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恃兄而娇 > 第66章 晋江独家66
许知雾终于亲到了哥哥。

但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形。

她甚至来不及闭眼, 就看见哥哥离她很近很近,眼睫根根分明,他鬓边的汗往下落, 落入的是她的发间。而她,一动也不动地就这么躺着承接他的所有。

呆愣, 慌乱之余, 甚至开始想,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唯一没有的, 便是恐惧。

因为是哥哥, 所以她并不怕,哥哥是不会伤害她的。

而谢不倦将她吻了又吻,哪怕勾了她的唇舌,也不见她反抗。

他离开她的唇, 撑在她颊边笑容肆意, 像是夸奖一个听话的孩子般摸了摸她的鬓发, “阿雾好乖。”

生病的哥哥,果然和平时不一样。

现在的他褪去了成熟稳重的模样, 像是个只顾自己开心的少年,眉眼都带了笑,还低头在她颊边亲昵地蹭了蹭。

许知雾脸蛋通红,却执着地认真地看着他。

而后伸手, 缓慢地抱住他,轻声道,“哥哥,你也乖,玩够了我们就去看郎中,好不好?”

“阿雾, 哥哥不用看郎中,太医也没有用,他让哥哥行、房。”

谢不倦笑起来,模样好看极了,说出来的话却仿佛登徒子,让许知雾从头到脚烧着了。他说“阿雾,和哥哥行、房吧。”

“你若不会,哥哥教你。”

“……”

“?”

“!”

许知雾从怔愣到茫然,从不可置信到如遭雷击,面上神情也跟着连连变幻。待她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地说,“哥、哥哥,你,是不是烧糊涂了?”

与此同时,她终于怯了,她怕兮兮地伸手撑开哥哥,而后缩着肩膀原地翻了个身,趴在床上背对着哥哥,好像这样就能不被吃掉。

身后传来哥哥细碎的笑声,他笑了好一阵,伸手按住许知雾塌下的腰肢,“这样也行。”

“?”

这样也行吗?

不对,这不是重点。许知雾连忙曲起双腿,缩成

一团,哆哆嗦嗦地说,“哥哥,你这样是不对的!我们现在还是兄妹,不是夫妻,你不能和我……那个。”

“哪个?阿雾不是什么也不懂么?”谢不倦笑着抱住她,见许知雾跟兔子似的缩起来,脸蛋也往榻上埋,他低头亲了亲她的耳朵,呢喃道,“……太真了。”

许知雾觉得这话奇怪,正要侧过脸来问他,可哥哥好似觉得满足,将她抱得更紧,吻也落下来。许知雾又连忙把脸埋起来。

于是那吻就落在她的后颈处。

过了会儿,许知雾埋着脸发出了闷闷的声音,“哥哥,什么‘太真了’?是说我?”

谢不倦没答她,伸手摸了摸她的后颈,许知雾连忙又是一缩,“哥哥,你这样真的不对,要不你先放了我,等你清醒了我们再谈?”

回应她的,是哥哥落在她衣襟上的手。

许知雾脑子里一片空白,很快便觉得肩上,背后,凉了一大片。

天哪,哥哥是真的要……?

“劳烦通报一声,我想见见许公子,哦不对,见见三殿下。”

屋外的绿水摇摇头,看着眼前的俊朗少年道,“魏公子,殿下现在不方便见你。”

“啊,为何?那你可不可以帮我问一问,我弄坏的那把戟要赔多少。”

绿水道,“殿下并不在意这一把戟,魏公子也不必赔偿,请回。”

“那好吧,代我多谢殿下。”魏云萧抬脚走了,走到屋子的侧面时,忽地听见女子的嘤咛之声,魏云萧站定了,凝神去听,却又什么也听不见。

他疑心自己听错,摇摇头走了。

……

绿织起了个大早,走到许知雾床边撩帘帐,一抬眼看见她家姑娘曲膝坐在里侧,神情呆愣,双目发直地看着自己的手,不由吓了一跳,“姑娘,姑娘?”

再看她这没精神的样子,这不会是一晚没睡吧?

“绿织,你别管我。”许知雾声调平平地说,“帘帐放下来,遮住我。”

绿织愣愣地照做,一头雾水地出门打水去。

而许

知雾垂下头,又接着看自己的手。

从前她以为亲了摸了就是行、房,可昨晚之后她就知道了,不是这样,有比这更过分的事情。哥哥的喘、息声犹在耳边,许知雾抱着脑袋往膝间埋。

她懂得不多,但她怀疑自己已经和哥哥洞过房了。

她可能要怀上哥哥的孩子了。

屋内一片寂静,因此隔壁有什么动静便十分明显。

哥哥好像起床了,许知雾忆起昨夜,脸上热意升腾,连忙裹了被子,把自己藏在被子里头。

哥哥对她做了那些事,怎么着也该来解释解释,再哄哄她吧?

许知雾等啊等,等了好久,却迟迟等不来。

委屈渐渐盖过羞意,她抱着被褥呜呜地哭,绿织进来听见,连忙关切问她,许知雾带着哭腔说,“绿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绿织担心极了,她家姑娘已经好久没有哭得这般伤心,“姑娘和奴婢说说吧,说出来就不难过了。”

“绿织……”许知雾抱住坐在床边的绿织,哭了一阵才说,“我和哥哥,行过房了……嗝。”

看着泪眼朦胧打哭嗝的姑娘,绿织爱怜地拍了拍她的背,“姑娘莫哭了,你们不是早就行过了么?是不是这一次终于疼了?”

许知雾一呆,又打了个哭嗝,“绿织你在说什么,怎么会疼啊?”

绿织顿时叹息,这么多次了,竟没有一次像样的。

啧啧。

……

谢不倦醒后便发现,药效已经全然过了,身上有种少见的舒懒,甚至不太想起身。

他指尖一动,在榻上摸了摸,明白自己没法再接着躺下去,这才起床。

昨夜的幻觉,着实逼真。

竟令他沉迷其中了。

父皇给他的这碗药,也只有这一点可取了。

想到皇上,谢不倦原本放松的神情顿时一绷,穿上外衣唤了绿水进来,“备马,去一趟宫中。”

“是。”

“慢着,昨夜这屋里只有我一人吧?阿雾有没有进来?”

“许姑娘并未进

去。”

谢不倦垂眸想了想,还是去看了屏风处,合得好好的。

这时青山端着盆水进来,“殿下,该梳洗了。”

他看了眼谢不倦的床榻,惊讶之色一闪而过,随即眼观鼻鼻观心,“殿下,属下会收拾干净的。”

谢不倦这才走过来,点点头。

收拾齐整之后,谢不倦便去见了皇上。

这位九五至尊好似并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说过什么话,甚至还茫然地问,“朕赐药了?”

他侧头去看金公公,金公公神情复杂地点了头。

“原来我当真赐药了?”皇上又去看谢不倦,见他面色不是很好看,顿时笑呵呵道,“总归也是好药,就是生猛了一些,如何,昨夜有没有努力给朕添小皇孙?”

谢不倦额角直突,几次呼吸之后才勉强将怒气压下,他沉声道,“父皇,儿臣说过无须您插手。”

“不倦生气了?你别气,朕总归是为你好嘛,你母后若在世,定然也是想早日抱孙子的。”

又是这样,每每提起母后,谢不倦的怒意便会消散一些。

而皇上大概也很清楚。

“父皇若是实在介意殷家的那位‘皇长孙’,大可直接否了二皇子的血脉。是您自己放不下颜面,却要逼儿臣。”

金公公急了,生怕这父子俩争执起来,谁知皇上竟还不气,打着哈哈道,“不管有没有这件事,朕都是想要你早日成家生子。”

“父皇,就算要成家生子,也不是现在。时候未到,您推的这一把只会是揠苗助长。”谢不倦抬眸,直直看向皇上,“殷家之事,儿臣便与父皇直说了。殷氏这一脉,儿臣一定会动,父皇现在顾忌着不动,日后儿臣纵是背上排除异己、手足相残的名声,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皇上愕然。

当初那个如玉般剔透的小少年早已不是乖巧可爱的模样,分开的这些年并未消沉他的意气,反倒令他面慈心狠,日后,或许会是一个比他更好的皇帝。

真好。

他这个儿子

,将问题抛给了他,让他选呢。

皇上笑着挥手让谢不倦走了,而后看着他离去的方向,那里日光明亮。

“小金啊,朕这个儿子,不赖吧?”

金公公笑道,“回皇上,三殿下乃真龙之子,假的自然望尘莫及。”

……

许知雾又在看她的宝贝匣子了。

哦,因为藏品日渐增多,现在已经换成了一个更大的木箱子。

她看着里头静静躺着的玉腰带,它是那样的美丽,每一块玉都完美无瑕,绯红从白玉的颜色里透出来,平添几分旖、旎。

看着这条腰带,她就想起哥哥。

又急忙将它放了回去。

先前藏着这条腰带,是要到他生辰那天送给他,让他开心的。

可现在,她避着这条腰带,只因她看着它,便不可遏制地想起哥哥在她上方,玉手扯开腰带的模样。

在和哥哥做了那些事之后,许知雾发现,这条腰带她送不出去了。

这日许知雾没有如往常一般迎哥哥回来,也没有那一声熟悉到几乎能在心里响起来的“哥哥”。

谢不倦四下看了看,没有阿雾,都走到长廊尽头了,还不见她跑过来,不由询问身边的青山,“阿雾可是不舒服了?”

“殿下,并没有听绿织说起。”

谢不倦便走到了许知雾的屋前,伸手敲了敲。

是绿织开的门,她说,“殿下,姑娘已经歇下了。”

“这样早?”

绿织神情有些古怪,嘴唇动了动,最后说,“殿下应当知晓的,姑娘累着了。”

他该知道什么?

谢不倦心思敏锐,他知道绿织这话一定意有所指,于是记在心里翻来覆去地想。

“殿下,这是暗卫送来的消息。”青山推门进来,将一叠文书搁在谢不倦的案上,“今日许姑娘不用晚膳,殿下的晚膳何时送来?”

谢不倦又想,阿雾那么馋,竟没吃晚膳,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媲美他

暴露身份的大事。

他没胃口了,令青山暂时不用传膳。

直至深夜,谢不倦看完了文书,在床榻边上慢慢坐下来,而后侧头垂眸看向床榻。

昨夜的某些片段再次浮现。

他对自己的幻觉可真够诚实的。

几乎将自己欲、望全部给她瞧了。

几次?他记不清了。

不过想来都是自己的手。原本觉得此事不雅,竟也肯用了。

谢不倦伸手遮目,叹了一声。

他越发无耻了,竟想着阿雾做那些事。

烛火静静燃烧,谢不倦在榻边坐了好一会儿,终于肯就寝。

他躺下来,过了一会儿,忽地蹙眉,转头在枕上嗅了嗅。

谢不倦嗅到了一缕甜甜的香气,像是花香与奶味混在一起。

不知何时,他的枕上竟染上了阿雾的气味。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卡在上面一章遭到了很多小可爱的抗议,于是当场加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