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紫凤凰的日不落 > 第三十一章 威尼斯商人
  战略会议之后的几个月后,在农业改革缓步推进的时候,卡西奥雷斯·赫尔松·陈也开始了另外一项工作。

  韦斯特道格让他兼任了大税务官和大保民官的职位。

  人才稀少,大家都在身兼数职,每个人都很忙。

  卡西奥雷斯在接手税务工作之后,最初的新鲜感褪去,日复一日繁琐工作的疲惫涌了上来。这和他在21世纪的工作很相似,但现在压力更大。

  在15世纪,他作为整个阿卡迪亚领财政工作的一把手,有很多事情要去考虑。

  开垦新田地,建设新村庄,挖水渠,灌溉,播种,训练军队,扶持酿酒厂,榨油坊,哪个不要钱?哪个不重要?但财政收入是有限的,没法兼顾所有项目。

  “阁下,您知道的,我们里奥里尼第三庄园的条件最艰苦,但是条件再艰苦,我们也会完成殿下的期望,只是现在实在撑不下去了,这也是没有办法,才斗胆上门请您批准追加新的预算……”

  一位矮胖的庄主抱着卡西奥雷斯的大腿哭泣——字面意义上的抱大腿。

  但他不是这几天来的唯一一个。

  改制之后,能自力更生的庄园没那么多了,只剩下阿卡迪亚附近的几个,其它庄园都要靠维可负责的资产管理委员会输血和财政转移才能熬下去。

  这是扩大自耕农群体的阵痛期,没办法,为了扩大兵源,不得不割舍眼前的经济利益,可持续发展才是最重要的。

  自从卡西奥雷斯担任了大税务官之后,维可就把整个资产管理委员会推了过来。

  担子压在了他身上,那些一线生产的负责人们挤满了卡西奥雷斯的办公室。

  看着各路人马在自己办公室里为了经费吵来吵去,卡西奥雷斯慢慢产生一种绝望的感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何况我还不是巧妇!只是个对财政工作一知半解的门外汉!”

  要解决现在的困境,说起来也没有别的方法,无非就是节源开流。

  可问题始,现在如果节源,生产系统会萎缩,而一切都在拓荒,没有精力,也没有条件去开流的,仿佛陷入了死局。

  卡西奥雷斯看着账上的金币一天天减少,感觉自己头都要秃了。

  这样下去,一年多时间阿卡迪脆弱的财政系统就要破产了,该怎么办才好?

  “长官!长官!”门外又传来文书慌张的叫喊,由远到近。

  卡西奥雷斯揉了揉太阳穴,喝下一大口凉花茶:“这又是怎么回事?别找我了!真的没钱!”

  “长官,是威尼斯商人求见!”文书站在门口,扶着门框上气不接下气。

  “哪个威尼斯商人?”卡西奥雷斯皱了皱眉头,这偏僻的地方能有威尼斯的商人过来?要么就是名不见经传的走私者,要么就是依附在希腊地区的威尼斯买办。

  “阿亚商会的格兰特·阿亚。”

  又是个没听说的小商会,看来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

  不过卡西奥雷斯现在头昏脑涨,让这该死的账本见鬼去吧!

  出去转转,透透气,换换脑子,顺便见一见这位威尼斯来的商人。

  远远能看见一支车队,大概有四五辆马车,每一辆都装满了货物。

  而商队的主人,格兰特,是一位典型的威尼斯富商,柔润的毛皮坎肩,色彩华丽的长袍礼服,微微凸起的肚腩和矮小的身材,远远看上去,像个土豆一样。

  卡西奥雷斯满怀恶意地想着,这胖子肯定三高样样俱全,一看就是骄奢淫逸,胡吃海塞的典型代表,恐怕一个不小心就要痛风了。

  土豆?对了,可以用土豆来赚钱!

  但如果把土豆卖给威尼斯人……不行!

  卡西奥雷斯摇了摇脑袋,把土豆卖给威尼斯人无异于资敌,不过辣椒和胡椒这种香料,倒是可以考虑卖给威尼斯商人。

  只要他们能出个好价钱。

  “这位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啊?”卡西奥雷斯对威尼斯人满满的怨念,不吊死他们就不错了,好脸色是没有的。

  “哎呀,这位就是韦斯特道格殿下的大税务官啊,好一个美男子呐!恐怕和只有法兰西曾经的美男子贤王菲力才能和您相提并论了。”

  商人上来就是一通马屁,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那么,这位先生,您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情呢?”卡西奥雷斯的嘴角微微抽搐,这人也真敢说,拿法兰西历史上著名的美男子菲力来吹捧自己。

  “先生!我知道韦斯特道格殿下囊中羞涩,十分拮据,我们威尼斯人向来是怀着善意做生意,我们阿亚家族十分欣赏韦斯特道格殿下的雄才大略,想和他交个朋友,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商人咳了几声,他身后的伙计马上抬起一个看着就很沉重的大箱子:“这些银币,代表阿亚家族想和韦斯特道格殿下交朋友的诚意!”

  卡西奥雷斯马上忌惮起眼前的小矮子,行商不应该有这种财力。他究竟想干什么?居然拿出这么多银币。

  “那么,阁下只是想交朋友,没有别的事情了吗?”卡西奥雷斯十分谨慎,他到现在还没猜透这威尼斯人究竟在葫芦里卖什么药。

  “当然,当然,我们只想和韦斯特道格殿下交朋友,不过确实有个小小的请求,那就是我们的商船以后都能被允许停在韦斯特道格殿下领地的海岸线边。”商人带着微笑搓了搓手,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这胖子果然不怀好心!”卡西奥雷斯内心警铃狂飙:“他居然看上了驻港权!”

  “当然,我们还会免费帮韦斯特道格殿下修建一个港口,港口的治理权完全归韦斯特道格殿下所有,我们只会放一支小小的港口卫队来给商船提供后勤,您觉得如何?”威尼斯人的笑容看起来和魔鬼在交易时的笑一模一样,充满了砒霜。

  驻港权当然不能给!

  韦斯特道格北方就是热那亚人势力范围里的阿凯亚公国,这时候答应给威尼斯人驻港权,这两个贸易巨头之间的恩怨岂是小小的阿卡迪亚堡能够参与的?就算是整个摩里亚,恐怕都没有实力和筹码坐在桌子上。

  真要参与,到时候怕不是直接在代理人战争里灰飞烟灭了。

  “那个……韦斯特道格殿下暂时很忙,不在城堡内,等您下次过来的时候我给您一个明确的答复,可以吗?”卡西奥雷斯决定能拖多久拖多久,毕竟现在还是不能轻易得罪威尼斯人的。

  商人的回应不急不躁:“当然,当然,那我下个月再过来,期待您的好消息,先生!当然,这箱子钱我就不带回去了,赠与的礼物怎么好意思收回去呢?”

  商人带着伙计悠哉游哉地走出了卡西奥雷斯的视野,在火辣辣的太阳下,卡西奥雷斯感到一丝凉意:“礼物?我看这是索命钱!”

  本来得到一大批财富是快乐的事情,但卡西奥雷斯此刻如坐针毡。

  这钱是退不回去了,但花了,也不妥。

  “艹,大不了就来个黑吃黑!”

  思索半天的卡西奥雷斯跺了跺脚,决定收下这一箱银币。

  远水解不了近渴,能用的一切都要利用起来,敌人的糖衣就收下了,炮弹扔回去就是。

  卡西奥雷斯找到了正在研究水渠工程预算的韦斯特道格。

  “卧槽?威尼斯人这么不要脸?”韦斯特道格愣了愣,“我们最近也没怎么出风头啊?威尼斯人为什么会盯上我们呢?”

  “我们只不过是工具人而已,威尼斯真正想对付的估计是北方阿凯亚公爵背后的热那亚人。”

  卡西奥雷斯叹了口气,“所以,现在怎么办?不答应,恐怕会给威尼斯人留下怀印象,如果答应,那就卷入了威尼斯人和热那亚人的冲突里,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还是太弱了,谁都不能得罪。”

  “看来……只能靠我那个便宜老爹了,我争取将专制公能掌握的所有资源的资源集中到我手上,凭借整个摩里亚的力量,或许有一线生机!”韦斯特道格咬咬牙,下定了决心。“我争取说服他,让他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

  “那威尼斯人怎么办?”卡西奥雷斯扶着额头,他已经预想到了威尼斯商人的下一次来访。

  “拖着!能拖多久是多久!”

  过了一周,威尼斯商人第二次来到阿卡迪亚堡。

  于是卡西奥雷斯不得不再一次接待了他。

  “这次,韦斯特道格殿下应该在吧?”

  “他不在,他昨天刚走。”卡西奥雷斯面不改色地撒谎。“殿下要订婚了,于是遵从了父亲的旨意回了米斯特拉斯。”

  “哦?哪家小姐这么幸运,能碰上韦斯特道格殿下这种青年豪杰?”威尼斯人有些诧异,随口问了一句。

  “是……额……是来自特拉布宗的奥戴尔家族的千金。”卡西奥雷斯随口编了一个名字,反正威尼斯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这个人。

  “可惜,太可惜了,那韦斯特道格殿下同意我小小的请求了吗?关于进一步加深双方感情的友好提议?”威尼斯人摇了摇头,肥嘟嘟的手指挖了挖鼻孔。

  “殿下说回来会和您详细讨论这个问题的,先生,真不好意思,又让您白跑了一趟。”

  卡西奥雷斯的眼神十分真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