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回到清朝做盐商 > 第三三五章 战场新形势(求票,求订阅!)
  石央点点头,显然是同意了王韬的说法。

  猜测是沙俄人做的,和确认是他们做的,其实没有多大的区别。

  这种刺杀活动的现场不会留下明显的直接证据。

  现在有两个处理方案,一个就是将此事报告给奥地利人,看奥地利会怎么处置。

  但是这样的话虽然可能会引起奥地利对沙俄的不满。

  但是最后有很大的概率会不了了之。

  因为奥地利的外交态度明显是准备左右逢源,因此他们不会因为这件“小事儿”去得罪沙俄。

  而且就以奥地利政府的能力和效率也大概率查不到什么证据。

  还有另外一个处理方案就是警告报复,找到沙俄的大使,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给沙俄人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不仅仅你会刺杀,我也会。

  刺杀就是一柄双刃剑,一但开启使用就是伤人伤己。

  规则一被打破,人们之间的相互伤害就会逐步升级。

  王韬在石央的据点住了一个晚上。

  而情报部的人则彻夜未眠,事情被连夜报送到了季明山那里,做最后的决定。

  欧洲站这边最后决定,由王韬第二天一早将这件事情报告给奥地利的外交大臣鲍尔。

  现在奥地利的确不想得罪沙俄,但是他们更不想得罪中国。

  毕竟他们跟沙俄之间还是交战状态,而中国是他们现在在极力拉拢的盟友,以及潜在的贸易伙伴。

  另外,昨天晚上那么大的现场,奥地利人不会不知道的。

  同时,行动组将针对沙俄的大使馆展开一次报复性打击。季明山强调这次报复必须是有限度的。

  因为这里毕竟是在欧洲,沙俄拥有主场优势,要是他们全力以赴,欧洲站这里必然不是对手。

  对方哪怕是找不到欧洲站的组织,但是人家可以对这边的华人发动无差别攻击。

  天还蒙蒙亮,王韬就偷偷地乘坐马车离开了诊所。护卫的人员换了三人。

  而且一直有一辆马车将伴随保护,明显是提升了一个保护等级。

  直到上午,太阳已经升的老高,王韬才赶到鲍尔的府邸。

  王韬向管家简单地通报了昨晚的情况,管家进入庄园府邸后,很快就将王韬给请了进去。

  “王公使,我要向您表示抱歉,竟然在维也纳出了这样的事情。”

  “鲍尔先生,我知道这不是您的错,我们华夏一直以来与人为善,我不知道是谁会出于什么目的,要致我这样一个无害的外交官于死地。”

  王韬这是要告诉鲍尔,这事儿是我们的仇人做的,在欧洲目前只有沙俄跟华夏有仇。

  “昨天晚上,我的两名护卫被他们残忍杀害,至今,我还处在恐慌之中。”王韬有些忧伤地说道。

  “王公使,我会为您安排一个安全的住处,并且会派人保护您的安全,您放心,我们奥地利有能力保护一个友好国家的外交官。”

  “至于昨天晚上的刺杀,我会报告给皇帝陛下,让内政部的大臣亲自督察。”

  这种事情宣扬出去,对于奥地利的形象会带来很大的影响。

  对于爱惜自己面子的约瑟夫一世来说,这是一件可耻的事情。

  所以当鲍尔将这件事情报告给约瑟夫一世的时候,这位自律的年轻皇帝陛下,一时之间少有的大发雷霆,将维也纳的市长和内政部长臭骂了一顿。

  同时,限定期限,让他们尽快破案。

  王韬没想道奥地利会这么给力。

  不管案子最后破得如何,至少目前,奥地利已经给出补偿,两名死亡的保镖每人得到一万克朗的补偿,这已经非常高了。

  王韬也搬进了奥地利的国宾馆居住,在那里不用再为安全担心。

  奥地利内政部的警察,很快赶到事发现场。

  不过现场只有两名保镖的尸体,袭击者的尸体全部不翼而飞。

  王韬将他的助理田可派去协助调查,田可将当日收集的枪支和十字架交给了内政部的警察。

  至于怎么通过这些东西来破案,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尼古拉·卡拉姆津作为三处在奥地利的负责人,主导了整个刺杀活动。

  他觉得沙皇陛下做出这样的决定,有些过激,针对外交人员的袭击,要是败露的话,会让沙俄陷入巨大的被动。

  但是作为一名情报人员,他必须毫不犹豫地执行沙皇的命令。

  为了做到万无一失,他派出了两个精锐的刺杀小队,他们大都是军队出身的老兵,拥有熟练的战斗技巧和丰富的战场应对能力。

  据他的调查,这个公使的身边只有三人,一名助理是非战斗人员,还有两名护卫。

  一个六人小组就能够轻松干掉他们。但是为了保险,他还安排了另外一个小组。

  到时候,只要将他们扔到车内,一把火烧掉,就是死无对证,中国国内要知道这事情也要等到几个月之后了。

  行动安排好之后,尼古拉·卡拉姆津一直在沙俄的大使馆等待消息。

  可是等了很久,早已超过了任务需要的时间了。他派出去的十二人却一个都没有回来。

  出于谨慎,尼古拉·卡拉姆津又派出一队人前去查看。

  可是他等来的却是自己手下的十二具尸体。

  太可怕了,十二名精锐的杀手全部都是正面中枪,其中一人身上布满了弹孔,被打成一个筛子。

  行动可耻地失败了,尼古拉·卡拉姆津有些后悔,自己小瞧了这些中国人。

  他们竟然拥有如此强大的战力!这怎么可能?

  这样的刺杀,只会有一次机会,要是想再次动手,困难将会成几何倍增加,因为对方已经有所准备。

  王韬很识趣地没有将这个事情到处传扬,这样维护了奥地利的脸面。

  鲍尔对于王韬的做法非常的感激。已经几天了,内政部那些猪头都还没有破案,现场已经被破坏了,刺客的尸体全都不翼而飞。

  鲍尔对此有些愤怒,同时也对王韬感到过意不去。

  为了表达歉意他做主在维也纳的使馆区,送给了中国使团一栋房子作为领事馆。以后王韬就可以派遣一个领事,在这里常驻办公。

  维也纳还是那样的平静。

  石央每日在维也纳的贵族家中辗转问诊。在缓解病人病痛的同时陪着那些老大爷聊聊天。

  高茹每日除了演出就是到皇后那里做客。

  王韬在鲍尔的支持下,成功地成为了和谈的一名观察员。

  虽然还不是正式的谈判方,但是已经取得了突破。

  最近的欧洲报纸上出现了很多有关中国的报道。

  英国的《泰晤士报》上刊登了一篇名为《东方战线的伟大胜利》的报道。

  报道指出了这场东方战争(克里米亚战争的另外一个称呼)并不仅仅局限于近东,在遥远的远东地区,中国海军成功的消灭了沙俄在太平洋上的舰队。

  同时从沙俄的手中收复了近百年来沙俄抢占的东方土地。

  文中重点指出了中国的海军军舰全部都是从英国购买,皇家海军甚至派遣了一直军官团指导这支海军舰队。

  这篇报道显然挠到了大不列颠新一届政府的痒点。为在皇家海军在芬兰湾寸功未立的尴尬中,找到了些许颜面。

  法国的《费加罗报》指出沙俄的双头鹰标志少了一头,甚至配了一样图。图中的双头鹰有一个头只剩下脖子。

  同时透露出,是法国公使的外交活动促使东方大国与英法达成同盟关系,出兵沙俄的远东地区,消灭了五万俄国士兵。使得沙俄在远东几百年的投入化为飞灰。

  中国甚至派遣了一支八千人的军队到克里米亚参加战斗。

  同时还有一支中国的医疗队到达了那里。

  他们的野战医院已经拯救了几千名勇敢的法国小伙子,让他们避免死在疾病之下。

  在中国医疗队的努力下,困扰联军的瘟疫已经基本上消失。

  就连英国著名的护士“提灯女神”南丁格尔女士都对中国的医疗队赞许有加。

  这些都要感谢法国在远东外交上的胜利。

  ……

  之前有一段时间,前线的疫病问题被报纸曝光,让英法的政府非常被动,现在有了这样的好消息,两国政府都非常支持这样的报道。

  奥地利的《新维也纳日报》连载了很多中国文化的报道。并且指出皇后对于东方的文化非常的喜欢。

  维也纳的皇室一直都在引领欧洲上层社会的潮流。这样报道对提升皇室的形象有所帮助,也是约瑟夫一世希望看到的。

  在维也纳的剧院专门安排了茶艺表演,配上古筝演奏的中国古典乐曲。

  高茹落落大方地在舞台上给观众表演中国人喝茶的方式,让欧洲的贵族们瞠目结舌,有人觉得自己以前的做法十足的土鳖。欧洲人原来的喝茶方式只适合平民阶层。

  贵族就应该像高茹表演的一般。

  一时之间,维也纳的贵族阶层竞相效仿。许多贵族家庭都让家中的姑娘到高茹这里学习茶艺。

  这再一次扩大了高茹的人际交往面。

  半个月后,沙俄大使的马车在一次出行中发生了事故,一匹驮马突然倒地。

  护卫只听到了轻微的枪声。

  尼古拉·卡拉姆津在七百码之外的一处房顶,找到了敌人的伏击点,并且在那里找到了一张纸条。

  上面用俄语写着:“勿谓言之不预。”

  这件事情沙俄没有声张,只说是一次事故,还好大使戈尔恰科夫先生只是受到了一点点轻伤。

  对于沙俄人来说,这次事故的惊吓程度更强一些。

  在七百码之外射中马匹,这已经超出了尼古拉·卡拉姆津所认知的步枪的极限。

  虽然线膛枪的理论杀伤距离能够打到近一千码之外,但是超过了五百码没人能够打中单一的目标的。

  显然,中国人有办法做到这一点。

  中国人这次显然是在警告沙俄不要再做这种小动作。

  尼古拉·卡拉姆津赶紧中止了已经准备好的第二次刺杀计划。并且将这里的情况报告了自己的上司季莫琴科部长。

  克里米亚的战场之上,随着各路援军的到达,塞瓦斯托波尔要塞已经完全被被围了起来。

  尽管联军兵力很可观,但进攻仍然很艰难,俄军的防御体系很完备。

  塞瓦斯托波尔要塞的石墙并不连续,马拉科夫要塞是惟一的石构堡垒。

  俄军的办法是用削尖的树枝做成栅栏,然后是深沟,再后面是由树枝和泥土构成的步枪发射阵地。

  阵地后面是由一层树干构成的障碍,地上还有陷阱,里面是削尖的树枝。

  此外还有大量地雷。俄军经常在夜里派出袭击队,杀死联军战壕里毫无戒备的士兵。

  联军的伤亡在持续,俄军就像是永动机一般,一直都没有停止反抗的军事行动。

  复兴军的战地医院已经一再扩建,伤员太多,医疗队的护理人员不足,不得不调回一些做事耐心细致的士兵临时护理伤员。

  复兴军也有自己的作战任务,在法军的侧翼有一个防守阵地被分给了远征军。

  可能是因为野战医院的贡献,刘青南被允许参加联军指挥部的作战会议。

  1855年4月9日,联军开始大规模炮击。

  联军参加炮击的共计520门大炮,发射了165000发炮弹。

  作为回应,俄军998门大炮发射了90000发炮弹。

  炮击进行了10天,法军1587人、英军263人的伤亡,俄军的伤亡则更大,因为英法使用的都是开花弹,但是俄军使用的是实心弹。

  俄军放弃了损坏严重的旗杆阵地,但在夜里修复了其他工事。

  法军仅仅前进了100码,进一步行动却被皇帝否决了。英法联军的关系受到许多夭折的作战计划的困扰。

  在作战会议上,刘青南能够很清楚地感受到这样的氛围。

  法国人的作战一直受到他们皇帝陛下的遥控指挥。

  1855年5月2日,英军策划对亚速海的刻赤进行远征。

  刻赤是俄军的后勤中心,俄罗斯内陆运来的补给物资都堆放在这里。

  刘青南非常赞同这样的计划,这和当年曹操奇袭乌巢是一个道理。中国的历史上很多这样的成功战例。

  在舰队出发2小时后,拿破仑皇帝的电报来了,他命令舰队返航,任何削弱塞瓦斯波托尔围城部队的做法都不允许。

  舰队中的法国舰船只好返航,英军失去法国的支援,力量单薄,也只好尾随法舰返航。

  几天后,卡洛波特向皇帝建议成立了一个联合军事委员会,他受够了拿破仑二世的遥控指挥。

  但这个建议并未被皇帝接受。卡洛波特随即向皇帝提出辞职并要求重新当他的师长。

  1855年5月16日,艾马布勒·让·雅克·佩利西耶成为法军指挥官,卡洛波特改为指挥第4师。

  1855年5月22日,贝利西埃在中央堡垒和海湾之间发动了一场残酷的夜间攻击。尽管伤亡巨大,法军成功的达到了目的。

  他同时批准刻赤远征队继续他们的计划。1855年5月25日,刻赤被联军占领,第2天,联军舰队驶进亚速海。

  联军缴获了100多门大炮,数千吨谷物和面粉被销毁。俄军的运输船、兵工厂、仓库受到巨大的破坏。贝利西埃多次拒绝皇帝的命令,有一次他甚至切断了电报联系。

  拿破仑二世的做法让前线的将领感到厌恶。

  就连跟刘青南交谈的时候,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指责拿破仑二世的愚蠢做法,许多战机就被这样浪费掉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刘青南向联军的指挥部提出了一个建议,那就是以战壕对付沙俄人的战壕。

  复兴军出动了五千人马。他们全部带着铁锹和镐子。

  克里米亚战争中一场反战壕战就此拉开。

  PS:三二九章是后来才不出来的,麻烦大家补订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