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紫凤凰的日不落 > 第五十三章 绝杀
  菲利普进入了城堡主楼。

  他第一眼,就看见了那双灰色的眼睛。

  乱糟糟的头发,宽阔的肩膀,鹰钩鼻,络腮胡。

  阿拉德契亚也在抬头看着菲利普,然后,两者都动了起来。

  原因很简单,两位都不是傻子,阿拉德契亚抬头第一眼,就觉得自己中了圈套。

  对面的指挥官应该是个年轻人,各种情报都指向这一点,而进来的,是一个中年大叔,脸上的伤疤看起来就是久经沙场的战士。

  而菲利普就很简单了,他进去就是要捣乱的,自然不会真的去和灰眼睛讨论什么关于谈判的事情。

  所以,菲利普一进去,就扭肩用腰间别着的小刀捅了负责吊篮的士兵一下,让他失去战斗能力,然后一个翻滚顺着躲过灰眼睛投掷上来的长矛,顺着柱子滑到了一楼。

  按理来说,他应该往上跑,或者守在二楼的吊篮附近,但守军没想到他居然滑了下来。

  一比六十二,怎么看都是自寻死路。

  惊疑未定的“灰眼睛”阿拉德契亚带着怒意:“抓住他!不然我们都要死!”

  在士兵们往前冲的一刹那,菲利普转身,拧开了大门的门闸,然后趴了下去。

  “轰——————”

  震耳欲聋的轰鸣之下,一枚炮弹旋转着炸开了大门,然后砸入了正在往前冲的士兵们身上。

  瞬间倒下了接近二十人,然后趴在地上捂着耳朵的菲利普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对着守军笑了笑:“时代变了,孩子们。”

  确实,时代变了,不讲武德,借着谈判之名搞偷袭,来袭击四十九岁的灰眼睛,这好吗?这很好,因为韦斯特道格就是希望灰眼睛死在这里。

  灰眼睛拔出剑:“卑鄙!卑鄙!卑鄙!”

  看得出他确实很愤怒,因为他一次感受到死亡的威胁。

  “这就是您的谈判吗?”

  韦斯特道格压根就没理他,一抬手,士兵们就组成盾墙冲了进去,韦斯特道格跟在士兵后面,扶住了还在头晕的炮手:“怎么样?这颗加强版炮弹,没见过吧?”

  炮手还在耳鸣:“打穿城墙的,和这颗比怎么样,殿下?”

  “威力大概只有这一颗的三分之二。”

  韦斯特道格给炮手带上了面罩:“当然,最大的问题在于这一颗的穿透力不行,所以你才要进来打开大门,让炮弹没有阻碍地进来。维可为了增加它爆炸后的威力,在炮弹上镂空刻了一个小小的十字,一旦爆炸,炮弹外壳就会四分五裂,在火药的推动下向炮弹碎片会呈圆心向四周扩散。虽然倒地的只有二十人左右,但你仔细看看,还有十几个人应该也被飞溅出来的碎片割伤或者打入了身体——他们同样也会失去战斗力。”

  炮手听着韦斯特道格的解释,有些毛骨悚然:“殿下,这玩意儿,可真……残忍。”

  “残忍?菲利普,这可不是残忍,这是——”

  韦斯特道格想了想,换了一个更为准确的词语::“有效。”

  爆破弹确实很有效,在接近一半人失去了战斗能力之后,另外一半人也在厮杀里渐渐处于下风,胜利,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但卑鄙的灰眼睛已经来到了菲利普身边,两人过了几招——菲利普只有小刀,自然是没法打得过灰眼睛的。

  然后灰眼睛一个肘击打晕了菲利普,挟持了他。

  “都退后!退后!不然我就杀了他!”

  在韦斯特道格的军团士兵们冲进来之,他就已经做好了打算——起码要拖着这个可恶的袭击者一起死,但没想到士兵们看见他劫持了菲利普之后纷纷停了下来。

  原来这人在敌军里的地位还不低。

  灰眼睛的笑声越来越大。

  “哈!看来你们舍不得让我带着他一起上路啊?那就让开!”

  菲利普的意识在逐渐清醒。

  半昏半醒里,他又回到了塞萨洛尼基防御战。

  城墙上的他还很年轻,战友们还活着,大家一起在对抗入侵者。

  他甚至见到了自己的训练教官。

  “夏尔·菲利普,来自阿卡迪亚?”

  “是!”

  “很远啊……”教官并不严厉,是个和蔼的老头,他教给菲利普最多的,并不是格斗和体能训练,而是思想。

  战争的思想。

  据说教官之前是君堡专门研究战争和军事典籍的学者,只不过如今已经到了要上前线的地步,真是每日愈下啊……

  “菲利普,你知道军团吗?”

  教官和他的最后一次讨论,问题忽然回到了一个遥远到几代人都不曾听闻的名词上面。

  “军团……听说过一些,先生。”

  “那是我们曾经的骄傲啊。”教官的指节轻扣着书籍侧面,这是他在思考的标志。

  “在我们整个辉煌的历史种,军团,始终是训练有素的专业战争机器啊……。士兵们进行了从最初的集结、武器和武器演习、编队行军和战术演习等所有军队共有的训练,他们学习和掌握战斗技巧,装备了能装备的所有武器,日复一日地培养力量和耐力,让自己能够适应艰苦的战役。”

  “听起来像是皇帝的禁卫军。”菲利普若有所思。

  “和皇帝的禁卫军差距可大了,孩子。”

  “军团成员必须宣誓效忠于元老院和罗马人民,一位士兵只有获得代表人民意志的元老院的认可,他才算成为了军团士兵,有资格为自己的生活和罗马的荣誉而战。”

  老教官的双眼闪烁着光芒。

  “从提比利斯河畔的源头到君堡,我们所承载的,是千年的荣誉,这份荣誉是由军团带来的。他们,才算是帝国的中流砥柱,我们的历史,就是军团纵横驰骋的历史……”

  “我们曾经统治了整个已知世界,孩子。而我们恒久不衰的统治力,来源于这些打垮了难以计数的敌国、粉碎了异族的一次次入侵、镇压了对统治阶层所有反抗的强大军团。”

  “那时候,成为军团士兵,是一种荣誉,而不是沉重的枷锁和义务。兵役对罗马公民来说,是一种代表荣誉的高贵权利。”

  “年少轻甲的“维利特斯”轻步兵,气势轩昂的“哈斯塔提”和“布灵吉佩斯”重步兵,年长者以及军旅经验丰富者组成的“托力阿里”后备军,骑兵和骑士组成的“埃克提斯”骑兵。这些人,组成了军团,他们继承了伊菲克拉提斯和亚历山大的改革、将臻炉火纯青的希腊战术融合到自己的骨血里。”

  “他们比我们专业。”菲利普听完了训练官的话语:“先生您的意思是,我们现在不配称为是士兵?”

  “不,孩子,恰恰相反,军团最开始,是一支由市民组成的非专业军队,指挥他们的将军们更是外行——他们凭借着一往无前的精神在和敌人厮杀。我们的祖先在与庇罗斯、哈米尔卡尔、汉尼拔这些职业军人统帅下的军队对战时,不断遭受挫折。但之所以能够最终打败这些强敌,所依靠的并不是战术的精妙,而更多在人民的奉献,对盟邦的彻底支配,以及这些市民出身的士兵们朴素而坚韧不拔的精神。”

  “我们需要这种精神,孩子,今天帝国的军队里,已经没有了这种精神,找到它,我们才能找回曾经的自己。”

  这次谈话之后,训练官就和他们彻底失去了联系。

  兵荒马乱,谁也不知道分离之后,大家过得怎么样,都像是匆匆前线的路人,躲避着灾难,躲避着兽群,等躲不了之后,转身面对自己的死亡,带着坦然或眷恋。

  “军团……军团”

  菲利普的脑海里忽然响起了韦斯特道格的话语:“我们在干什么,菲利普?我们在重建帝国的军团。”

  “我们……在重建帝国的军团。”

  菲利普终于从昏迷中渐渐苏醒了过来,月光照在他的脸上,模糊的轮廓渐渐清晰。

  “殿下,不要放他们离开!”

  老骑士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喊出来,声嘶力竭。

  “我死了没关系,您说过,我们都是军团中的一员,而军团,并非一个人的军团,所以,不要为了我,让眼前的战果溜走!军团的士兵不惧怕死亡,我们只渴望胜利!”

  灰眼睛一拳打在了他的鼻子上。

  嘴里尝到了腥味,这是血的味道,夏尔·菲利普很久没流过血了。

  但此刻他笑了出来:“哈哈哈哈……殿下,看来我是没法等到军团彻底建成的那一天了,真是可惜啊……本来有机会亲眼看着的。”

  韦斯特道格跟在灰眼睛后面,他不得不放这卑鄙的臭虫离开,毕竟菲利普骑士还在他手里,当灰眼睛和他十几个轻伤不影响移动的士兵带着菲利普离开时,所有人都很愤怒,但这种愤怒却没有渠道可以释放。

  前面就是城堡正门了,保持着和韦斯特道格的距离,灰眼睛感觉到生的渴望在这一刻如此强烈,他的嘴角甚至有了一丝笑意。

  快了,很快了,再过一会儿,他就能彻底走出诺瓦瑞恩,去拥抱自由。

  想到这里他加快了脚步,另一只拖着菲利普的手也加大了力气:“前功尽弃的感觉怎么样?”

  他甚至想嘲讽嘲讽眼前这位老骑士。

  城门就在眼前,一步,两步,三步……十二步,踏出第十三步,终于走出了诺瓦瑞恩。

  然后,呼啸声由远到近,很快,他下意识抬头看了看,一个人从天而降,砸到了灰眼睛身上,咔嚓一声,是颈椎断裂的声音。

  民兵们马上拉满了弓,菲利普趁着这个机会滚到一边。

  面对老大突入齐来的死亡,这十几个士兵在迷茫之后选择拼了命往外跑,弓手刚想射箭,韦斯特道格阻止了他们:“灰眼睛已经死了,一群小兵,跑就跑了吧。”

  天降之人两眼茫然,士兵们还在戒备,他们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什么来头。

  只有韦斯特道格笑了起来:“毛哥,好久不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