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紫凤凰的日不落 > 第二十八章 谈话
  再次睁眼,陈修文出现在了一个铺满石砖的厕所里。

  啧,为什么一出场居然是厕所。

  等会儿,中世纪也没这种风格鲜明的蹲式厕所,带着典型的工业风,陈修文一猜就是狗群主搞出来的产物。

  厕所左边是镂空的半圆大窗,右边是一扇木门。推开门,中世纪就这样跃然眼前。

  这是一座城堡,但是看起来不像是拜占庭风格的城堡,更偏向于西欧风格。

  锈迹斑斑的栏杆,旋转楼梯,墙上插着涂了油的火把,火把上方悬挂着十字架。陈修文转过拐角,长长的走廊前方有一扇挂着丝绸纹章旗帜的门。

  门的那边是什么?陈修文不知道,但他系统性地学过拜占庭希腊语,哪怕见不到狗群主也能问问城堡里的仆人这是什么地方。

  等等,身份是个问题,如果见不到狗群主,怎么给这个时代的人解释自己是谁呢?

  嗯……就说自己狗群主的老朋友吧,是从尼西亚来的商人。

  尼西亚这座城市在陈修文心里有特殊的意义,一个适用于这个时代的名号也很重要,所以,就叫“来自尼西亚的卡修”,以后和当地人交流也可以用这个名号。

  陈修文是有希腊名字的,他在学拜占庭希腊语的时候起了一个:卡西奥雷斯·赫尔松·陈。

  卡西奥雷斯,是卡西乌斯的希腊语变体,卡西乌斯这个名字,承载着两位刺客的历史,第一位,就是刺杀凯撒的那一位保民官,而第二位,则是公元41年,刺杀罗马皇帝卡利古拉的近卫军大队长卡西乌斯·卡瑞亚。

  赫尔松是拜占庭在卡法地区的领土之一,历史上赫尔松军区在此设立,是拜占庭最北方的领土,位于今天的克里米亚岛。

  这个名字蕴含着很多情绪,比如,刺杀奥斯曼苏丹的决心之类的,虽然不一定能见着苏丹本人。

  陈修文,嗯,以后就是卡西奥雷斯·赫尔松·陈了,他的内心现在砰砰直跳,一种说不清的情绪在慢慢发酵。

  那些在梦里,书籍和图册里,在诗歌,绘画和雕塑里出现了无数次的历史,终于以一种鲜活的面目接纳了他。

  遗憾总是有的,恨内斗,恨拉丁人趁火打劫,恨帝国没有提早防范突厥人,恨君堡城破,恨乌尔班去给奥斯曼造火炮,恨狄奥多西的城墙没挡住外敌,恨巴列奥略一代不如一代,最后只能由君十一来面对洪水滔天。

  如今他有机会去改变这一切。

  以卡西奥雷斯之名,去弥补心里的遗憾。

  他继续向前走着,每一步都有力沉稳,走近了挂着丝绸纹章旗帜的木门前,忽然听到门里隐约有人在说话。

  那是清脆少女的声音:“修文叔搞到什么地方去了?为什么没在你身边出现?不会穿越过来刚好掉进了海里淹死了吧?”

  温和男子的声音响起:“不应该啊,可能是延误了?”

  “你当穿越是飞机吗?还延误?我早知道你那个破系统不靠谱!这下好了,闹出人命怎么办?”女孩的声音越来越大。

  卡西奥雷斯推开大门,一身华服的年轻男子和他对面正在拍桌子气势汹汹的蓝发少女吵得不可开交。

  看着眼前的蓝发少女:“狗群主你这新形象真不错……挺有美少女那味的。”

  “我他喵的不是韦斯特道格!”周维可一巴掌拍在卡西奥雷斯的肩膀上,“修文叔你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额……抱歉,您哪位?”

  “这个是周维可,修文叔。”韦斯特道格转头,注意到了卡西奥雷斯手里的编织袋。

  “卧槽?维可果然是女孩子?”

  原来群女装大佬就是女孩子,难怪一直很可爱。

  维可翻了翻白眼:“嗯……现在算是吧。”

  她已经慢慢习惯了现在的自己,虽然内心还有些别扭。

  顾不上打招呼,韦斯特道格冲上前打开袋子翻来翻去,泪流满面:“太好了,我终于能种土豆了!卧槽,还有辣椒!香草!!!修文叔我爱你!”

  心满意足翻完了编织袋,韦斯特道格张开双手:“欢迎来到中世纪!”

  卡西奥雷斯看着笑容洋溢的韦斯特道格,上前就是给他一拳。

  “卧槽!为什么打我?”韦斯特道格悲打蒙了,捂着脸躲开。

  “既然穿越是真的,你就让我带土豆过来?草,早知道我就买点蕴含了现代科技结晶的工程书籍过来了,这波真亏!亏死了!”

  “我也想啊,但咱这个系统只是个聊团群,只能传送群友和非人造产物过来,不然我就让你带几把枪过来了……”

  卡西奥雷斯又打了韦斯特道格一拳。

  “为什么还打我?”

  韦斯特道格懵了,他开始怀疑这是不是穿越过程烧坏了脑子。

  “没啥,试一试我是不是在梦里。”卡西奥雷斯甩了甩手,揉了揉眼睛。

  “那你打自己啊!唉……算了算了,不和你计较了。”

  韦斯特道格转身:“奥斯曼那几个兄弟还在抢皇位呢,没空关心我们,叔你来了正好种种田。”

  卡西奥雷斯走到窗前,靠着石柱,抬头看着天空:“今年是哪一年?还有啊,你这个城堡挺大的?混的挺不错啊?”

  周维可数着指头算了算:“今年是,额,一四零六年的一月……十五号?”

  韦斯特道格拍了拍眼前人的肩膀,很得意:“咱这是命好,穿越成了摩里亚专制公的儿子,还有自己的封地,当然不用惨兮兮地到处跑。”

  “等等,专制公?”熟知历史的卡西奥雷斯马上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哪个专制公?”

  “迪奥多罗一世啊。”韦斯特道格想了想,便宜老爹看起来不像是个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不知道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草,真他喵倒霉!”卡西奥雷斯想了想,脸色一变,痛苦地用手揉了揉太阳穴:“你那便宜老爹明年就要死了,兄弟。“

  原本的历史线上,1407年,迪奥多罗一世病逝,他的侄子,年仅十岁的狄奥多尔二世·帕里奥洛格斯被曼努埃尔二世任命为新的摩里亚专制公。

  “等等,你的意思是便宜老爹死了我没法继承专制公的爵位?”震惊来的猝不及防,韦斯特道格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历史线。

  本来以为熬几年,自己就可以接手老爹的全部势力,到时候和阿凯亚公国掰掰手腕,统一伯罗奔尼撒半岛之后种种地,然后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没想到摩里亚马上就要拱手让人了,那所有的规划就如同镜花水月,一碰就碎。

  如果没法继承专制公的位置,那别说统一伯罗奔尼撒半岛了,连阿卡迪亚都不一定出的去。

  一个城堡如何能复兴罗马?

  气氛沉重起来,韦斯特道格瘫坐在椅子上,对父亲的感情,对规划破碎的失落感,对未来的不安,种种情绪在他内心交织。

  周维可拿着杯子装作喝水,但只是为了缓解尴尬。

  没办法,现在这情况说啥都不合适,她偷偷瞄了眼韦斯特道格,心里想找个借口溜走。

  韦斯特道格长唉短叹,双眼无神,难怪父亲要把自己封出来,看来他也知道自己没法继承爵位,这是给自己铺路呢。

  “没事的,我们还有时间。“刚来的卡西奥雷斯反而是最先振作起来的那一个,他拍了怕桌子,震得水杯里的水都洒了出来。“我们只要能灭了北方的亚该亚公国,那么也能自立门户,手里也会有足够的筹码来应对君堡的压力。”

  出兵,只有尽快出兵灭了北方天主教的亚该亚公国和听命于罗马教廷的帕特雷大主教,才有继续发展的可能。

  军事扩张刻不容缓。

  “同意……出兵北伐的举手。”维可想不到要说什么,只好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我们一共就三个人投个锤子的票啊!”卡西奥雷斯瞪了维可一眼,“要打就赶紧打,打输了大不了下次再来,怕啥?”

  “等会,给我点时间思考思考?”韦斯特道格缓了缓,终于开了口。

  “干就完事了兄弟,怕啥?”

  卡西奥雷斯胸有成竹:“这时候的麦西尼亚一盘散沙,各自为战,统合麦西尼亚只好,未尝没有机会和阿凯亚一战,历史上以弱胜多的例子又不是没有,何况阿凯亚公国也没多强,只要你能从专制公那里要来支援,鹿死谁手,可不是阿凯亚人说了算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