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夫君位极人臣后 > 第73章 七三章
第七十三章

“臣陆无忧见过圣上。”

殿内点了香炉, 还烧着极为名贵的沉香木,烟气萦绕间有浓郁的熏香味。

透过重重深重的珠链,顺帝看见了那个垂手行礼的年轻人, 他钦点的状元郎。

得知他昨夜便已遣送下仆,连府上的投靠的书生门客都一并遣走,上完奏章后, 还安静地等在会极门外,顺帝从极度的愤怒中渐渐冷静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一抹失望,他曾对这个年轻人给予厚望, 朝廷上下不缺清官, 也不缺贪官, 缺的是能吏,只要能做事,其余的顺帝通常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原本可以成为将来大雍的肱股之臣,但这封让顺帝颜面尽失的奏章, 却已经触到了他的底线。

“是谁指使你写得这封奏章?”

说话间那封厚实的奏章已经被砸到了陆无忧面前,纸页摊开,这封花费他近月完成的奏章如今多处被揉皱, 几近撕裂。

顺帝音色沉沉地逼问着:“是不是皇长子?”

他近日来对大皇子萧南泊越发不满, 尤其是群臣上谏要他早立皇储, 很难不觉得是羽翼渐丰的萧南泊在逼他让权——虽然一直以来他也没对这个儿子抱过任何期望。

然而陆无忧声音格外平静道:“是臣一人所为, 并无人指使。臣与大皇子从无私交, 圣上尽可派人查证。”

“那难道是徐近时派你来的?”

——徐阁老的名讳。

陆无忧仍旧不卑不亢道:“与徐阁老无关,他甚至不知此事,都是臣将自己在益州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尽数写在奏本上,益州百姓水深火热已非一朝一夕,臣在益州查案之时更是几近丧命。”他从袖中取出一卷长布帛,以双手递上,“这是臣在益州时收集的万民血书,累累罪行奏本难以尽述,还望圣上明鉴。”

顺帝终于还是高声道:“只你一人便能查清益州官场上下贪墨,连去向都能查明,陆无忧你是不是太能耐了些?”

然而陆无忧却是更加平静应声道:“圣上所言甚是,益州之事自然不是臣一人所查,而是如沈一光、王义全等有志之士,以性命相搏,换来的罪证,而臣不过是侥幸得之,将其呈送到了圣上面前,只望圣上能垂怜一顾……圣上宠爱贵妃所生的二殿下不假,难道天下百姓便不是圣上的子民了吗?”

“够了!”

顺帝打断了他。

殿内熏香味更浓重,珠帘外的年轻人卓然得像一棵长松,坚韧不折。

正是因为在宣他进来之前,已让人将他回京之后的所有言行一并送至案前,知道他是一意孤行,才格外令人愤怒。

顺帝思绪几转,突然道:“是因为贺兰氏?”

他自是知道自己儿子对那位贺兰瓷的上心,哪怕明知对方已嫁,都不肯罢休。

却听空气中响起了一道极浅的笑声。

有内侍立刻道:“御前岂容你放肆!”

陆无忧轻笑着道:“若为妻故,臣更应该小心行事才是,以免行差踏错连累妻小。”他抬手,将头顶的乌纱帽摘下,雪已融化,只剩下边缘一点残留的水渍,“此次上谏,臣便已置身家性命于不顾,吾妻亦未阻拦,还在临别前以酒相送……年少不经事时,也觉得自己能为官为民,还盛世以清明,如今既知自己力有未逮,或许不能,便只求——无愧于心。”

陆无忧被下了诏狱。

可那封令朝堂震悚的奏章却传向了民间,传向了广大士子中,甚至被人称之为“十骂谏疏”,其中所言之益州官场的弊漏,简直耸人听闻,然而最离谱的还是说最后的钱银,都流到了平江伯,甚至丽贵妃、二皇子的手中。

“——以天下之饥,而肥丽氏之巨。”

每年百姓已经缴纳了巨额的赋税,被官吏层层盘剥不说,却还要再被皇室外戚贪墨,着实叫人寒心。

不光如此,得知陆六元因谏下狱,更是引起了众位士子的愤慨。

陆无忧不是一般的文臣,也不是一般的状元。

大雍重文臣,重科第,他这样几乎百年难得一遇的六元状元,不仅在百姓心中是文曲星,在士子中也有着巨大的名望。

不止他所写的文章每一位士子都耳熟能详,还有不少往陆府上投递过文章的,俱都得到了详细的批复——不能不令人感动。

就连官场上也为之震动。

大雍不杀士大夫已久,甚至还有刑不上士大夫的惯例,但这次是真的把天捅了个窟窿,人都进了令人人胆寒的诏狱,那是真的生死难料了。

若是关进刑部、大理寺,哪怕都察院倒也好,但进诏狱摆明了是要绕开三司。

内阁此刻也很头疼。

陆无忧保是肯定要保的,在这个满是读书人的朝堂之上,一味趋炎附势圣上,反会遭到群臣反噬,所以尤其是死谏,更是一定上书要保——但问题就在于,也会得罪圣上。

当然,他们料想圣上估计也很头疼。

因为顺帝爱面子,直接严惩了陆无忧,无异于包庇丽贵妃,包庇整个益州,置百姓于不顾,议政不怕死的文人士子大有人在,更何况陆无忧名声又这么大,真把人弄死,顺帝的名声大抵是没有了,史书上也会大记一笔。

所以他现在处置起来格外棘手。

许是受到刺激,礼部的一位都给事中也忍不住上谏,称升仙楼三死七伤之事乃上天降罚,以惩此劳民伤财又无用之举,如今百姓受苦,圣上却还一心只为修楼修殿,实在荒唐!

若说陆无忧之前的奏章还很含蓄,主要是在骂丽贵妃一党,更多是在规劝圣上,这本奏章就是字字句句指着圣上的鼻子在骂他昏庸了!

顺帝一向爱惜颜面,这次也不降职调任了,直接撤职,拖到午门外杖责一百大板,以儆效尤,差点把人生生打死在了午门外。

言官上谏是职责所在,此与阻塞言路无异。

这件事宛若水入油锅,顿时炸开。

如果说之前还算压着,文官们终于也都受不了了。

——让你立皇储,你推脱!

——让二皇子就藩,你推脱!

——陆无忧为了益州上谏弹劾丽贵妃一党,被下狱!

——礼部都给事中要你别修升仙楼了,多为百姓考虑,被杖责!

这臣子当得还有什么意思!

三司门前都有士子堵门口来骂了,问为什么不查办益州一案——偏偏这群人还有功名在身,不好随便抓了下狱。

三司的官员也很无奈——尤其是都察院的,这还是我们顶头上官的女婿呢,我们能怎么办嘛!

而且真要审,这般规模的案子,三司会审不说,还得要圣上亲自下指示才行,不然谁也不敢动手。

一时间,上书上谏络绎不绝,通政司门口都被堵得水泄不通,而且上谏的也不再是官阶低微的言官,礼部员外郎,工部侍郎,户部员外郎等等也都纷纷开始上书……

本来马上京察年到,伸头一刀缩头一刀。

就算这官不当了又能如何!

几十年的书难道就这么白读了吗!

贺兰瓷从陆无忧出门的那一刻,就知道他今晚肯定回不来了。

临走之前,他把府里外雇来的下人大都遣散了,那些来投奔他住在倒座房里的穷书生也都给了银两送出府,先前二皇子送来的那两个姑娘也没有必要再留在府里了——反正已经不怕得罪了。

因为两人这段时日也算安分守己,陆无忧便提前找人帮她们脱了奴籍。

若颜拿了新身份千恩万谢走得很干脆,贺兰瓷听闻有媒婆牵线,她不日便要去给一位丧妻的富家老爷做妾,大雍没有妾不可为妻的规矩,将来也只能看命了。

玉莲和府上一位书生互生情愫,既脱了奴籍,刚好决定喜结连理,贺兰瓷还替她添了点嫁妆——两支放在匣子里反正也是浪费的珠钗,玉莲推脱不肯要,只说已受了夫人大恩,万不敢再生贪念。

她从贺兰瓷这里得知,她姐姐玉娇如今换了身份与情郎相守,过得很好,已千恩万谢过一次了。

人走得走,散得散。

陆府空下来,竟一时还显得很空阔。

好像一下子回到了两人还未成婚,陆无忧带她来看时的模样,只院中几棵树苗已亭亭而立。

霜枝独自扫着雪,语气不乏担忧道:“外面人都说……姑爷他不会真的……”

贺兰瓷坐在庭前,伸手抓了一抔雪,寒意袭来,手指不一会便被冻得僵硬。

“小姐……”没人的时候霜枝还是喜欢这么叫,她一把抢过贺兰瓷的手,拂去上面的雪,“你在干嘛,别冻着了!”

贺兰瓷回过神,笑了笑道:“没事,就是在想,我们开玩笑说了那么多次诏狱,没想到他真有进去的一天。里面听说很冷,还很脏,估计他会很难熬。”

霜枝不由担心道:“小姐,你还是别笑了!要是不开心,就哭出来好了……”

贺兰瓷摇摇头道:“哭什么,我还挺欣慰的。”

她也想过陆无忧会不去上谏,留在府里过他们的安稳日子,萧南洵现在油煎火燎,大抵是没有精力再来找他们的麻烦。

可又隐约希望着他去。

希望陆无忧是那样一个人,希望他能比她想得更好些。

虽然她已经知道,他是个很好的人,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兴许是他第一次带她去城外看灾民,又或者是他们沿途去清丈,他跟她说他为什么要做官,再最后就是益州这一趟……

她渐渐对他升起了一种很令人心悸的期许。

像小时候她看她爹为官,衣着褴褛的百姓前来叩首;像小时候她看那些晦涩难懂的书经;像她在书院里读着书不切实际的憧憬——字里行间写得其实都是,为人,为臣,为君。

“我……”她慢慢又绽开个笑,“没有一刻觉得他这么好过。”

此时,有人进来道:“少夫人!呃,好像有人为了少主围到城门口去了!”

贺兰瓷闻言,略一犹豫便道:“备车。”

大雍门外已经围满了不满的士子,大都穿着澜衫,头上扎着方巾,手中拿着一张张印着手印的上书,围在城楼下面,高声道:“我们这里有益州的士子,可以为陆大人作证!”

“还有被平江伯及其子戕害过的!”

“请圣上明鉴!请圣上还益州一片清明,给百姓一条生路!”

“请圣上严查此事!”

“请圣上开明圣闻,听言纳谏!”

士子们一个个应声跪倒在地,宛若一片俯倒的稻禾,蔚为壮观,喊声震天。

贺兰瓷下车来,已看见值守着城门和登闻鼓的官吏正在连番劝说,可显然并无用处。

看见她时,那些士子倒是尽皆一呆。

谁也没想到她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会出现在这里。

五城兵马司的人陆续赶到了,但一看眼前,也两眼一黑。

这帮士子还有国子监出来的,最是麻烦,得革了功名才好动手,不然得罪了大帮士子,是真的后患无穷。

——其实本来早该有刑部、大理寺的官员过来,但大家这会仿佛都在装死。

值班的官吏愁眉苦脸着,突然一见站在那边风姿无双,仿佛聚天地之精华而生,正散发着淡淡辉光的女子,有人登时眼前一亮,过来谨慎道:“贺兰……夫人,要不您来劝一下这些士子?这我们也很为难啊。”

贺兰瓷定了定神,跟霜枝道:“把我带来的命妇朝服拿来。”

有人当即松了口气。

陆无忧名声大,他夫人名声也不小,多少应该能起点作用,把他们先劝走了再说。

贺兰瓷套上她六品命妇的朝服,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不远处那面鼓。

登闻鼓,也就是传说中击鼓鸣冤告御状的那面鼓。

“贺兰夫人,您还等什么呢。”

贺兰瓷道:“对啊,麻烦让让。”

“嗯?”

贺兰瓷径直走向那面大鼓,利索地拿起了鼓槌,心想要发疯也就这么最后一回了,不然以后怕是没有机会了。

她音色朗朗道:“我不是来劝人的,是来告御状的。我夫君直言上谏,并无一字虚言,不知为何会被下狱,至今未归家……朝廷广开言路,是为国策,上谏理应无过,若朝廷难辨真假,便恳请尽早审理此案,还我夫君一个清白。”

她说得声音并不大,但随着逐渐安静下来的声音,每一个字都清晰传入众人脑海中。

就在这时,都察院的官吏也赶了过来。

后面走来了一个清癯瘦削衣衫陈旧的绯袍官员,贺兰谨面色铁青道:“胡闹!还不快点回去!”

贺兰瓷转头看她爹,很平静地一笑:“爹,您就别掺和了。”

贺兰谨打死也想不到会有一天,听到女儿对他这么说。

他伸手去抢她的鼓槌,谁知道贺兰瓷极为灵活地往后退了一步,便避开了。

贺兰谨怒道:“把鼓槌给为父。”

贺兰瓷毫不客气道:“您先回去吧。”

“你知不知道!敲这鼓告御状是要先被鞭刑的!”

“我知道。”

贺兰谨吹胡子瞪眼了一会道:“行,你要真想告,为父来告。”

贺兰瓷意识到什么,但已晚了一步,只见贺兰谨重重一掌砸在登闻鼓上。

沉闷地一道鼓声响起。

幽幽回响。

众人都是一愣。

贺兰谨一撩长袍,便跪在了大雍门前,他的声音亦沉沉道:“沈一光是我的下属,他的冤屈,亦该由我来为他主持公道。”

贺兰瓷也毫不示弱,一同跪在了大雍门前。

身后有些都察院的官吏也一并跟着跪下。

正准备去通政司上谏,或者闻讯赶来的朝臣也都停下了脚步,有人跟着跪下了,也有人凝望着前面的皇城。

天色暗淡下来,雪又开始缓缓飘落。

跪在城门口的官吏,仿佛不知不觉间,越来越多,有礼部的、工部的、刑部的、翰林院的,员外郎、给事中,主事、大使、副使等等大大小小的官员,甚至还有些从家中得知匆匆赶来的。

不论是臣子,还是士子,此时都仿佛只是一群单纯想要卫道的读书人。

渐渐跟着跪下的还有一群不入流没有品阶的官吏,就连原本守在城门外的兵士,也都有人跟着跪下了——就算大字不识,陆六元那篇“十骂谏疏”也早已在街头传颂。

像是沧海中的一粟,却又逐渐聚少成多。

密密麻麻跪满了一地。

冬日寒风瑟瑟,落雪很快铺满了地面和周身,一片皑皑雪白,竟映得宫门外也渐渐亮堂了起来,悲愤的叫喊声不绝于耳。

“圣上!臣这官不做了!请您听听众人之言吧!”

“这天大的冤屈,皇天昭昭,怎能容许!”

“天道难违,这升仙楼不能再修了啊!”

“圣上,我们今日所请都是为了您,为了这天下啊!”

“几十万百姓正在受苦受难,今日若不直言,死后我如何敢见圣人,如何对得起我这几十年来读过的圣贤书!”

有人说着说着,还哭了起来。

有年迈的老臣体力不支,强自支撑着,也有人以头抢地,嗑得满脸血痕。

还有人趁机道:“圣上!还请铲除奸佞,早立国本!”

二皇子失势之日,便是大皇子得意之时。

内阁如今的三位阁老听闻,也是从府里即刻赶来。

他们上谏,圣上不听。

下控,也控不住文臣们激愤的心——官都不当了,还有什么可畏惧的。

他们夹在两边,也实难做人,如今朝局俨然已不受控,索性,三位内阁辅臣都干脆一并递交了辞呈——这也是大雍官场常规之举。

哪个阁老没递过十七八封辞呈都是少有的,只是三个人一并请辞却是少见。

但细想下来也不奇怪,能坐稳内阁辅臣位置都是上能得圣上信赖,下能得百官支持。

反之,那毫无疑问是寸步难行。

禁宫中。

顺帝听闻消息后,看着那三份递上来的辞呈也是怒从心头起。

丽贵妃的哭泣声还仿佛在耳边。

“……臣妾、臣妾都在宫中,也不知这些事,想来是兄长他以前穷怕了,才会……只是洵儿他确实是不知情的,臣妾知道朝臣都看他不顺眼,可是、可是……他只是性子急了些,绝做不出那些事来。”

“圣上,若真是为难,臣妾这些珠宝首饰都不要了,现在就令后宫中削减用度,都给您拿去赈灾……”

此事不止关于丽贵妃,也关乎他的颜面和权柄。

可叩阙声还是连绵不断从外面传来,吵得人无法歇息。

终于,顺帝无奈地按着眉心,被内侍搀扶着,走出门外。

就看见殿门外,三位内阁大臣,和一并尚书高官,也都跪在了门口。

“你们先把宫门外的人都给朕劝走。”

三位内阁大臣早已达成默契。

这已经逐渐上升到了皇帝与文臣之间的角力,也不可能再退一步了,更何况这件事本就是臣子占理。

“圣上,劝不动啊……”

“老臣当真已是尽力……”

贺兰瓷听闻圣上决议要清查益州一案,并且暂停了升仙楼的修筑,将修筑的钱暂且拿去给益州赈灾,抵偿九边军费并犒赏边军时,纤细的身躯在寒风中摇摇欲坠,已快在宫门外力竭。

被霜枝半拖半抱地带回去后,她久违地染了风寒,迷迷瞪瞪过去好些时日。

好在府里尚且温暖,也不缺药材。

姚千雪前来看了她三次,贺兰瓷总算有所好转,床头花瓶里插了两支腊梅,淡香沁人,霜枝道:“都是府门外的人送的,现在府门外每天都来好多人送东西啊!”

贺兰瓷点了点头。

姚千雪第四次登门拜访,见她终于气色好了,才咬着牙道:“小瓷,你想不想去见他?”

贺兰瓷道:“怎么见?可诏狱不是……”不让亲眷探视的。

“齐川毕竟是锦衣卫的官,我让他找门路想了办法……可以让你进诏狱一次,不过只能进去一炷香的时间,再多恐怕就会有风险。”

寒冬腊月的诏狱,是真的冷得直结冰。

门栏都有一层细霜,贺兰瓷裹紧了身上的斗篷,戴着帷帽,小心迈步进去,提前打点好的官吏对她恭恭敬敬,引着她进去,指点道:“就在里面,夫人放心,状元公没大碍,就是稍微吃了些苦头。”

贺兰瓷道了声“多谢”。

里面更是冷得刺骨,还时不时能听见一些凄惨的叫声,和镣铐撞击的声音,她深吸一口气,才又往前走,最终停在一扇牢门前,摘了帷帽,用手轻叩。

“多谢提醒,不过应该还没到放饭时辰吧,而且我着实是……”

贺兰瓷一愣。

出声说话的那个人挑起桃花眼也一愣。

两人面面相觑,陆无忧先忍不住开了口:“你怎么瘦了这么多,有没有好好吃饭?”他好不容易养起来的。

贺兰瓷:“……?”

该我说这话吧。

作者有话要说:  瓷瓷:你为什么抢我台词!

到了我最喜欢的互诉衷肠环节,虽然无忧的嘴也还是……

最近实在比较难写,为了保证质量,没法加更啦,就……后面写到日常尽量努力吧。

ps:阁老集体请辞可以参见明朝争国本事件,干下去n个首辅,还有大礼议事件,都是皇帝和臣子不对付。

那啥,古代垃圾皇帝真的很多,当然这个皇帝搞肯定是要搞的!

评论区发100个红包给大家总之我们还是个小甜文的!

感谢猫猫丸子的火箭炮,和oops、我努力不挑食、yumengiiir、小绿叶、时生、爱吃黄桃、暴躁鱼干、一一一一、熊雪秋、小桔子、乐弦、吹里、景玉轩、是飘君呀!、咩味唐、无忧碰瓷、郁孤鸾、洛南歌、antares的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