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紫凤凰的日不落 > 第六十四章 真实的政治生活
  韦斯特道格在收到卡西奥雷斯的信之后就启程了,让刚来的毛艾柯在阿卡迪亚主持局面。

  本来他是不想来的,战争胜利之后有很多事情要忙碌,比如战死士兵和民夫的家属安置和补偿工作,土豆的二次耕种和水渠的修整,流民房屋的修建,治安工作,剿匪和保卫商路……甚至还要考虑阿卡迪亚行政学院的筹建和香料厂的管理。

  回到阿卡迪亚只休息了半天,韦斯特道格就马上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中。

  事小说里的穿越者带着自己的下属微服私访在酒馆里遇到贵族少女发展出一段浪漫的爱情这种桥段在阿卡迪亚不存在的——连睡觉的时间都不太够,哪有时间去和妹子谈情说爱。

  而且如果带着侍卫跑去酒馆喝酒还是在折磨自己——工作就放在那里,现在不做,迟早也要做完。白天如果跑去喝酒,那么晚上就要加班在烛灯下完成工作。

  烛灯一闪一闪对眼睛负担很大,各种各样的文件看久了眼花缭乱,而且文件里的细节要查证还要找相关人员咨询——其他人早睡了,韦斯特道格也不好意思把别人从被窝李揪起来。

  所以每天不是在开会,就是在看文件,不是在看文件,就是在农田,工厂或者在和商人谈判。

  一天有一个多小时都在路上奔波,为此韦斯特道格甚至改变了原来一日三餐的饮食习惯,一天只吃两顿饭,早餐起来吃点东西,傍晚吃点东西。

  中午这种大好时光怎么能用来吃东西呢?

  而且,小说里的主角们随便搞点奇思妙想,在纸上写写画画,说几句话,手下们就会把主角心里构思的事务完美执行下去。

  但这种事情在现实里是不存在的,首先,古人和现代人对同一句话的理解偏差就已经很大了,白纸黑字的通告或者法令,不同人的理解差异会很大,韦斯特道格必须要保证阿卡迪亚高层不会对政策的理解产生歧义。

  如果只是坐在办公室里发布几道命令就想着迅速改变某些东西,那未免也太天真了。

  韦斯特道格并非全知全能,他只能靠消耗时间来保证事情不会脱离自己的掌控。

  他不能在一个人出生时就能看到这个人的属性;也没法知道领地内会在什么时候出现多少叛军;而且手底下的军队也不会令行禁止,更不会知道每一个村民民的身份和生活轨迹。

  最重要的,是信息差。从基层到城堡的信息传递会有延迟,或许还被隐瞒了一部分。

  所以韦斯特道格一直在强调“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他没法像游戏里一样,能第一时间掌握各个阶层的诉求和利益需求,所以,做决定就成了一件困难的事情。

  没有十全十美的方法让所有人都在新规划里收益,但起码要保证大部分人的利益,但“保证大部分人利益”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

  哪怕同样是佃农,住上游和住下游的利益诉求就会有差别,种黑麦的和种橄榄葡萄的对同一个政策也会有不同的态度。

  并且他发布的命令不会被百分之百被贯彻执行,这一点,韦斯特道格是心知肚明的。

  数据的采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信息流通过程的阻力被不断削减,需要配套工业化和普及义务教育。

  假设诺瓦瑞恩有个附属村庄在是一个悬崖岛屿,而可建设港口的空间有限,而当地的通讯效率因行政中心诺瓦瑞恩到岛屿的通勤时间为6天(从诺瓦瑞恩的行政厅到村庄的集市中心所需要的时间)所以理论上从村庄到诺瓦瑞恩一趟要12天,也就是两地之间交流的信息有接近一个月的滞后。

  但实际情况往往更糟糕,各种因素在制约两地的信息交流。

——————

  比如道路等级,如果从诺瓦瑞恩到村庄的道路等级不高,会造成严重的堵塞,那么在路上还会堵个两三天,而如果遭遇山洪,暴雨,或者拦路强盗这种更加不可控的因素,那么这种信息传递往往会中断,中断之后很难再重新恢复当前信息所传达的内容。

  其次,诺瓦瑞恩的行政等级不够,机构不够大,会导致行政令处理再次迟缓,文书读不过来报告,决策层不知道小村子发生了什么,没法做出决策——哪怕信息已经传递到了诺瓦瑞恩的城堡里,但接受分析信息也需要时间。

  这会导致明明十几天天就能到达的信息,等到诺瓦瑞恩完成决策再送回小村子要两三个月。

  三个月,都快要渡过一个完整的播季了。

  这种情况下做出的决策很难起到作用,所以小村庄只能自治。

  而如果要让基层村庄的治理直达城堡,那么要考虑行政效率,可用劳动力,国库,税收,以及次级行政机关驻地,规模,大小结构,官僚数量,通信透明度,然后再考虑当地开发潜力,培训人才让当地能够自主处理常规性事务。

  而一个岛屿上的小坡村,能有什么发展潜力呢?

  就这破地?直辖有用吗?自治去吧!——一般的统治者都会这么想。

  到头来,中世纪的统治者只能以各种“传统中心”维持半直辖+辐射直辖影响的情况下进行统治。

  这种情况在工业革命之前,行政效率被科技改变之前,一直存在,而且是大多数国家的常态。

  而新一套行政体系的建立,犹如只能仰望不能被攀登的空中楼阁,未来的工业化国家有审计署,统计局,隔三差五搞普查,数据依然不能说100%准确,15世纪的阿卡迪亚,数据能有80%的准确度,韦斯特道格已经可以烧高香了。

  另一个苦难的地方在,没有合适的专业政治人才。

  现代社会体系化的教育,为社会输送了各行各业都稀缺的人才,但输送过多少政治人才呢?政治人才没法靠死板的学院来培养,必须要各个部门一起努力,建立良好的筛选和晋升体系,才有可能找到未来的政治人才。

  而且,政治不是游戏,在政治中犯错,会引来杀身之祸,这就是为什么从古至今,世家掌政的情况屡见不鲜,因为世家子弟有容错率。

  和做生意一样,普通人投资失败,资产归零,无法翻盘;富二代投资失败,可以立马得到长辈的注资,满血复活。

  再聪明的人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一旦犯一次错误,很难有机会去弥补自己的过错,哪怕是人才,也会束手无措,最后落得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政治就像是在昏暗中摸索道路,大部分人得到的反馈都是滞后的。

  有些人甚至得不到反馈,而没有反馈,一身本领也就无从施展,只有一小部分人具备从政的优秀素质,这就是所谓的政治敏锐性,或者说,这是政治嗅觉。

  而这还只是太平年月,马归南山的时代。如果在战乱年代,参加政治活动就是在漆黑的山巅狂奔,坠亡是必然的,活下去才是奇迹。

  满地尸骨,能保持冷静的人又有多少?

  韦斯特道格比那些动辄喊打喊杀,幻想醒掌天下权,醉枕美人膝的小说主角更明白自身能力的局限性,也更理解所谓的战争如果爆发意味着什么。

  看到村民因为买不起食物,只能去地主的粮仓“偷窃”自己种出来的粮食后;看到**为了敲诈一点酒钱而肆意纵火导致工场被焚毁导致物资生产无着后,工匠只能破产把自己卖给大商贾之后;看过佃农是如何百般受歧视受压迫以致生命都被草菅后,韦斯特道格开始更加珍惜和平和村民应有的权益。

  他知道自己要为什么而战,也知道自己不应该为什么而战。

  但韦斯特道格一个人不够,他想要一批代表手工业和市民阶级的官僚站出来和他一起战斗。

  对于那些自诩神圣的政治图腾,新官僚往往会更加报以怀疑,更加乐于进行解构和重新理解,而非盲从盲信。

  因为,即使只是在书本里学习过,当他们自己坐在过那个位置上,当他们自己也使用过这种图腾,这些新官僚就会比很多人更理解这背后的运作逻辑,对此有更多的警惕。

  从而保证从地方到中央,对政策的理解基本一致,然后才能推进各种规划和路线,才能让政治中心辐射到周围的范围更大,影响更广。

  这也是韦斯特道格为什么前来诺瓦瑞恩的原因,他在看完信之后马上就理解了卡西奥雷斯要进行的这场审判的重要性,如果自己能帮卡西奥雷斯一把,那在诺瓦瑞恩建立新环境和新生态,很有帮助。

  同时也能让阿卡迪亚——诺瓦瑞恩双城之间的地带在商业和贸易交流中形成共同市场,在这条小小的商路周围建立新的村庄,农产和军事基地。

  让城堡成为枢纽而非中心,让各村庄承担一部分的中心职能,然后才能在农业基础的环境下完成可持续发展和迅速发展这一矛盾的要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