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恃兄而娇 > 第67章 晋江独家67
谢不倦忽然心口一紧, 脊背发凉。

昨夜的阿雾真的是幻觉么?

如果不是幻觉,那他都对阿雾做了什么?

谢不倦以手遮目,忆起昨夜。

若非阿雾紧紧攥着她的裤头, 哭唧唧泪嗒嗒地求,死活不让他脱。

他绝不会退而求其次。

鼻间尽是阿雾的气息, 今早也是糊涂了, 竟没有察觉到。

能留下这样经久不散的气味,绝不仅仅是白日过来不慎碰了一下。而阿雾此前也从没有睡过他的床榻。

谢不倦越想, 便越觉得心凉, 瞌睡也全没有了,心神被此事占满。

他连亲吻都是在阿雾睡着和醉酒的时候,因为她干净若白纸,懵懂如孩童, 还不曾接触过男女之事。昨夜若真是她, 她躺在此处时在想什么, 是不是很害怕?

这一夜,谢不倦没有睡好。

翌日, 他也没有去宫中,而是等到许知雾惯常起床的时间,走到她屋前瞧了瞧。

开门的是绿织,她看了眼谢不倦, 回道,“殿下,姑娘还未起来。”

“她昨夜什么时候睡的?”

绿织抿抿唇,答得并不干脆,“姑娘很早就歇下了。”

谢不倦并不拆穿,又问, “前天晚上又是何时入睡的?”

绿织一听,顿时古怪地瞧他一眼,她家姑娘前天晚上什么时候回的屋,他还能不清楚?

不用她开口回答,谢不倦只看她的脸色,心里又是一沉。

他转身欲走,身后传来绿织的声音,“殿下打算何时娶我们姑娘?”

“只要她愿意。”

稍晚一些时候,谢不倦听见隔壁有动静了,又去敲她的门,里头绿织答道,“殿下,姑娘去找魏姑娘说话了,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

“……”

这确实是在躲他了。

……

隔壁院子里,许知雾和魏云娴两个正凑在一块儿看话本。

“阿雾你看好了吗?”

许知雾点点头,魏云娴便翻过一页,随口点评道,“现在市面上很多话本都爱这

样写,阿雾你看得少不知道,话本子里头的秀才啊书生啊,最喜爱做的事情就是引、诱深闺少女。科举那一块还挺精彩的,这一段就俗了。”

魏云娴想要连翻几页略去这一篇章,许知雾却按住她的手,“等等,我再看看。阿娴,他们这是……在行、房?”

“呃,我就说了这一段俗嘛,我们不看这一段,好不好?”魏云娴又想翻页,许知雾却一反常态地逐字逐句仔细去瞧,看着看着,脸越来越红。

倒不是书上写得多么叫人害羞,许知雾是回想起了前天晚上的事情。

她一定要弄明白,她和哥哥究竟是不是和这话本子上一样,行了房。

许知雾不懂就问,“阿娴你看看,这个‘玉柱’是……”

魏云娴飞快接道,“就是白玉雕的柱子!有句诗不就写了嘛,那个‘霜满中庭月满楼,金樽玉柱对清秋’,这是多文雅的一个词儿啊。”

“……”许知雾瞧她一眼,心里不信,又问,“那这个‘银浆’是不是那个?”

“哪个?‘银浆’不就是‘银瓶乍破水浆迸’的意思嘛,说的是声音,不是别的什么。”魏云娴说完,底气很足地点点头,她这辈子都没这么有文化过。

许知雾却没听进去,她看着自己的手心,呢喃道,“这就是行了房?”

原来就是这么一回事。

那她可能已经懂得比阿娴还要多了,毕竟她经历过。

许知雾看着魏云娴说,“阿娴,我都明白了。”

“阿雾你明白就好,就是这么纯洁的意思。”

接着往后翻,魏云娴振奋道,“终于要去春闱了!不过这王三姑娘好像怀上孩子了,王家知道了,不得打断张秀才的腿。”

许知雾又竖起了耳朵,“怀孕了?阿娴你怎么看出来的?”

“阿雾你看,这里说王三姑娘浑身乏力,早早歇下,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再看这里,王三姑娘突然推开她最爱吃的桂花糕,觉得胸中犯恶心。我敢肯定,这绝对是怀上了。”

“这就是怀上了?

”许知雾眨眨眼睛,不由想,她也觉得精神不大好,但是并不犯恶心,这又怎么算呢,于是又向魏云娴取经,“那怀孕还有什么别的征兆吗?”

许知雾在魏云娴心里就是不谙世事的小可爱,和未婚先孕无媒苟合等诸多词汇一点也不沾边,因此完全没有多想,当即道,“多着呢,有的人是没胃口,有的人却胃口大开,这因人而异的,像我阿姊,她就一直吐一直吐,但是娘亲却说她怀我的时候半点不适也没有。”

“哦对,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月事!”魏云娴竖起一根指头,笃定地说,“若是月事没来,不用怀疑,肯定怀上了。”

许知雾便悄悄在心里算了算小日子,顿时一个咯噔。

她这个月,本来该是这两天来的,但是现在完全没有动静。

她是不是当真怀上哥哥的孩子了?

许知雾再也没有心思看话本了,她双目放空,想了好多好多,魏云娴都看到金榜题名了,许知雾还是恍恍惚惚。

而魏云娴并未察觉,边看边说,“其实看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后面一准又是尚公主啊,或是认识了别的世家女,刚开始喜欢的王三姑娘多半就被一顶粉轿抬入状元府。但这状元郎还有王三姑娘自己都不觉得哪里不好,因为当初的秀才摇身一变如今已是状元郎,而王三姑娘仍是个商户女,门不当户不对,世人也就不苛责他的多情了。”

“……”

“哎,世间男子多薄情,尤其是那种还未成婚就把姑娘往床上拐的人。”

“……”

魏云娴没得到回应,疑惑地偏头去看,只见许知雾眼眶红红,鼻子抽抽,竟哭了。

“阿雾?阿雾你怎么了?”魏云娴关切地摸摸许知雾的脸蛋。

若是放许知雾一个人在屋里倒还好,难过一阵也就过了。可坏就坏在有人安慰她了,情绪也有个出口,因此许知雾越发伤心起来,由抽泣转为哇哇大哭。

“阿雾不哭不哭,这话本子都是假的,假的。是这些不得志的书生写来自己开心的!”魏云娴边哄

她,边给她擦泪,手忙脚乱的。

“呜呜呜阿娴……我好怕……”

“不怕不怕,这样的男子阿雾是碰不到的。”魏云娴为了安抚许知雾,连忙说起谢不倦来,“阿雾你想想你哥哥,世间还是有你哥哥那样的好男人,对不对?”

许知雾哭得更大声了。

哥哥对她做了那种事竟然没有一点点作为,没有解释,也没有哄她,就留她一个人……哦不,现在可能是两个人了。

许知雾伤心地捂住自己的腹部。

哥哥就这么放任她们孤儿寡母不管了。

……

许知雾拒绝和哥哥一起用晚膳。

她一定要让哥哥察觉到,她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没多久,哥哥果然来找她。

许知雾哼了一声,将帘帐全部放下来,抱着膝盖躲到床榻最里侧去,不肯见他。

“阿雾……”

哥哥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可是他却对她做了那种事,许知雾眼眶一酸,脸蛋埋在自己膝盖上,也不说话。

“阿雾,是哥哥不好。”

谢不倦并不去撩她帘帐,反倒坐得远远的,将手里东西放在桌上。

而后正对着许知雾的床榻,认真解释,“哥哥喝下了不好的东西,还以为碰的是想象之中的阿雾。若足够清醒,知道来的是真的阿雾,哥哥一定不会那般唐突。”

许知雾掉着眼泪,没回他。

现在的哥哥才叫她觉得熟悉,也正因为熟悉,才更令她觉得心酸。

那时候的他,真的好陌生,心肠也硬极了,无论她怎么央求,就是不肯放她走。

许知雾一想起这些,眼泪掉得更凶。

“阿雾。”谢不倦顿了顿,看着帘帐,缓缓地说,“我喜欢你,因此想要你,想娶你。哥哥想要和阿雾永远在一起,并不为短暂的欢愉,因此那件事绝非我所愿。”

阿雾还是没回她,帘帐里传来呜呜的哭声。

谢不倦无声地叹了一口气,“阿雾这两日吃得少,哥哥给你带了红豆糕,还有甜果酒,饿了就出来吃一点。”

他起

身走了。

为了让阿雾知道他走了,还特意加重了脚步声。

深夜,谢不倦再次进了许知雾的屋子。

这一次,是悄悄来的。

借着他屋里的光,能瞧见桌上的点心已经没了,谢不倦弯唇笑了笑。

又伸手领了拎酒壶,空了。

谢不倦心里顿时软软的暖暖的。

他走到许知雾床前,撩起帘帐,而后在阿雾床边坐下。

在微弱的光里看了她好一会儿。

看她莹白的脸,泛红的眼尾,微微撅起的唇。

看样子,这一次真的委屈极了。

谢不倦伸手,轻轻放在许知雾的肩头,而后拉着她的衣襟缓缓往下。

他记得那天晚上吻得很用力,多半伤了她。

他是来上药的。

但他的目光却在途中被吸引。

谢不倦看着许知雾玉白色的肩颈,单薄而脆弱,像是优雅洁净却一磕就破的透白薄瓷。

其上暗色更是刺目,他不禁伸手碰了碰。

一个个碰下来,好一会儿,才想起怀中的药膏。

谢不倦轻柔地沾了些,一一给她涂上。

他记得往下也还有,沉着呼吸挣扎许久,还是拉下来了。

阿雾睡着了,不知道。

那就趁她不知道,早一点让这些伤痕消失。

末了谢不倦看着她娇憨的睡颜,想就这么俯身去亲亲她,亲亲她哭过的眼睛,委屈的唇。

但他终究没有动。

直到起身离去,也没有顺着心意去亲她。

阿雾还在生他的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