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恃兄而娇 > 第5章 祈使句
许知雾深感自己辜负了魏云娴的信任,她竟然不会数钱!

魏云娴恨铁不成钢地伸出指头点了点许知雾的额心,“你就是傻,你傻。”

许知雾咽了咽,眼珠子都转一圈了也不知该怎么反驳,便听魏云娴扬声喊道,“林琅!进来。”

那个林家的小公子便当真推门进来,有些受宠若惊地看着魏云娴,“你,你喊我?”

“我都说了‘林琅’,不是喊你是喊谁?我肩膀酸了,你来给我捶捶肩。”

见他慢吞吞的,魏云娴不耐烦地瞪他一眼,“快点,我在带你玩呢。”

许知雾眼睁睁看着林琅走到魏云娴身后,动作生涩地给她锤肩,没锤两下,脸红了。魏云娴又叫他出去。

许知雾又眼看着琳琅出去,而后说,“他好听你的话埃”

“什么时候你那个哥哥也这么听你话,就不用担心他欺负你了。”魏云娴说,“阿雾,他虽然是你哥哥,但到底不是一处长大的,你可不能傻乎乎的被他哄得团团转!什么逛院子、骑马,都是雕、虫、孝技1

许知雾听进去了一半,她回想了一番许孜立在庭院中那副沉静又温和的模样,实在想不出他若是和林琅一般听话该是怎样的光景。可是一旦设想起来,许知雾便感觉到一股热意在她胸口乱窜。

她是当真想要许孜听她话,对她好埃

最好也不和她争抢爹爹娘亲,这样她什么也没少,反倒多了一个漂亮哥哥对她好!

许知雾一把抱住魏云娴的胳膊,“阿娴教我嘛1

“教什么?”

“教听话1

魏云娴笑了一声,得意地说,“叫我姐姐。”

许知雾能屈能伸,当即响亮喊道,“阿娴姐姐1

“好,今日我便将我毕生绝学传授于你,许知雾听令1魏云娴在坐塌上站起来,有模有样地半闭着眼,摆出个高人姿态。

许知雾入戏地应了一声,“阿娴师父请说1

“魏家绝学第一条:说话要凶,声音要大,才会令人信服1魏云娴说,“‘你给我吃一点好不好’,错;‘给我吃’,对.请问可否让我让我瞧上一眼’,错;‘给我看’,对!许知雾可明悟了?”

许知雾使劲点头,“明悟了1

魏云娴随手从桌案上抽了一枝花,点了点许知雾的额心,“今日点拨于你,望时刻谨记。”

许知雾双眼亮亮地看着她,只觉得这个姿势好像观音菩萨,好仙好美,跃跃欲试着也要用枝条去点魏云娴,两人很快忘了教学,嘻嘻哈哈地我点你你点我。

最后许知雾倒在坐塌上,想起来什么一般坐起来,“阿娴,第二条呢?”

魏云娴现在已经气喘吁吁、脑袋空空,哪里还想得出什么第二条,于是随口道,“阿雾,你得一条一条学,知道吗,学会了我再告诉你第二条。”

“好!阿娴你真厉害1

魏云娴脸不红心不跳地接受了许知雾的夸赞。

许知雾在回去的路上都还在想着魏云娴的话。

今天的许知雾是有高人指点的许知雾。

被绿绮抱下马车后,许知雾目标明确地走向松风院。

路上碰见个松风院的下人,许知雾问,“许孜呢?”

“回姑娘的话,公子在屋里呢。公子他——”

话没听完,许知雾已经冲向了许孜的屋子,她急于尝试魏云娴告诉她的小妙招。

推门而入,许知雾觉得这屋里有些闷,还有些苦涩的气味,她在鼻子前头扇了扇,往四下里一瞧,最里头的床榻上隐约可见一个躺着的人影。

许知雾拎着裙摆跑过去,一把掀开许孜的帐帘,而后用一种惊奇的语气说,“都中午了,你还在睡觉啊1

见许孜的目光温温和和地看过来,许知雾吐了吐舌头,“你羞羞1

“叫阿雾见笑了。”许孜撑着床榻坐起来,笑容有些虚弱,“晚上有些着凉,没能起来床。”

许知雾仔细瞅了瞅他,“你生病了?”

许孜摇摇头,“不过是着凉罢了。”

“不是生病碍…”许知雾眼珠子一转,谨记着魏云娴的话,用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那你起来,带我骑马1

后头跟进来的松涛闻言连忙阻拦,“姑娘不可,姑娘要寻公子玩耍,还是改日吧1

“为什么要改日,就现在,立刻,马上1许知雾的下巴越抬越高。

许孜微微笑了笑,披散的墨色长发柔顺地垂在被子上,“就依阿雾妹妹。”

他说着便要掀开被子起床。

许知雾得了他的应允,得意地看向方才出声阻拦的松涛,却触及松涛不赞同的眼神,仿佛她是什么坏孩子一般。

许知雾骄矜的笑容一顿,心里微微揪起来。

就好像她当真做错了事,却不知道错在哪里。

恰在此时,外头有几道脚步声渐近,还有个熟悉的声音,正是打理这两间院子的老仆善姑,“公子不知为何睡在地上,这才着凉……想必还是不适应……”

许知雾没有在意这句话,倒是许孜垂首敛目,手也攥了起来。

一行人推门而入,为首的便是许母,善姑落后她半步说话,后头几个丫鬟端药的端药,端水盆的端水盆,拿帕子的拿帕子。

这阵仗看得许知雾茫茫然。

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许孜好像真的是生病了,着凉也是生病的一种。

“许知雾,过来1许母看着许知雾,喊了她的全名,叫许知雾身子一抖。

她慢吞吞地挪——

“快点1

许知雾一惊,走过去往许母怀里一扎,没出息地无声告饶。

“门外就听见你的声音了,叫你哥哥立刻马上做什么?”

许知雾弱弱地答,“骑、骑马。”

“你哥哥都生病了,你还让他带你去骑马1许母咬着牙,最气的却是许知雾那副使唤下人的口气,叫她不禁反省,他们是不是把许知雾宠坏了?

才叫她这样没大没小地使唤小孜,活脱脱的骄纵大小姐模样?

这样想着,许母一巴掌拍在许知雾的屁、股上。

许知雾彻底愣住,眨了几下眼睛才反应过来,她埋在许母呜呜地哭,又委屈又羞耻还难过。

娘亲都好久没打过她了……

还打在屁屁上。

她还是背对着许孜的,所以她挨打的屁屁就是朝着他的……

许知雾丢脸丢大发了。

她越哭越大声,回荡得满屋子都是。

“许、知、雾1许母一字一顿高声喝道。

许知雾连忙将哭声一收,一哽一哽的,仿佛哭声被堵在了喉咙里似的。

于是哗啦啦下大雨一般的嚎啕大哭变作绵绵小雨一般的抽噎,还是悲伤又绵长的那种,一时半会儿也哭不尽,眼泪只管顺着脸颊往下淌。

直教人怀疑她小小的身子里哪儿来那么多泪水。

她无力又悲伤地蹲下来,整个人小小的一团——哭起来的团子一胀一缩,从后头看着格外地有喜感。

许孜看着许知雾一颤一颤的可怜背影,抬眼对走过来的许母说,“不怪阿雾妹妹,我答应了要带她骑马,是我失约了。”

结果许母更觉得许孜懂事得叫人心酸,拍了拍他的被子说,“你这孩子,也没多大,竟这样懂事体贴。这事确实是阿雾不好,我在外边都听得清清楚楚。来,先把药喝了。”

“母亲,其实松涛已经给我熬了药。”

“松涛向来周全,不过这药是为娘的心意,阿雾生病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照料她的。”许母话里的意思很明白,是要将许孜一视同仁,生病的时候也有许知雾同等的待遇。

许孜将药碗接过来,“多谢母亲,我还是自己喝。”

说完,他垂眸将药汁当水一般灌进肚子里,而后朝着许母笑,“这样喝快一些,我不怕苦。”

许母看得眼眶一酸。

哪里有孩子不怕苦的,不过是担心显得娇气,麻烦了他们罢了。

她连忙将丫鬟手里的蜜饯递给许孜,“小孜,吃点蜜枣压压苦味,这枣子甜得很。”

这时,两人都感觉到原本呜呜咽咽连绵不绝的哭声不知何时停了下来。

而许母身边俨然冒出来一颗小脑袋。

许知雾伸出一根指头,悄悄地在许母手心扒拉住了一颗蜜枣,带着哭腔软软地说,“娘亲,我可以吃一颗蜜枣嘛?就一颗,好不好?”

这时的许知雾,已经忘却了魏云娴的叮嘱,用礼貌又可怜的语气发出卑微请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