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改命I > 132 被保护
  “我们俩不合适。”
  周国斌磕磕巴巴解释着:“合不合适都得处处看,你和我相处相处就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我不喜欢比我年长这么多的。”
  周国斌又上了一台阶:“我可不是找不到对象,我之所以这么大没搞对象是因为我挑,我觉得那些女人配不上我。”
  他过去相的那些,大部分都是农村的姑娘们。
  年纪是偏年轻的,可文化程度不行,样貌也不太行。
  周国斌觉得自己的工作这样的好,他凭什么不能挑一个十全十美的女人?
  高阳能赚钱,其次娘家就一个妈,他和高阳结了婚直接就能说了算。
  其次高阳长得好看,带出去他脸上也有光。
  “我知道你条件很好,可我不喜欢你。”她想了想还是决定把心里话都讲出来。
  没的这样纠缠。
  原本就不熟悉的人,跑到她家楼栋这种行为,她真的超级不喜欢。
  “你和我处处你就知道……”
  周国斌觉得女人都是口是心非,伸手去抓了高阳的手。
  “你撒开!”高阳警告眼前的人。
  “我真的特别喜欢你,你就答应吧。”
  他都这样低声下气的了。
  “我不喜欢你,你要是这样我就叫人了。”
  “你不能只看脸蛋和外表……”
  “我再说一次,我不喜欢你。还有这种不喜欢也并不是因为你的外在条件。”而是这个人的涵养她就不喜欢。
  压根就没有。
  把好条件挂在嘴上,真正有涵养的男人不会这样。
  其次动手动脚,这种男人她是瞎了眼才会瞧得上。
  周国斌原本就想算了,可又觉得高阳针对他了。
  一时之间有一股气就涌了上来,他过去相亲其实也有看上过的女人,但那些女人更挑。
  透过中间人传递回来的信息就是,大多数都是嫌弃他的身高和长相。
  周国斌不服!
  那种一米八的大高电线杆哪里好?
  看男人不是看脸和看身高的,长颈鹿高,怎么你们这些女的不嫁呢。
  一生气也是昏了头,直接上手去抱高阳。
  他觉得我把你征服,你也就消停了。
  女人都是欠收拾!
  就得对着强势霸道些,女人就是欠收拾。
  再说……
  你家里就一个残疾老妈,你能把我怎么样啊?
  我就今天睡了你,你能报警抓我吗?你不嫌丢人的吗?
  “救命……”
  周国斌豁出去了。
  把高阳扑倒在地,伸出手去捂着高阳的嘴。
  “你和我处了就晓得我的厉害了。”
  他工作那么棒,单位的车都可以开出去,有什么瞧不上他的?
  他都没说瞧不起她一个卖货的呢。
  高阳挣扎着,可就算周国斌个子很矮,他的力气也是高阳比不上的。
  死死捂住她的嘴,伸手掐着她的脖子,掐的她出的气儿多进的气儿少。
  她努力寻找着机会,想要找到一个空隙然后喊出来能让邻居帮她。
  周国斌被人从台阶上薅了起来,然后一拳打到了脸上。
  应渊把人抵在墙上,高阳坐了起来,手扶着脖子开始喘气儿。
  周国斌那种人,她以为和会应渊打起来,结果并没有。
  没敢还手。
  派出所。
  做好了笔录,可周国斌不认,不停解释:“我和她相过亲,我只是过来表达一下我的想法,可能表达的方式不对……”
  应渊和女警员要了一杯热水,硬塞到她的手里。
  “你怎么过来了?”她仰起头看着眼前的人,身上还在微微发抖。
  周国斌没的举动没吓到她,伸手掐她脖子把她吓到了。
  就这种男人,百分百有暴力行为。
  应渊:“过来给你送点东西。”
  高阳也没继续追问。
  派出所认为这只能道歉了事,因为当事人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可能对方追求的方式不妥当,但构不成犯罪。
  高阳气的天灵盖都要掀开了,这还不是犯罪?
  “如果当时我朋友没有出现……”
  她会不会被掐死都不一定的。
  怎么不是犯罪?
  工作人员详细和她解释,解释来解释去就那么两句,高阳当时真的很生气但也晓得拿周国斌没什么办法。
  法律就是这样的。
  她总去法院旁听,难道连这个都不晓得?
  今天出事儿了就算她倒霉,没出事人家就不用担什么责任。
  周国斌那头被教育一通,然后过来给高阳道歉:“……我真的很喜欢你,不过你不喜欢我就算了。你也不过就是个买衣服的个体户,咱们谁高攀谁还不一定呢。”
  高阳:……
  她有一百句的脏话想要送给眼前的人。
  这种男人他找不到老婆就对了。
  什么女人那么想不开打算嫁他?
  周国斌看看应渊,然后笑了笑:“……兄弟我提醒你一句,这个女人不简单啊,你去查查她和她表姨夫的事情,她表姨的丈夫她都抢的。”
  “你……”
  高阳从未见过这样的男人。
  没水准到了极致。
  泼脏水的功夫倒是叫她大开眼界。
  怎么会这么恶心呢?
  癞蛤蟆跳脚面,他不咬人他膈应人啊。
  应渊拉了高阳一把:“她那么不好你还追上门?我女朋友好不好我心里清楚得很,耍流氓的人没资格在这里说三说四的,她为什么看不上你?就因为你不配。”
  周国斌脸上一阵红一阵青闪过。
  他最恨的就是别人这样说他。
  “烂货你就自己好好留着吧,破鞋还当什么好东西留着呢,这都转几手人了都被人睡烂了……”
  话音还没落地,应渊就一拳打了出去。
  ……
  周国斌捂着脸,吐掉一口血水,没想到被打掉了一颗牙。
  他自然不干的。
  在原地嚷嚷:“你们就看着我被打?这还是在派出所?不为我做主?”
  这天还没彻底黑透呢,就有这种目无王法的人随便出手打人,法律不管?
  “你信不信我直接找到你单位领导那把你干的事情都告诉他?你信不信我能让你全厂的人都晓得你干了什么事情?”应渊把高阳牢牢护在身后。
  这个年头,或许派出所不一定能管得了这种无赖,但单位却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