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端的人, 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办。厉氏集团。

“太太,我们已经搜集了一些程氏汽车出事的案例。”林晟道。

他把一沓文件,递给了金绾。

金绾看了看,道,“不过这些出现的汽车事故,目前来看,一个有爆点的都没有。”

林晟笑着道,“听说,其中有一个车主是律师,准备对程氏汽车,进行联合诉讼。”

金绾迟疑了一下。

即便是现在程氏,在京都的势力,好像是不比以前。

就从他们厉氏可以从程氏的手上,抢走银行的牌照,就可以知晓端倪。

当然,这也是他们经过了大量的调查。

再加上赌一场的结果。

金绾当初,也不是胜券在握。

只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她知道程家正在式微。

如今程天,也已经不再出来了。

之前就一直传他的身体,不是很好。

再加上程家丢了银行牌照的事情,直接将他气进了医院,也是事实。

即便如此。

光是一个律师,想要和整个程氏集团的法务部门斗。

只会是石头碰鸡蛋。

金绾一点也不看好。

“我们该怎么办?”林晟道。

“我还不清楚。”金绾道,“我们的汽车,现在在市场上回暖的情况怎么样?”

她之前为了处理闹事女人的事情,在京都耽误了不少的时间。

那件事,总算是暂时告一个段落。

起码给了消费者一个说法。

在加上,并没有其他的投诉继续。

市场上对于厉氏汽车的热度再起。

只是,还有人,一直有一个印象,那就是厉氏汽车出过严重的自焚事故。

想要在短时间里,扭转消费者的想法,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林晟道,“现在我们的汽车,和程氏的汽车,已经是呈现出此消彼长的趋势,只是,现在的情况,是他们的销量一跌,然后我们的就涨。”

金绾道,“我们还是要谢谢,程氏汽车自曝其短。

林晟还想再开口。

这时候薇薇安从外面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

“小姐,天大的好消息。”薇薇安道。

“快说。”金绾道。

薇薇安道,“我之前不是在帽哥那里,打听到,帮忙转移和进行汽车再度销毁的,都是他的那帮小弟吗?”

林晟有点迫不及待,“ 然后呢?”

“然后,可笑的事情发生了。”薇薇安拿乔道。

金绾道,“反正车子已经被损毁的,完全看不出样子了,过去的事情,在查下去,也没有办法对我们有任何的帮助,只会加深消费者对我们的汽车的不信任。”

薇薇安笑着道,“小姐,幸好你让我回来帮忙调查,不然事情到这里,还真的就完结了。”

金绾听薇薇安话里有话。

她道,“是不是又有什么新的发现。”

薇薇安道,“我现在要告诉你们一个惊天的大秘密,闹事女人买的我们的车子,根本就没有损毁。”

她的话一出。

金绾马上位置上站了起来。

拉着薇薇安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让她仔细说下事情的经过。

原来,薇薇安和帽哥去了他们的洗车部之后,就再打听他的那些小弟。

听说大部分的人都已经离开了那里。

好巧不巧,有一个因为婚期的原因。

还没有走成。

他还在举办婚礼。

薇薇安就过去打听。

才知道,那人结婚了之后,就搬去外地的新房。

薇薇安以随礼金的名义,拿到那个的收钱渠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