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一群杂碎们, 以中原中也的实力来说,应该是不难的。

不,应该是说肯定是不难的, 以十七岁中原中也的能力来说都是绝对不难的,可是目前……

水江奕擦了擦刚刚落在了他脸上的雨水, 目光沉沉的看着面前, 又一次从地面上爬起来的人, 他们的身体明明刚刚都已经被他碾碎了, 可是在他们躺在地上的片刻中, 却又好像获得了新生一样。

从雨中颤颤巍巍的爬了起来后,竟然在不久之后, 就已经恢复了之前的体力。

又好像是第一次遇见水江奕一样不怕死的朝着水江奕冲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水江奕的错觉,他总是感觉,他们在被他杀死过一次后,反而变得更加强大了起来。

简直就好像是非人类一样,这样的存在水江奕只在和组合里那个奇怪的人对战的时候,才感受到过。

可是那个人并不是人类,而是反人类的海怪之类的存在。

这里……竟然全部都是吗?

哪怕他很强,但是在长时间的车轮战中, 仍然有那么点吃不消。

在又击败一个对手以后, 水江奕忍不住的问系统道:“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

系统狼狈的在一个电脑屏幕上使劲的敲着什么,它说:“一一……这不是原本的时间线。”

“在原本的时间线中, 这个时候的太宰治会被他们拦截, 拖延很长的时间。”

“最终导致他上飞机的时间很晚了, 哪怕他们已经很赶了, 但是在太宰治赶到的时候, 他也还是看到了奄奄一息的中原中也。”

“可是如今, 我们打乱了故事的过程,在太宰治被他们拦截之前,就送太宰治上了飞机。”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作为这个世界线严密的盯着的存在,可以在某些小事情上存在偏差,但是……”

系统为难的说:“这个差距太大了,这个偏差已经被世界线发现了,我们也快要被发现了,我现在正在尽力的避免开世界线的视线,可是这个bug大概是在太宰治落机和中原中也见面之前,是无法消除的了。”

听到系统的解释,水江奕才发现,他的身前确实有那么一个保护膜。

泛着金光的,笼罩在他的面前,笼罩在他散发着红色的光的污浊外面,将他整个人都保护了起来。

不过,很快他就没有闲心去关注这些了。

因为在那群人一个个坚持不懈的被他揍趴下,又勉强的站起来以后。

在汹涌的雨幕中,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

那个庞然大物几乎有三个中原中也那么高,通体泛着浑浊的晦涩光芒,很像是……一个怪物,一个从时空的裂缝中走出的怪物。

几乎是在看到那个怪物的那一瞬间,系统就忍不住的叫出了声:“一一!快躲开!”

水江奕眨了下眼睛,就发现那个怪物在顷刻间伸出了他的长触手,整个勾住了水江奕的腰,将他整个抛了起来,凌冽的风刮过他的耳廓,冰冷的雨落在他的脸颊上,水江奕在掉落下来的那个瞬间,切断了他的触手。

汹涌的鲜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洒在了水江奕的脸上,几乎染红了他的半张脸。

他收敛眉眼,看着面前的怪物,挑了下眉:“系统,现在我们被发现了吗?”

系统说:“时空裂缝正在越来越大,这只怪物就是世界线派下来探测这个世界的剧情有没有崩坏的存在,世界线应该只是有所察觉,但是未曾发现。”

“那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水江奕脱下了自己手上的黑色皮质手套,随意的丢在了地上,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怪物狰狞的朝着他怒喊,伸出的另一只触手直接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看着港口黑手党被他摧毁吗?”

系统似乎是有点为难:“按照故事的情节来说,这个时候的港口黑手党并不会被摧毁,但是……宿主,这个时候开污浊,你能受得了吗?”

这几天水江奕都处在奔波的状态,精神状态本来就比较差了,今天还遇见了太宰治的这档事,为难的水江奕几乎精疲力尽,而开污浊,是一个非常消耗人的体力的东西。

哪怕是他拥有了这顶可以不需要太宰治的存在也可以压抑住自己体内的重力的帽子,要是没有精力去约束的话,这也只是无用功罢了。

水江奕笑眯眯的说:“我都已经把手套脱了。”

系统无语凝噎:“一一,我怎么感觉来到了这个世界以后,你越来越喜欢冒险了?你这样把后面的所有事情都交给我,你不怕会出事吗?”

“你倒是越发的严谨会劝人了。”水江奕轻笑了下,“大概是,他的骨子里就是这样的人,连带着我也被他影响了吧。”

漫天的红光照耀了这个飘雨的夜晚。

水江奕有点儿脱力的落在地上,单膝跪地,有点儿狼狈的吐出一口气来。

这个时候,系统落在他身上的金色光圈已经完全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他身上已经破碎的衣服,和鲜艳的血痕。

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已经很模糊了,整个大脑都已经被荒霸吐所侵占了。

沙发果决的意识操控着他哪怕身上疼的好像是要裂开一样,也还是不顾一切的站起来,张康的笑着朝着那个怪物扔出巨大的能量球。

每凝聚一次,他的身体都要疼痛许久,不断的有鲜血从他的五官处落下来,滴在地上,他却只顾着,凌虐着对方。

哪怕是冰冷的雨落在他的身上,也没有办法将他彻底的唤醒。

系统惶恐的看着面前已经血肉模糊的怪物,它试图从内心把水江奕叫醒,让他掌控自己的身体,但是它却惊恐的发现,这个时候水江奕的意识已经很模糊了。

它根本就叫不醒水江奕了。

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水江奕将面前这个已经失去了意识的怪物踩在脚底下,压抑着他体内的重力的能量的帽子早就已经不知道被风吹到了哪里。

系统感到了一阵很强烈的绝望。

中原中也的污浊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bug一样,

他强大到可以解决这个位面上所有的事情和所有棘手的敌人,但是相应的,污浊也是一柄双刃剑。

它也可以划伤中原中也自己,等待着中原中也的,和等待着被荒霸吐杀死的人的,都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死亡。

只有太宰治可以救水江奕,可是……

系统盲目的四处张望,哪里有太宰治呢?

在这片寂静的雨中,除了它就只有一个失去了理智的水江奕。

还有遍地多的数都让人数不清楚的尸体。

咳。

水江奕咳出一口血来。

鲜艳的血从他的唇角落了下来,他的身体已经崩溃到一定的境界了。

他似乎已经看到了三途川的渡口了,在开了污浊以后,他的身体一直都是被荒霸吐所支配的,他被扣押在荒霸吐的体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切的发生。

直到意识越来越模糊,直到看到的东西越来越黯淡。

直到……

有一双冰冷的手,扣住了水江奕的手腕。

那是一双什么样的手呢,凉的就好像是已经失去了人间的温度了一样,偏偏在他握住了水江奕的手腕的地方,却开始蔓延一种,温柔的几乎让人昏昏欲睡的能量。

它梳理过水江奕几乎已经超负荷的身体,直接抚平了他大脑中叫嚣的荒霸吐。

水江奕彻底的从那种飘飘的感觉中脱身而出,就好像从云端掉落一样,倏然掉落在了这具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中。

他感受到,那个将他的身体内的荒霸吐抚平下来的人,将他的头摁在了自己的怀中。

水江奕无力的靠在他的胸膛上,冰冷的雨水落在他和这个人的身上,他勉强的睁开双眸想要去看清这个人的模样。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太宰治以外,竟然还存在着一个这样的人,可以帮助中原中也脱离这样的状态吗?

如果真的存在的人的话,水江奕费力的睁开了双眼。

他坠入了一片无尽的鸢色之中。

那一瞬间,他的脑子里划过了许多的场景。

无论是在中原中也的记忆中,还是在太宰治的记忆中,都是存在着这样一个人的。

他在那天的傍晚出现,携带着漫天璀璨的晚霞。

他深色的长发及地,越发衬得他肌肤冷白,宛如一铸伫立在冰天雪地的神邸一般,沉默而永久的停留在那里。

也就是从遇见了他开始,所以太宰治看到了未来。

而此时,水江奕看着他的面孔,看着他深色的鸢色瞳孔,他几乎是压抑不住自己声音的说:“你是太宰治吧?!”

可是,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出现第二个太宰治呢?

这不是违背了系统曾经跟他说的事情吗,不同位面的两个人是不可以见面的,一旦见面,就会产生意外的效果。

难道太宰治能够看到未来……

水江奕的下巴被人挑了起来,长发的男人唇角擒着笑朝着他靠近。

冰冷的发丝落在他的肩膀上,水江奕听见他轻声说。

“嘘,这是秘密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