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诡仙成道 > 第二百七十四章 蛰伏二百年
  漆黑夜幕下,一只神秘的秃毛大鹅只手挡住这无头尸鬼的磅礴巨力。

  看着对方眼中不断闪烁的羡慕,林若虚不由有种啼笑皆非的荒唐感。

  他一脸呆滞,看了看身上因为启用仙力反噬的一身洁白羽毛,忽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哪怕第一时间想起了曾落叶的警示,但此刻这警示在求活面前早已抛到了十万八千里,他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你是羽族?”

  “莫非你不会护理羽毛?这不是我们羽族的本能吗?”

  “我们羽族?”秃毛大鹅霎时间身体一震,浑身剧烈颤抖着,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

  下一刻,几滴真挚的泪水从他那黑豆般的眼中滴落下来。

  林若虚完全不知道这秃毛大鹅突然间又发什么神经,立即手忙脚乱起来,生怕自己一言惹恼了这只古怪的秃毛鹅,舍弃自己就此离去。

  他嘴巴嗫嚅,正欲说话道歉,突然间秃毛鹅“哇”地一下哭出了声。

  “鹅爷我哪怕不会飞,哪怕没有好看的羽毛,但鹅爷却也是实实在在的羽族!”

  “鹅爷我就知道,鹅爷作为羽族当今唯一的护道者,终有一日会被羽族所承认!”

  “首先,这承认便从一个羽族开始,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慢慢地,会有越来越多的羽族承认本鹅爷。”

  “直至鹅爷我彻底成为整个羽族公认的护道者。”

  这秃毛鹅好似被刺激到了什么,半哭半笑,高兴又掺杂着一丝丝悲伤,真是让闻者伤心见者心痛。

  听着秃毛鹅断断续续的话语,林若虚感觉自己隐隐约约好似抓住了什么,连忙大声道:鹅爷,既然您自诩为羽族当今唯一的护道者,那我现如今遇难,您难道不出手吗?”

  秃毛鹅闻言,顿时恍然大悟,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定然要出手了!”

  他瞥了眼那个无头尸鬼,撇了撇嘴,似是有意地抬头望了眼城内的混沌黑暗,小声嘀咕道:“这小的倒是好应付,关键是里面有个老的。”

  “万一干掉一个小的,里面那个老的再跑出来报复,鹅爷我可不好应付。”

  “这样不行,太得不偿失了......”

  秃毛鹅嘴里絮絮叨叨,好似在权衡利弊,十分犹豫。

  以林若虚的耳力,竟是听得十分真切。

  只是那嘀咕声让他暗中翻了好几次白眼,眼见秃毛鹅没完没了地絮叨着,林若虚连忙干咳道:“其实,鹅爷你可以直接带着我走的。”

  秃毛鹅那黑豆般的眼睛猛地一亮,顿时间恍然大悟。

  他脚步一踏,身后滚滚升起潮红色的磅礴气血,如同河海一般,在半空中升起一道绝世凶鹅的红色虚影。

  感受到这一瞬间的气血涌动,林若虚脸色微变,心神为之震动,他感觉自己在这道纯粹由气血凝成的虚影面前,如同沧海一粟般渺小,犹若蝼蚁仰望岱宗,令人绝望。

  “若我有如此强大的气血,我定然可以将《鬼七杀》尽数斩出。”

  “这鬼市想要杀出,简直不要太简单。”

  “这秃毛鹅是什么存在,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气血?”

  “不知将这秃毛鹅吃了,我能否继承如此强大的气血!?”

  秃毛鹅抬起了那爪足,身后的气血虚影也随之动了起来,缓缓抬了起来。

  猛地一踢。

  一实一虚陡然合二为一,踢在了那无头尸鬼身上。

  轰!

  空气震动,那无头尸鬼庞大的身形瞬间拖动残影,如同一个陨石般飚射而出,被狠狠砸在了城墙上。

  “我们走!”

  耳侧骤然响起了秃毛鹅的声音。

  林若虚骤然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强大温暖的气血包裹,耳边响起了簌簌的风声,好似被裹挟着迅速移动一般。

  ......

  明亮的宫殿之中,烛火安静燃烧,焚香寥寥升起,满室生香。

  鬼新娘盘膝坐在桌前,哪怕是面无表情,但那干尸模样,怎么看都有种令人悚然的感觉。

  在她的对面,坐着的是一个相貌英俊的少年,这少年正微微低头,津津有味地看着手中的书籍。

  若是林若虚再此,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少年,便是那日跪坐在四方亭中的普通弟子。

  此刻,满室寂静,仿佛聊至某种冰点,略有几分尴尬的意味。

  不知过了多久,鬼新娘这才缓缓开口,声音不急不躁:“长白君,妾身方才所言,你可有意思?”

  少年搁下书籍,看着鬼新娘,面容平淡,道:“阴山夫人,听闻前段时日你归附了新主,所以你此行前来,便是为了那个新主游说吗?”

  “看来这位新主,很是让你信服啊。”

  “不过既是游说,不是应当以诚相待,让你这个手下前来,又是什么意思?”

  “更何况,还送一个生人进我的鬼城。”

  鬼新娘眼中异色一闪而过,淡淡道:“那是因为我家主子认定无论她是否前来,你都会答应这次合作。”

  “派妾身前来,不过是代为传话罢了。”

  “哦?”长白君反问了一句,从一侧的小火炉上温上了酒水,饶有兴趣道:“如此笃定?”

  “否则长白君怎生会又换了一副道庭弟子的皮囊?难道不怕被那群老不死的伪君子找上门来?”鬼新娘轻笑道。

  “想必长白君也对这虚伪的太一道庭心生厌恶了吧?”

  长白君沉默不语。

  鬼新娘发出了一道轻笑,配合其恐怖的面容,有种诡异的恐怖感。

  她从怀中摸出一物,推到了长白君面前。

  正是洞天玄石。

  “方才路过,正巧从那有意思的生人身上寻到了此物,此物是我家主子谋划颇为重要的一环,长白君时常更换皮囊,对此物定然是不陌生的。”

  长白君目光落到了那枚洞天玄石,眼中闪动着深思。

  许久,他脸色肃穆,缓缓问道:“你家主子有几成把握?”

  “八成。”鬼新娘淡漠道。

  长白君脸色微微一变,眼眸中透露着深深的忌惮和怀疑。

  “八成的把握,你家主人莫不是在托大吧?”

  “我家主人......”鬼新娘眼眸闪动,淡淡道:“此举,蛰伏二百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