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域公盟 > 第五十一章、脱逃
一个故事结束了,另一个故事又会精彩上演。

“抓住她”

沉闷的声音从面色冷静的便衣人的嘴里发出。

城外森林里呼啦啦应声涌出七八个便衣人人,把一个女孩围困在树脚。女孩被突然出现的人群惊吓,从衣袖里抽出双刀,架在胸前,冷冷看着他们。

“把刀放下跟我们走,可以不必承受皮肉之苦”为首的便衣人出言。

“呵”一声娇叱,女孩不受便衣人的缓兵之计,脚蹬树干,飞身往薄弱的包围出突破。

“上,要活的”便衣人见女孩动作喊道。

“啊呀呀”包围圈在便衣人呼喊中缩小。女孩先贴近的便衣人,被她躬身扭腰,手起刀落的割破喉咙。在便衣人捂着流血的喉咙倒下前,女孩又跃身按住他肩膀翻身过去,滚身穿入草丛,向远处逃去。

眼看着女孩就要逃脱,便衣手下带着些又要劳心劳力追赶的遗憾,便衣头头却支起一把连弩。

“嘣”断弦声夹杂箭矢破空声响彻,逃跑女孩右肩胛被箭矢钉穿,闷哼栽倒。尾随追上的便衣人七手八脚的按住她,抬往了赤铜矿脉。

矿脉离这里不远,不用走多长时间。便衣头头带着五花大绑的少女,很快就到了那里,直接把她带进了一个密室让人治疗箭伤,然后撤退向他的主上禀告完成任务。而他的主上,不用想就是陆机。

听到便衣人的禀告,陆机开怀大笑。他一直挂怀的事情,就要在今天解决了。收住得意,他命令手下去将许进押进密室,自己也往密室走去......

“嗒嗒嗒”千门的木制板上,雅儿踏着焦急的步伐走进会议堂,拉着木军的手,快速的舞动着。

“什么?”木军看懂雅儿,“许倩影不见了?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雅儿继续比划。

“这么早?他常去的地方你找过没”木军询问。

额头微点,雅儿表示找过。

“那快点召集人手,往外发散寻找,要是被那些人抓到,可就不妙了”木军说完连忙往中城“知味”赶去,一是联系癞子,二是向晓光盟的黑面神申请援手。

千门近来在中城的动静,已经开始引起贵族的注意,要是许倩影落入有心人手里,那么局势对于千门来说将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众人齐齐出动寻找......

“许进该说了吧”陆机走到许进身边说道。

许进不说话,只是在绑他的木桩上抵着头。

“不见棺材不掉泪,带进来”陆机揪住许进的头发直直看着他的眼睛,“你忍心看着你女儿死吗?嘿嘿”。

侍卫带着箭伤刚被包扎好的许倩影进来,丢在陆机跟前告辞下去。

“你看看,这是你女儿吗?要是不是,你也可以不说,一个和你毫无瓜葛的人,被一刀刀刮死在你面前,相信你也不会动容的”陆机放开头发低身摸着许倩影的脸说道。

“呸”被摸脸的许倩影,扭头朝着陆机就是口唾沫。

抹干净唾沫,陆机看着许进:“看来真不是你女儿了,小姑娘细皮嫩肉的,很新鲜!我的士兵们好久也没享受了,这个作为奖励,他们应该很满意,来人拖下去”,陆机说完转身欲走。

“我说,你真能放过她吗?”许进不再闭口不言。

“看你说的真实程度了”陆机回头邪笑“要是你骗我,我找谁算账去”。

“那你把我放下来吧,给我笔纸”许进咳嗽着,“这样你可以自己印证”。

“父亲......”许倩影摇头喊,眼里带着不听某人劝告而形成这种局面的自责,可惜为时已晚。

“丫头,只要你能活下来,父亲没有什么不可以”许进慈祥的看着他女儿。

“来人松绑,你要是好好配合,有的是时间叙你们父女深情,要是作怪,那就去地狱叙吧”一旁的陆机出言。

“放心,保证大领首满意”往日刚强的许进此刻似乎懦弱了。

侍卫手脚也麻利,许进被松绑的时间,笔墨纸砚已经安排妥当。

“小女能不能也松绑?”许进看着纸张问。

挥手示意同意,陆机自思修为强大,也不怕许进出什么幺蛾子。

侍卫领命解绳。许进一边写一边留意着,当绳索解开的刹那,暴虐的气息陡然猛烈的在他周身腾升,暴走的劲元像颗小太阳照亮幽暗的密室。光芒散去后,侍卫已经脑袋搬家,许进父女不见踪影。

陆机暗道大意,但也不着急,在他的地盘,他要是在意,一只耗子都跑不脱。

果然,一小会儿的时间,喊杀声就从外面传来。

跑出没多远的许进父女,还没有逃离矿场营地,就被一圈银甲士兵里三圈外三圈的包围。银甲之外还有密密麻麻平日很难见到的便衣人蹲守。

许进拉着许倩影,看着她问:“影丫头,怕吗?”。

许倩影摇头。

“不愧是我的女儿”许进这么说着,眨眼拉起近处一个银甲侍卫的长枪,随手一送,砸倒一片银甲士兵。

这些银甲士兵头头金甲卫见手下不是敌手,抢身来攻。出头鸟才飞起腾空,已被许进飞射的长枪不是定到哪里。

失去长官的银甲士兵不孬,见对方强大也不撤退,集体挺枪往许进父女身上戳。许进看着这寒光冷冷的枪头,把许晴影护在身后,招手握住当先的枪头,一拉一推,斑斓的劲元闪出光芒,拿住枪的银甲已经被枪尾刺死。

接着许进拉起许倩影纵身一跳,躲过剩余的枪头。然后借着空中往下落的气势,许进大喊——秘技——陨坠。他周身在声音喊出后,依然像在密室那般亮成小太阳,只是这次太阳不是光光刺人眼睛那么简单。

太阳的光芒由中间往四边凝成光圈散去,和光圈碰到一起的银甲如割麦子般睡倒一片。落地站在中间的许进,发完大招后力竭之感慢慢袭上身来,他不能再拖下去,不然两人必死无疑。

于是许进又强自提气,带着许倩影往外赶。银甲外圈的便衣人这时就显得作用非凡,他们以小队的形势上前袭扰,硬生生止住许进的去路。被逼停的许进和他们缠斗在一起,照面便衣就死了好几个。原本许进还想保留些劲元把便衣人团灭再放心乐意逃走,可他感觉到陆机气息就在不远,正往这儿赶来,不敢继续和便衣人纠缠,操起两把脚边死去便衣人的刀,轻呵——刀技——影流。他身体在刀技使出后,像是一下分开了八个人影一般,往四周杀去。当八个人影合一,许进又站在中央,而四周的便衣人则是捂着脖子闷哼倒地。

一下解决这些麻烦的臭虫,许进也到了强弩之末,他微红这眼看着许倩影道:“影丫头,好好活下去”说完不等许倩影回话,在她眼泪婆娑中,把她抛出了赤铜营地外的深林里。

远处追身赶来的陆机,正巧看到这一幕,暴怒道:“许进当真好算计”。

“呵呵呵,我好算计?当初我当你是兄弟,你却为了我祖传的引决灭我全族,陆机究竟谁好算计?”心如死灰的许进冷冷看着飞往身边的陆机道。

“哼,咎由自取,掌技——血心”靠近许进的陆机乘其乏力,狠辣的发动自己的秘技。秘技出处,血色劲元汇聚成汽车大小的手掌,往下拍下。

“你不是一直觊觎我许家的引决吗?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许进从丹田搜刮完最后一丝劲元,又从肉体中挤出部分生命精元化成劲元用出了那令人无法吐槽的一招——无敌!这一技出现,劲元挤压成细密的角质攀附在他全身的皮肤上,然后他就这么用身体迎上了血色手掌。只看着到,血色手掌和许进身体碰撞在一起,许进用双手生生扯开了手掌,接着带着鬼魅般的速度靠近陆机。

陆机看到这一幕,心里有点发憷:铂金一段,还带着封印甲的许进,现在的气息已经不弱于他铂金九段。他还来不及再进一步心里打鼓,视线中许进已经消失,下一秒,手掌斜砍的破空声就在他耳边响起。

经年累月的战斗意识,和肌肉记忆让陆机立马用手阻挡,扛住了许进的进攻,但人也被打飞十多步,防御的手都被打颤抖。当陆机停身时,许进又消失在他的视线,失去目标的他只能做出防御姿态,谨慎的等着。

莫约十息,陆机都不见人进攻,绷紧的神经使得他肢体有些麻木。就在这麻木的一瞬间,许进出现了,他凌空砸来一拳,被陆机捏住挡下,可随即他另一只手化拳成掌,像泥鳅般滑腻,躲过陆机防御封锁,手刀直逼其喉咙。要是这一击得逞,陆机必死!

“可惜!”在陆机只能坐以待毙,被恐惧束缚着头皮,汗水滴滴往下冒的时候,许进叹息了一句。而后他劲元耗尽,软软的趴在了地上。

看着许进倒下,陆机摸着喉咙细小的伤口,紧咬下颚,提着许进回营道:“许兄,我差点就死在你手里,你觉得我要怎么报答你才好?”。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