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只要把你们都熬死,我就能无敌 > 第671章 风雪天也正是回家的好时候(完)
张月从玄之又玄的感悟之中醒来,不知过了多久,抬头看了一眼天穹,已经是夜晚了,不知过了多少时日,她幽幽起身,脚下有冰冷火光窜起,眸间也冒出火焰痕迹。

这就是她的的两种感悟了。

冰与火。

张月转动视线,想要找寻到陈前辈的身影,却久未寻到,当下疑惑,她肩头的独角龙冒了出来,压低声音道。

“那人不知道去哪了,瞧着神神秘秘的,还是在三万年前的古战场里挖出来的,你别和他扯上太多的因果,像这种老东西的因果没一个是好沾的!”

“嗯。”张月轻轻点头,心中也觉得陈前辈越来越让她感觉深邃神秘,尤其是弹指间便能让她感悟大道,这种神通,她就算是在倒海境大能的身上也不曾见到过。

“你觉得陈前辈是什么境界?”张月以灵念传声向肩头的独角龙问道。

独角龙是见过世面的蛟龙种,活了几万年,年龄虽大但是本事不够,也因此和张月这个张家的小女呆在一起了,两人商量着想要互相成就,结果就是相互呆了几年半点提升没有,才想着去古战场挖坟拿法宝的法子。

“这种神通,可能已经摸到了圣字了吧,就是不知道是准圣还是圣人。”独角龙弱弱猜测,提到圣人两个字的时候话语都在颤抖,是被自己的猜测吓住了。

张月也微微咋舌,还未多说,门口便传来动静,陈夏慢悠悠的走了进来,青衫飘动一下,瞥了张月一样,平淡问道一声。

“感悟好了吗?”

“好……好了。”张月紧张得支支吾吾的回道。

“嗯。”陈夏点头,随后不再多问什么,回到屋内安静坐着。

张月也离去。

屋内无人说话,便格外寂静,天上月色静悄悄的晒落在院中,铺满一院的忧愁。

陈夏撑着脑袋,呆呆望着身前,他透过时间长河去看了很多,也看到了苍天剑海是如何覆灭的。

没有任何修士出手,苍天剑海仅是因为太庞大了,而原先的领头之人又一一逝去,剩下的大帝们为了争夺宗主之位斗得头破血流,最后谁也不服输,便各自散开,自立门户,唯有一些舍不得苍天剑海的老人还在留守。

而随着五十万年光阴的流逝,这些留守苍天剑海的老人也相继离去,最终成了一处无人地。

或许这就是鼎盛后的代价吧。

屋外的月光渐渐消失,昏黑覆盖了一起。

闭眼。

————

张月的宗门大比成绩很是理想。

她以碾压姿态成了最后的获胜者,以同辈第一人的名头问鼎,震惊了整个张家。

有人说她是得到了奇遇,也有人说是获得了传承,众说纷纭。

张月神情欣喜,想着自己终于能出人头地了,当下忍不住又想要感谢那位陈前辈。

她激动的跑向陈夏所在的小屋,敲了敲房门,却没有回话,等待良久后,她才小心翼翼的将屋门推开,却只剩一片空荡寂静。

“陈前辈?”

张月轻轻叫了一声,没有回话,她朝着屋内摸索而去,只瞧见桌面上留下了一道文字,快步走近,文字一闪,似成层层大道将她环绕。

“最后一个机缘,再见了。”陈夏残留的话语悠悠传来,很快消散。

寂静的屋中只剩张月一人在感悟。

————

残月当空,洒下寂寥的光,照着下面的残垣断壁,照着一整片死寂的剑海。

这里是苍天剑海,只是已经破碎了太久时间,低下剑海不动,头上苍天已亡。

传说苍天剑海中央处巨剑是一把仙剑,只是从来没有修士得到过这把仙剑,也未验证过真假,且还没法宝,渐渐的也没修士愿意来了。

说是一处无人地也不对,因为会有些修士跑来,或是躲避仇人追杀,或是来观赏这座五十万年前的霸主宗门。

嗒。

微小的脚步在废墟之中响起,瞬间引起了躲藏在苍天剑海里的众多修士注意,纷纷在暗中朝脚步声响处打量。

那里走着一位青衫男子,脚步不急不缓,就在巨剑之上行走,踱步于废墟之上,朝着破碎成了废墟的主殿而去。

他无视了周围隐藏的所有人,到了主殿之中,到了那破碎的宗主之位前,安静站着,看了许久。

周遭发出细碎声音。

鲜红道袍的修士走出,朝着陈夏抱拳一下,再笑着疑惑问道。

“不知道友来此所为何事?”

陈夏没有回话,伸手轻轻抓起了一块废墟碎石,安静的在眼前打量。

“道友,此处是我们修行栖息的潜藏之地,你就什么进来,恐怕有些不太合适吧?”

陈夏将手上碎石轻轻放下,缓缓转身,朝着鲜红道袍修士轻声道。

“这里是我的家,我回家看看。”

道人一愣,然后有些绷不住了,嘴角咧起弧度,说道。

“这里是你的家?哈哈,我只听过这里几十万年前叫做苍天剑海,你莫非还能是几十万年前苍天剑海的修士不成,若你真想进这潜藏处的话,我们也不阻拦,毕竟大家都来自五湖四海,只是不要用这种拙劣借口。”

陈夏没有回他的话,朝前走了一步,缓缓的坐在了破碎的宗主之位上,他瞧着大殿,有那么一瞬间像是回到了以前,以至于嘴角露出了轻笑。

“不听劝告?”道人皱眉,朝着四周打起眼神。

数位修士走出,境界相差不多,基本上都是圣人左右,当下直视陈夏,沉声道。

“虽探测不到你的境界,但应该也不差,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聊一下,这是给你的最后机会。”

陈夏轻轻呼出一口气,躺在破碎主位上,歪着脑袋没看众人,只轻轻说了一句。

“滚吧。”

嗡!

众人头脑瞬间嗡嗡作响,肿胀得像是要爆开,神念浑浊不清,什么也想不清,什么也记不得,恢复神识时已经不知道在哪,只知道浑身鲜血淋漓,识海干涸,大道破损。

他们吓得心神俱裂,同时又暗暗庆幸,明白若是那来到苍天剑海的神秘人愿意的话,他们全部都得死,如今这副重伤半死的模样,反倒是那神秘存在饶了他们一命。

真得是多恐怖的存在啊?!

众人不敢多想,只有劫后余生的庆幸感。

而在他们走后,早就破碎不堪的苍天剑海突然拔起,剑海剑气高涨,苍天闪耀,巨剑蓬勃起剑光,一切都像是回到了最鼎盛时。

其他大帝自然也有感应,陆陆续续前来探查,但探查完后也之后一个结果,全部老老实实的回去,且一个字不敢多说。

苍天剑海就这么出来了,其中一个长老和弟子都没有,但仍是最鼎盛的时候。

时间像是走了很远很远,数千上万年吧。

苍天剑海里静坐的那人慢慢起身,他还想去其他地方多看一看。

如今的大世界里,有一处叫做张家的家族,今日展开族比,许多修士都来观看。

相传是张家的天骄之子张轩和张家异军突起的神话,从偏远家族一路走到如今的顶尖修士张月对战。

其中获胜者便能得到宗主之位。

此次对战张家已经宣传很久,就是为了将气势打造出来。

“此次对战你更看好谁啊,我觉得得是张轩吧,这可是张家宣传了不知道多久的天之骄子,总不可能输吧。”

“不一定,张月也有希望,这人的感悟太恐怖了,传说她的感悟已经能摸到准帝层次了。”

“……”

谈论的言语不断。

人群中的青衫人影安稳站着,眼神只看向正前的,那里有一道磨损得早已瞧不清面容的雕像,也许雕像本来就面貌不清吧,所以也没有人去在意。

陈夏就这么看着,脑海里浮现了界域里的一幕幕,想起了那个矮小老头儿,嘴角不自觉的浮现出微笑。

也许是曾经才最值得怀念吧。

大比在随后开启。

张轩和张月的厮杀展开,两人神通尽出,战力十分接近,在擂台上厮杀数日,打得大地震颤,气势惊人,已经是同龄人之中的强悍存在了。

最终这场厮杀以张月的险胜结束,她劳累的坐在擂台上,浑身鲜血,嘴角带着胜利的笑意,转头朝着擂台周围打量,听着为她喝彩的声音。

她面容忽然一怔。

因为看到了一位不算熟悉,但此生不可能忘却的青衫人影。

青衫人影却没看她,只留背影,转瞬就消失在了此处。

他不经意间的转身,又成了谁永生难忘的梦?

说不清,道不明了。

此次之后,陈夏就彻底没了想去的地方,他在这期间读了很多书,看了许多术法,寻找着自己想要的答案。

有句话说得好。

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陈夏在想着办法,他或许是找到了,在一日清晨,较好天气里,他去了光阴树里。

他在里面没呆多久,弹指击碎了天道,他这假天道便是真正的天道了。

而至于武帝,数十万年的囚禁已经让他不知道到了哪处光阴里,兴许是消亡了吧。

陈夏也没杀他的心思,如今所求只有一个。

他将光阴树连根拔起,伤自己的根基,嘴角吐出鲜血,手上动作不停,以自身天道之力掌控时间,将诸天万界全部暂停,准备了万年的阵法展开,直接献祭自己的系统。

他要倒施逆行!

识海在此刻瞬间干涸,绕是与他的恐怖实力也顶不住这种程度的消耗,身躯出现寸寸裂痕,散发出的灵气铺满在天地之间。

以系统,以永生做消耗。

他一人的时间在飞快倒流,在无穷无尽的消耗。

光阴树缩小、枯萎,最终只剩下一个小苗。

啪。

他身躯中的缝隙裂开,整个身躯像是瓷器砸向地面般破碎,又很快消散,彻底融入在了这片天地之间。

暂停的天地恢复了正常,除了灵气增多外没有任何异样。

像是有人走了,又像是从没来过。

————

厚重风雪压得人死去活来。

林子被压得低下了腰,农户门早就回了家,将屋门锁得死死的,生怕寒冷刺骨的风雪吹进来。

风雪细雨中。

少女在雪地里艰难踱步,厚重衣服阻碍了她前进,啪的一下跌入了雪中,好在没砸到石头,没有伤势,当下赶忙爬起,又埋着艰难步伐前行,每走三步就会被风雪吹着倒退一步,很是为难。

“需要帮忙吗?”风雪里传来了询问话语。

少女一愣,随后觉得好像是幻听了一般,转头看去,只见一位衣衫单薄的男子在一旁对着她笑。

“可……可以吗?”少女双手挡在脑袋前,一边抵挡风雪,一边犹豫问道。

“没事,我也是尾溪镇的人,你叫许贞对吧,我认得你。”男子轻笑道。

“啊,好好,谢谢你啊。”少女赶忙回道,面色欣喜。

“没事。”男子笑了一下,又轻声呢喃道。

“风雪天也正是回家的好时候。”

许贞没太听清,风雪又大,她一个脚步不稳,又忽得跌落在了雪地之中,脑袋一仰,刚想撑着爬起,男子已经将手伸到了她的面前。

许贞配合的抓住了男子的手,又好奇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称呼呢,我以前咋没见过你呀?”

“嗯,现在你见过了。”男子露出灿烂微笑,与风雪寒冬全然不同,带着暖意,带着久违重逢,微微歪头道。

“我叫陈夏。”

许贞从雪地里爬了起来,也露出微笑,配合的回道一声。

“陈哥!”

风雪好像瞬间淡了。

细碎光阴里。

两人越走……

越远。

(完)

————

————

ps:原本打算再多几万字的,但发现其实也没啥好写的,就此收尾吧,结尾也算了遗憾吧,毕竟没必要写得太悲伤,刀要刀,温馨也要温馨。

我陈夏这么大个人物,还不能重生实在说不过去了嗷。

一路走来也感谢诸位读者的陪伴,虽然小酸更新不给力,时常画大饼,确实是该骂,也从来不反驳。

下本书可能一星期至一个月期间开吧,大伙可以关注小酸,注意新书的发布。

最后照例,本书最后一次求求免费礼物辣,阿里嘎多,大家桑。

本书最后一次晚安。

拜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