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成立刻明白了过来,看起来能不能得到原谅,现在一切都取决于李鸣羽的态度。

于是连忙拉下脸来去求情。

“李总,南哥,实在是对不起,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言语中冒犯了各位,还请你们多多见谅。”

徐成一边求饶一边双手握手朝着两人不停的作揖。

他知道,得罪了肖会长这样的人物,那么自己今后就别想在石门继续混下去了。

李震南本想愤怒的将徐成给赶走,却被李鸣羽一把拉住,然后对他使了一个眼色。

“想要并网没有问题,但是我有我们的条件。”

徐成原本对这件事情已经放弃了希望,现在没想到又看到了机会,简直是欣喜若狂。

最终双方谈妥了条件。

徐成感激涕零的离开了矿场。

对于李鸣羽此举,李震南感到极为不理解。

“李总,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答应他的并网要求,咱们自己运营难道不好吗?”

李鸣羽却笑了起来。

“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别看现在工业区在用我们的电,但是我们的技术并不成熟。”

“等到将来电网的供电一恢复,我们的电就全浪费掉了,而且并网后,所有线路他们电网承诺架设,他们可是专业的,比我们擅长多了。”

听了李鸣羽的分析,无论是李震南还是肖斌两人都感到惊叹不已。

这李鸣羽实在是太厉害了,这次并网本来就是他们矿区得到了实惠的好处,还从电网那拿到了巨大的让步。

……

石门监狱,大门打开了,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人就是因为闹事被抓进去的马兵。

在监狱里由于表现出色,再加上宋家人在背后想办法,终于让他被提前释放。

马兵走出大门后,立即就上了一辆前来接他的黑色汽车。

如今的石门跟他进去的时候简直是千变万化。看到如今物是人非的石门,马兵也不禁是感慨万千。

“小鑫,现在石门情况怎么样了?”

前来接他的正是他过去的心腹赵鑫。

自从宋玲跟刘富城纠缠上之后,赵鑫就一直处于赋闲的状态。

这次得知马兵被提前释放的消息,立即搞了一辆车前来接他。

“哎,现在石门都是李鸣羽的天下了。”

赵鑫感叹了一声,对马兵简略的介绍了一下当前石门的情况。

没想到现在李鸣羽竟然发展的这么如日中天。

现在他简直是后悔的不行。

“哎,当初自己的确是太冲动了,不该跟李鸣羽斗,这个人实在是太厉害了。”

不过现在说这些也已经没用了,已经到了这一步,必须要想办法继续往前走。

“马总,我们现在上哪?”

赵鑫一脸迷茫的问道。

现在他们似乎已经是无家可归了。

马兵躺在后面驾驶座上,闭目想了想。

“这样吧,咱们先去找陈勇。”

马兵之前虽然很瞧不起陈勇,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人的确是有点小聪明,而且是石门的地头蛇。

因此自己想要再东山在起的话,陈勇会是一个得力的帮手。

“行!”

赵鑫答应了一声。

……

此时的陈勇也正处于巨大的烦恼之中,虽然妞是泡到了,但是对方家长是乡里包工程的,死活不同意两人在一起。

两人年纪本来相差就很大,再加上他有一条腿还是假腿。

他们的女儿又年轻又漂亮,还是女大学生,正是前途无量的时候,怎么可能同意她跟陈勇来往。

奈何女大不由娘,叶梓秋架不住陈勇软磨硬泡,再加上手段高明。

叶梓秋发现已经离不开陈勇了,因此即便父母再三反对,她还是跟陈勇勾搭在一起。

这一天,陈勇正搂着叶梓秋的纤腰准备出门。

这时只见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他的小区门口。

紧接着从车子上走下来两个熟悉的声音。

赫然是自己的两位老朋友。

马兵跟赵鑫,这一下吓得陈勇脸色都白了。

“勇哥,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是着凉了吗?”

一旁的叶梓秋感到一脸的担心,连忙掏出手绢给陈勇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此时的陈勇看到马兵和赵鑫两人朝着自己走过来,早已经吓得混飞破散。

之前他就坑过马兵,现在看到他竟然提前出狱了,早就吓得双腿都软了起来。

于是也顾不得一旁的叶梓秋连忙转身拔腿就跑。

叶梓秋见状简直是莫名其妙,不禁跺脚大喊了起来。

“勇哥,你这是干啥?跑什么啊?”

这一下突起变故,立刻引起了赵鑫和马兵的主意。

“马总,快看,陈勇跑了。”

马兵跟赵鑫两人连忙朝着陈勇的方向追了过去。

陈勇没命似的逃跑,哪曾想拖着一条假肢,根本就跑不快。

很快就被赵鑫和马兵两人从后头追了上来。

陈勇一看直接就被吓坏了,知道这次是跑不了了。

索性停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很快赵鑫就跟马兵两人追了上来。

“臭小子,跑什么?”

马兵低锤着着脑袋不停的喘着粗气。

由于他长期住在监狱里,缺乏锻炼,因此跑了几步路就变得气喘吁吁起来。

陈勇简直是害怕到了极点。

“扑通”一声就朝着两人跪了下来。

“兵哥,鑫哥,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现在已经是一无所有了,腿也断了。”

“求求你们就饶了我这条狗命。”

陈勇不停的对着两人求饶。

然而马兵跟赵鑫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禁大笑了起来。

“陈勇,你误会了,我们不是来找你算账的。”

说着马兵一把扶起跪在地上的陈勇。

“你们不是来找我算账的?”

陈勇也是彻底的懵了,不知道马兵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笑里藏刀?

陈勇眼神里透漏出一股迷茫。

然而马兵却依然是如沐春风一般,态度显得极其的友好。

“走,咱们哥几个好久不见,今天一起去喝几杯吧,”

说完之后,就不由分说的拉住陈勇的手往外走。

陈勇直接就懵了,这马兵一出狱就来找自己。

不但不提往日的恩怨,还要找自己喝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由于惧怕马兵的淫威,他也不敢反抗,只好默默的跟在马兵跟赵鑫两人的身后。

走到叶梓秋身边时,叶梓秋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她并不认识马兵跟赵鑫两人,还以为是陈勇的狐朋狗友。

对于陈勇的事情,她一向很少过问的,于是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三人一起走出小区。

然后上了一辆黑色的小车,绝尘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