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域公盟 > 第三十六章、鸡毛小事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这是伍子墨对自己今天拍卖生活的总结。总结完,他带着三分豪气,七分开怀走进了小院。

小院里莫爷爷在为莫恩用药酒擦拭着肿胀的脸,丫丫则皱着淡淡的纤眉,撇着肥嘟嘟的小嘴,坐在井盖上看着自己悠来荡去的脚丫。老乞丐躺在摇椅上,一抠脚丫道:“丫丫啊,学爷爷这么抠脚丫就不气了,子墨回来爷爷和他说”。

“汪汪汪”大黑从井盖边匆匆而起,跑来迎接伍子墨。这大狗也算是狗中英杰了,自从吃了伍子墨的王晶知道自己的身家性命已在伍子墨手中,便对其百般讨好,现在正谄媚围着伍子墨转圈圈。

伍子墨没理这只没有节操的大狗,扭动身体走着探戈步来到老乞丐那里,从纳戒里拿出良春月打开,干抿一口:“啧啧啧,好酒”。

“哎呦,我的乖乖大徒儿”老乞丐睁眼一把夺过酒瓶,“咕咚咚”牛饮一半。酒香飘荡,散满小院。莫爷爷闻到,老眼大瞪,步履矫捷,三步并作两步抢过老乞丐的酒瓶,“吨吨吨”鲸吞见底道:“吃独食,施老哥不仗义啊”。

伍子墨忙道:“慢点莫爷爷,这还有两瓶”,言毕从纳戒里把空杯铁和贺子酿拿出,径直往井盖那里来,到井边,抱下丫丫把糕点都放在上面,请二老来坐。

“莫恩,过来吃好吃的了”伍子墨道。

“喔”莫恩躲躲闪闪的来,丫丫囫囵吞枣的吃。

“脸怎么了?”伍子墨问。

“嗯,没怎么”莫恩答。

“嗯嗯嗯,没怎么的”丫丫急忙掩饰,觉得手里的糕点都不香了。

伍子墨偏头微微拉下脸道“谁先说?”。莫恩一脸无辜与委屈,丫丫悄悄停下去抓吃食的手。

“丫丫,你说吧”伍子墨看着丫丫道。

“我说吗?”

“嗯”

“哥哥不许生气我才说”

“好,不生气”

“哥哥送我们入学后,老师又给我们测试醒职,莫恩的是骑士,我的是药师,然后就分了班级。莫恩们班的都是贵族,天天说莫恩穿得像乞丐,他们的老师也不管。然后有一天就打起来了,我和白小胖看到就去帮忙,丫丫一个人揍了八个,把他们都打跑了,嘿嘿嘿”丫丫有些得意的握握小拳头。

伍子墨一个勾手敲打在丫丫头上:“莫恩你来说”

“喔~”莫恩耷拉着头,“那天,我买了些书籍进教室,结果同学不让,跨开腿说让我钻过去。我不干,走后门,后门也被他们堵死。刚好老师经过,我向他禀告,他说:‘懦夫,骑士从来就是血与火交织的英雄,如果不敢闯过,你可以退出我的班级’。我就只有和他们打了”

伍子墨捏了捏莫恩的脸道:“不会就这么结束了吧”。

“老师叫你明天去分院一趟”丫丫吃着糕点模糊不清的说道。莫恩则可怜兮兮的看着伍子墨。伍子墨淡然一笑转身离去,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毛选》了。

次日一早,伍子墨带着莫恩和丫丫,捎上白硕去分院,还就便在叶敬之的服装店给他们买了一身衣服。原本叶敬之以为伍子墨们是贵族子弟,态度很冷淡,但看到伍子手上的戒指后,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交谈到飞起。

对于分院老师叫伍子墨来干什么?无非就是让伍子墨好好管教孩子,不能放任自流。至于怎么做?事件的起因,孩子们犯错的心里和想法,他们是一点也不关心的。嘴上都说孩子们的事再小都是大事,而真正在乎的却是没有几个,误解传遍天下,理解寂静无声。

不管伍子墨在分院的感慨,就说千门,千门这时候来了个稀客。

“木堂主,你们门主在吗?”

木军引来者坐下道:“门主有事不在,今天应该会来一趟,石领首有什么事?”。

“听说墨小哥在赤铜山脉的矿区,我想他能不能把我也弄进去,我大哥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石头期待道。

“这事儿,得看门主,等他回来我会代为禀告的”

“好的,谢谢了”

.......

石头刚离开。“怎么有客人?”伍子墨看着木屋桌子上的点心果盘道。

“子墨,石头领首刚才来过,想同你进赤铜矿区”木军禀告。

“干什么?”

“说是去看他大哥?”

“他大哥?”

“四年前矿场事故,石头的大哥石老墨,带领平民反抗被镇压,被罚在赤铜矿场挖矿赎罪”木军解释。

“嗯”伍子墨眼神游离不知想些什么。

“喔~,门主这是癞子收集整理的谍报”木军欲走又回身道。

“好,我看看”

伍子墨看着这份谍报,感慨万分:原来以前他只看到了炎城的冰山一角。谍报大体在讲:炎城里表面上领主萧炀一家独大,姜、云、淳于三大豪门 次之,中小贵族林立。但背后还有着更为神秘莫测的势力,领主萧炀也不愿轻易得罪。分院、轨铭殿、万拍行、添香阁、聚兽斋、骑士公会、药师公会、铸师公会、剑士公会、分行、万宝阁。这些个势力背后的支柱都让人有雾里看花,琢磨不透的感觉。

伍子墨看完谍报,揉揉太阳穴,心里苦笑:任重道远啊!又对着木军道:“军哥,这张卡里有四亿多,你把它交给雅儿。有这个基础,我们千门暗里的扩展发展可以推进许多。还有叫癞子再深入发掘这些势力的关系,内部的、外部的多多益善。出来两天了,不回去估计会起疑心,这边劳军哥和小游歌你们上心”

“嗯,万事小心”木军道。伍子墨微笑告别。

淳于家的豪门宫殿里,某一处花园。

“姐,你说我这么做浪漫吗?”

“一天脑子里就想着你的未婚媳妇儿,心儿不是这么肤浅的人,她看重人品,与其花里胡哨的搞一些,不如好好收收你那风流性子”亭子里一个温婉的女子回道。

“无魅说得对,小让你是该收收性子,不久就是订婚的人了”园子走进一个二十四五的面色温和的年轻人附和道。

“重老大,你也这说,一点浪漫也不懂,算了话不投机半句多”淳于让一溜烟跑了。

年轻人来到女子旁边坐下道:“姜家人其实我都不喜欢,唯独小心我例外,只是她似乎心里有人,到时候...唉”

“大哥你说的没错,云家独子丧命在姜拜手里,云姜两家的仇恨已是无解,两家缠斗之际,姜家把心儿推出来联合我们家。心儿也是可怜,希望嫁过来,她和小让能幸福”

“但愿如此”男子长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