但以天命修士惊人的恢复能力,这段时间他已将伤势暂时压下,只要别像刚才那样不死不休、大动干戈,便不会有太大影响。

  此时,在他眼中如蝼蚁一般的西凉修士居然质问于他,讨要说辞,石秋白只觉一阵好笑。

  如今他恢复行动能力,了解三长老一事已经不需要假旁人之手。既然这帮西凉废物在此碍手碍脚,那么便一刀杀了了事。

  于是,石秋白在地上随手捡起一把钢刀,向着尹茂遥遥劈出!

  这便是他的说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