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恃兄而娇 > 第70章 晋江独家70
许知雾没听明白哥哥的话, 也不知道手里的这一本是什么书。

既然是解惑之用,那应当是本好书咯。

于是她抱着书回了屋,而后将它放在了桌上, 又拿了烛台,准备细细研读。

那认真的架势, 叫绿织还以为她家姑娘又有什么功课要做了。

她翻开书皮, 里头竟没有字,而是整面的画, 笔触细腻, 各处都上了色,给人以精美之感。画上是一男一女,这位置好像是一处宅院的厢房外头,女子梳着妇人髻, 与男子交谈, 神态亲昵带笑。

许知雾一瞬间想起了阿娴的话本子, 但她立马打住了这个怀疑,因为面前这一本是哥哥的书, 而哥哥怎么可能会看那些才子佳人的话本子呢?

“阿雾!”正想到阿娴,她的声音便在屋外伴随着敲门声响起。

许知雾喊她进来,阿娴便推门小跑着过来,而后把手里抱着的东西搁在她的桌上, 还小心避开了画册。

她一瞧,是碗冒着丝丝冷气的冰雪元子。

这几天原本是她该来小日子的时候,哥哥早就命厨房给她停了冰碗了,可见这一碗并不是府内送来的玩意。

“阿娴,这是?”

“哥哥今天打得开心,还得了曲大将军赏识, 说过几日要请客去酒楼吃呢,今天就先给我们买了冰碗,这是阿雾的。”魏云娴将冰碗轻轻往许知雾这边推了推。

许知雾一想,这几天是她往日来月事的时候没错,但关键是她没来啊,那么就是可以吃冰碗的。

于是毫不犹豫地抱着冰碗舀了一口元子。

“阿雾,这是什么书?”

“噢,这是哥哥让我看的,说什么‘解惑之用’,可能是蕴含了什么为人处世之道吧。”

魏云娴一听便腹诽,没想到三殿下看着如美玉一般的人物,竟这样的无聊,还给心上人看什么为人处世的书。

“冰碗送到了,我走了啊,今天有些累,我得早些睡。”

许知雾点点头,“我也要看完书了才睡,谢谢你哥哥的冰碗。”她说着,将手中画册又翻过一页,这一面,

一男一女不知为何搂抱上了。

魏云娴正要离去的脚步也停了,她瞄了画册一眼,敏锐地察觉到什么,立马凑过来挨在许知雾身边,“阿雾我们一起看吧!”

“方才不是还要回去睡吗?”许知雾疑惑看她,“不累啦?”

魏云娴弯着眼睛笑了两声,“这不是看到有意思的东西了嘛,快翻下一张呀。”

许知雾就奇了,阿娴竟也有求知若渴的时候,要知道阿娴往日是最不爱看四书五经的,最大的耐心都用来看话本子了。

“那坐着一起看吧。不过这个可不是话本子,阿娴你可别嫌无聊。”

“不无聊不无聊,怎么会无聊呢?”

许知雾半信半疑瞧她一眼,手上翻了下一张。

屋里顿时寂静下来。

两个姑娘谁都没有出声。

好一会儿,许知雾茫茫然道,“怎么就脱衣服了呢?”

而后急忙朝魏云娴解释,“阿娴这一张定是画得有问题,哥哥给我的书一定是富含学问的正经书!”

魏云娴“噗嗤”一声笑出来,捏了捏许知雾软糯的脸蛋,“阿雾啊阿雾,你哥哥在你心里也太完美了,他是个人,还是个男人,又不是什么天上下凡的神仙。他的书,为什么就一定要是圣贤书?不信你再翻。”

许知雾咽了咽,好不容易伸手,再翻一页。

她闭着眼睛不敢看,直到魏云娴拍她,许知雾才虚着眼睛瞄了一眼。

书上这对男女不仅莫名脱了衣裳,还搂抱着进了厢房的床榻,衣衫褪尽,露出了姑娘家从未看过的物什。

【给阿雾解惑用。】

【哥哥和画上的人长得不一样。】

许知雾在一片呆滞之中,忽然明白了哥哥这两句话的意思。

也明白了这是一本什么书。

她心口狂跳,好似自己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更令人尴尬的是,此时此刻不止她一人,还有阿娴,正在和她看着同样的东西。

许知雾又羞赧,又尴尬,她想在桌上找个洞藏进去。

倒是魏云娴显然适应良好,还用指头戳了戳,点评道,

“话本子上不是说的白玉一般透着绯色么,怎么这样黑?丑也丑死了。还好我们不用长这样的东西。”

许知雾再度想起了哥哥的那句“和画上的人长得不一样”,确实不一样。

而魏云娴还在小声说,“男人都这么丑么?”

许知雾下意识反驳,“才不是呢。”

魏云娴顿时偏过头,看向她,目光炯炯。

“……”许知雾的脸瞬间红透。

“嗯?阿雾?”魏云娴眼眸发亮,唇角不住地往上翘,“阿雾你说什么,嘿嘿嘿。”

“没有,我猜的。”

魏云萧又坏笑,“我可什么都没说,阿雾你急什么?”

说着,又嘿嘿笑起来。

羞得许知雾起身,想要将画册一把合上。

风水轮流转,上一次是魏云娴想要跳过话本子上的几页,被许知雾揽住了,这一次许知雾想要合书,却叫魏云娴给伸手抱住了胳膊。

她不仅抱住了许知雾的胳膊,还用手指头去拨了下一页。

画面更失控,书中两人不仅坦诚相见,还摆出了姿势。

什么叫行房,直白而形象地呈现在许知雾眼前。

她呆住了,难怪哥哥那时候想要拉她裤子呢。

她连被娘亲打屁、股都觉得羞耻难堪,更别提被哥哥扒裤子了,所以她死命保住了她的寝裤,也因此没有与哥哥真正地行房。

许知雾说不出此时此刻是个什么感受,她既庆幸,又隐隐有些失落。

她没有和哥哥做夫妻,也没有孩子。

难怪六角楼上,哥哥笑成那样。

许知雾的脸颊连同耳朵一起烧起来,她尴尬得脚趾都蜷了起来。

她不过是月事推迟了几日,就以为有孩子了,哥哥肯定觉得她很傻吧!

魏云娴眼里,许知雾抱着脑袋哀嚎了一阵,忽然一蹦而起,摸了摸肚子,如遇洪水猛兽一般将冰碗推远了。

随后苦着脸看魏云娴,“阿娴,我这些天甜食吃多了,肚子都长肉了……”

“哪里?”魏云娴伸手摸了摸,“这不是很平坦嘛。”

“你等等,我吐个气

你再摸。”

“哎呀,一碗冰雪元子而已,吃一碗冰雪元子就能胖个几两不成?”

许知雾想了想,点头道,“说得也是,我是连吃了好多天的点心才长肉的。”

于是又伸手将冰碗往回揽,腮帮子鼓鼓地吃起来。

……

许知雾好像真正地长大了。

她是个明白了很多事情的女子了。

只是,她还是不知道哥哥“明日就订亲”到寄信给爹爹娘亲,这其中经历了什么样的心思转变,原本哥哥是很着急地想要和她迅速地成亲,可现在,哥哥不急了。

他看着她的时候,眼神如水一般温柔平和。

那些急切的东西没有了,哥哥又变回了从前那个细致周全的哥哥。

他还当真给她减了甜食,说她小日子迟迟不来,在饮食上要格外注意了。

许知雾的心思忽然跑偏,当即问,“哥哥,如果我长胖了,你还喜欢我吗?”

“在阿雾心里,哥哥只喜欢阿雾的身子是吗?”

哥哥不愧是哥哥,怎么也不上当,一个反问倒叫许知雾急忙摆手说不是了。

好在哥哥又很快放过她,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哥哥不是那样的人,阿雾也勿要那般想。”

没两日,谢不倦督考武举后朝服还未换下来,臂弯却多了一只雪白的团子,他笑着走到许知雾面前,将雪团子赛进她的怀里,“阿雾看,这是给许之雨寻来的伴。”

恰巧怀里的猫儿好奇地抬起脑袋看了许知雾一眼,一双圆溜溜的猫眼干净澄澈,是如天空一般的苍蓝色。

而谢不倦则边揽着她往前走,边将猫儿的事情说给她听,“原本打算寻一只和许之雨生得相像的猫儿,可哥哥跟人了解到,异瞳的猫多耳聋,好在许之雨是幸运的那一只,我们唤它,它能听见。”

于是哥哥就买了一只双眸瞳色一样的猫儿,也可爱极了。

新来的小母猫大名叫“许子文”,还是随他们姓许,子文则取自哥哥的“孜”字,许知雾本意促狭,可谢不倦并不介意,因为他很早就做了和阿雾一样的事情。

而阿雾傻乎乎的,至今不晓得许之雨指的便是她。

两只猫儿从彼此戒备,到互相试探,后来许之雨很快喜欢上新来的小伙伴,凑过去想要和她玩耍。而许子文初来乍到,哈着气想要警告他离远一些。

许之雨还要凑过去闻,被许子文一爪子挠了过去。

许知雾急忙想要把许之雨抱起来,却被哥哥拉住了,“阿雾不必管,让它们自己慢慢熟悉吧。”

过了仅仅两日,两只猫好像没有打架了,还会亲昵地挨在一起。又过了两日,哥哥忽然叫许知雾出门来看。

两只猫儿抱得很紧,许之雨是在上面的那一只。

哥哥牵了她的手,说,“阿雾看,这才是行房。”

许知雾没来由地想起那一日,她翻了个身,俯趴在榻上,以为这样就安全。可哥哥竟按着她笑,说这样也可以。

如今她总算有些理解了。

她红晕上脸,又羞又气,挣了哥哥的手不说,还捶了他胳膊一下。

谢不倦非但不疼,还弯了眼睛在笑。见她要跑,伸手将她圈入怀中,声音温温的,有些低沉,“哥哥生辰快到了,阿雾有什么表示么?”

好啊,哥哥以前可从不会向她讨要生辰礼的。

现在的哥哥,脸皮厚了。

“哥哥可以不要生辰礼,只要阿雾陪哥哥一晚上,好不好?”

说着还亲了亲她的泛红的耳尖,“哥哥保证,什么也不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