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域公盟 > 第四十三章、东边太阳西边雨
长枪破开的三人定定看着这个横眉冷目,面色白皙的不速之客,心里都凉透了。

他们拍破脑袋也想不到会在这个地方见到这个煞星,都生出了离开的想法。那蛇女是最果断的,她看见这个人后略作迟疑就欠身离开。倒是那两个军官不甘就此收手,他们奉命而来若就此离去,对他背后的主子不好交代。

两人对视一眼坚定了内心的想法,咬牙朝着青年攻来。

看着两人,星光照耀下的青年人,脸上星目平静,嘴角带着耐人寻味的轻蔑。他很欣赏这两个军官的勇气同时也感到满意,毕竟在西洲那片广阔的土地上,令人畏惧的“厉轻央”三个字在这不好使,这样最好,免去多余追击的过程。

青年人很认真接招,虽然这两个军官不用他尽全力,但他从来不会轻视任何对手。第一招动用融魂技,一魂——蝰蛇附体。大招出现,青年周身像隔空披了一身黑红相间的坚实铠甲一般,向军官飞去。

那二人从看到青年调动融魂时就知道他们的选择多么愚蠢。果不其然只一个回合,两人一个被拧下脑袋,一个被掏出心脏,就此饮恨。两人被杀,血液溅得到处都是,沁得灰白的石头发出阴寒的冷意。周围突兀传出老鼠过道的窸窣声,大概是暗中不甘心的潜伏者带着恐惧在逃离。青年完事,径直走到自己的血红枪边,拔起后对着那个趴着的青年道:“张执中?闾院大弟子,我有些失望”。

闻言的地上青年优雅爬起道:“形式不重要,省力的目的达到就行,我只是没想到是你”,他拍拍衣服,把寒潭握在手里好整以暇道:“来吧”。

接着这里唯一剩下的两人气势不断攀升,无形碰撞的气流把灌木吹得连根拔起。黑夜中红光和蓝芒交织着,割裂出无数的碎石。相互的试探结束。厉轻央冷言:“令留下,你可以不死”。

感受到对面的气息,张执中嘴角有些苦涩,心里想着:已经走在我的前面的了吗?虽然他已经必输无疑,但是他还不想这么狼狈的离去,这无关对帝武令的舍得和不舍,只是关乎他心中的一口气,这口气牵连着心与路。而且虽然他会输,但是帝武令一定不会被他带走,因为厉轻央已经和他耗了很多时间,这就够了!

厉轻央见张执中任然坚持,身上的融魂蝰蛇虚甲变成狰狞的蛇身缠绕在血色长枪上,带着长枪脱手,裹挟雷霆万钧之势席卷而去,那是他目前最强的招式——落星。张执中看着这撼人心魄的招式,着实有些自卑和无奈,暗自对老师说:抱歉,接着深呼气激发了他老师为他保命留在寒潭里的一招——冰主莅临。

体内劲元膨胀,张执中杵剑而立,以剑为媒介,引动天地元力在背后形成一个修美巨人。巨人睁眼,张开大手狠狠抓向蝰蛇。

刺耳的金属交割声强烈的传出,风暴向四面扩散开来。碰撞的中心呈现一面倒的场景,张执中连带着身后的巨人被红枪推着倒退,一但被推到身后不远的巨石那里,那他将被血枪毫不犹豫钉死在石头上。厉轻央对于这样预料的结果觉得有些可惜、失望,可不会收手,死亡是他对他对手的尊重,同龄一代很少有人能称得上是他的对手,眼前的算是一个。

石头处就要到了,疑惑的是厉轻央从张执中眼里看到不解、却没见到慌张。

当张执中贴壁,眉头沉思更甚时,远山又一道人影掠来,推手打出一掌,枪剑引起的动荡就此戛然而止。

来人是一位老者,他扶手而立,两指夹住血色长枪,弹指间将其拨回到厉轻央面前道:“年轻人,很好”。

对面之人也不答话,提枪走人,临走还留给张执中一句:“你也不是那么让人失望”。是啊,有时候佩服一个人不一定看武力,也看脑力。当厉轻央的身影消失在黑夜,张执中“哇”的呕出大口鲜血,面色苍白如纸,但是还是勉强对着老者笑道:“我就知道会是太老爷子你”。因为在春城老张家,这个老头战力是出了名的厉害,做事也是出了名的拖沓。

......

“老爷子,莫爷爷”

“嘎吱”小院的门被伍子墨推开。回应的只有在中屋凉席上躺着抽旱烟的莫爷爷,老乞丐却不见踪影。

今晚没去矿场,他一来是想这个家了,二是想问问老乞丐关于封印甲的事情。老乞丐不在,觉得不碍事,明后天抽空回来再问也不迟。便随手拿起一个凳子坐进了中屋和莫爷爷拉话。断断续续的拉话到深夜,爷孙两聊得笑容满面。

开心只在这间小屋,这种万籁俱寂的时刻,中西城间的江涛翻滚着、哭咽着和岸柳告别,是啊!两物自此一别,何时再聚,一去便是永远!当哭!当哭!

天也不忍心见着一幕,陡然招来乌云,悲伤出一片阴雨。雨一直下,第二天还在下,大有不下它一个月不罢休的意味。这总让人会有些不快乐,纵然不快乐,但很多事情还是要人去做的,伍子墨是这样,叶敬之也是这样。伍子墨在第二天淋雨去了矿场,哪里还有一份崇高的事业未完成,不能缺席。

叶敬之呢?他也在忙碌这一份崇高的事业,实现一个爱的承诺。眼看时间一点点到来,一场阴雨拖住了他上下打点关系的疏通“道路”的进度,让他不得不加班加点的忙碌。

这种忙碌总是让日子过得很快,起码对于叶敬之是这样。一连三天在阴雨里奔波,都让他差点忘了写情书给他可爱的人。于是赶忙招来信使肥肥,伏案舒舒缓缓的写着普通却又真诚的话语。写到动情处还傻傻一笑,幻想着拿着这封情书的少女该是多么小女孩,多么憨态可掬。

桌子上的肥肥,肉爪子挠挠尾巴,回身用水润润的眼睛看着这个傻男人:他胡子拉碴,眼睛却那么明亮。

傻男人就这么痴痴写到一半,雨停了——这是一件好事,加上屋内这温馨的场景,让人误认为一切突然变得美丽。只有屋外檐角时断时续的滴水声诉说着诡秘和阴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