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紫凤凰的日不落 > 第十九章 暗杀计划【上】
  韦斯特道格对米特里男爵的清算一触即发。

  但动手之前,他必须找到合适的理由。

  月黑风高,韦斯特道格亲自带着几个精兵潜伏在米特里的庄园附近,观察了很久。

  如果杀进去,是扔一把火扔过去之后堵在门口守株待兔还是用远程火力压制对方,将庄园围起来断水断粮?

  “要我说,不如暗杀了米特里那老头。”这是维可的提议。

  韦斯特道格眼前一亮,暗杀确实是个可行的办法,还能将损失降到最低。

  “老米特里每周六会在房间里召唤歌姬饮酒作乐,我们可以派个人冒充歌姬进去在酒里下毒。”

  情报工作先行一向是韦斯特道格的好习惯。

  能冒充歌姬漂亮的女性,韦斯特道格阵营里正好有一位。

  过了两天,韦斯特道格找到了维可:“有没有兴趣当一回阿萨辛?”

  “你他喵的在逗我吧?”

  自己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没想到韦斯特道格真要去暗杀对方,而且这事还落在了自己头上。

  维可欲哭无泪:“我压根不懂暗杀,别当真……”

  “就是因为没有一个靠谱点的注意,所以才要搞暗杀,如果慢慢跟他耗,到了冬耕的时候,再动手就不容易了。”

  维可试图打消韦斯特道格暗杀米特里男爵的想法,这太冒险了,一旦事情败露韦斯特道格在贵族里的名声算是彻底没了。

  “而且,说不定他认识我,虽然我平时都宅在城堡里不出来,但新卫生运动那时候也在外面天天跑……”

  “他不认识你。”韦斯特道格颇为得意:“我让酒馆的伙计拿着你的画像试探了他。再说你出门都带着帽子把自己裹进斗篷生怕自己一头蓝发被当成异类,会不会被别人认出你自己,心里没点数?”

  “卧槽?这种事情你都想到了?”

  维可发现韦斯特道格是认真的:“就算你完全算好了,万一我出个啥意外,被抓了怎么办?现在我可是妹子,孤身一人潜入敌营这种事情怎么也轮不到妹子上吧。”

  “我和你一起去。”

  韦斯特道格解释道:“计划是这样的:到时候我找个借口去米特里庄园做客,你在酒馆里待命,等米特里庄园的家仆来找歌姬,你就跟着他们走,等到你进去之后,装做不认识我的样子,把毒药放进老米特里的酒杯里之后,我就带你回城堡,等几十分钟后毒性散发,老米特里猝死之后,咱们早就不在庄园里面了。”

  “暗杀之后呢?”维可觉得韦斯特道格要做的肯定不只是暗杀。

  “等老米特里死了之后,我们马上反咬一口,说老米特与阿凯亚人达成协议,里打算用毒酒害死我,但是手下的人搞混了,把毒酒端给了他自己。到那个时候,名正言顺地剥了他的土地,谁又能找出反对的理由?”

  “你把黑锅扣在阿凯亚人身上,难道不怕他们真的打过来?”

  维可托着腮帮子发愁,看来自己确实要去当一次刺客了。

  “放心,到时候阿凯亚和雅典之间早就打成一团,没时间理会我们。”

  熟知历史,大概是穿越者们唯一的优势,在韦斯特道格的记忆力,阿凯亚和雅典这次冲突打了一年半左右,不是短时间内能结束的。

  “问题是你和他无冤无仇,他没有理由害你啊?你这么说别人能信吗?”维可还是有些担心。

  “这由不得他,扣帽子的事情不就是这样吗?”韦斯特道格搓了搓手,冷笑。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不能让其他人找到一丝端倪。

  过了几天,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周六,老米特里又一次打算寻欢作乐的时候,韦斯特道格“碰巧”前来拜访。

  “阁下,等会儿据说有个绝美的歌姬要来表演,您绝对能大饱眼福。”老米特里搓了搓手,色眯眯的眼神令人作呕,对美色的期待让他满是皱纹的脸上挤出的笑容看起来像是童话里狡诈的地精——邪恶,猥琐又贪婪。

  “我向您保证,您会很满意今天的宴会。”

  躺在软椅上的韦斯特道格淡淡点了点头:“米特里男爵,您有心了。”

  歌姬,绝美的歌姬,她带来异域舞蹈同时,也将带来死亡的低语。

  与此同时,在酒馆的客房里,维可有些紧张,来回踱步。

  她抓住裙摆的边缘,手心都是汗。

  “真的有必要这样穿吗?”

  侍女赶紧安慰:“小姐,歌姬们都是这样穿的。”

  白色的透明面纱和半透明的灰色纱裙,蓝色的绸带缠绕腰间,皎白的双肩裸露在外,让维可看起来楚楚动人,妖娆妩媚。

  虽说对美人计没什么歧视,但现在美人变成了自己,心里还是感觉很奇怪。

  村子里最大的酒馆的二楼包间里,歌姬面前的强壮男子拿出了一小袋铜币。

  “拿着钱,回家去,什么也不许说,明天去阿卡迪亚堡报道,你将成为殿下的家仆,比在酒馆给醉醺醺的酒鬼唱歌可要好。”

  “可是……米特里大人还在等我。”

  “从现在开始,他等的就不是你了。”

  隔壁房间的维可走了出来。

  坐在马车上的维可一路上都很顺利,一路上她在内心默默想着怎么把药片不留痕迹地下进酒里。进入庄园的时候,守卫借着检查的借口色眯眯地捏了捏她的腰。

  “嘿,我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呢。”

  维可在心中暗自记住了这个人,等着吧,到时候一起算账,剁了你这只咸猪手。

  进入前厅,老米特里的大儿子慢慢靠近,在她耳边吹气,“结束了也陪咱哥俩喝几杯?”

  维可心中的怒火又上升了几分。

  这群人没有可怜的必要了,一家子都没什么好货。

  进入房间,维可踮起脚尖给老米特里行礼,优雅地鞠了一躬。

  老米特里指了指韦斯特道格:“这位是阿卡迪亚的领主,专制公之子,韦斯特道格殿下,今天你可要让他满意,殿下满意了,给你的赏赐绝对不会少,明白吗?”

  韦斯特道格从软椅上直起身子,仿佛有了兴趣:“听说你会跳一种来自异域的舞蹈?”

  维可瞪了韦斯特道格一眼,隔着面纱,没人能看见。

  心里默默吐槽,“你就嘚瑟吧,狗群主……”

  伴随着音乐,维可开始慢慢起舞,她妙曼婀娜的舞姿马上就吸引了老米特里,轻如薄翼的面纱下,轻笑如银铃铛。旋转的裙摆像是绽放的花。老米特里喜笑颜开,在维可旋转到他附近的时候瞪大了眼睛。

  维可回头,似笑非笑,还给老米特里抛了一个媚眼。

  老米特里的心都要化开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维可身上。

  旖旎藏不住,春色随花来。

  “尊贵的米特里阁下可否愿意与我共饮一杯?”

  芳唇微启,小口啜饮,长袖遮住了面容,白色的药片沉入杯底。

  美人喝过的葡萄酒,自然也是要尝尝的。

  喝下去有一种别样的甜味,大概是美人唇齿之间的余香。

  觥筹交错,主客皆欢。

  气氛开始暧昧起来,韦斯特道格仿佛喝醉了,一把将维可揽到自己身边,“米特里男爵不介意我邀请这位美丽的小姐去我家做做客吧?”

  老米特里虽然有些心疼不能和美人共度良宵,但想着能和韦斯特道格打好关系,也就欣然同意。

  “那就不打扰殿下的雅兴了。”

  彬彬有礼地告辞,韦斯特道格哈哈一笑,直接抱着维可走出了房间。

  韦斯特道格怀里的维可在经过大门的时候狠狠瞪了守卫几眼,她可没忘记这家伙吃自己豆腐的事情。

  走到半路,维可扭头看了看确保没人盯着自己,将面纱撕了下来,“这老头是真他喵的猥琐,上梁不正下梁歪,他那几个儿子你也不能放过了,还有门口那个守卫居然敢捏我的腰,真他喵的气死我了。”

  “这老头一死,他们都跑不了。”韦斯特道格心里默算着时间,大概差不多了。

  “下来自己走吧,重死了……”两手一松,啪叽一声,维可摔倒在地上:“你他喵有没有绅士风度啊混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