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盗脉人间 > 第十四章 白虎杀阵
  西凉修士见状,哪肯错过这等难逢的机会,当即便趁其病要其命,纷纷冲向倒地的石秋白,攻势更为猛烈,出招愈发疯狂。

  石秋白来不及起身,双掌拍地瞬间暴退,后退之际,他不顾新伤旧患,拼命催动修为,狠狠扫出一刀,众修士合力迎击,仍被刀气震得连连倒退,嘴角溢血。

  石秋白以刀拄地,仍后退数步方才稳住身形,之后再次吐出大量鲜血,血沫之中赫然夹杂着五脏六腑的碎片!

  此次伤上加伤,伤势之重,比他预想的还要糟糕许多。

  “你分明中了冰凝霜气,怎会还有此等修为?”石秋白苍白的脸颊尽力表现着话语之中的难以置信,他看向三长老说道。

  “我体内元气确实被冰凝霜气冻结,半点也催动不得。”三长老今日多次受伤,连番吐血,面色早已泛白。此刻一击重伤石秋白之后,周身痛快,竟是恢复些许红润,他笑道:

  “不过任你千算万算、环环相扣,也终究是算漏一着——灵元岂是普通元气所能比拟?区区冰凝霜气焉能掣肘?”

  三长老重重喘了一口气,然后狠狠地说道:

  “一招错,满盘输!石秋白,老夫今日虽命丧于此,但你也休想活!”

  “哈!哈!哈!”

  三长老大笑三声之后戛然而止,伤势爆发,已然去世。

  死前痛快,死后无憾。

  “前辈!”

  秦琅快速跑至三长老身前,轻生呼喊,老人躺在雪地之中一动不动,对秦琅的呼喊置若罔闻。

  感受着三长老的呼吸已断,秦琅轻轻抚平老人的衣衫,欲将手中的玉剑收起,这才发现三长老绝命一击之前塞入自己手心之物,赫然便是今日种种的祸乱之源——灵根。

  秦琅不动声色地将其藏入袖中,随即仓啷一声拔出背后的白虎战刀,然后对着雪松林上空大声喊道:“白虎军,结杀阵!”

  雪松林上空霎时间如下饺子一般飞出二十来人,个个银铠白甲,手持白虎战刀,与秦琅一般无二。

  西凉修士人人震惊,心生警惕,已顾不得自身伤势,纷纷从地上爬了起来,下意识地与众人靠近聚拢,站成一团,提防地看着秦琅。

  西凉与秦国之间有着不可化解的仇恨,虽然前一刻他们还和秦琅达成共识一起击杀石秋白,可是眼下突然出现大批秦国士兵,他们仍是不免有些担心自己的性命安危。

  秦琅没有理会仿若惊弓之鸟的西凉修士,他直直地盯着石秋白,说道:“今日取你性命者,西凉众修士,以及秦国白虎二十四甲!”

  “好狂妄的口气!”

  石秋白狠狠吐出一口血沫,“就凭这一帮废物以及二十多个秦国地武者?看来天下卑秦是有原因的,以前我只道秦人无法修行,现在看来,却还有坐井观天和无知无畏。天命的恐怖之处,岂是你们这帮井底之蛙所能臆想的?”

  “你错了。”秦琅皱起双眉,看上去极为认真,“正是因为我知道天命的恐怖,所以我相信三长老临死前的一击,足够致命!”

  石秋白闻言微惊,秦琅所猜不差,三长老死前一击确实致命。

  如此巨量的水灵元,一击之下全部倾泻在毫无防备的石秋白身上,且不说五脏六腑顿时重伤,单是那一小部分侵入体内的水灵元就足够他好受。

  水灵元当真无愧诡异之名,石秋白体内元气被其搅得地覆天翻、动荡不堪,一身修为剧烈波动;加之脏腑重创,旧患爆发之下,如今他所能动用的修为只在通天境的水平。

  形势极其不乐观。

  为今之计,最好立马找个寂静之所调息疗伤,驱除体内肆虐的水灵元,不然伤势一旦爆发,恐怕便是死路一条。

  石秋白面不改色地盯着秦琅,不让自己内心的想法形露于外。与此同时,他也在尽力地感知着西凉军的动向,只要后者及时出现,他就能性命无忧。

  想着今日自己的目的便是让这几万西凉军有去无回,全数埋葬在这皑皑大雪之中,而眼下自身却遭受重创希冀着后者来救,世事当真是变化无常且报应不爽。石秋白在心中一阵嘲笑自己。

  顾来之眼力尖锐,他站在秦琅身边,见石秋白木然无语,便说道:“想等西凉军来救你?我劝你还是放弃这个想法吧。西凉军不好好固守西陵城,反而跑出来围这么大一个圈,这是何其愚蠢的决策,我秦军岂会错失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围圈圈捉小鸡’的西凉军毫无防御可言,怎挡得住秦军铁骑冲刺?甫一照面就瞬间土崩瓦解,乱了阵脚。秦军铁骑反复冲杀之下,西凉军早已溃不成军,四散而逃,现在恐怕正被我秦军分而歼之。”

  闻言,石秋白内心毫无波动,这一切本就是他故意为之,如今的结果早在意料之中。只是无法指望西凉军前来营救,看来也只有那一个办法了。

  相比于石秋白的面不改色,一众西凉修士反而震惊无比。

  有的惊恐于秦国的复仇来得如此之快,十年退守关中,一朝复出便剑指西凉。西凉危在旦夕!

  更多的则是惊喜于笼罩着自己的死亡阴影总算消失了。西凉军被秦军缠住,已无力再围杀众人,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当下便有几名西凉修士东张西望,蠢蠢欲动,显然是正在寻找最佳的逃生方向。

  秦琅看出他们的退意,生死之间每个人都有抉择的权利,他不会强行干涉。但他也不愿己方力量削弱,面对天命,怎敢不竭尽全力?

  于是他对着众人说道:“诸位且听我一言。今日各位与石秋白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双方脸皮撕破、梁子结下。若是诸位选择此时离去,自可保一时性命无忧,但绝非长久之计。”

  几名本欲离开的西凉修士,暂时停下脚步,一脸疑惑地望着秦琅。

  “诸位想想,今日石秋白若是逃得生天,回了西凉,各位可还能安宁?他朝石秋白伤势痊愈修为恢复,天命的复仇之下,不知几人还能苟活?”

  众修士大惊,冷汗涔涔而下,相互观望之间均明白了对方眼中的狠意——石秋白今日绝不能活着离开此地!

  于是仅存的西凉修士人人忍伤带痛,再次剑指石秋白,一个个望向石秋白的眼神空前狠厉。

  石秋白冷笑,讥讽道:“各位都是西凉修行界的翘楚,如今被一个秦人三言两语便蛊惑,竟然要对堂堂西凉镇国士出手,不觉丢尽西凉人的脸吗?”

  形势比人强,之前石秋白从不在意西凉众修士的立场,一口一句废物,而现在却成了西凉修行界的翘楚。

  当西凉修士与他站在一边时,是命如草芥、借之来杀三长老的刀;

  当西凉修士被秦琅说动站在他对立面时,是无关紧要的土鸡瓦狗、蝼蚁一般的存在。

  所以当初尹茂向他寻要一个说辞时,他根本懒得解释,一招杀了便是。

  但是如今不同了。他身受重伤,不宜继续战斗,西凉修士虽然废物,但以他现在的状态却无法再将其无视。所以石秋白开始试图争取些什么,即使不能争取,也要破坏他们与秦人的联手。

  秦琅识破石秋白的意图,说道:“石秋白,今日你布局杀害天剑门三长老,居然把整个西凉修行界当做炮灰,你还有什么资格做那西凉镇国士?之后又派大军无端端围杀西凉修士,而你自己,更是不把西凉修士当做人看,随意屠杀,我看丢尽西凉脸面的人是你吧!”

  秦琅担心迟则生变,不欲再多言,他握紧白虎战刀,高声说道:“白虎军听令,结白虎杀阵,诛杀石秋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