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安歌有些憋不住笑,“宝儿的保胎药,都是我给开的药方,你觉得我们可能不知道么?”

陆远程:“……”也是哦。

就是说他一个人高兴了个寂寞?

唐宝儿笑着拉过那个郁闷的男人,哄道:“别气,孩子是你的!”

陆远程嗔了她一眼,有些气那小女人,敢情这是谁都说了就是没跟她说。

若不是她孕吐开始,她还不打算说。

可她一句话,就让他多云转晴了。

对,没错,他们知道又怎么样,孩子得叫他爸爸呀!

这么一想舒服多了。

所以早一天知道,晚一天知道也没多大关系了。

他傲娇的瞪了容凌和慕安歌他们一眼,也怪他们也隐瞒不说。

容凌笑,“你还瞪我们,若不是我老婆,你能不能当这个爸爸还真不好说!”

陆远程一噎,他算是惹不起这些人了。

“行行行,我的错,我闭嘴!”

此时容墨轩也抱着小丫头从楼上下来了,容凌急忙迎过去,“怎么了?”

老爷子也是急了一脑袋汗,“不知道,看看是不是尿了,还是饿了?”

慕安歌也站起身,“给我吧!”

小丫头到了妈咪的怀里,也不哭了。

但甭管是喂奶还是换尿布,楼下这么多人总是不方便的。

慕安歌就抱着孩子上了楼,她指挥着沈乐萱道:“萱萱把那个白色的包给我拎上来。”

沈乐萱应了声,在容凌的帮助下,找到白色的包跟了上去。

唐宝儿也好久没见安歌,便也想上去,但见时九笙自己在楼下也不太好,索性拉着她一起上楼。

于是四个女人上了楼。

容凌这才朝老爷子郑重其事道:“爷爷,我给你介绍个人。”

说着,他走到郭宇宏跟前,“这位是安歌的师父,郭宇宏郭教授,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你另外三个小曾孙,这次小午生病,也是郭老全力救治他才能转危为安。”

老爷子震惊不已,他满眼感激道:“郭教授,谢谢你救了我的三个小曾孙!”

郭宇宏尴尬的笑了笑,在沙发上站起身,“不用不用,老爷子,咱这都不是外人。”

容凌又道:“对,郭老还有一个身份。”

老爷子诧异地看向容凌,等着他的下文,奈何他还故意卖关子,他气的瞪他:“臭小子,你倒是说啊!”

容凌失笑,“郭老,还是我妈的男朋友。”

话音落下,齐恋亚一张脸被臊得通红,这八字还没一撇呢,什么就男朋友?

他不是说让郭宇宏跟着过来看看小午他们生活的环境吗?

怎么就成了她男朋友了?

她嗔怪地瞪了容凌一眼,“你这孩子瞎说的什么?”

容凌笑,“妈,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要不要这么传统?就算你不着急,也要考虑郭老急不急!”

郭宇宏本来还能坚持,但在容凌的这话落下,脸上也有了些许尴尬之色,“你这孩子,你倒是提前跟我通个气,我们连点准备时间都没有。”

容凌挑起眉:“我以为郭老你早就默许了这件事,那你这是不愿当我妈男朋友,还是……不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