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紫凤凰的日不落 > 第十六章 下乡调研 【下】
  乔纳森的母亲,终究没能救回来,尽管韦斯特道格吩咐了侍从去找医生,但这可怜的女人如同风中烛火一样脆弱,撑了几天之后,永远闭上了双眼。

  知道这消息的时候韦斯特道格在另外一个村子的榨油坊里看着榨油工们抢夺着庄园主剩下的残羹剩饭,这是字面意义上的残羹剩饭:骨头,鱼刺,菜根和面包皮。

  对这些榨油工来说,这甚至是一种恩赐。

  这几天,韦斯特道格和老骑士走遍了附近的村子,看到了因为缺少粮食而不得不每天只喂一个孩子的母亲,她其余的孩子只能掰着手指数到自己的那一天;看到了瘸着腿依然上山给庄园主砍树的樵夫,哪怕只有一天不工作,他就会被辞退,因为有很多身体健全的贫民在虎视眈眈盯着他的位置;看到了十四岁的小女孩被双亲卖给酒馆,还挥手和父母告别,她以为这是一场游戏,却不知道这可能是一生中和父母见的最后一面。

  他看到了很多,看到最后,闭上眼睛睡觉的时候,这些人的痛苦都历历在目,模糊的面孔在他的梦中呐喊:“谁能来拉我一把?”

  回音荡漾,一遍又一遍,如同海浪。

  醒来之后,风和日丽,晴空万里。

  但韦斯特道格感到一丝寒意。

  当老骑士带着男孩到城堡之后,韦斯特道格才知道这孩子的母亲甚至连一场像样的葬礼都没有,就被草草葬下。

  没有墓碑,没有棺材,尸体裹了一条亚麻布,几年之后这些痕迹大概会消散于自然。

  乔纳森在来的路上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尊贵的专制公之子,阿卡迪亚之主。

  但男孩没有丝毫胆怯:“殿下,我这次来,斗胆垦求您能赐我一个十字架,好让我插上母亲的坟头,让她在主的注视下安眠。”

  韦斯特道格蹲了下来,这样男孩不必再抬头看他。

  “乔纳森,你愿意住进这座城堡吗?”

  男孩犹豫了片刻,最后的回答让众人很意外:“我……不愿意,殿下。城堡里没有母亲,只有我一个人。我要守在母亲的坟边,继续陪着她。”

  韦斯特道格一时语塞。

  “我很抱歉。”

  “殿下,您不必对此感到抱歉,这不是您的错误。”老骑士摇了摇头。

  “这是我的错,菲利普,这是我们每一个的错,谁都没法逃避。”

  韦斯特道格捏了捏小男孩的肩膀,他只希望相同境遇的孩子能少一些,再少一些。

  “菲利普,你是个好人,愿意再一次提起剑,为我而战吗?”

  韦斯特道格转头看着老骑士,这几天的相处,让他觉得老骑士是个好人,虽然偶尔会发发牢骚,虽然时常哀叹命运不公,但他确实是个好人。

  正好自己手底下的士兵还是一群孩子,来个经验丰富的老兵带带他们很不错,让帝国军人在战场上浴血之后的精神传承下去。

  “殿下,我很愿意再次提起剑,但我有一个小小的疑问,希望您不要介意。”

  “但说无妨。”韦斯特道格站起来,轻轻锤了锤自己的腰。

  “您会走吗?”老骑士炯炯有神的眼睛里只有真诚。

  “我知道,您和我们都不一样,您是尊贵的紫衣者,未来必定会回到米斯特拉斯,甚至是君堡,阿卡迪亚人只不过是您生命中短暂的过客,等到您要走的时候,我们要怎么办?”

  韦斯特道格愣了愣,忽然放松了下来:“你担心这个?那我可以给你保证,我不会走。”

  “殿下是有怎么样的决心呢?”老骑士继续追问。

  “君堡没有我想要的。”韦斯特道格指了指城堡外面大片的空地对老骑士说:“菲利普,你难道不想看见阿卡迪亚变成真正的城市吗?”

  “这座城市里,饥饿,疾病,将越来越少,大家都可以期待更美好的明天。”

  老骑士最后还是选择了留下,带着跟了他十几年的剑和铠甲。

  韦斯特道格的最后一句话打动了他,“阿卡迪亚,就是我的君堡。”

  菲利普看到了这个年轻人的决心。

  男孩乔纳森带着几十个铜币和一个铜十字架离开了城堡,在他离开前,韦斯特道格摸了摸他的头:“如果改变了主意,就来找我吧。”

  “我的军队永远敞开大门欢迎勇敢善良的人。”

  过了两天,韦斯特道格稍微闲了一些,打算和维可好好聊一聊。

  每当情绪低迷的时候,他就会拉着维可聊天,好让自己不被压力压垮了。

  维可脸色很苍白,吓到了韦斯特道格。

  “你这是怎么了?”

  “例假,居然会这么疼……”

  韦斯特道格咳了咳:“嗯,多喝热水?”

  羽毛枕头飞了过来,“让我一个人静静,看见你,好像疼的更严重了。”

  “别啊,我这有正事要说。”韦斯特道格接住枕头,随手放在软椅上。

  “难道就没有一种有效的办法可以减缓庄园主兼并土地的速度吗?”

  越来越多的自耕农把他们的土地交给庄园主,在这么下去,一切改革的可能性都会被扼杀在萌芽里。

  “赎买佃农,设立直属于领地的农场,你现在要考虑的,不是温和地解放佃农,而是阻止现存的自耕农失去他们的土地。”维可的提醒总是很一针见血。

  “怎么阻止?”

  韦斯特道格其实已经有了思路。

  “让一部分庄园主变成资本家吧。”

  维可整个人缩在椅子里,声音有气无力,她刚好来了月经,第一次体会到痉挛,痛到吃不下睡不着,最要命的是没有卫生巾,连门都出不去,她一方面嫌弃自己的娇弱,一方面在荷尔蒙的作用下开始多愁善感,整天盯着天空发呆。

  “只要工坊和经济作物带来的收益超过了种地,庄园主们自己会改变的。”

  韦斯特道格对庄园主们的厌恶越来越强,但他同时清楚的认识到,杀一两个庄园主不能改变现状,这是整个地主阶层共同带来的恶果,一人之力在数以万计的封建地主面前,渺小如尘埃。

  韦斯特道格并没有忘记他曾经对家庭教师说过的话,统治者要考虑的第一件事,是他代表着哪些人的利益。

  显而易见,韦斯特道格代表着土地贵族们的利益,在阿卡迪亚,他就是最大的封建地主。

  所以他没法消灭庄园主们。

  唯一的办法是促使封建地主将财富投入橄榄油工坊,葡萄酒庄园,磨坊,染纺店等等手工业项目中。换句话说,让土地贵族逐步转型为资本贵族,让他们将财富投向能促进生产力进步的项目。

  这一点,维可说的没错。

  但问题在于,如何让手工业的利润快速增长?

  如果要发展手工业,怎么样才会避免走上“圈地运动”的老路,避免新兴的资产阶级和贵族通过暴力把农民从土地上赶走,强占农民份地及公有地,剥夺农民的土地使用权和所有权,限制或取消原有的共同耕地权和畜牧权,把强占的土地圈占起来,变成私有的大牧场、大农场。

  真到了“贫穷的人被压榨到他们最后一滴骨髓也被吸干。”的地步,对自耕农和佃农来说会比现在更惨。

  中世纪欧洲的经济形态就是农奴制,如果韦斯特道格先要废除农奴制度,他要对抗整个社会。

  韦斯特道格不能正面对抗封建社会,所以只能通过赎买等温和的方式来解放被束缚的农奴。

  要有成文法,重新拾起查士丁尼法典的精神。

  所以,韦斯特道格要通过立法来确保每一户的最低土地面积保障,每家每户都要有不可转让,不可出售的自留地,自留地按照每家每户的人口来确定,人口越多,自留地的面积就越大。

  当然,在开始不能这么激进,先设立直属于村庄的农场和牧场,然后赎买一部分佃农为这些农场和牧场工作。

  在手工业慢慢发展起来之后,通过垄断的瓷器生产,香料加工,纺织业吸纳财富,让庄园主们看到实际的利润,把财富投入非土地的生产要素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