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刺客之王 > 第六百八十五章 易如反掌
  “这次看你怎么死?”

  金光罗汉看着面前的巨大水镜,如同金像一般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笑容。

  圆光术,佛门最简单法术之一。但在金光罗汉手里,却能明照千里之外,能洞察秋毫之末。

  巨大水镜把金角大王一行完全呈现出来,甚至能看到天师观中庭里的两个微小身影。

  从水镜的角度来看,高玄和陶君都显得特别渺小。

  主要是金角大王身躯庞大如山,又带着数千妖兵,乘着红云而来。这副气派,却不是高玄和陶君能比的。

  金光罗汉一看金角大王周身荡漾的妖气,就知道这位妖王至少渡过了九次雷劫,绝对称得上一声妖王。

  要知道妖怪本就最畏惧雷霆。所以妖怪渡劫要比修者渡劫更艰难。

  正因为如此,同阶的妖怪总是比修者能打。

  修者虽然精通各种法术,但对上同阶妖怪,这些法术就都成了花招,实际战斗中作用不大。

  别说高玄只是个小小灵仙,就是他是人仙,也斗不过金角大王。

  乌鸢国上下全算上,金光罗汉应该是最恨高玄的的人。

  因为高玄杀了金鳞大王和铁角大王,破坏了整个乌鸢国的人、妖平衡。

  金光罗汉过去数百年间,就是靠着掌握平衡,可以两面吃好处。

  现在,他就什么都吃不到了。虽说乌鸢国还有日常供奉,可骤然少了大笔收入,金光罗汉心如刀割。

  再者,金光罗汉和高玄谈过,这年轻人却非常不给面子。所以,金光罗汉不惜找到他师兄,也要想办法把金角大王弄来。

  金光罗汉看到金角大王的声势,自觉高玄必死。但是,他也不免有些担心。

  金角大王如此厉害,他要是杀了高玄之后顺手灭掉乌鸢国,他该怎么办?

  他又有点后悔,早知道把师兄也请过来坐镇。至少能拦阻金角大王。

  可是,把师兄请过来总不能白请,他可舍不得自己掏钱。

  金光罗汉这会已经开始琢磨,要是乌鸢国被灭,他要怎么捞取好处。

  乌鸢国虽然不大,却也是传承了数千年的王国,颇有身家。

  尤其是皇帝汇聚亿万黎民人道之力,养成庞大国运。

  这般国运,对于修者来说也是至宝。真要乌鸢国灭,他第一个就应该强夺国运。除此之外,其他东西就不值一提了。

  至于陶君、江云峰等人,金光罗汉也不放在眼里。

  这几个道门修者,本事没多大,却喜欢端着架子。做事又瞻前顾后,还在意虚名,成不了大事。

  对了,胡姬还说她把玄天九变经送给了高玄。

  狐狸精也是可恨,有这等秘法却私自藏匿,也不说献给他。更可恨是还送给了高玄。

  只等高玄死了,也许可以把玄天九变经拿到手。

  除此之外,高玄身上那柄剑器也不错。

  金光罗汉越是盘算,心里越有些懊恼。早知道和先去拜见金角大王,混个脸熟。捡尸体也方便。

  现在冒然过去,只怕会被金角大王一巴掌拍死。他忍不住又想,要是抬出他师兄的名号,也许能被金角大王高看一眼。

  这等妖王,拿着这些修者法宝也没什么大用。完全可以做个顺水人情送给他。

  金光罗汉想的到是很好,但他也就是想想。他深知妖王的厉害,对方要是不给他师兄面子,凑上去就是送死。

  就是这样干看着,金光罗汉又有些不甘心。他想了下伸手在水镜上的高玄身上一点。

  水镜微微荡漾,金光罗汉指尖上一线金光就和高玄身影连接起来。

  高玄也感应到气息微妙变化,跟着,金光罗汉一抹投影就在他眼前呈现出来。

  “高玄,你不听和尚的劝说,现在惹来了杀身之祸。你可知道错了。”

  金光罗汉傲然说:“你现在给和尚道歉,再把你身上宝物献上来,和尚到是可以帮你转圜一二。也许有一条活路。”

  高玄看了眼金光罗汉,他对陶君说:“这和尚是要趁火打劫?”

  陶君满脸尴尬,他知道金光罗汉关系很广,背后又有诸多佛门禅林支持。高玄不怕金光罗汉,他却怕这个无耻老僧。

  金光极其贪财,敛财手段阴狠毒辣,比起几个大妖都更可恨。

  这会突然冒出来,还真就是想敲诈高玄。

  不过,金光罗汉也许真有办法劝退金角妖王。陶君觉得,高玄到是可以试试。

  毕竟动手必死,找金光罗汉求情也不丢人。

  陶君想到这里说:“天师,金光大师也许真有办法。到了这一步、”

  不等陶君说完,高玄淡然说:“秃驴趁火打劫,绝不能忍。”

  他对金光罗汉说:“我本来念在都是人族,不愿和你计较。你偏要不知好歹,特意跑来做这个恶人。必须杀你以儆效尤。”

  金光罗汉也是勃然变色:“小子猖狂,覆灭在即,还敢口出狂言。贫僧今天就看你怎么死。”

  “也罢,先收拾妖怪,再收拾你个人奸。”

  高玄一拂袖,周身清光流转,下一步他已经到了金角大王众多妖怪前方。

  高玄御风而立,黄泉长袍衣袂飘扬,其超逸绝尘之姿,让众多妖怪也是一愣。

  小小修者,看到他们金角妖王驾临,不但不跑,还敢主动迎上来。而且,气度洒然从容,不见一丝惧色。

  这般胆色器量,还真让金角妖王高看一眼。

  金角大王也长着一颗巨大牛头,双眼如同两团赤金火焰。这等异象,也是他炼成了赤火金瞳。

  赤火金瞳能看穿外相变化,直视神魂。专能破各种花里胡哨的法术变化。更能直见生灵神魂,极其的厉害。

  在金角大王的赤红金瞳中,高玄内外清光湛然明净,居然看不到一丝污秽杂质,更看不到法力流转的空隙。

  金角大王有些惊讶,哪怕是人仙,也没有如此完美圆满的神魂。

  果然是天庭势大,小小天师都不能太小看。

  金角大王虽然看不透高玄虚实,却也不太在意。赤火金瞳虽好,总有很多东西看不透。

  天庭法术神妙,高玄弄个什么法术保护自己,也很正常。

  金角大王也不相信高玄真有完美圆满神魂,只怕地仙也达不到如此层次。

  他也没想太多,青天界这种地方,元气层次很低,也不可能冒出太强的强者。

  像他这般渡过九次雷劫的妖王,已经站在此界巅峰。这也是青天界的力量极限。

  想要更进一步,就只能离开青天界去更高层的天界。

  金角大王扬声说:“小子,可是你杀了我弟弟铁角?”

  金角大王还真不知道铁角是怎么死的,他甚至不知道铁角大王被杀了。

  毕竟双方距离遥远,铁角大王又是四劫的大妖,盘踞云溪山过的很是逍遥。只是每过一百年,铁角才会跑过来给他庆祝生辰。

  也是西云寺的金山和尚给他通报消息,他才知道铁角被杀。

  金山老和尚圆滑狡诈,岂能轻信。金角妖王也是派手下过来查询,确定此事,他才带着众多妖兵大举出动。

  金角大王声音浑厚雄壮,声音不太高亢,可一句话传说来,周围的乌云再次如浪般向外翻滚。这一次云浪翻滚的范围更大了。

  笼罩乌鸢国国都的乌云,几乎被全部荡开,也露出了乌云后深蓝星空。

  一轮新月在上,星河横亘中天。就是高玄看了,都觉得心中一畅。

  天师观内观战的国师陶君,脸色却更难看了。

  金角妖王一句话,就有荡平天穹之威。这等声势,震的他神魂都瑟瑟发抖。可见金角的厉害。

  陶君这会也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乌鸢国很可能会被金角所灭。

  金角也不用做别的,只是把王都毁了就能让乌鸢国灭国。

  陶君心里暗暗叫苦,敖邛那面还没解决,又冒出来个金角。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陶君不禁看向金光罗汉投影,这和尚虽是个坏透的家伙,却也能办事。

  要是金光真的和金角认识,事情就好办了。

  陶君想到这里对金光说:“师兄,您可要保护王都啊。乌鸢国数千年国运,都在你的手里。”

  金光罗汉一脸庄严神圣的说道:“守护乌鸢国是我辈责任。我自是义不容辞。”

  这话说的好听,陶君可不会当真。他在等金光罗汉后面的条件。

  果然,金光罗汉又为难的说:“我们虽有护国之心,却无护国之力。金角妖王,不是我们能抵挡的。”

  他正色说:“为今之计,只有献上重宝,才有可能让金角息怒。”

  金光罗汉问陶君:“你可有拿得出手的宝物?”

  陶君踌躇了下说:“我哪有什么宝物,只有一个金龙杯,里面装着半杯乌鸢国国运天命。我可以做主把此宝送给金角……”

  金光罗汉心中一喜,还有这种好事。随口一说,就能从陶君那敲出好东西来。这次他还真没白来。

  到也不是陶君好骗,只是见识金角妖王威势,陶君真被吓坏了。

  妖王和龙宫六太子可不一样。妖王是想杀就杀,做事没多少顾忌。

  龙宫六太子是神道众生,做事总归要遵守天庭和神道众生定下的规矩,不太敢乱来。

  当然,妖王真要肆意乱杀,自然有道门强者找他算账。

  毕竟天地需要平衡。就算是其他妖王,也不会包庇一个乱杀的妖王。这相当于掀了桌子,完全破坏了青天界的平衡。

  陶君却不敢赌这个,首先乌鸢国也不算大国。真要被王都被灭,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

  再者,就算他师门强者为他出头,乌鸢国也被灭了。

  陶君这人虽然圆滑,骨子里也有点的软弱,对于乌鸢国还是很有感情的。

  若有可能,他还是想尽力挽救乌鸢国。

  就在陶君准备拿出金龙杯的时候,耳边出来了高玄的叱喝:“秃驴,还敢骗人,滚。”

  这一声叱喝,待在金光寺的金光罗汉身体猛然一震,跟着金色眼眸中流出了淡金色血泪。

  金光罗汉在天师观的投影,也自然消散。

  金光罗汉神魂都被伤到了,高玄那一声叱喝声音不高,却犹若神剑一般刺穿了他神魂。

  虽然没什么大碍,金光罗汉却一阵阵心虚,这高玄什么修为,这就伤了他的神魂?

  他又暗自庆幸,幸好当初他谨慎,并没有和高玄翻脸动手。

  否则,他可能已经被高玄斩在剑下。

  金光罗汉转又冷笑一声,高玄再有本事,还能敌得过金角妖王?

  他瞪大眼睛看着面前水镜,索性有金光寺至宝璇光镜护持,水镜并没有破裂。

  通过水镜,金光罗汉还能清楚看到高玄和金角妖王对峙。

  水镜的高玄,正在和金角大王侃侃而谈。只看他从容气度,似乎比妖气冲天的金角妖王更强几分。

  水镜中也传来高玄清朗声音:“铁角作恶多端,我身为天师,岂能容他。”

  金角妖王听到这里眼中赤火一盛,“狗胆包天,我们妖族吃几个人算什么。你辈凡人,不是就是用来吃的!”

  金角妖王虽然活了三千年,脾气却不好。他漫长生命中,不知杀过多少修者。

  天庭的天师,还吓不住他。

  金角妖王对身边虎头大妖说:“风虎,你去取他性命。”

  虎头大妖拔出腰间长刀,他兴奋高喝一声:“我去为大王擒下此人,生煎了吃他,想来味道一定不错。”

  看到风虎如此张扬,金角妖王心里略微有点不悦。他这个手下很能干,就是有点不知深浅高低。

  不说别的,只是高玄能轻易杀掉铁角,就可见他的本事。

  风虎虽然渡过了五次雷劫,要说比铁角也强不了太多。

  金角妖王叮嘱了一句:“此人颇有道行,你也不要大意。”

  风虎不以为意,“区区一个灵仙,算什么东西。”

  风虎一扬手中锯齿长刀,背上两对青色风翼伸展出来,四翼震动,卷起漫天长风。

  下一刻,风虎已经化作横天青色刀虹直斩高玄。

  如此凌厉迅疾的刀势,让观战国师陶君心中一紧。

  不说别的,只是虎妖这种速度就太快了,甚至快到来不及施法。

  都说龙从云,虎从风。

  果然,虎妖天生就有御风的神通。渡过了几次雷劫,这只虎妖已经快到难以抵抗。

  虎妖身上的妖力也是异常浓厚,在他风翼中隐约有千万恶鬼浮现。

  陶君自忖必要依靠法阵,才能和虎妖周旋。要是正面交战,只怕接不住对方三招。

  就是不知道高玄能不能挡住虎妖?

  陶君在心里衡量,他到是觉得高玄至少能缠战一番。不说别的,只是高玄从容自信气度就不像装出来的。

  再说,高玄还能一剑杀了金鳞大王。比起虎妖来,也并不逊色。

  陶君瞪大眼睛看着,虽然他觉得高玄怎么也赢不了金角,但能击败风虎也行。至少看着提气。

  对于陶君来说,风虎这一刀横天,快若闪电。

  对高玄而言,风虎四翼振荡,鼓荡的风力疾驰,这手法可算不上高明。

  尤其是在驾驭风的层面上,甚至称得上粗糙。至于横斩而至锯齿长刀,更是不值一提。

  涟漪在高玄身边无声浮现出来,她通过神意对高玄说:“大老爷,我来杀他。”

  区区一个妖怪,也敢在大老爷面前张牙舞爪。涟漪虽然只渡过半次雷劫,可凭着手中弘毅剑,想杀这粗鄙虎妖却不难。

  “也好,你下场玩玩。”高玄也不急着动手,这只虎妖修为很不错,正好给涟漪试剑。

  得到了允许,涟漪催发出弘毅剑,就这么主动迎上横斩而至刀虹。

  涟漪运剑全无烟火气息,如同一泓秋水的弘毅剑在她手中,更是飘渺灵妙。

  御刀而至的风虎警觉弘毅剑的锋锐,他急忙转刀变向。

  可涟漪动手,哪里容得风虎变招。秋水般剑光流转,风虎手中长刀当即无声断裂。风虎感觉到不妙,急忙振翼侧飞。

  斩破长刀的弘毅剑轻刺,一剑就斩断了风虎右臂。

  也是风虎躲避的够快,这才没有被一剑断头。

  风虎这等五劫大妖,身体都是千锤百炼异常强大。这也是妖族比人族修者强大的根本。

  换做普通法宝剑器,风虎站在那不动也不会受伤。

  可弘毅剑太锋锐了,绝不是小小风虎能挡的。他一身武技虽强,却还是抵不住涟漪一剑。

  受伤后的风虎历啸一声,他很快斗转回来,左手又多了一条青色长鞭。

  这条风雷鞭,也是风虎最强至宝。

  要不是被涟漪惹急了,他也不会当众把自己至宝亮出来。

  风虎生性凶悍,手臂断掉反而刺激他凶性。渡过五次雷劫雄浑妖力把风雷鞭威能完全催发出来。

  长鞭的挥舞之际,有风雷呼啸激荡,电光纵横闪耀。

  涟漪也不畏惧,挥剑迎上。水色剑光轻灵闪耀,每闪耀一次,青色风雷鞭就断掉一截。

  转眼之间,十余丈长风雷鞭就剩下一半了。

  观战的众多妖怪都看懵了。风虎一直是金角手下第一妖将,从来都是出手必胜,没想到今天栽在了一个柔弱少女手下。

  妖怪们本来还敲锣打鼓,不断鼓噪助威。这会也都没了声息。

  金角妖王也有些意外,这个少女明明气息弱小,远远不及风虎。就凭着手中一柄神剑,却杀的风虎节节后退,眼看着就要不敌。

  金角妖王有点恼怒,风虎也五劫大妖,怎的如此无能?

  他虽然喜欢端妖王架子,可作为妖怪,他可不会讲什么规矩。

  金角妖王随手一抹,把自己左手腕的金环摘下来。

  这个金环可不简单,是采集青天界罡风中金沙炼制,又融合了五金、五峰之力。

  五金是五种奇异金铁,融合在一起有坚不可摧。五峰则是取的五座高山,每座山都有数千丈之高,又以五金熔炼的金汁浇灌,炼成五峰金轮。

  当初金角妖王是趁着一名八劫灵仙渡劫,击杀了对方,才拿到此宝。

  也是这件法宝契合金角驾驭五金的天赋,他才能勉强使用。就是如此,他也祭炼两千年才算合用。

  金角妖王能渡过最危险第九次天劫,靠的就是五峰金轮。

  如此宝物,金角妖王平时也极少动用。知道他有此宝的人也没几个。

  此刻他见涟漪难缠,高玄又气定神闲,不知藏着什么招数。

  金角妖王觉得不能再拖下去,索性上手就用全力,把高玄和涟漪一并收拾了。

  金角妖王默诵法咒,突然把五峰金轮扔出去。

  这金轮套在他手腕上,直径也不过八尺而已。但他一扔出去,金轮就迅速变大。

  眨眼之间,五峰金轮已经笼罩星空,把高玄、涟漪、风虎尽数笼罩其中。

  金光闪耀的五峰金轮,更是把星空照耀一片通明。就是下方天师观和数十里外乌鸢国都城,都被金光照耀的一片通亮。

  五峰金轮还没落下,无穷无尽山岳之力已经笼罩八方。

  身法灵动如仙的涟漪,立即被山岳之力牢牢压住。也亏的她是剑意转化生灵,没有真正肉身,又有弘毅剑在手,这才没有被压成齑粉。

  这个瞬间,涟漪都感觉到了几分不安。对方的法力居然如此强大,任凭她剑法通神,在强大法宝面前也毫无抵抗力。

  不止是涟漪被五峰金轮所压,就是天师观内的国师陶君,都被无形的五金山峰压的瘫坐在地上。

  陶君头上的芙蓉法冠,身上云鹤九灵法袍,六甲玉带,都被五金山岳之力激发出来。

  芙蓉法冠化作一朵盛开芙蓉,云鹤九灵法袍化作九只白鹤,六甲玉带生出六甲神相护持六方。

  三件灵器中最强的无疑是六甲玉带,这是清虚道院祖传灵器,经过历代祖师祭炼了万年。其中六甲神相,已然具有几分灵性。

  六位黑甲神将,容貌气度各不相同,各自手持剑、锏、刀、枪、戟、斧,环立在陶君周围。

  巨大金环上浮起五座金色山峰幻影,跟着,五金山岳之力轰然落下。

  涟漪瞬间消失。无穷无尽雄浑山岳力量继续向下。

  陶君头上盛开芙蓉花碎,九只白鹤裂成无数白羽。

  发现情况危急,陶君急忙默诵法咒:“甲子护我身、甲戌保我形、甲申固我命、甲午守我魂、甲辰镇我灵、甲寅定我真。”

  六甲神将投影神相闪过道道金色霞光,组成一个封闭的六角战阵,把陶君护持在中间。

  五金山岳无形亿万钧力量落下,天师观瞬间就压成齑粉,包括天师观所在山峰,跟着猛然塌陷下去。

  千余丈的山峰,就这么瞬间消失了。地面上多了一个方圆数十里的巨大环形深坑。

  深坑中间,六甲神相不断扭曲变形,却终究护持住了陶君。

  陶君侥幸撑过一击,脸色如土,七窍一起流血,那模样惨不忍睹。

  这时候,就是观战的金光和尚都没空关心陶君死活。他目光都放在高玄身上。

  五峰金轮全力一击,当真山崩地陷,何等威势。可以说把妖王的威能尽数释放出来。

  旁观的金光和尚都看的心旌神摇,难以自持。他心中暗想:“如此神威,真是可敬可畏。无怪敢称十大妖王之一。”

  但是,高玄御风而立,深黄长袍衣袂飘扬,一派闲逸潇洒,点尘不染。刚才惊天动地的一击,似乎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这一幕也让金光和尚看呆了。

  就算是人仙强者,也必要全力抵抗五峰金轮。绝不可能像高玄这样浑若无事。以金光和尚的修为,实在是无法理解高玄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金角妖王就比金光强太多了,他赤火金瞳看出了高玄把自己从这片空间切割出去,独立在五峰金轮之外。

  这等空间法术不但高绝神妙,更可怕是高玄施展时不颂咒持印,法随念动,施法之际没有一点烟火之气。

  就若明月高悬九天之上,任凭风雷激荡,山崩地裂,又与明月何干。

  金角妖王心中惊骇,眼前这位天师,绝不是灵仙层次。如此强者,怎么会跑到青天界来,难道天庭有什么大图谋?

  金角妖王越想越怕,越想越后悔。铁角虽是他同胞兄弟,可死都死了,管他作甚。

  他不远万里跑过来,却撞上这么个强横家伙,真是倒霉之极!

  金角妖王全力一击无功而返,他也是心生退意。只是已经翻脸动手,他堂堂妖王,也不可能掉头就跑。

  好在虽然没赢对方,却也输。说两句场面话转身就走,也不算丢脸。

  金角妖王高声说:“天师神通惊人,领教了。后会有期。”

  站在金角妖王身旁的风虎一脸愕然,刚才他被金角妖王从五峰金轮中挪移出来。他对高玄还挺不服气的。

  不就是靠着什么法术法宝护体,躲开了五峰金轮一击。怎么妖王这就要走了。

  金角大王也不等高玄回答,他一挥手,“儿郎们,打道回府。”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高玄说:“金角,你有点太没礼貌了。”

  他顿了下慢悠悠说道:“不过,妖怪么,不知礼也是平常。”

  高玄清朗声音在天际回荡,数千妖兵都听的清清楚楚。就是用水镜观战的金光和尚,正暗自哆嗦惊惧的陶君,都听个清楚。

  金光和尚又惊又疑,高玄占了上风就算了,难道还想真想杀了金角?

  虽然高玄云淡风轻的破了五峰金轮,但是,金角妖王也还保有余力。

  妖魔生命力强盛,何况是渡过九次雷劫的妖王,底蕴深厚。真要拼命,谁胜谁负还不好说。

  再者,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高玄难道就真有把握轻易击杀金角妖王?

  金光和尚不太相信,青天界力量上限在那,高玄怎么可能那么强?

  就是陶君也不相信高玄,他觉得高玄是节外生枝。一招震慑了金角,就该见好就收。

  可惜,陶君这会也没胆子劝说高玄。他只能眼巴巴看着,希望事情尽快平息。希望高玄真有这个本事轻易灭了金角。

  千万不要波及到数十里外王城。

  也幸亏五峰金轮的仙器,整座山峰都被轰成齑粉,在地面上留下巨大深坑。但是,所有力量都具现在金轮范围内。对王城没有多少影响。

  要不是仙器能控制力量,整座王城这会也毁了。

  陶君也知道,这不是金角妖王手下留情。而是要集中力量杀死高玄,不会把力量浪费在没用的地方。

  正因为如此,他才勉强苟活。

  金角妖王的确也没在意陶君,区区一个灵仙,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高玄的嚣张,也激怒了他。

  金角妖王大喝一声:“我给天庭面子,以前的恩怨就这么算了。你还不罢休,真当我万妖盟好欺负?”

  这话说的软中带硬,告诉高玄他不是一个妖,在他身后还有其他九大妖王。

  高玄当然听懂了,他微微一笑:“你说的还挺委屈。好吧,就当我欺负你。”

  金角妖王猛然站起来,他举起手中三股裂地叉,双眼火光大盛,头顶一对金角也闪着万道金光。

  “真当我怕你,找死!”

  金角妖王身体足有二十多丈高,他向前迈了一步,本就巨大的身躯迅速膨胀,转眼间已经有一千多丈高。

  庞大身躯可不是幻象,而是真正的肉身变化。

  变大后的金角妖王,身体就像一座金色山峰。这样巨大的身体,也把妖魔的身体优势真正发挥出来。

  高玄身高一米八八,一直保持最完美身材比例。

  金角妖王身高一千多丈,接近四千米的高度。高玄在金角妖王面前,当真是渺小的如同一只蝼蚁。

  这个距离,高玄也就能看到金角大王巨大又丑陋的大拇指。山丘般的拇指上长的浓密黑毛,就如同一片黑色森林。

  “也还有点本事。”

  高玄也要称赞一句,法相变化多大都很容易,可把真正肉身变得如此巨大,那就厉害了。

  更可怕是,金角妖王身体变大了,身体强度也随之提升,身体力量甚至增加了百倍。

  如此恐怖的身体,灵仙级别的法术,甚至根本伤不到对方。

  双方体型上悬殊比例,也让深坑里陶君心凉了半截。

  九劫妖王,百炼妖身,真是可怕至极。陶君甚至不敢多看金角妖王,生怕引来对方的注意。

  只是巨大身躯存在本身,已经破坏了此界元气变化。

  陶君生怕大战会波及到自己,他想要施展遁法离开。可他遁法居然失灵了。

  周围遍布的磅礴妖力,破坏了法术变化。

  陶君心急如焚,不能在双方动手之前逃出去,他老命就要交代在这了。

  但是,遁法无法施展,他怎么离开战场?

  如果飞起来,只怕死的更快!

  就在陶君急着逃命的时候,乌鸢国都城也升起了一道道法阵灵光。

  江云峰、左文韬他们也察觉到了不妙。

  之前风虎一声大喝,就把全城的都震醒了。只是双方动作太快了,没说几句话就开始动手了。

  然后,金角妖王就扔出了五峰金轮。把天师观和山峰一起砸成齑粉。

  江云峰、左文韬看到这一幕,一点也不夸张的说,两位灵仙腿都吓软了。

  两位灵仙还算负责,没有立即拔腿就走。主要他们门人弟子都在王城,想走也走不了。

  事到如今,只能拼死启动法阵,希望能逃过此劫。

  当然,这两位是万万没有胆子找金角动手的。

  此刻,江云峰和左文韬都站在城墙上方远远观战。

  看到金角妖王变化的巨大身躯,两人真是心胆俱寒。金角妖王只要一脚下来,王城就会彻底消失。什么护城法阵,也挡不住这般庞大妖王真身。

  跟在江云峰、左文韬身边的众多修者,更是吓的脸色如土。

  刚才他们还在叫嚷杀妖除魔,现在才知道,他们和妖王的差距有多大。

  对方甚至不需要动手,只凭真身释放的磅礴妖力,就足以把他们灭掉。

  幸好,还有护城法阵在。他们到是能勉强驾驭法术飞天。就是如此,一个个也是勉力支持。

  左文韬对江云峰抱怨:“高玄非要逞能,他不知道都城就在一侧。真要大战起来,我们怎么办,百万黎民怎么办?”

  江云峰皱眉不语,他当然也不喜欢高玄的做法。但是,也不能说高玄什么。

  高玄敢和金角妖王正面交锋,这位本事太强了,他们可没资格评价对方。

  而且,从以往交往来看,这位性情淡漠,城府深若渊海,只怕也不会把别人死活放在心上。

  左文韬这人聪敏,可心胸太小。关键时刻,还有心思嘀咕高玄坏话。

  江云峰叹气说:“我们只能尽力而为。”

  话是这么说,江云峰心里却很绝望。王城离战场太近了。



  就金角妖王那巨大身躯,只要走几步就到王城了。真要如此,他们只能掉头逃命。

  左文韬又说:“最好就是金角一招打死高玄,就都省事了。”

  江云峰忍不住瞥了眼左文韬:“还不如盼着高玄一招打死金角。”

  “怎么可能,这可是妖王真身。一千多丈,这力量何等恐怖……”

  左文韬不以为然,虽然高玄看起来法术精妙绝伦,但面对妖王真身,各种法术变化都成了花招。

  唯有真正的强大力量,才能击败妖王真身。

  江云峰默然,虽然左文韬的话特别难听刺耳。但他也要承认,对方说的有道理。

  渡过雷劫的妖族,都能把自己本体炼成强大真身。遇到强敌,直接显化原形露出真身。

  只是,一千多丈高的妖魔真身,就太可怕了。

  只是面对金角妖王庞大如山的真身,江云峰就感觉特别的无力。

  手中仙剑再锐,对于金角妖王来说也和牙签没多少区别。

  别说灵仙,就是同级的人仙,面对如此恐怖的妖王真身,也绝不是对手。

  江云峰现在只希望高玄真有什么绝招,至少能把金角妖王引走,不要让妖王在这里肆虐。

  旁观者中,金光和尚可比江云峰他们看的更清楚,体会也更深。

  因为金角妖王显出真身,金光和尚不得不把水镜变得无比巨大,这才能看清全局。

  佛门也有金身修炼,金光和尚就比较擅长罗汉金身。但和金角大王相比,差的就太多了。

  金光和尚也有点好奇,高玄直面妖王真身,承受了所有压力,这人脸上居然还是云淡风轻,恍若无事。

  这般的深沉气度,让金光和尚都有些佩服了。

  就在这时,金角妖王突然开声吐气:“吃我一叉!”

  金角妖王雄浑的声音震的水镜都在剧烈抖动,水镜内景象也在不断晃动闪耀。

  金角大王刺落的巨大铁叉,那叉尖都是那么巨大。

  在金光和尚来看,这就像大树砸蚂蚁一般,双方的差距太大了。看起来有着无与伦比冲击力。

  金光和尚巴不得高玄被砸死,但他还是本能的心中发紧,头皮一阵阵发麻,神魂都在剧烈颤抖。

  金角妖王这一击展现出的绝对力量,太恐怖了,高玄就是躲过这一击,方圆千里都要轰成齑粉。

  想到这里,金光和尚已经准备好遁术,只要情况不妙立即就走。

  虽然金光寺就在王城,但这会可顾不得别人了。

  江云峰、左文韬也都看出不妙。左文韬一声低喝:“快走。”

  不等江云峰回应,左文韬已经化作就青色长虹向着反方向飞掠而去。

  江云峰却不死心,他死死看着远方战场,希望高玄能创造奇迹。

  然后,他就看到了高玄伸出左手向前一探。看高玄样子,似乎要把迎头砸落的三股叉抓住。

  可那样子,就如同蚂蚁想要把一座山搬起来一样。看上去就觉得匪夷所思。

  金光和尚不禁冷笑,高玄还想取巧施展法术,哪有那种好事……

  但他脸上冷笑很快凝固住。

  金角妖王也察觉到了不对,不知何时,一只巨大手掌已经笼罩住夜空,遮蔽星月。

  他千丈高的妖王真身,在那巨掌变得非常渺小。就如同人手上的一只蚂蚁。

  包括金角妖王身后众多妖兵,都看到一只手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转眼之间,如同白玉般的手掌已经遮住星月,把所有妖兵都笼罩住。就是站在最前面的金角大王,都被那遮天蔽地巨掌所笼罩。

  六劫大妖风虎发现不妙,急忙驾驭两对青色风翼向外飞驰远遁。

  风虎的速度快若电光,但那缓缓伸展开手掌却太巨大了。

  巨大手掌上一条掌纹,就如同绵延千里的峡谷。偏偏那巨掌还闪耀晶莹湛然微光,让人能看到掌纹深处明净无暇。

  到了这一步,风虎的神魂都被巨掌笼罩,他只能看到不断放大的掌纹。

  风虎不甘心嘶吼起来,但在如同巨大手掌下,他嘶吼声连自己都听不到了。

  因为一掌落下,引动无尽元气轰然激荡,发出的宏大之极的声音已经掩盖住了一切其他声息。

  所谓大音希声。

  声音大到了极致,已经超乎妖魔们的感应范围。只是那宏大声音让身体和神魂一起震荡颤抖,所有妖魔都本能感觉到无比惊惶。

  强如风虎,也被宏大到没有止境的力量所慑服,完全失去了抵抗斗志。他待在空中瑟瑟发抖,一如一条丧家之犬,乖乖等着死亡的降临。

  只有最强大的金角妖王不甘心束手待毙,他疯狂举起裂地三股叉迎着巨掌猛刺。

  能摧山裂地的三股叉,遇到那巨大手掌后立即的断裂扭曲,脆弱的如同纸糊一般。

  巨大手掌缓缓合拢,金角妖王被揉捏的骨断筋折团成一团。他引以为傲的妖王真身,在巨掌下也成了豆腐渣。

  等到手掌完全合拢,包括金角妖王在内所有妖魔尽数被捏成齑粉。

  所有强大妖魔气息瞬间消散。

  远处观战江云峰目瞪口呆,他刚才看的很清楚,高玄一伸手,金角妖王等一群妖魔就迅速变小变小,最后都变得微小如同虱子一般。

  然后,高玄手掌一合,所有妖魔就瞬间消失了。

  刚才顶天立地的金角妖王,就这么死了……

  向着远方疾驰的左文韬也感觉到了不对,他不可思议的停下来回头张望,却什么都看不到了。

  别说左文韬,就待在高玄脚底下大坑里的陶君,其实也没看清楚战斗过程。

  只有金光和尚通过璇光镜,才真正看清楚高玄绝世神通。

  高玄这一手分明是掌化乾坤,最精妙之处并不是手掌变大了,而是直接把金角妖王他们变小了。

  妖王真身都抗不住如此强横法力,可见高玄的神通何等恐怖。

  金光和尚呆呆看着水镜上的高玄,通过璇光镜,高玄脸上最细微的表情都清楚呈现出来。

  水镜里的高玄突然笑了,金光和尚心一下就虚了。因为高玄那眼神和笑容,分明就是对着他来的。

  高玄握着的左手翻过来一扬,点点黑灰从他手掌中飘落下来。

  他对着水镜那一面的金光和尚说:“和尚,不知道听没听过这个词‘易如反掌’。”

  金光和尚惊骇欲绝,却是一动不敢动,一声不敢吭,一口气都不敢吐。整个人就保持惊骇表情凝固在那,如同一个表情狰狞的雕像。

  (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强调一下,大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