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动手,只会把事情越闹越大。”

江亦清难得非常冷静。

谢周方不解:“为何?”

“少东家,只是少东家。”

男人的声音非常平静。

谢周方恍然大悟:“那属下需要做什么?”

“不承认,不闹事,容夫人会处理好一切。”

此时此刻的江亦清面不改色,纹丝不动。

谢周方想要说些什么,看到江亦清这副模样就知道他是极其信任容夫人的。虽然这个家族里很多人不服容夫人,认为她一个外人,不配在江家拥有这般高的地位,但是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容夫人这个外人可以做所有他们做不了的事情。

谢周方安静的在一旁守着江珏,直到他把桌上的文件全部看完。的

这上面,是一些江家资产的清单,多到把十几个文件夹装满,由此可见江家名下有多少之值钱的东西。

这些都是江亦清名下的,光是房产证书就能塞满好几个抽屉。

这些,也是江珏拿不走的。

渐渐的外面的天色都暗沉了,夜幕降临时,被江珏邀请进入江家的媒体陆陆续续离开,江亦清忙完工作上的事情之后打开电脑,全都是跟他有关系的新闻,有些媒体甚至点名道姓,直言他要破产,一无所有。

看到这些报道,江亦清第一反应就是冷笑,他是真的没有把这些媒体放在心上,这些新闻报道对他来说也没有半点影响。

他唯一在意的是一条说他家主之位来得不明不白的通稿,打电话让公关部处理。

十分钟后这条微博被删掉。

江亦清浏览了两边网页,他不喜欢的新闻全都被处理掉了,合上电脑,走出书房。

“家主晚上好。”

门口两边的守卫毕恭毕敬。

江亦清说:“会议厅那边什么情况。”

守卫说:“刚结束,少东家似乎没有离开,在等您。”

江亦清勾起嘴角:“告诉他,我没空。”

“少东家指名道姓要见您。”守卫小心翼翼。

江亦清危险的眯起双眼。

守卫吓得脸色大变,连忙说:“对不起家主。”

江亦清冷嗤,迈开修长的双腿,直接离开。

至于前殿这边,江珏等了他半个小时。

吴扬怒气冲冲:“这江亦清也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吧,明明就在家里,却让家主等了这么久,就连江勋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他倒是好,排场比江勋还要大。”

江元桑说:“我大哥事情那么多,哪像你们,整天吃饱了撑着没事做。”

“哼,我看你就很闲,江亦清跟你一个娘胎里出来的,想必也比你好不到哪里去。”

吴扬阴阳怪气。

这话江元桑就不爱听了:“你可以看不起我但是你不能这样说我大哥!”

“我说错了吗?”吴扬反问。

江元桑说:“当然错了,我大哥是江家难得一见的管理天才,这些年若不是我大哥在管理江家,江家的医疗大厦哪能做得这般大?”

“江家的医疗大厦本就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医疗企业,我回来没几天但可以肯定的是,光是最近几个月的时间江家就亏损了上百个亿,这就是你口中的天才?”

吴扬讥讽。

江元桑别踩到痛脚,亏损的钱有很多一部分是他败掉的,剩下那些,还是因为对付盛世集团才亏损。

“你们这群人胳膊肘往外拐,我说不得,反正我大哥就是这世上最厉害的人,你骂我可以,但我绝对不允许你们侮辱我大哥!”

他怒气冲冲。

吴扬白了他一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