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域公盟 > 第四十九章、订婚
‘桂花糖,桂花郎,桂花开处贺新娘’

“一对夫妻花神祝,白头到老孙满堂,新娘唤做姜族女,白裙嫁给淳于郎”中城路上,小贵中贵家的小孩子,大街小巷的乱串,嘴里朗朗上口喊唱着不知道往哪里听来的打油诗,当真是喜庆。

这是昨天才传出的爆炸消息引来的后果——姜家和淳于家联姻,明天姜心和淳于让订婚。这件事成了他们茶余饭后吹牛打屁的谈资,交谈里面各种猜测都有,其实明眼人都知道这一点,姜家和淳于家的联姻,云家将会很被动,但他们不知道这一点:众所周知的表象下往往藏着更为复杂的心机,特别是对于一个大家族。

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信息传递的速度最快,范围最大,趣味性最强,除了李家短周家长的鸡毛蒜皮,就是这婚丧嫁娶了。所以这个事件连一个离群索居的残疾小孩都有所耳闻,当然也不乏刻意关注的原因。

我们要接着说这个男孩,他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小男孩,他有着蓬松的头发,明亮的眼睛,睿智的头脑,和古怪的脾气。在他出生那天,天降祥云,白鹿衔口跪送灵芝,芳香绕梁散后,接着狂风肆虐,电闪雷鸣,一电当空打下,劈断了他稚嫩的双腿。

这种大起大落的场景让他的父亲很担忧,请来了一位神神叨叨的预言师来开释,那个预言师摸着他的脑袋闭上眼施法,结果鼻冒黑烟,口吐白沫的惊叫:“天生黑心眼,杀人四百年,克兄,克父,克母”然后吐血三升而亡。他父亲因此对他不喜,他也被封闭的养在了一栋堆满书的书房里,父子很少相见。前些年他哥哥因他死在姜拜手里,他父亲就直接没再来过。他父亲不来,他也乐得清净,本来天生无情的他,注定不会为谁流泪。

可陪他掏鸟蛋,赶蚂蚁,搬书本的病秧子哥哥死后,他心里便埋藏了刻骨铭心的仇恨。可是他不能练引决和吸收天地元力,但是五岁精通中陆文,八岁遍览异闻录,十岁剖析爬虫花草,十二岁体察山河日月,他哥哥死后,他说他要造一盏灯,杀一些人,便日以继夜的埋头在铁锤的敲打和铭纹的构造研究中,到现在已经两年。

今天抽空从沉闷的房间出来,他从下人口里听到订婚消息,又了解了一些下人口中的关于姜心和叶敬之的谣言。男孩去伪存真,抽丝剥皮的一联系,冷笑出言:“家族的牺牲品,萧家不久,云家将亡,我可以离开了”。

下人听着他大逆不道的话,不敢言语,也幸好男孩的存在感不强,不然就这话够他再断一双腿的。对于小男孩的话语变成现实的可能性有多大,我们不知道,贵族也不知道,反正无知者无畏,中城不会因为他一句话就停下热闹,尤其是添香阁的热闹。哪里天天人流爆满,来的人不为女人就为酒。在人流的进进出出中,走进去一个人,是淳于让,他将是明天的主角,为了告别昨天的风流,好好对待那个终于到手的他挚爱的女子,要这里喝点酒告别曾经,展望未来。

淳于让跨进添香阁的酒阁楼层,早有那精于专营的中贵小贵上前道喜:“恭喜淳于公子,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淳于让谦和的施礼拱手寒暄,接着朝靠窗边的僻静角落而去,喜滋滋的喝着添香名酒贺子酿,他不知到正巧在他的背后,坐着一个身穿大袍子的男人,那人喝着空杯铁......

次日,中城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银白角马拉着一辆辆嵌花雕纹箱车,奔着中城的中央广场而去。大股带着礼物的中贵小贵跟着车辆簇拥着,呼喊着,企图巴结上这炎城的两个大豪门,在嘈杂中漂亮话说尽。他们要去的目的地,是着一座教堂,教堂外有一株遮天蔽日的巨大桂花树,有身份人家的子女的订婚礼都在哪里举行,据说只有在花神祈祷和见证下,夫妻婚后才能幸福美满。以三大豪门的身份,他们的儿女订婚怎么都会在这里举行。

一东一西的两队车马在巨桂树下的人山人海里碰头,打头的车内俩家家主分别下车,引出一男一女朝桂花树下走去。男的身穿浓烟云扣燕尾服,女的连体一身银霜流纹白纱裙。两家主把人带到树下,让男子拉上女子的手到树脚去行跪礼。这对年轻人照做,男的脸上布满笑容,女从不见欢乐。人群围挤中,有个抱白猫的宽袍人躲在在阴影中也不见快乐。跪礼行完,接着是到教堂举行信物交换仪式,仪式像欧式的形势,两人需要在仪式最后把彼此的信物伴随司仪问答宣誓互换.......

司仪上台来到俩人中间道:“好!时间差不多了,各位贵族大人请入座,订婚马上开始”。

众人闻言坐下,司仪咳嗽一声对着淳于让道:“这位年轻的大人,您愿意用一身的时间来呵护这个美丽的小姐,勿论生老病死,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淳于让自信的回答。

“这位美丽的小姐,您愿意用一身的时间来关心这个优秀的先生,勿论生老病死,不离不弃吗?”司仪又对着姜心道。

然而,姜心沉默了,她缄默不言。她的父亲姜调在坐席中,对他一个劲儿的使眼色,铂金强者的气息都收敛不住,泄露了出来。她视而不见,内心充满纠结,她只希望眼前人是心上人。可惜人生就是这样,不会一成不变的朝着想象的方向发展,充满不为人控的遗憾。她其实是想等,在她心中认为,那个人即使不爱她,也应该大胆的来这订婚礼上祝福她,起码他是她辗转反侧的旧爱。事实是她伸长脖子寻找遍所有的坐席都不见她想找的人,这一刻,直到这一刻她心才冷了,于是她勾起一抹勉强的幸福笑容,想要说:“我愿意”。

她父亲在座位中看到她表情的变化,舒服的吐出一口长长闷气。她父亲放松了,但来凑热闹的贵族就紧张了,那种暗里和两豪门有冲突的贵族,希望有一场突出的变化,破坏掉这珠联璧合的订婚,那种依附于两豪门的贵族则希望自己就是姜心,满口答应就是。两方带着急切的心情,应与不应都希望她快点作答,于是空气就凝结出这种安静期待和急切的氛围。

姜心红唇微启,她要出声了。

“喵”没错是一声猫叫,回答是肥肥的声音。

被替代抢答的姜心判断出声音的制造者,寻声望去,窗边闪过一道人影。

“哒哒”她踹开脚下的一双水晶恨天高,提着裙摆往窗边跑去。戏剧性的翻转让所有人不知所措,呆呆地看着她跑到窗边。

她打开窗子,什么都没有,激烈的不甘心让她继续提着裙摆沿过道向教堂门外跑去,可惜跑到一半,被她反应过来的父亲拦住了去路。

她父亲认真看着她道:“他如果爱你,今天就一定会站出来阻拦,你还要固执,父亲不会阻挡你”说着让开了身体。

一条光洁的通道就在眼前,讲述一个悲伤的故事,她终于不再对那份爱情信心满满,退回了司仪旁边的原地。

那一声猫叫,是希望也是失望。但对于姜拜来说是无尽的愤怒,他扭过半张被纱布包裹的脸对身边的跟班说着什么,接着转头看着木已成舟的订婚礼,眼里带着报复发泄的舒畅!

姜心回来,司仪接着问:“这位美丽的小姐,您愿意用一身的时间来关心这个优秀的先生,勿论生老病死,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她语气复杂而伤感的回答。

......

“好,仪式的最后,由两位新人,在花神的见证下互换信物,预祝婚后百年好合”。

两个人在众人目视中交换了盛放信物的盒子,他们需要在众目睽睽下打开,以此来彰显豪门的富贵和实力。

淳于让打开盒子,里面爆发一阵火红的光芒,是一颗半成熟的王晶,这个信物姜家是真的走心了,有了这个王晶淳于家的那头九级领主异兽,有了更进一步的可能。

再看姜心,打开盒子后,捂嘴泪奔,跌坐在地,连呼吸都十分困难。她瘫坐处,盒子掉下抖出两只惨白的手掌,一只上面带着一枚扳指,那是叶敬之的扳指。她看着手,那双手无数次温柔的抚摸过她的脸颊,现在却“骨肉分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愤怒驱使她拔开头上束发的簪子,凌厉的往淳于让门面刺去。

看着地上的手,淳于让也很惊讶,等到簪子到眼前,他才反应过来支起手臂抵挡。

“滋”簪子插入又拔出,没有发动第二次攻击,姜心捏着它跑出了教堂。

座位上的人都乱了,前排的豪门大佬也坐不住,统统站起身来。淳于家的族长和姜家的族长都怒火攻心的看着向对方,爆出惊天动地的气息,猛烈的拍掌对打在一起,异口同声说出:“给我一个说法”。

各自阵营的族人客卿,对峙在一起,虎视眈眈的看着对方。而那些来凑热闹被两个家主大佬震开的贵族,连滚带爬的往出口涌去。对打一掌的两家家主,各自退后几步,一个准备使出姜家绝技“破神绵阴指”,一个将要动用淳于家的“搂山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