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恃兄而娇 > 第1章 知雾猪
“小知雾生得真好,你瞧,只那么站着,就惹人爱。”

“可不是,上回这孩子还把她的糖给了我,叫我带回去给阿娴尝呢,许夫人可真会养孩子。”

“哪儿有你们说得那样好,别看她现在乖巧,在家里闹腾着呢。倒是阿娴,我瞧着比阿雾伶俐……”许夫人谦虚地回应,目光却一直带笑地看着台上的孩子。

那是个年纪很小的女童,大约只有六岁的模样,穿着孔雀蓝的小裙子,裙摆处一圈雪白的翎羽。虽只有半人高,四肢却已初具纤长的雏形,此时正乖乖巧巧地双手交握着,目光稍显不安地在底下的贵妇人中搜寻。

她梳着可爱的垂环髻,额心一撮齐整髦发,午后的日光洒在她身上,浅浅的碎发在日光中显出毛茸茸的轮廓。瓷白的小脸圆圆,眉毛弯弯,眼睛是能透光的浅棕色,也是偏圆的,只不过是两把圆圆胖胖的扇子,眼尾处睫毛很长,像是雏鸟的羽翅,正紧张地颤动,被日光投下了清晰的影子。

夫人们的茶会上,除了衣着首饰,便是孩子。

此时此刻台上站着的女童正是许知雾。

乐声起,她急急忙忙行了个礼,而后将她练习了大半个月的孔雀舞展示出来。

她屈着膝盖,小步小步地走,像只小孔雀一样四下探视,找食物,找水喝,还要警戒天敌。心里却默念着口诀,“左边啄三下,右边啄三下,再转个圈圈……”

小小的姑娘虽跳不出什么优雅的舞步,却十足的娇憨可爱,叫底下的夫人们看得忍俊不禁。

终于结束了,许知雾喘着气行了礼,下台之后便蹦跳起来,拉了最要好的小伙伴魏云娴去到旁边的房间里换衣,丫鬟绿绮在后头跟着。

门一关上,外头的暑气被隔了大半,许知雾伸手挥去面上燥热,鼓腮道,“要不是为了我的小马驹,才不要跳舞。”

“既然你已经按着你娘说的跳舞了,那你的小马驹什么时候到?阿雾,我想摸摸。”魏云娴一听小马驹,也起了兴趣。

“不知道哎,应该很快吧1许知雾想起即将拥有的小马驹,心情明媚多了,“我都跟爹爹说好了,我要雪白雪白的小马驹,一定漂亮极了,到时候你来我家看1

许知雾说着,展臂任由绿绮将身上的孔雀裙脱下来。

“阿雾,我跟你说个事,你可不要和别人说。”

“嗯嗯,我不说,我保证不说。”

“我阿姊又和姐夫吵架了,回来就抱着我娘哭,说她过不下去了。”魏云娴叹了一口气,“要我说,这种只见了一回就成婚的,就是靠不住!还是知根知底的好,要是我爹娘给我买一个童养夫就好了。”

许知雾穿衣裳的手一顿,圆溜溜的眼睛看过来,“云娴,什么是童养夫呀?”

“就是从小陪你一起吃饭,一起玩耍,什么都听你的,然后长大了就和他成亲,继续吃饭、玩耍,总之不会跟我阿姊姐夫一样吵吵个不停。”

“这么好吗?”许知雾懵懵地问,“那为什么大人不给我们买童养夫?”

魏云娴沧桑叹气,“可能童养夫太贵了,大人买不起吧。”

“啊?童养夫比小马驹还贵吗?”许知雾想了想,说,“那我已经要了小马驹,还要童养夫的话爹爹娘亲可能不会同意了。不过你不是有个哥哥嘛,可以让他去别家做童养夫赚钱,给你买个呀。”

“哼。我哥哥,就别指望他了。”魏云娴一副嫌弃脸,“阿雾你是不是还没见过我哥哥?他前些天回家了,待你见了他,就知道我为什么不指望他了。”

说来也巧,许知雾换上一身舒适的裙衫后推门出去,就在小径上遇上了一个唇红齿白的小男孩,那男孩见了魏云娴便喊了声“妹妹。”

原来这就是云娴的哥哥啊,看着也不讨嫌嘛。

“你是妹妹的好友?你叫什么?”

许知雾回神,礼貌答道,“云娴哥哥,我叫许知雾,你叫我知雾好了。”

那男孩见许知雾白白糯糯,头发也毛茸茸,顿时露出一个顽劣笑容,“哦,猪——”

许知雾一愣,纠正他,“我叫知雾1

“就是猪嘛!知雾——猪1

许知雾急了,“是知,雾!不是猪1

男孩还是坚持喊,越喊越起劲,“猪——猪——猪猪猪。”

……

傍晚,许父终于回家了。

许知雾从娘亲的怀里钻出来,泪眼模糊地撞进爹爹的怀里,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哭诉。

“爹爹,爹爹,呜呜呜……”

许父拍着她背,哄道,“哎哟,哎哟,我们阿雾这是怎么啦?”

“今天,今天,嗝,有人说我是猪……”许知雾扒着爹爹连连抽噎,浑然没有留意到许父身后还有一个少年。

“嗯?为什么说阿雾是猪?阿雾又不胖,还聪明。”许父驾轻就熟地哄闺女,一边拍一边夸。

“对,我又不胖,也不笨……但他就说我是猪,他好坏……”许知雾哭唧唧地张开胳膊比划,“他说,知雾——猪……”

接着眼泪汪汪问,“爹爹,我的名字是不是真的听起来很像猪碍…”

“怎么会,知雾是爹爹和娘亲想了很久才给你取的名字,怎么会像猪。”许父轻声说,轻轻晃着身子,连带着许知雾也跟着晃起来,“阿雾快莫哭了,今天爹爹带了个小哥哥回家,你一直哭,是不是羞羞?”

阿雾是很好面子的,一听许父这么说,立马憋住哭声,从许父怀里悄悄探出半个脑袋来。

只不过还是忍不住地抽抽,眼泪珠儿把睫毛都压得重了,整张脸都哭成了一只活脱脱的小花猫。

小脸挤进许父的肘弯里,许知雾悄悄瞧过去,只见许父的身后确实有个没见过的小哥哥。

那一瞬间,许知雾不自觉地屏息。

她虽年幼,却早已能分辨美丑,而眼前这个少年显然是极美的。

他穿着月白的衣裳,相貌姣姣,目光沉静,整个人站得很直,小小年纪便有一种修长优雅之感。

昏黄的日光在他周身镀了一层金边,却改不了他的颜色,他的长发还是漆黑的,眼睛也是漆黑的,越发显得肤色极白,像是一块冰玉,倒是嘴唇在日光中显出一种柔润的光泽,叫他看起来温和亲切许多。

这少年身量不比成人矮多少,却纤瘦得像是夜风拂过便会轻轻摇晃的竹,轮廓修长纤细,给人以精致美丽之感。

他的皎洁无暇几乎立马叫许知雾感到一种羞惭,她方才还当着他的面哭了好久好久,现在脸上还挂着泪珠,她是不是乱糟糟的?

许知雾连忙将脸蛋缩回去,往爹爹怀里埋,然后悄悄地左蹭右蹭,将脸上的泪水都擦在爹爹的衣裳上。

许父按着许知雾的后脑勺,对小少年笑道,“小孜,这是你的母亲,来见过母亲……你若是唤不顺口,叫一声叔母也好。”

母亲?叔母?

埋着脸儿的许知雾还没想明白,便听见那个小少年喊了一声母亲,他果真是个大孩子,说话的声音都干干脆脆,没有黏黏的尾调。

“这就是你的妹妹,阿雾。”许父笑着将许知雾从他怀里挖出来,“来,阿雾,和小哥哥互相认识一下。”

许知雾被迫失去了许父的遮挡,整个花猫被暴露在谢不倦的眼里,她垂着脑袋,有些不知所措。

那边谢不倦已经温声开口,“阿雾妹妹,我叫许孜。这是给阿雾的见面礼。”

他轻轻握住许知雾的手,见她没有抗拒,弯着唇将一只绢布扎的小猫放在她手心。

若是平日,许知雾早便被这只小猫吸走了全部的心神,可现在却有一种微妙的预感笼罩着她。

许知雾抬起脑袋来瞧他,只见他面上是浅淡柔和的笑意,看上去很好相处。许知雾又去看许父,眼也不眨地问,“爹爹,怎么他也姓许呀?”

许父摸了摸许知雾的脑袋,大概是担心许知雾不接受,特意蹲下身来解释,“嗯,他也姓许,许孜是爹爹取的名字。以后他和阿雾就是一家人,会一起吃饭,一起玩耍,多一个人陪着我们阿雾,好不好啊?”

许知雾愣愣地听着,而后揪着手指想了一会儿。

想着魏云娴也说过的“一起吃饭,一起玩耍”。

她转头瞧了瞧少年那副极少见的美丽相貌,再看向许父,恍然大悟,“哦!他就是爹爹给阿雾买的童养夫嘛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