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紫凤凰的日不落 > 第二十六章 新同伴到来【上】
  在维可忙于推进内务工作的时候,韦斯特道格一觉起来,发现自己的脑海里多了一个不得了的玩意儿:“我发现……我好像暂时可以在群里聊天了。”韦斯特道格的表情十分神秘,让维可有些摸不着头脑。

  陈修文,杭州人,应天府大学毕业的历史高材生,28岁,在一家高科技公司担任人事主管,人生美满,婚姻幸福。

  在群聊中,陈修文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精罗落泪——韦斯特道格只是个叶公好龙的假精罗罢了,甚至可以说,陈修文是韦斯特道格成为精罗的引路人。

  又是一个周末,晚上八点半,陈修文下班回家,在人群中挤上了地铁。疲惫的他拿出手机刷着新闻,忽然,企鹅的聊天群弹窗出现在了屏幕的正上方,点开一看,失踪了快一个月的群主终于出现了:“急急急!修文叔在吗?”

  这狗群主又在搞什么事情。

  陈修文想了想,好像确实很久没见狗群主活跃了,“啥事,刚下班。”

  “买点土豆,番茄,辣椒,胡椒,可可豆,咖啡豆之类的,尤其是土豆,多来点,先来个二十斤吧。”

  陈修文瞬间感觉不好了,这是怎么回事,狗群主不会被盗号了吧……

  “为什么你要我去买蔬菜?”

  陈修文决定先试探一下,看看对面是不是狗群主。

  “因为……额……我打算在伯罗奔尼撒半岛进行复兴罗马的伟大事业,第一步是新农村建设?”

  韦斯特道格能想象到对面屏幕面前,皱着眉的陈修文摇了摇头。

  这语气看着确实是狗群主,“你他喵究竟在搞什么?”陈修文觉得还是先问问,再决定是否拉黑魔怔的狗群主。

  但韦斯特道格一丝不苟地在解释这一切,穿越,拜占庭,15世纪,“啊,说来话长,自从我参加过一次答题竞猜之后就变成了这样……”

  “你还说自己没喝醉???”陈修文觉得这狗群主起码喝了一斤白酒。

  “卧槽,修文叔你要相信我啊,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韦斯特道格还不想放弃,继续尝试说服陈修文,“我还穿越成了专制公的嫡长子,自己训练了童子军呢……”

  “我不信,除非你拉我过去。”陈修文哑然失笑,他觉得韦斯特道格的想象力还挺丰富的。

  时间退回几个小时之前,韦斯特道格,一觉醒来,发现他发现脑海里的聊天群突然蹦出一个更新说明。

  金光闪闪,十分炫酷。

  “您的系统已升级到1.10版本,与二十一世纪之间的时间流速变为1:1,群主解锁聊天功能,可以在群内与群友聊天,也可以私信群友,但每个月只能私信一位群友。解锁“每个人都有光明的未来”成就,如果有群友主动前往本位面。则不消耗贤能值。”

  韦斯特道格看到这的第一反应并不是狂喜,还有人愿意主动来这破地方受苦?

  想来想去,还真有。

  陈修文,真正的精罗,不像维斯特道格这种伪精罗,修文是怀有热爱与责任感和历史使命的,所以,维斯特道格似乎可以白嫖一个名额。

  毕竟试试也不会损失什么。

  但陈修文自然是不相信的,他只觉得是韦斯特道格喝多了或者又在玩什么奇怪的梗。

  远在15世纪的韦斯特道格在激动之余,也突然想起还没看怎么让群友自愿来到这个位面。

  “时间和空间是相对固定的,所以,如果想要群友来到15世纪,他就必须在21世纪的同一地点方圆十公里内,才能启动超时空生物传送。”

  “卧槽?没法异地?这什么坑爹系统啊!”

  说服修文去希腊?基本属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韦斯特道格还是打算试一试。

  “只要你去希腊的阿卡迪亚一趟,你就明白我没有骗你,一切都是真的。”

  陈修文退出群聊.jgp

  “卧槽,修文叔别走啊,罗马没有你真要要完蛋了!”

  韦斯特道格脑海中的聊天群卡顿了一下,然后出现了加载的圈,一直在转,看来是断线了。

  “让群友自己来果然不靠谱,还是抽奖靠谱点。”沮丧的韦斯特道格退出了脑海里的聊天群。

  “怎么最近一个个的都不对劲了。”陈修文嘟囔几句,把手机塞回包里,听群主胡言乱语不如还是想想周末干点啥比较好。

  回到家的修文喊了几声,只有空荡荡的回声。他才发现自己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妻子回娘家探亲去了,在桌上留下一张字条:冰箱里有菜,你自己热着吃吧。

  打开电视,也没什么好看的,换来换去就那几个频道。玩游戏?也没几个好友上线了,人快到中年,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线上的头像永远都是灰色的。

  热情和理想都快被磨灭的差不多的青春晚期,又没有孩子要操心,精力整天被工作塞的满满。每天下班回家之后只剩下无聊,而无聊之后,空虚的疲惫感如同潮水般袭来。

  陈修文目光一转,看见了书架上的《拜占庭帝国:拯救西方文明的东罗马千年史》。

  有一种孤独叫做在书和地图中感受帝国波澜壮阔的曾经。

  他很怀念年轻的那一份孤独,而后又想起了大学时的豪言壮语:“将来啊,我必定会成为中世纪历史的翘楚,尤其是拜占庭史研究,必有我陈修文的名字!”

  闭眼躺下,脑海中全是杂念,压根睡不着。

  心里有一种烦躁,他忽然有了想去找维斯特道格玩的冲动。

  和狗群主也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上次在一起喝酒还是半年前。

  陈修文起身,抖了抖外套,心里想着“这崽种最近在干啥?一点消息也没有了,还给我发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

  摘掉领带,换上一身休闲服装,带好墨镜,出门。

  李陵风家在滁府,离应天府不是很远,修文坐上动车几十分钟就到了。

  晚上十点,在出租车扭来扭去穿越了半个城区之后,陈修文终于到了李陵风的家门口。

  灰扑扑的,看着像是好久都没人住了。

  敲门敲了半天没反应,打电话过去也没人接听。

  陈修文眉头一皱,发现不对劲,敲了敲旁边住宅的门。

  睡眼惺忪的中年妇女开了门。

  “您好,请问您知道李陵风去了哪里吗?”陈修文彬彬有礼。

  “李陵风?没听说过这个人,你找错单元了吧?”

  陈修文又跑去小区物业问:“您好,请问李陵风住在几号楼几单元?我是他的朋友,有事找他。”

  物业的秃顶大叔翻了半天业主花名册,然后肯定地告诉陈修文:“我们小区嗷,还真没有这个人。“

  陈修文在企鹅上也没法联系到李陵风,戳了半天,才发现李陵风的头像是灰色的。

  “你们谁知道崽种群主在干什么?”

  陈修文只能在群里问问。

  “狗群主好像好久没出现了,修文你可以去他工作的地方看看,说不定他在加班呢。”某群友甩过来一个地图链接,看上去是一家桌游店。

  “啥?你说这里从来没有一个叫李陵风的员工?”

  桌游店的美女老板点了点头,“是啊,我这小破店就那么几个员工,都是工作了三四年的,哪有什么李陵风?”

  不对劲,狗群主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好像消失了,除了群友,现实里没人记得他?

  陈修文马上跑去警察局报警:“我的好朋友失踪了,能立案吗?”

  警察半信半疑,打开电脑准备记录:“姓名?身份证号?家庭住址?”

  陈修文一一答复。

  在电脑上一顿操作之后,警察的目光有些愤怒:“查无此人!这位先生请不要拿这种事情开玩笑,打扰我们的工作!”

  陈修文瞠目结舌。

  莫非,这狗群主说的都是真的?他在15世纪的伯罗奔尼撒半岛拯救拜占庭,所以这个时代已经不存在这个人了?

  等等,陈修文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打开手机。

  果然,这个聊天群压根不是企鹅通讯,而是图标和企鹅通讯差不多的一个app。

  但陈修文从来不记得自己下载过这玩意,试了试删除,压根删不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