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域公盟 > 第四十八章、长椅
‘桂花酒,桂花酿,桂花香外离人唱’

夜晚的添香阁很热闹,鱼玄机来了后就更热闹了。一楼的歌舞厅里贵族座无虚席的听着台上歌舞伶人的《桂花离人决》,虽然醉翁之意不在酒,还是都是听得如痴如醉。一曲歌罢,人们还沉浸在碎玉鸣环里,突然梆子响处,台上款款走入一个清荷旗袍侍女。

侍女站定,红唇微启:“鱼姑娘舟车劳顿,正在休养,对大家的冷落,她深感抱歉,所以亲自编排了自己的招牌歌舞来聊表歉意,虽然不是她亲自舞蹈,但绝对不会辜负众望!”侍女说完欠身一礼,袅娜下台。

人走台空,众人伸长脖子等待,空气中一时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兀地!一声筝拨漫入,梨花带雨;接着琴声悠扬,清风晓畅;不久佩玉鸣环,郁郁芬芳......这只是开始。

声音越来越激烈,越来越高亢,听者都以为还要上扬,它却峰回路转,戛然而止。就这么停了吗?不!“嗡”

是鼓,厚沉的鼓,敲开了心扉,震落了天上的花朵!

四合大楼里,中开的天空上,洒落满天花雨。红袍,血色的红袍,梅花的红袍,海棠的红袍,是一个人的红袍在花雨中绽放,又飘飘然落下!一双赤脚带着羞涩收缩的身体踩在了台上,然后绫罗前抛,纤腿后舞——鹤腰。绫罗坠地,女子闭上了修长的睫毛,《赤足掌中舞》这才要开始!...

不知什么时候伴随舞蹈响起了这样的温润歌喉:“曾把风光渡君怀,长歌踏马,娉笑靥灵台!可怜秋风吹冷雨,一夜泥泞,相思落尽旧亭哀。聚识短,离时长,遥盼卿心万里远,邀约仙台路,梦里浮生凉!”。

歌声徘徊着绕在红袍身边,赤裸的脚就踩在音符上,凌空带出一字步,细腰后压——奔月......

中开楼里的天上挂起了勾月,它在高高的天空里目睹了红袍舞女的曼妙舞姿,也看到了添香阁楼里或酩酊大醉的坦胸露乳,或软玉在怀的骚兴风流,或欲求不满的破口大骂,这里的一切参差不齐,苟且的融合在一起,实在是太辣眼睛!只有孤独花园里静坐的女孩让它恻隐,安安静静的藏在云里为她悲伤。

这是怎样的女子啊,她坐在花园纠结的摆弄着手指,不时又火烧屁股一样的站起来踱步,眼睛明明从不曾离开一个方向。她期望着这一秒或许下一秒那个坚毅的男人就从哪里走来。她已经做好所有的准备,甚至连他们未来也许要有的宝宝的名字都已经想好。

“他不会不来的”女子这么想,这么坚定,暗暗握紧手掌。

时间滴滴答答的过去,勾月乏累的打个哈欠,爬完一半的天空。人?任然没有来。

“他可能被什么事情耽搁,再等等”女孩心里说一句,坐回长椅上。

风忽然轻轻吹起,花的树叶被吹得沙沙作响,女孩心里有点冷,瑟缩的往长椅里挤了挤,往日这时总会有个温暖的怀让她靠一靠的,可是等了好久,于是她哭了!

风停了,勾月挣扎着爬完三分之二的天空,月照下有寒鸦飞过,停在枝头“哇”的叫了一声,女孩被惊醒,眼睛已经红肿了,“再等等”她倔强的想,又困顿的躺在长椅上睡着。

寒鸦飞走了,勾月疲倦的沉入山头,刺眼的光芒照醒了她,天亮了,他最终没来!女孩红着眼,白着脸憔悴的走了,她想:她输了,他父亲是对的。

......

伍子墨经历那件事后,一直投入在矿脉的挖掘和连弩的制造上,没有回家,高强度的劳作能让他痛快些,陆机也对他这样的识趣很满意。他不曾回家,所以并不知到家里捡回来了个年轻人。

那个年轻人昨天刚醒,今天勉强能下床走动。莫老爷子在院里接水看到他出来,急忙过来搀扶。

年轻人打量着小院问道:“老伯伯,我这是在哪里?”

“西城莫老头子家”莫爷爷慈祥的笑着回答,对这个必死之人以莫大意志起死回生的奇迹很叹服。

“我躺了很久了吧,今天几号”年轻人艰难的呼吸着询问,看来起身走几步不是那么容易。

“也没多久,五六天的样子,快回去歇息吧”莫老头看着年轻人气喘吁吁的样子,关心道。

“今天几号,老伯伯”年轻人对这个很在意。

“月末二十九号”莫爷爷搀着他的胳膊道。

“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想请伯伯帮忙,啊啊”客人听到日期,激动之下想要去拉莫爷爷,碰到的却是他断却双手处的伤口!

“请您一定要帮我”他忍疼继续说。

“什么事”莫爷爷认真听着。

“我想请您给我一身宽大的袍子衣服,我要进中城”

“养好伤再去不行?”

“这比我的生命更重要”年轻人极度坚定的看着莫爷爷,眼里带着一丝央求。

莫爷爷答应了他,只是家里没有,给年轻人熬了些粥后,动身出去购买。

中午莫爷爷回来了,带来年轻人的想要的袍子。年轻人穿上袍子,不好意思的和莫爷爷借了些渡江的钱便走了,出门艰难的走在路上离去。莫爷爷没有留他,因为每一个有着坚定目标的人,除非走完全程,不然留下他就是杀了他。

年轻人渡江走了一个下午才堪堪走到他想去的地方,一座少有人去的花园。他沉默的,压抑的,艰难的走向长椅,他们相约的日期已经过了,但他还是希冀那人还在等他。终于走到,他跪坐在椅子边,哽咽的声音传出,却没有眼泪流下,空气中若有若无的熟悉气息告诉他,她已经走了。他第一次感到累和对生活的绝望。固执的走完漫长而痛苦的路程,却被一张空荡荡的长椅打到!

“喵”一只白花花的大猫从花丛中穿出,走到他的身边亲昵的蹭着他的膝盖,好像在说:“加油”。男人咬牙站起想着:“对,我不能趴着,我要去对她解释一切,对,那封情书我还没送给她”。男人又喘息着走向他的店铺,他要在哪里休整一晚,接着去完成他想要的完成的事。

在年轻人踏上中城时,女孩就回到了家。女孩失魂落魄的走进家门,走在大红地毯上,周围的下人忙忙碌碌着从她身边经过她也浑然不觉。这时有下人注意到了她,匆匆跑去禀告什么。

不久一个中年男人被引着走来,那个男人一脸焦急道:“心儿,你昨晚去哪里了,父亲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不能耽误了后天的订婚大礼”。女孩没有理会他,不言不语的往自己的楼阁走。她特别痛苦,她那么爱他,为他可以抛弃所有,但是他却在她最怀有希望的时候给了她一刀,可是到现在,她还爱他,心里应该有恨的,却脆弱到恨不起来。躲在房间里她又哭了,“也许嫁给淳于让是个好选择”她在床上迷迷糊糊睡去,心里冰凉的想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