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域公盟 > 第五十二章、杀杀
不能停下,许倩影被抛进树林里,压住出血的伤口奔跑着,边跑边流眼泪。她慌不择路的跑,不时还望身后,害怕有人追上来。

“嘭”发现无人追赶的许倩影头回过一半,迷糊着晕倒了。不是她流血过多晕倒的,而是被陆机最得意的便衣手下,追上打晕的。

便衣人看着这个晕过去的女孩摇摇头,扛着往矿区营地赶去。

然而为找这个便衣扛走的女孩,千门所属已经倾尽全力,可是收获甚微,她就像石沉大海,了无踪迹。

女孩又被带回了矿区,被绑在营地中心的广场上,这次估计不会有人再救得了她。她唯一的希望——她的父亲也被绑在广场的另一边,脚下还铺着木材,是个人都知道那是要烤人肉的节奏。

许倩影从昏睡中醒来,抬眼就看到她父亲被绑在她对面,气息奄奄的。她挣扎着动了动,企图挣开捆绑,但是绳索很牢固。脾气倔强的她不甘心就这么被人控制住,因而继续挣扎。

陆机从营房里出来,看到她的挣扎,嘴皮子翘起:“侄女儿,别动了,叔叔的绳索很坚固,你劝劝你对面的父亲,他如果肯说出来,你们都不用受这些苦,这是我给你们的最后机会”。

流血让脸色苍白,许倩影鄙弃的看了眼陆机,紧咬牙关的看着她父亲。

许进感受到女儿的目光咧开笑容,嘶哑道:“许家重来无孬种,巾帼更不次须眉”。

“好一对英雄父女”陆机拍掌大声“赞叹”,“许兄等会儿你还如此硬气,便不辜负是人间大丈夫了”。

陆机看着广场上父女,使唤手下号召闲暇的矿民士兵聚集,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又派遣几个彪形大汉,站在许晴影的木桩边坐以待命。

当他的安排尘埃落定,他邪笑着朗声出言道:“近来大家辛苦,陆某人请各位参加篝火晚会顺便欣赏一幅活春宫”。

士兵嗷嗷叫着,矿民不明就理,伍子墨带着衍武殿的弟兄插在人群中愤怒到浑身颤抖。

四周气氛一时热闹而古怪。陆机感受着这他一手塑造的氛围,对着许进道:“许兄,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说得对有奖励”。

被绑在木架上的许进咬牙切齿,无话可说。因为即使说了,陆机也不会放过他们父女。

听懂话的许倩影恐惧了,但一种骨气支撑着她不露出怯懦,想到即将遭遇的非人虐待,她要用牙齿咬破舌头来保住贞洁,于是她当机立断的咬动了牙齿。

说时迟那时快,牙齿要撼动舌头的时候,快速出现的便衣人封住了许晴影的嘴。

陆机看到这令人为女孩提心吊胆的场面哈哈笑道:“想死?哪里这么容易,点火,上”。

命令一下,许进脚下的火点着了,许晴影旁边的大汉赤裸着上身往许晴影身上扒。

火焰燃起的黑眼熏得矿民眼睛发酸,而士兵们却无耻的笑着,交谈着吹口哨。伍子墨呢?在人群中捏白了拳头。

大火猛烈的燃烧,天空不知整么,忽然变得阴沉沉的,火光映照下陆机肆无忌惮的笑喊:“许兄,这个报答你满意吗?哈哈哈”。

听到声音,许进透过片片飞舞的星火,看着自己的女儿流下滚烫的眼泪,这眼泪比火焰更灼人心痛。

“吱啦...”

是衣服破碎的声音,七八个大汉在陆机的放纵下淋漓尽致的显露出人性丑恶的一面。他们已经要撕完许倩影的衣服了。而正主已经心死,麻木的不再动弹。

被命令围观的矿民看到这儿,都愧疚的的低下了头,像祭奠大水淹死的矿民那样低下了头,纵然心里义愤填膺,纵然曾经的大火点亮了他们灵魂的光,可是小象一但从小拴着,长大了也不会想着去挣脱绳索!

伍子墨也在人群中看着,《毛选》里的军事思想让他学会了权衡,在牺牲一个和一群人之间,他徘徊不定。可是他问自己:“你要残喘这生命到几时?”,在残喘活着的死亡和绚烂死亡的生存里他选择了“杀”。

“杀”

“杀”

“杀”

一声令下,伍子墨抢先杀死一个连声叫好的士兵,从他手里夺过长枪,带着眼神凶狠的衍武殿弟兄杀往木架边。

当有人高喊“杀”,矿民活了,他们簇拥着带头者杀去。与其负罪的苟活,不如坦荡的死亡,起码后者有永恒的崇高意义,这是他们今天的选择。

“贱民,你们这是找死”陆机看着平日比绵羊还要温和的矿民,现在竟然敢反抗他,“反叛者,杀无赦”。

在这笃定阴狠的口语下,士兵向反抗者挥舞了武器。

而被突变制止的大汉们也带着好事被打断的怒火迎上了少年。

双方碰撞的瞬间,伍子墨挺枪——卸甲,洞穿当先的大汉;蛮牛横抱左边的大汉,一拳敲透其太阳穴;石头压身一抬,掀翻右边大汉。大汉中间最强的九段白银大汉,见伍子墨来势勇猛,又有武器和帮手,只得带着其余大汉后退。

占领先机的衍武殿众人抢身上去,围着许倩影,虎视眈眈的看着外面突破矿民想要攻上来的士兵。

而伍子墨在用枪尖挑开许倩影身上的绳索后,又赶去扑灭许进脚下的大火。

“倒是小看你了”陆机翘楚以待的站在人群中央,冷冷的看着伍子墨的作为道。说完辗转游走在反抗的矿民中间,手如利剑横扫,脚如巨锤重击,身影显处,收割条条生命!

反应过来的银甲军更是组织起严密的阵型,横枪强推,刺死一片片。

反抗是短暂的,在陆机的带领下,便衣人都没有加入战场,矿民就已经死完了,甚至连尸体都被清理干净,只有地上红彤彤的泥土表明有人用血顺通心中的气,死得安然!

没了矿民的帮衬,衍武殿的少年们势单力孤的被围在矿场中心,赤手空拳的护卫这他们身后力图救治许进的伍子墨。

“小子,是我小看你了,但是你也不要以为有连弩的倚仗就能这么放肆。告诉我,你那什么换取你这批弟兄?”陆机藐视这中间的少年们问。

不过他问的人,这时没有回答他,那人正听着身前将死之人的遗言。

“墨...墨小哥,如果有...有可能,替我照顾一下小女,还有神庙...神眼,天道...”说到这儿,许进眼睛瞪大,手死死握住伍子墨,然后松开。一边披着伍子墨连帽衫眼神灰暗的许倩影,这时眼睛才恢复一丝丝光彩,结果光彩随着手的撒开散去。

伍子墨抹闭许进的眼睛,站起身走到少年们前头,神色木然的看着陆机道:“大领首想要我怎么换”。

“怎么换?断左臂?右臂?”陆机看着伍子墨抱必死的决心忽然觉得这样不够有趣,“你也不要觉得本首是不念旧情的人,看在你兢兢业业的份上,只要你一挑二打赢两个人,我就让你们都活下来”。

这显然是不能拒绝的选择,“好,希望领首大人说道做到”。

听完伍子墨的话语,陆机笑了,笑容带着玩味:“徐立,杜建”。

陆机坐下,坐在狗腿侍卫搬来的椅子上,接着暗中和银甲士兵中走出两个人:一个黄金甲,一个便衣人,都是黄金九段。正巧也都是雨夜阻拦伍子墨的两批人的头头,然而伍子墨只是白银九段。

“主上,不用徐立,属下一人就可”黄金甲杜建笑眯眯看着伍子墨道。

“也行,注意要久,要死”陆机叮嘱。

“是”杜建走到银甲撤开让出的空地,“来吧小子”。

相差一个大阶修为,除非出其不意,不然不可能胜出。伍子墨听着杜建略带挑衅的呼喊,手持长枪,不运劲元,靠肌肉力量和杜建拼命,银枪出手,狠辣果断。

枪来得凶猛,杜建却不慌,悠然自得的用佩剑挑开银枪,随后一枪挑破伍子墨小腿上的皮肤,让血液缓缓流淌着。

这种没有伤筋动骨的伤,不至于让伍子墨失去战斗力,所以他继续回圆枪身,往前三连刺。杜建迎枪闪避,三连皆空,挑破伍子墨一根手筋,穿到他背后站立。

这是似乎是一个好机会,伍子墨赶紧抽枪,用枪背往后刺。

对于这一点杀伤力的做法,杜建摇头讥笑,抓杆一抽,回身一脚,踹得伍子墨差点狗吃屎。

看着伍子墨狼狈的模样,杜建忽然连戏耍的心情都懒得提起。

在他这么放松的时候,伍子墨单手杵地,回身弓腰,从衣服里掏出雷锻赠送给他的匕首,助跑两步,跃起刺来。

杜建眼睛微微闭起,周身劲元爆开,闪电侧身躲过,抓住伍子墨的手,爆摔出去,丢得很远。

被丢开,脊背砸地的伍子墨暗道:成败在此一举,再见了各位。用手划地调转身体,光芒一闪,灵弓破军在手,双脚支弓身,弯弓搭箭,所有劲元催动融魂——金甲蝮,“嘭”射爆了杜建的脑袋。

一旁坐着看戏的陆机,在伍子墨手里刹那出现灵弓和破军的时候,就惊讶至极。他的层次是知道收纳戒这玩意的,所以连手下的死活都不管,直冲伍子墨,眨眼到其身边,捏着脖子提起道:“好东西,你可以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