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域公盟 > 第十一章、有心人累无心人睡
伍子墨迈着轻快的步伐,黑枪挑着一个大包裹,行到了中街。寻思看看小胖子,便拐进了公孙大娘家。公孙大娘看到来人是小墨,停下手中的忙碌迎接了上来,口里对着二楼小屋道:“硕儿,你子墨哥来了”。

等公孙大娘招呼伍子墨坐下,二楼躺在床上看书的小胖子,一个地龙翻身,吨吨吨的滚下了阶梯,看着伍子墨就道:“子墨哥,你去哪了,我这几天去找你玩,都没人。二狗子又不好玩,天天就只知道钓鱼钓鱼,我都快发霉了”。伍子墨拍拍白小胖道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些什么,说着从包裹里拿出一袋东西递给他。

“水晶雪媚娘,哇咔咔,子墨哥你是发大财了吗?”小胖子接过东西三下两下就吃完,还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小胖也想不到人生三大愿望之一这么快就实现了。看着狼吞虎咽的小胖子,伍子墨表示吃货的世界自个儿真不懂。

小待一会儿,公孙大娘见伍子墨要走,便拿出两套衣服给他道:“小墨,这是大娘给你们爷孙三做的衣服,莫爷子的还差些工序,你们的就先带去穿”。伍子墨也没推辞,将衣服放进包裹就向小院走去。

在公孙大娘家,那一派气氛极为和谐,可小院;里却是另一番天地。

莫老头抽着旱烟坐在井盖边道:“阁老,我这小院里的爷孙仨怕是不至于让您花时间费心思吧,要是有什么看得上的只管取走就是,老头虽是老眼昏花,但也是个明白人”。

“老弟,严重了,老乞丐这垂垂朽躯,时日不久矣,除一日三餐外,还差个顶好的徒弟养老送终,就在里碰碰运气,叨扰之处还请原谅”。

“黄云随暮尽,昏鸦老枝归。养儿防老,颐养天年当真是不错的,不知老哥是哪里人,看老哥纤尘不染恐是贵族尊老?”。

“闲云白鹤天地一散翁,四海为家人间老乞丐,哪有那娇贵的命喔!老弟表想多了”。

莫老头看来套不出老乞丐底细,但知道其应该是不会对伍子墨和莫恩不利,也就罢了。世间奇人多,就当养个闲人也行。熟不知莫老头起疑心看到的老乞丐逼迫寒气透体的场景,正是老乞丐有意为之。他不想莫老头也像莫恩和伍子墨那般明里暗里的赶他,那样他老乞丐才是真没脸待下去,虽然天广地阔,但要是被暗月盯上,说不得又得给他搞些幺蛾子。在这里静养些时日是不错的选择,他也对那个黑眼小子感兴趣,真收徒还得再斟酌斟酌。

就在二老沉默的时候,伍子墨推开大门,让这小院热闹起来。井边慵懒的大狗一改往日的不屑一顾,激动的扑将上来,狗脚一下搭在伍子墨肩膀,晃动之下扯裂了伍子墨脊背的伤口,血液映红了衣服一片。伍子墨忍痛拍开狗爪,丢去一块肉干让大狗一边享受去,自己装作若无其事的迎上莫爷爷和老乞丐。

所谓人老成精,伍子墨那不自然的一抖肩让莫爷爷猜到了他受伤,不等伍子墨出口掩饰,莫老头便引他坐在井边凳子上道:“脱开衣服,让莫爷爷看看”。

伍子墨苦笑着脱下上衣,露出了脊背狰狞的伤口,真是好大三道。三道斜痕从左肩到右肋,如同三条山脉横亘,其上翻肉如怪岩,又如三条岩浆流淌,其内血红一片。旧疤像大地皲裂,化出的浓血从里灌出。坐下这么一躬,又崩开一道口子。紧咬牙关的伍子墨忍不住闷哼一声,豆大的汗水,颗颗滴下。

莫爷爷看见脊背这光景,重吸一口旱烟,心里恨铁不成钢的想着:叫小心,叫小心,偏不听,把老头子的话当耳旁风,这下有你受的。心里虽然是恨恨然,手上动作却不慢:穿针引线,缝缝补补。见伍子墨疼得皮颤肉抖,心里又道:这下知道厉害了吧。心里责备归责备,嘴上却又欲减少其痛苦转移其注意力问:“子墨,看这伤口你是站着让畜生抓的?那只畜生只怕是不简单啊!”。

伍子墨听了莫爷爷的话,对于老人的言语里暗含的关心的怨怼也理解,回道:“是血眼冥狼”。话到这儿,老爷子心骇得手劲明显加大了一下,又让伍子墨闷哼一声,伍子墨接着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老黑叔被那畜生杀死而无动于衷嘛,不过莫爷爷你给的枪当真不是凡品,枪身一扬轻而易举的戳断冥狼的排骨,刺穿心脏,透体而出,算是捡到宝了,宝刀赠英雄,人人敬仰的莫爷爷是不会收回去地吧”。

“臭小子,还要脸不?”莫爷爷笑骂一句:“你这嘴皮子可是有些利索,白无畏还能教你这本事?或者是雷锻?”。

“莫爷爷,这是我的师父教得好,他一向言传身教,天天在我们身边,不想学都难”。

一边吃瓜的老乞丐见被点名,语气阴阳怪气,他老乞丐纵横四海,尤其是这嘴皮那是杠杠,有人这么编排自己不能忍,讥诮道:“狗爪便把你抓成这副德行,徒儿啊,师父有些心累啊”。老乞丐嘴上不饶人,心里却暗自点头,对这个不算真正的徒弟的徒弟的品性,更认可了一分。

伍子墨听完话,哼了一声回道:“也是师父教的好,人家徒弟出门,铭纹武器七八件,光耀战铠五六层,只怪徒弟命苦,怪不到旁人”伍子墨说完心里腹诽:厚脸皮子,当师父演上瘾了。本以为你已经离开,咋还赖上不走,好胳膊好腿要人养着,要不是你是老人,害怕你是真的无依无靠,不然早把你赶走了,碰瓷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老乞丐听到这话意外的没有回怼,眼睛里闪过丝丝愧疚,神情也萧索了几分,是真的心累!转头看向了天空中的闲云,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月谷西北禁荒深处,茫茫黑色中隐隐一座天柱矗立,直插云霄。所谓:‘其高不知云深处,其阔不晓雾朦胧’便是如此。擎天之柱被依势掏空,雄城巨筑错落有致的盘亘其上,如蛇缚树,又像翠竹破土,身分九截,大有一截一重天的意味。城池是一截比一截少,一座比一座高,延伸到碧落青天,不!黑天时,峰顶平削好似云中盆地,浮雕宫堡列为九星,中正一座最为高耸,里面大殿内堂九千阶梯的高台上九座形态各异的王座安置其中。时有声声夜枭猫鹰,从宫外扭曲枯皱的树林传来,一轮血月的红光便从穹顶照下,洒在王座上消失。

主位右侧第一个王座传出沙哑的声音问道:“施老匹夫,可曾有下落?”

左侧末座回道:“老匹夫的徒弟,中州和四方不少都用魂禁查过,还是没能找到线索,黄泉引也没触发,老狗不知能残喘到几时”。

主位左首位发问:“厉家如何”

右首位下一位道:“进展不错,只是胃口有些大,不怕撑着”

“继续喂,肥了杀,肉多”说完砸吧了一下嘴。

似乎话题要完,右手末尾座道:“北汪家,那两条老狗近来不安分,夜行人在那边死伤极多”

左首位道:“学院手伸得有些长了,那便砍些下来以慰夜行勇士的月魂”。

当一切复归于平静时主位缓缓道:“药神同意了吗?”。

右首位沉默一下回答:“世上天机乐,不与苟吟”。

“喔~不见棺材不掉泪”无喜无悲的声音从主位传出而后,再无人言语,黑暗里静谧和寂寞嬉戏,大殿细小的声音就此沉沦。

不久天柱一重开始有了动静,各种荒兽的影子开始集结,暗无天日的世界里浩浩荡荡的队伍震落了沉闷的阴雨,不时划下的霹雳打开哪里的狰狞一角,而后恐慌般逃得了无踪迹。血月依旧当空,但光永远只在那穹顶。

不说那莽莽禁荒,这时八方阁城里北院一栋古朴宫殿中,十三座会议厅里,首位坐着一个白面冷脸,眼戴金丝镶边镜,长发及肩的三四十岁的男子。他正一脸冷淡的听着前面一个弓腰驼背手拄游蛇镂空密文杖的老叟说着什么。

老叟道:“闾院,近来月谷异兽有些异常,常常奔出月谷,不明原因”。

中年男子道:“驼老,您是这方面行家,麻烦您多留意一下,我这也会向中院反映,如果和暗月有关绝不姑息”。

老叟有些担忧道:“对夜魔打压是否太过,这次异动可能是他们报复的前兆,是否要加大些侦查力度?”

“嗯~,驼老安排”。

听完这话老叟拐杖轻点地面,杖上蛇眼亮出绿光,一圈复杂的铭纹由脚至头闪过,身体一下消失不见。

老头才消失,一个红脸巨汉醉意熏熏的踢开宫殿大门,边走边骂:“闾丘明你个不要脸的,兄弟我好不容易找到个苗子,你就给我挖走,你不是有洛家小子吗?那萧殇你也挖?明明他的铸术天赋才是最好的也来练你的破剑,你那剑有啥好!老子一锤就给他砸成铁饼”。

“你试试”大殿空气一冷,白面男人脸色一寒,空中凝聚出的冰棱欲出还散,似有似无在殿内飘荡。

冷气让巨汉酒劲猛的缓过来,看着面色不善的闾丘明,有些尴尬的揪了揪冗长的络腮胡,拍着肚皮道:“老闾啊!你也太不厚道了,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这铸术报学的本就不多,天赋好的更少,哪里像你们剑士,骑士、药师那么人山人海,那薛殇你是一定要留给我”。

“那是他的选择,云岚、北寒落也很不错”中年男子认真道。

“我...那不是和萧殇还差点距离,要不你就找个借口,把他推到我这来呗,成了老铁给你锻个好东西如何”络腮汉子不甘心道。

中年男子也不答话,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心里想着:暗月你又不安分了吗?

巨汉见对方软硬不吃便摔门而去,“咣当”一声重响传得老远。同样的在八方阁城的某个地下黑市的一处房间里,一个面色阴郁的男子啪的一声将手里的珍惜矿铁怒摔在地上大声问道:“什么?执法者那群臭虫也掺和进来,嘿嘿嘿,哈哈哈,你们是想献身月主吗”。

来报的下属两腿打颤躬身道:“大荒主,是学院给牵头不是我们暴露招引”。

“现在死伤如何?”

“伤亡殆尽了!大荒主”

“那你怎么还活着”哪位阴郁男子刚想上前送这个胆小怕事玷污夜行人荣光的下属去投入月主怀抱,突的他面部显出一轮暗黑带火样的勾月,接着一道投影便连着勾月出现在眼前,画面中一个黑袍遮住全身坐在王座的古怪声音传来:“阴宵,八方阁这边你看着办,不久荒军将至,若不能为夜行勇士复仇,不能为神殿立威,你便献身月主吧”

阴宵匍匐在地恭敬称是,而后一道道密令发下,收拢炎城、春城、寒山等八城的夜行人到八方阁来,准备合力撬动这座中陆五大巨城之一的雄城。

一时间暗流涌动,八城之中的一些黑市,药堂、酒楼的主事人纷纷离开城池往中间的八方阁聚去,或以探亲访友,或以买卖生意为由简简单单的瞒过检查。入城后按指示混进人流,不知不觉散在城池的各个角落。

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如既往的车水马龙里悄然间便藏了一个隐形的吃人怪兽,只是不知有些当事者是否依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