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恃兄而娇 > 第4章 凶巴巴
许知雾回屋之后还是抽抽搭搭的,焦尾有意讨好,便凑过来说,“松风院的既然将姑娘的小马驹抢了去,姑娘不如直接去松风院讨回来,奴婢量他们也不敢阻拦1

“可以吗?”许知雾吸了吸鼻子,“爹爹已经给别人了,小马驹不是阿雾的了。”

“老爷虽没有命公子还回来,但公子若是个有眼色的,也该将小马驹还给姑娘。凡事也有个先来后到,既然姑娘先张口了,没道理把小马驹给别人,是也不是?”焦尾见许知雾还在抹眼泪,又加了把火,“姑娘今日若是退了这一步,日后是步步都要退,不知道要被他们松风院的欺负到哪里去,姑娘您想想,日后玉露团都是松风院的,漂亮衣裳也是松风院的,老爷夫人也都在松风院……就算姑娘不放在心上奴婢还心疼呢。”

焦尾描绘的处境何其惨淡,许知雾简直不敢想。

去!必须去!

外头天色渐暗,就快要到用晚膳的时间,许知雾不管不顾地拎起小裙摆往外走,雄赳赳气昂昂的,一副要与人算账的架势。

临了走到松风院的垂花门处,她不确定似的回头问焦尾,“焦尾,你看我够凶吗?”

这话一出,气势已经全然没有了。

焦尾自是要给她鼓劲的,“凶!不过姑娘若是将下巴抬起来一些,眼睛再瞪圆一些就更好了。”

许知雾便依言抬了下巴,又瞪圆了眼睛,“这样呢?”

只怪她实在生得过于精致可爱,哪怕努力做出凶巴巴的样子,也只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奶猫。

焦尾不知该说什么,只好昧着良心说,“……可以了,够凶了,姑娘去吧。”

于是许知雾保持着这副模样抬头挺胸地走进松风院,甚至不敢将头低下来一些。

路上碰见了松风院的下人,许知雾目不斜视地走过去,直到看见了许孜。

他正与一个下人说着话,瞧见许知雾走过来便止了话头,侧过身来面向她,未语先笑,“阿雾妹妹怎的来了?”

许知雾气势十足地说,“这里是许府,我是许家的女儿,我哪里不能去?”

话说出口,许知雾便觉得自己说得特别好,她这话是从哪里学的来着?

眼见许孜像是愣住一般,许知雾心里得意,一鼓作气地说,“爹爹送你的小马驹呢?牵出来我瞧瞧,那原本是给我的1

许孜便对身边的松涛说,“去把雪顶牵过来吧。”

许知雾闻言眨了眨眼,“雪顶?这是小马驹的名字吗?”

许孜点头。

“为什么叫雪顶?我都想好了它要叫小白的!小白不比雪顶好听嘛1

许孜知道小姑娘这会儿正是怒气冲冲的时候,便温声答道,“便依阿雾妹妹所言,叫小白吧。”

许知雾本以为许孜要和她争执呢,已经开始想怎么吵了,没想到许孜这样快就答应下来,态度还十分温和,她便跟无处使力一般,盯了许孜好一阵,声音也小了一些,“那你把小白还给我。”

许孜暗叹一声,开口说话的时候还是那般温和有礼,“小白对阿雾来说太大了,父亲将小白给了我并非偏爱我,而是担心阿雾受伤。”

话落,松涛牵了一匹雪白的半大马儿出来,这马儿生得灵秀,半个成年骏马大小,目光水润,睫毛很长,瞧着漂亮极了。

许知雾却被吓到一般往后退了一步,她、她没想到小马驹比她高那么多!

她以为小马驹是矮矮小小的,木马一样大呢。

“阿雾妹妹害怕了?”

许知雾哪能被人这样说,立马梗着脖子逞强,“才不怕1

“阿雾妹妹既然不怕,不如坐到马背上试试?”

闻言,许知雾鼓起勇气抬眼看着小白,它的背都比自己高一截,更别说它的马头了。

再往下一瞧,这马儿的蹄子动来动去,好像马上要踢人了。

而许孜的目光还在她身上,看似温和,却含着某种催促。

许知雾硬着头皮走近一步,心跳咚咚咚,她又怕被马儿踹了,又怕被人嘲笑胆子校

待走近两步,许知雾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这时候却听见一声轻轻的笑,还没能分辨清楚是谁笑的,许知雾便感觉到身子一轻。

她被抱起来了。

然后,她被轻轻放在了马背上。

接着,身后又贴上来一个人,那人抓着缰绳,只轻轻一拉,马儿便抬起蹄子小跑起来。

跑得不算快,起码比不上马车的速度,但是马儿撒开蹄子一颠一颠的,让许知雾感觉到了不同于坐马车的乐趣。

这个傍晚原本是闷热的,马背上却有丝丝解暑的风迎面拂来。

许知雾回过头看去,坐在她身后的正是许孜,从这个角度能看清他线条流畅的下颌以及优美的嘴唇,他的一缕鬓发拂到了她面上,软软的,痒痒的。

他大抵刚刚沐浴过,身上还有很明显的皂角气味,两只手牢牢握着缰绳,将她稳稳地圈在臂弯里。

他心无旁骛地目视前方,许知雾便也转回去,看着眼前熟悉的风景被奔跑的马儿拉出了不一样的模样。

她的眼睛越睁越圆。

新奇,快乐。

好想唱歌。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带着她骑马呢。

马儿慢了下来,许知雾意犹未尽地抓了许孜的小臂,“继续跑呀,继续呀。”

“阿雾妹妹喜欢么?”

许知雾急急点头,“喜欢,继续呀。”

“好,那再跑一圈。”于是又带着许知雾绕着松风院的空地跑了一个来回。

不知不觉间,许知雾心里头的气愤委屈都随风散去了,她已经忘了来松风院是做什么的,甚至还会转过头甜甜地对许孜说,“骑马好好玩儿哦,下次你还带我骑马,好不好?”

许孜的目光往下,落到许知雾软哒哒的脸蛋上,这个小姑娘是哭是笑都是转瞬的事情,就像最多变的风雨。

不过还算是好哄。

“天色不早了,阿雾回去吧。”

许知雾却抱着他胳膊不放,“那你先答应我再说,下次还带我骑马。”

许孜笑了笑,点头应下来,“好。”

末了还亲自牵着她的手,将她送回去。

一旁的焦尾没忍住提醒许知雾,“姑娘不是要把马儿要回来么?可是有人不愿意?”

许知雾浑不在意地摆摆手,“他都答应带我骑马啦,要不要小白都一样。”

说完又抬着小脸和许孜确认,“对吧,你答应我了吧?”

“自然。”

许孜轻轻摸了摸许知雾的脑袋,许知雾心情正好,还笑眯眯地蹭了蹭他。

焦尾咬了咬牙,给许孜递了个不友善的眼神,许孜便跟没瞧见似的,只在心里暗暗想,小鬼难缠。

许知雾蹦跳着进了屋,下一瞬又从屋里探出个脑袋,额心的髦发也软软地垂下来,“你答应了哦,不许反悔1

许孜立在原地,风将他披在身后的长发吹到了胸前,他点头,笑容柔和极了。

当晚许知雾在床榻上翻来滚去,嘴里不住念叨,“焦尾,绿绮,骑马好好玩哦,我坐在马背上,颠得我一上一下的,然后还有风吹过来……小白脖子上的毛毛好长啊,我就那么抓着,它也不咬我。”

焦尾听得好笑,“姑娘,谁家的马儿还咬人不成?”

许知雾脸蛋一红,“万一呢,我那不是担心被咬了嘛。还有那个许孜,还不算讨厌嘛,他会带着我骑马哎1

焦尾听不得这话,当即反驳,“姑娘,他明面上自然得讨好您,心里头怎么想的还不一定呢,奴觉得,怎么都得防着1

许知雾听得微愣,正想着怎么告诉焦尾许孜不像那样的人呢,便听一直沉默的绿绮问,“焦尾,你这般讨厌公子,是不是什么时候被他训斥过了?”

“哪里?就你多嘴。”焦尾冷哼一声,“我可是全心全意为姑娘着想的。”

“别吵啦1许知雾踢开被子脆声说,“我也觉得他还不错,他带我骑马呢!焦尾你都没带我骑过马。”

“那怎么一样,他是男子,会骑马,奴哪里会骑马呢……”焦尾急着争辩,却见许知雾翻了个身朝里,仿佛不肯听她说话了,焦尾的声音小下来,委屈得眼眶都红了。

不就骑个马,就把姑娘给收买了?

早知如此,她哪里需要这许多甜言蜜语,到头来还不如去学骑马!

翌日许知雾带了绿绮去找魏云娴玩,留焦尾在屋里一肚子气。

许知雾也不晓得这些,她不过随便带人出门,哪里顾得上丫鬟们的小心思。

她在魏云娴门口见着了林家的小公子,林家和魏家是世交,林公子也和魏云娴交好,和许知雾并不算熟,不过互相认识罢了。

于是许知雾对他点了点头便推门进去了。

“阿雾,你来的正好,我就等你来了一起吃冰碗呢1魏云娴笑眯眯地拉着许知雾走到坐榻前。

“那林公子呢?他就在外头哎。”

魏云娴下巴一抬,“不管他。爹娘总让我带他玩,我才不带男孩子玩呢。对了,你的小马驹是不是已经到府上了?”

“嗯……是到府上了,不过爹爹把它给了别人。”许知雾垂着眸子,而后笑了笑说,“不过没关系,阿娴要是想去摸摸也是能摸到的。”

“给了谁?是不是你那个新来的哥哥?”魏云娴的声音低下来,对着许知雾的耳朵小声说,“我偷偷听爹娘说起过,你那个新来的哥哥说不定是你大伯家的堂兄,只不过他们不方便养,就丢给你爹娘了。”

“堂兄?爹爹娘亲都没这样说埃”

“那可能是不太好的身份吧。”魏云娴委婉地说。她猜想许孜是许家大房的外室子,京城那边不方便承认他的身份,就丢到骈州二房来,骈州这边天高皇帝远的,许刺史就是最大的官,哪里还有别的什么官来管这些琐事。

看着许知雾有些懵懂的模样,魏云娴摸了摸她的脑袋,对这个比自己小了两岁的小姑娘露出了怜爱的神色,“你不懂就算了,以后会懂的。”

许知雾吃了一口冰碗,和魏云娴说起许孜来,“……那些人原本不想让我过去的,可是他就带着我去了,还抱着我挂了酒曲!阿娴你知道酒曲是做什么的嘛?酒曲就是做酒的!还有昨天,他带我骑马呢,骑的就是小白,可好玩了。”

魏云娴听出许知雾话里的喜爱之意,心里不得劲,眉毛也跟着古怪地扭了扭,“阿雾觉得他很好?”

“对!我昨天玩得好开心1

“阿雾你听我说,那个下人院本来就是你家的,他只是带你走了走。还有小马驹,本来就是你的,他也只是带你骑了骑。”魏云娴再度用怜爱的眼神看着许知雾,“你个傻乎乎!就这么被他哄住了,日后他卖了你,你还得给他数钱1

许知雾眨眨眼睛,扭扭捏捏地说,“可是阿娴,我不会数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