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恃兄而娇 > 第69章 晋江独家69
谢不倦没忍住笑出了声, 而后用轻咳化去笑意。

他没有收回手,按着她问,“阿雾为何觉得自己有孕了?”

许知雾朝左右看了两眼, 有些不好意思地凑他更近,小声道, “我们不是行了房嘛, 那之后我就不对劲了,不仅胃口不如从前, 月事到现在也没来。而且啊, 哥哥你不觉得,我的肚子要比之前鼓一些嘛?”

随后许知雾便看到,哥哥收回了手,搁在案上笑起来, 看他胸膛震颤的样子, 笑得还挺开心。随即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 似乎想说什么,却因为止不住笑意而说不出来。

许知雾心道, 原来哥哥这么想要一个孩子啊。

好不容易缓了过来,谢不倦张口第一句话便是,“看来阿雾的甜食可以减一减了。”

“?”许知雾不敢置信,气呼呼瞪他, “我都怀孕了,你还克扣我的零嘴?别人家养胎都是想吃什么吃什么,我就吃两口点心,你都要管我?”

谢不倦听见“养胎”二字,又想笑了,可他不愧是惯于算计的人, 当即生出一个想法,他转眸看向许知雾,问她,“阿雾会不会为了孩子答应嫁给哥哥?”

许知雾摸了摸肚子,垂眸道,“我等得,孩子可等不得。”

这一瞬间,谢不倦的脑海中闪过许多卑鄙的念头。

他甚至想,就让阿雾以为她怀了他的孩子,在她答应嫁给他之后,他和阿雾真正地来几次,圆了这个谎。

到时候他不仅顺利得到了阿雾,还与她有了孩子。

诱惑太大,以至于谢不倦心神动摇,连许知雾小声说了什么都没听清。

“阿雾方才说了什么?”

他习惯了认真对待她的每一句话,从未敷衍过她一次。

这一次,谢不倦竟因此得救了。

只见阿雾红着脸看着他,黑亮的眼睛里是他的镜影,她说,“哥哥,我想了想,要生孩子的话,我只想和哥哥生。”

谢不倦怔住。

“是早是晚都一样,我也不在意这个。要是我们后头又有了第二个孩子,哥哥你可不能因为现

在这一个来得太仓促,就偏心啊。”

阿雾已经在担心家庭和睦问题了。

在她眼中,他们成亲之后怀上的那个孩子,承载着两人共同的期盼,一定会沐浴在爱意中长大。但现在这个来得太突然了,她和哥哥没有一个做好了准备,她生怕对不起现在这一个,还让谢不倦不要厚此薄彼。

想得又多,又长远。

可谢不倦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能感觉到,阿雾是爱他的。

她是被如珠如宝宠爱大的姑娘,以为和他行了房,甚至怀了孕,竟然这么轻易就与他和好。这事换在其他人身上,足以反目成仇,酿成一出悲剧。可她已经想到了他们成亲之后的第二个孩子。

谢不倦的目光温温地落在许知雾白净的脸蛋上。

她说,她只想和他生孩子。

是不是说明,这世间男子千万,唯有他是不同的?

正如他看待她的那般,阿雾也觉得他是特别的,无法被其他人取代,是最不可辜负的那一个。

短短一瞬,谢不倦的脊背上出了点细汗,时间也像是过了许久许久。

他差一点就要用谎言得到她,然后用更多的谎言去圆。阿雾单纯不假,但一旦被她发现了哪一处不对,恐怕再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谢不倦松了拳,轻叹一声,眉眼温柔地告诉她,“阿雾,我们没有行房。”

许知雾:“?”

“自然,也没有怀上孩子。”

许知雾疑惑,“我看了话本子,都对得上呀,怀孕的反应,也对得上呀。”

“阿雾看的话本子,是不是只有字,没有画,且描述那事也只用了短短几行?”

“对,哥哥你怎么知道?”

谢不倦摸了摸许知雾的脑袋,笑道,“若非如此,阿雾不至于会‘对得上’。现在不是探讨此事的时机,我们回去再说。”

许知雾一听,便朝四周瞧了瞧,哥哥的黑甲军站得远远的,大概并没有听见他们的谈话,下面的魏云萧与其对手还没有分出胜负,但战况已经十分激烈,底下观赛的人们情绪高昂。

人人都

在讨论武举,只有她和哥哥在说“行房”说“孩子”。

好像是挺不合适。

许知雾用手贴了贴脸,烫的。

再看哥哥,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脸色都没变一下,甚至笑着看了她一眼,声音还是那般清雅动听,说的话却……

“回去之后,阿雾若是想知道什么才是‘行房’,可以到哥哥的屋里来。”

许知雾不禁挪了挪,离哥哥稍稍远一些。

日头西落,今日的擂台赛结束了。

魏云萧那一场打了个平手,锣鼓敲响时两人都挂了彩,却都稳稳站在台上。

而后曲大将军将魏云萧叫了去,谢不倦则让绿水去见了魏云萧的对手。

这两人路数不同,魏云萧正派磊落,他的对手则狡猾多变。曲将军麾下正需要心思清正,本事过硬的小将领,而谢不倦的黑甲军很多时候都要隐匿,暗查,需机变之人。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回了三皇子府,魏云萧还在与魏云娴说着擂台上的诸多细节,前头的谢不倦忽地转头,“魏公子可想好了要去曲大将军麾下?”

“当然了,我从小就听过大将军的事迹,这次也是奔着大将军去的!”魏云萧得偿所愿,说话的时候眉飞色舞的。

“那好,不过曲大将军麾下诸多将领均出身世家,与他们打交道也是门学问。我为你引荐一人,你与他聊,想问什么问他便是。”察觉到身边许知雾了然的目光,谢不倦偏头朝她笑了笑,“此人正是曲大将军之子,天犬卫统领,曲鹤寡。他在进天犬卫之前,是在军中长大的,对曲军最熟悉不过。”

魏云萧连忙道谢,谢不倦摆摆手道,“我与阿雾先走一步了。”

说着,自然地揽了许知雾的肩,走进了明月阁。

魏云萧看着谢不倦的背影,对魏云娴说,“知雾的哥哥为人这样好,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总觉得和他亲近不起来,奇了怪了。”

要知道,他可是最爱交朋友的,最快的时候一句话就能交上一个好友。

“走了走了,阿雾的哥哥是当朝三殿下,你

还想着和人亲近呢?”

“他是三殿下,出身高贵,那他也是阿雾哥哥啊。他与知雾不是很亲近吗,说明他并不是端着身份的人。”

魏云娴古怪地看了他一眼,“阿雾和别人能一样吗,你看看殿下待阿雾的样子,再看看他待别人。”

“也是……说起来,殿下待他宫中的两个妹妹有这样好么?好像没听人说过?”

魏云娴见她哥哥人高马大,长得也精神,却挠着脑袋想不明白,实在看不下去,“哥哥呀,你怎么这么傻,还觉得殿下待阿雾是在对待妹妹么?”

“……”魏云萧身上的汗被风一吹,开始觉得凉了。

许知雾很纠结。

她既想知道什么才算行房,自己究竟有没有怀孕。

又不敢去找哥哥。

平时的哥哥都很好说话,可那一次实在很吓人,许知雾担心那一日的事情再度发生。

纠结了好久,许知雾慢吞吞挪到屏风处,敲了几下,“哥哥,哥哥?”

另一头很快传来一声“嗯”,哥哥听见了。

“哥哥,你能不能就隔着这个屏风告诉我?”

屏风这边,谢不倦忍笑,语调不变,“什么?”

那头阿雾急了,“哎呀,就是行房的事嘛,哥哥你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阿雾不过来,怎么说?”

“就这样说,一样的!”

谢不倦道,“郎中看诊还须见到人,这事也一样。”

“那你先说说会对我做什么,我再过来。”

谢不倦面上一直有笑意,嘴上逗着许知雾,手里却执了笔在写信,要寄给许父许母的信。

最后一笔落下,他出声喊阿雾过来,许知雾警惕地问他要做什么,谢不倦失笑道,“哥哥保证不会碰阿雾,可以了吗?快些过来。”

许知雾终于磨蹭着进了他的屋,见哥哥在床前的桌子上铺了张纸,纸上还写了什么,便凑过来瞧。

“父亲母亲敬启。此前与父亲母亲说过,孜对阿雾心思不纯,孜愧矣。幸得父亲母亲信任,允阿雾来京。如今孜与阿雾已两情相悦,愿得父亲母亲首肯……”

谢不倦将笔递给她,“阿雾写下自己的名字,好叫父亲母亲知晓你也是愿意的。”

许知雾拿着笔没动,看了哥哥一眼,“那这不就跟签字画押似的?不知道的还要猜是不是哥哥你按着我的手写的呢。”

她问哥哥拿了张纸,自己另外写了一封信,“爹爹娘亲,见信如晤,阿雾想你们了。你们总想给我物色一个好人家,却又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现在好啦,我嫁给哥哥,你们总该放心了吧?而且我来京城这么久,去过街市,去过茶楼,去过年关大宴,也去看过武举擂台,见过的男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吧,他们都没有哥哥好!”

谢不倦支着下颌看着她写,看到此处忍不住笑了。

阿雾爱他,只是她的爱太干净了,才显得稚气未脱,叫人错辨。

许知雾写完了,将信纸往他面前一推,“哥哥,一起寄过去吧。”

“好。”

见她瞄了一眼床榻,而后起身要走,谢不倦又喊住她,回身从书架上取下一本画册来,“阿雾拿去看吧。”

许知雾好奇地接过,“这是什么?”

“给阿雾解惑用。”谢不倦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哥哥和画上的人长得不一样,阿雾是知道的。”

也不知道说的是脸长得不一样,还是别的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