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修仙从打造核聚变反应堆开始 > 第九章:风起云涌
  大乾天贞一千四百四十六年,夏。

  五月初一。

  不知何时起,乾国九州百姓发现朝廷新增了很多衙门官吏。

  不明真相者无不痛骂朝廷,如此穷困之年,大费民脂民膏颐养官吏,还不如拿来赈灾抚民!

  只有一些知道内情之人,开始早做打算,或是居家搬迁,或是心潮澎湃,打算一展所学。

  风起于宵萍,翱翔与九天!

  这个被朝廷压制了十二年的计划,仿佛有着无穷的生命力,在被压制的时间内,积累了无穷的怒火,一经释放,立刻席卷天下。

  扬州,广业省,青河府。

  连绵的大雨使清河府原本平静的河面掀起了滚滚浑流。

  泛滥的河面之上不时飘荡着上游冲刷下来的山木废墟,与被河水泡的发白的尸首。

  原本这些山洪崩塌遇害之人,会随着河流的冲刷下,汇入无边大海,最后尘归尘,土归土,消散与天地之间。

  但是连续高涨的河水冲垮了两岸堤坝,汹涌的河水顺着决口灌入!

  方眼望去,远处还有城镇在雨幕掩盖下,忽隐忽现!

  “决堤拉!!!”

  一声锣响打破了安宁,驻守河堤之人看着汹涌的河水,顾不上倾盆的大雨,拼命的敲打着铜锣呼喊。

  他的呼喊引来了其他巡防的村民,有人见状连忙向那河水奔流的小镇快速跑去!

  但还是晚了一步,奔流的浑浊河流先他一步到达了小镇。

  河面上游冲刷带来的巨木残骸冲毁了小镇房屋,带着一声声惊天哭喊,淹没了整个小镇。

  奔行的村民见状不顾河水凶险,大声哭喊着向小镇奔去!

  “阿娘!静儿!!”

  村民的哭喊并没有让那汹涌的河水留情,反而在他冒险冲入山洪中,一个浪头打过,瞬间没了生息。

  河岸上的众人见状一边遣人去县城求援,一边集合众人投掷山石巨木,打算堵住绝口。

  但是汹涌的河水将他们投下的东西全部冲刷进了小镇,而决口也在河水不停冲刷下,越来越大!

  “河堤要垮了!快跑!”

  “不行!”

  一个不停投掷山石巨木围堵缺口的村民两眼通红道:

  “河下九乡,地处低洼!我们跑了九乡就全毁了!!”

  一旁村民闻言挣扎片刻,最后一咬牙,继续和同伴一起围堵缺口。

  在决口处扔下一块山石,还没能等他转身,脚下提坝泥土猛然一松,他整个人顺着缺口掉了下去!

  “啊!!!”

  一声惨叫响起,还没等他坠入决口,河面之上有一臃肿人影,踏水奔来,在看到决口有人落水,他连忙冲了过来,在千钧一发之际,一手揽过那村民腰间,纵身一跃,跳上了岸边!

  “啊!!”

  那被救上岸的村民还在不住惨叫,来人没有理会,将自己背负的青年放下。

  那青年一落地面,不顾地面湿滑,跑至决口处,掏出一粒种子,投入河面。

  等种子坠入河面之后,那年轻人两眼死死盯着河面,好想要把这决口河面看出花来!

  片刻之间,河堤决口处的河面上长出一束绿植,瞬息之间,绿植越长越大,越长越多,那绿植其下密密麻麻的根系牢牢的扎根与河底两岸。

  这小小的绿植仿佛坚韧异常,围堵住了整个决口,密密麻麻的根系挡住了被冲刷来的废墟,与那些漂泊与河面之上被泡的膨胀的尸首。

  在众多杂物遮挡下,顺着决堤奔流而下的河水越来越小。

  一旁之人见状,连忙组织众人投下石木。

  他扭头踢了一脚还在那扯着嗓子大叫的村民,怒道:

  “叫什么!快速搬运土方!”

  说着他也扭头跟随众人一起搬运,在一旁村名骇人的神情中,他一人抱起一方千斤巨石,怒喝一声用力投入决口。

  在众人齐心协力之下,河提决口渐渐堵住了。

  那踏水而来的武者见状长出了一口气,走到那还在看着绿植发呆的年轻人,道:

  “守纯,决口堵住了,不用在催生绿植了。”

  杨守纯闻言摇了摇头,忍着全力催发神念胀痛的脑门道:

  “此处河堤被连日冲刷,多有松懈,我要让绿植扎根河堤,明日府衙来人,加固一番,如此才能安稳。”

  说着他不顾同伴阻拦,继续催动神魂,让那颗绿植根系不停向河堤深处蔓延。

  肉眼可见,整处河堤两边慢慢长出众多绿叶,且绿叶还在不停向远处蔓延,覆盖百米之远。

  待被他探察的所有松懈提坝都被绿植覆盖,杨守纯才长出了一口气,只是刚一松懈下来,他整个人便觉的天旋地转,一头摔到在这河提泥泞之中。

  孙泽生见状连忙上前将其扶起,探察一番,见其脉搏平稳,只是力竭昏迷,才放下心来,将其送入一旁村民驻守河提的木棚内,转身出来后与村民继续加固河岸。

  第二日,天色刚刚清亮,今日到是一个难得的晴天,河提上众多绿植绿叶在清风与阳光的照耀下,轻轻摇摆,给人无限的希望。

  远处河提上,有众人一身狼狈赶来。

  走到进前,孙泽生与杨守纯才发现那是本地县令,带着县城衙役众人。

  两人见状,连忙放下手中伙计,上前见礼。

  “南水北调总督衙门,下属扬州分衙,驻青河府办,农业司杨守纯,监察司人部孙泽生,见过县主!”

  王县令摸了一把脸上因为紧急赶路,甩了一脸的泥水,看着此处河堤被堵上,与河提上众多绿植,长出了一口气,拱手下拜道:

  “多谢总衙两位钦差出手!”

  “职责所在罢了!”

  杨守纯刚刚清醒没多久,此时脸上还是潮红一片。

  他指着这长满绿植的河堤道:

  “此处河提多有松懈,我虽然用秘法加固,但是还需磊实根基,防止意外。”

  县令闻言,连忙让身后衙役开始上手施为,让忙活了一天一夜的众人能换歇一下。

  杨守纯坐在岸边吃着县令送来的吃食,看着原处昨日河口决堤,冲毁的小镇深叹了一口气。

  孙泽生也是心头黯然,此处景象大概只是乾国南方三州涝灾之下的一个缩影罢了。

  两人没歇多久,又有众人赶来,孙泽生看着来人官服上的形制眼睛一亮。

  “监察司鬼部驻青河府民风民俗督办衙门,吕长宝!”

  “监察司人部孙泽生!”

  那带队之人与孙泽生互报了名号之后,相视一笑。

  如今鬼部部长是当初人部大督头升迁而至,如今两部多有交联。

  吕长宝挥手让属下开始忙活,收拢各处尸骸,集中焚烧。

  孙泽生看着对方衣着光鲜整洁,自己满身污泥感慨道:

  “还是你们鬼部如今阔绰,大开府衙人手充足,不像我们现在一个人恨不得掰成三个人用。”

  吕长宝闻言摇头道:

  “我是青河府开衙不久调任而来,如今还在招募人手,整编培训,等本部人马真正上手之后,还要协助你们人部行事,也是千头万绪!”

  “吕头有人中邪!”

  两人还没交谈两声,那决口处打捞尸首的民风衙门差人,对着吕长宝大喊。

  吕长宝闻言对着两人拱了拱手,连忙走了过去。

  只见决口岸边有他带来的几位新招募不久的差吏正压着一个疯狂挣扎叫喊的村民,一旁还有他们从决口处打捞上来,被泡的泛白腐烂的尸首。

  吕长宝走到近前,看着被手下按在河提上还在不停挣扎的村民皱了皱眉。

  他掏出别在腰间与周边众人手中武器格格不入的一把银白色充满科幻色彩的手持电子脉冲枪,对着被按在地上的村民,开口道:

  “你们退后!”

  压着村民的几人闻言连忙松开手脚,随着被紧紧压着的手脚送开,那被按在地上的一位村民,一声怪叫,摇头晃脑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口中不停念叨着让人听不懂的话语。

  吕长宝见怪不怪,打开电源,扣动扳机。

  无声无息,一旁众人之觉一阵嗡鸣响过,那个刚刚爬起来的村民又软趴趴的摔到在地面之上。

  一旁跟随而来的孙泽生看的眼热,凑到吕长宝身前问道:

  “这就是宋部长打造只伤鬼怪而不伤人体的秘宝?”

  吕长宝点头道:

  “正是!”

  说着他打开电子脉冲枪上让配装的紫外线探照灯电源,随着电源接通,探照灯发出一道紫色光线。

  吕长宝将探照灯对着那中邪的村民与一旁的那个发白的尸首照了照。

  见两方都没有异动传出,他才关闭电源小心的收了起来,叫一旁手下将晕倒的村民般到一旁,继续收拢尸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