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域公盟 > 第五十章、悲哀
‘桂花落,桂花默,桂花散尽天涯客’

窗边闪过的人影抱着一只白猫走了,是走炎城中间那河上的水路。

他孤独的坐在船头,现在连抚摸肥肥的白毛都做不到,他心里想:姜拜断了他一双手,可好像还仁慈的告诉了他一个事实,那个女人是在玩弄他的感情,她答应订婚的笑容是那么幸福。然后他嘴角开始泛起苦涩,念头在打架:我一个没有实力的小贵族怎么配的上人家豪门,心儿祝你幸福。

眼泪!面对死亡都没有留下的眼泪,最后在爱情的折磨中掉下;哀嚎!断手的疼痛都没有鞭笞出的哀嚎,最后在爱恋的绝望中释放。手断了,他没了物质生存的依靠,人走了,他没了精神安息的家园,他这一刻想到了死亡!

跳江、溺死!怎么侥幸苟活,就怎么坦然结束自我。他跳了,可惜被一个瞎眼老头揪住了后背,老者拎他上来,张开七零八落的牙齿道:“年轻人,为什么要跳江呢?如果生活给了我们一刀,我们应该残喘这倔强的生命,站起来给生活一刀,这是公平。假如你是失意者,那就去自由城吧,哪里有人们渴求的一切”。

就这样,楼船驶过江面,划开两段人生......

跑出教堂的订婚女主角在教堂内剑拔弩张的时候披头散发的跑进来,手里捏着一张血红的信撕心裂肺的问:“为什么?”。

“心儿你......”

“父亲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姜心又怨毒的看着淳于让,“他和你无冤无仇”。

“我......”这位悲剧的准新郎,捂着流血的手臂,根本不知从何解释。

“心儿你不要无理取闹,一双手而已,可能只是仇家的恶作剧的报复”姜调编制一个令两家人面子过得去的理由解释道。

“对,一双手而已,丫头,下人发现是信物被人掉包了,现在已经找到,我们继续吧”淳于家家主打蛇随棍上说道。

“一双手而已?你们没人在乎他的生死对吧?其实我也只是个家族联姻的工具而已对吧?我早该看出来了”。

“心儿,放肆”姜调怒斥。

姜心凄美一笑,开始倒退,她要跑,去找她那装在心里可怜的人儿,不论天涯海角。

姜调发现她的意图,大叫一声逆女,抢身阻挡。

“站住,父亲”姜心把簪子抵在脖间。

“逆女,你丢尽了姜家的脸面,死不足惜”姜调喘着粗气吼道,身形不见停顿。然而姜心下手尽显决然。

“伯父”淳于让竭尽全力赶上姜调,拦住去势,看着姜心道,“姜姐姐,我是真心对你爱你的,忘了他好不好,我发誓用尽一生的时间去守护你”。

坐席上没离开,有辈分的贵族见有机可乘,忙“好心”的帮劝:“对啊对啊,淳于少主人中龙凤,和他在一起你们是珠联璧合,就答应他吧,姜心小姐”

姜心遍览贵族默然道:“蝇营狗苟”,接着看着淳于让道“你说你爱我,爱我什么?”。

不待他回话,姜心用簪子从额头划到下颚平静道:“是这张脸吧,现在可以死心了”,说完奔出了教堂。

“你”姜调看着她的背影,暴虐的气息凝聚成巨大的手掌虚影——破神绵阴掌拍去。

掌印勾连丝丝动荡的元力,摧枯拉朽的打向女孩背部。

“嘭”掌印散处,淳于让吐血躺在地上喊了句伯父,随后晕了过去。

一场戏剧性的订婚落幕,所幸姜家和淳于家没有反目成仇,只是关系也不会像从前那么紧密。领主萧炀听到这个事件,解开了心里的一块疙瘩,一边拍手称快,一边又驾临前去安抚。他先走了淳于家,亲切的看望躺在床上养伤的淳于让。

又跑到姜家,本来因出走姜心而上下凌乱的姜家却因为他的莅临而变得井井有条。只见姜家会客厅,萧殇被安排到主座,左边姜无情,姜调,右边姜无离,姜一笑,依次落座。

萧炀道:“发生这样的事,也是无可奈何,二老和一笑你们要看开点”。

“让领主见笑了”姜无情无奈道。

“你们遭此一事,万花宴......”萧殇直奔他关心的问题道。

“万花宴,是一定要照常举办的,正好去去霉头,到时候还请领主赏光”姜一笑和颜悦色道。

“一定一定”萧炀说道。

“轰隆隆”厅里正说着,一道擎天打印轰然砸在姜家府邸炼药密室少有人去的地方。

听到声音,萧炀腾身飞出大厅,姜无情、姜无离等人借助外物腾挪跟上。

众人出厅,只见声音传来的天空上腾身飞着两个黑白面具人。看到两人萧殇厉声喝道:“什么人敢在炎城放肆?”。

那两个人不说话,射来一道勋章。萧炀接过后,定睛一看,眉毛抖了抖,拂肩一礼道:“执法者大人,领主城内怕是不在你们活动的范围,请您立马离开这里”。

面具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道:“领主大人,这是关乎二十八利殒命于此的事件,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萧炀久居高位,炎域之主,何曾有人敢如此和他说过话,冲冠一怒,招手第一融魂技——邪火烈狮王之獠牙天吞使出,打去一只硕大的火焰雄狮,雄狮咆哮着撵向面具人。二人见势不妙、不坐以待毙,联手在空中画出一道大印,地藏四印之甘露印,往雄狮奔来处当头压下。

大招交接处,罡风吹碎无数的房上的琉璃瓦,来不及躲藏的普通青铜下人,直接被震碎五脏六腑、横尸当场。萧炀见大招被破,抬手又是一招,邪火烈狮王之刨爪天降,头顶随手凝结的厚大火焰狮爪,小山般大小,凌厉的抓去。两个面具人观不是敌手,飞身撤退,打空的狮爪,就这么无可阻挡的推到一片房屋,让现场的废墟更残破了。

地面上的姜无离和姜无情等一群人,木愣愣的看着这一片废墟,觉得他们费尽心机的安排估计要毁于一旦,姜无情最先回过神来喊道:“快,忧儿,思成”。

姜一笑和姜调闻言疾步往废墟里炼药处的密室去猛刨,刨开残垣断壁后,看到有两个血肉模糊的人护着丹炉不放,一个气若游丝,一个当场嗝屁。

姜无情看着一子丧命,一子垂危,立即嚎啕大哭着去收尸,天空飞下来的萧炀看着这个场景,心里虽然有万千疑问也不好现在说,道一句:‘节哀’转身离去。

姜无情哭了一气,仿佛想到什么似的道:“丹药,丹药”。

“在这里,三弟说刚好完成”姜一笑小声安慰道。

“好,好,好,哈哈哈”姜无情边哭边笑的大叫。

三天后,姜家议事厅里,隔开佣人后,姜无情问道:“一笑,忧儿怎么说”

“三弟说,那天鬼蔻练到收丹阶段,鬼佬想要把丹据为己有,作为和我们坐地还价的谈资,三弟和小弟看出他的意图,和他大打出手,结果鬼佬爆发的气息引来执法者。危急关头,他们三人合作合力对付来人,但对方太强,一个钳制他们,一个蓄力发动大招,缠斗中,蓄力完成的擎天之印打下,鬼佬把丹炉抛出,吸引他们去硬扛大印,自己借机逃生,后来他就不知道了”。

“鬼佬,好算计,派人去打探他的行踪,只要炎城被我姜家拿下,下一步就是拿他的头颅来祭奠思成”姜无情咬牙切齿道。

“那思成的葬礼?”一直不言不语的姜调问道。

“办,大办,让宗族客卿都来参加,接着就办万花宴”姜无离道。

“父亲你看?”姜一笑道。

“听你无离叔的”

“是”姜一笑说完又看着姜调道,“大哥,心儿还是没有找到,家族近来事情特别多,可能加派不了人手”。

“哼!那个逆女,不用去找了,有本事她就永远不要回来”姜调绷着脸,不带一丝人情味儿的回答。

他们口中的少女也许真的永远不会回来了,现在她已经换了一身朴素的衣服,脸上蒙着布巾,怀来藏着血信,手里杵着木棍消失在炎城外碧绿蔓尽和枯土交接的黄沙里,但凡她走过的地方总会传出这样带着凄楚的动人歌声:

那山间熠熠生辉的花朵

你可知道

在这浩渺的世界里

有一阵风在想你



它可以翻过高山

它可以越过泥泞

它不觉辛苦

为你



它吹来春雨

它吹走艳阳

它捧送秋露

它融化冬霜

只要四季在你的眼里

它不辞辛劳

为你

它用滚石打磨身体

它用寒冰淬炼灵魂

它要吻送你到一个美丽的地方

在那里只有他和你

为你

它是风

它好像没有眼睛

它好像没有耳朵

它好像没有鼻子

它好像没有嘴巴

它什么都可以没有

但不能没有你

...

她要去找她的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