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恃兄而娇 > 第8章 叫哥哥
许知雾连忙护住她的画,“你什么都没看见1

许孜扯了扯嘴角,淡淡道,“看来阿雾精力充沛,合该多学几个字。”

“啊?”许知雾哀嚎一声,“不要,你饶了我吧1

许孜难得动了气,面上虽没露出来,却拿过许知雾的笔写下了一句诗,长达十四个字,而后对许知雾说,“阿雾善画,不如把这些字画下来,想必比学着写字更快。”

许知雾愣愣地看着这些字,她没找到一个认识的。

她不知道意思,也没记下笔顺,当真只能画了!

半响,许知雾歪歪扭扭地模仿了几个字,圆溜溜的眼睛斜觑着许孜,咬着牙小声说,“讨厌。”

许孜朝她看过来,许知雾吐了吐舌,转过头接着和这些字死磕。

她暗暗想,这会儿的许孜真是太不听话了,远远不及林公子,看来她是时候再向阿娴讨要新的招数了。

这个念头甫一划过,许知雾突然愣住,许孜不听话也就算了,那她为什么要听许孜的话呢?

许知雾神情一变,顿悟一般放下笔,撑着坐榻换了个方向,就这么面朝许孜,盘着腿捧着脸,两只眼睛专注地瞪视着他。

而许孜现在气头也过了,见她这副模样觉得有些好笑,冲她招手说,“阿雾过来,不学那些字了,来学‘父亲’‘母亲’怎么写,学了阿雾就可以去玩。”

许知雾控诉地看着他,“竟然还要学四个字1

许孜纠正,“是三个字。父、母、亲。”

“我、不、写1

“那母亲问起来,我只好说阿雾很笨了。”

许知雾:“……”

接下来许知雾就发现,许孜和娘亲不一样,不会因为她没写对就训她打她,但是会一遍一遍让她写,仿佛没有尽头似的。

可是她真的好想去玩哦……她为什么会想不开来找他识字呢?

最后许知雾攥着笔含着泪,肩膀一抽一抽,一边写一边骂,“讨厌……你真的好讨厌……”

一个字没写完,就已经抹了三次眼泪了。

许知雾抽抽嗒嗒说,“要、要不,你就说‘阿雾很笨’好了,我真的不想写,‘母’好难写哦……”

许孜不禁想,他学写字的时候,好像没有这么为难过?

但是见她哭得厉害,十分委屈似的,许孜叹了一口气,牢牢握住许知雾写字的手,一笔一划带她写完。

这个过程很神奇,好像许知雾的手突然就有了支撑,轻轻松松就写了一个漂亮的字。

许知雾惊讶地睁圆了眼睛,着迷地看着这个出自她笔下的字。

她抬头去看许孜,差点撞上他的下巴,“你再带我写字嘛。”

“那阿雾要看仔细一些。”许孜说着,握住许知雾的手,完整地写了一遍“母亲”。

许知雾惊叹地看着写下来的字,又去看许孜,他还没有收回手,因此离她很近,几乎可以感觉到他凉悠悠的呼吸,许知雾忽地走神,她说,“我想吃西瓜了。”

天色渐暗,终于送走许知雾,许孜松了一口气似的撑着额。

他有些纳闷,许知雾会不会写字和他有什么关系,自己难道有好为人师的毛病?

而许知雾这边则迎面碰上了善姑,善姑问她,“阿雾下午去了公子那里?”

“对,我跟他学写字去了。”

善姑露出一个笑,点头道,“不错,姑娘多跟公子学学。”

许知雾歪了歪脑袋,不由疑惑,善姑可是很严厉的,怎么这话听上去,倒像是很欣赏许孜呢?

翌日,许知雾没能去成魏府。

许家来了客人,是许知雾的表姨母与表姐,平日里与许家经常来往。

表姐容铃正值金钗之年,比许知雾大上好几岁,但是对许知雾不错,每次来都送她小物件。

因此许知雾还挺喜欢她。

这次她带来的是一只竹蜻蜓,一大一小两个女孩玩得不亦乐乎,期间许知雾不慎摔了一跤都没有哭,拍拍膝盖站起来接着玩。

“阿雾,你那个哥哥生得如何?可好看?”容铃忽然问。

许知雾一搓竹蜻蜓,目光随着它高高飞起来,她随口答,“好看啊,怎么了?”

“我们看看他去,好不好?这会儿他或许在正堂,我娘必定要见他的,还给他准备了见面礼呢。”容铃拉着许知雾就走。

“哎?”许知雾被动地跟上,“不玩竹蜻蜓了嘛?”

容铃弯唇甜笑,竹蜻蜓哪里有美少年好?

两人悄悄躲在正堂的屏风后,只听许母说,“你来便来,还带什么见面礼。罢了,小孜收了吧,和姨母道个谢。”

许知雾有些无聊地站着,而容铃则从屏风后悄悄地去看许孜。

她在正堂里看见个身姿清雅的少年,近成人高,穿着雪白玄边的衣衫,深色的腰带勾勒出窄腰,整个人线条修长、仪态优雅。

可那张脸又漂亮得不像话,完全脱出了邻家少年的范围,让人不禁恍惚,为什么不期然就在骈州看见这样美貌的少年,不是在画里,也没有遥不可及。他就在眼前,甚至就和她身处同一间屋子里。

容铃屏住了呼吸。

这时,许孜像是发现了她一般看过来——

容铃急忙缩回脑袋,心口砰砰直跳。

这时表姨母正与许母说着话,“你可别夸铃儿了,我才要恭喜你才是。原先姐姐姐夫只有阿雾一个,现在有了小孜,才真真叫后继有人了!更何况小孜这样好,生得出众,谈吐也不俗——”

话没说完,屏风后的许知雾突然站出来,好奇地看着表姨母,“姨母姨母,前面的我都听明白了,就这句没懂。‘后继’是什么地方?那儿怎么有人了?”

随着小女孩奶声奶气的发问,正堂陷入了寂静之中,尤其是表姨母,她的笑容僵硬,显得很尴尬。

而许知雾眨了眨眼,敏锐地察觉到,表姨母说的话或许并不适合让她听见。

表姨母很快用笑声掩饰尴尬,“阿雾怎么玩得衣裳上头都沾了泥?铃儿,快带阿雾出去换衣裳。”

容铃连忙拉着许知雾跑了,跑到花园里,容铃气喘吁吁地看着许知雾,涨红着脸说,“你怎么跑出去啦,说好了只是偷看的。”

许知雾则低着头站着,忽然有些不开心。

“我带你回屋把衣裳换了吧。”

容铃去牵许知雾的手,可许知雾摇摇头,不想换。

“那你还玩不玩竹蜻蜓?”

“玩吧……”明显兴致不如先前了。

容铃陪着小姑娘玩了一会儿在她看来并不有趣的游戏,思绪早已飘远了,她忍不住问,“阿雾,你哥哥和你玩得可好?我还和他差不多大,他愿不愿意和我玩?”

许知雾手上的动作停下来,奇怪地看着容铃,“容姐姐,你为什么要和他玩?”

容铃脸一红,“因、因为他如今是许家的人,自然也是我的表哥了,当然要认识认识他。”

“那容姐姐不和阿雾玩了嘛?”许知雾攥了攥拳,为了独占表姐的心不惜抹黑许孜,“而且他很可怕的,昨天逼我写了一下午的字,他……他生气的时候甚至还会喷水,喷出好多的鱼啊虾埃”

容铃听完面色古怪,眼含责备地看着许知雾,“他是你哥哥,阿雾怎么可以这样说他?许哥哥初来乍到,正是处处不适应的时候,阿雾不对他好,反倒编排他坏话。”

许知雾的小胸脯用力起伏了几下,倔强地看着容铃,“你们都让阿雾对他好,阿雾偏不1

容铃愕然,“阿雾你——”

许知雾红着眼眶,要哭不哭,“你们都喜欢他,姨母喜欢他,容姐姐喜欢他,善姑姑喜欢他,爹娘也喜欢他……谁喜欢阿雾,都不喜欢阿雾了……”

她越说越委屈,沮丧地蹲下来,脑袋埋进双膝之间,眼泪啪嗒啪嗒落入草地,浸入泥土。

“阿雾你怎么哭了……”容铃慌乱地哄她,许知雾全然听不进去。

她满脑子都是些乱七八糟的画面,一会儿是容铃怪她说许孜坏话,一会儿是松涛那个不赞同的眼神,又想起善姑饱含欣赏的话语,娘亲喂他的蜜饯,爹爹送他的马驹……

一幕又一幕,一件又一件。

他来到许府短短几天,就得到了所有人的喜爱。

就连许知雾自己,也在他带着她骑马的时候,握着她手写字的时候,牵着她手的时候,温柔摸她头的时候,不受控制地对他生出了喜爱之情,前一瞬还真情实感地讨厌着他,却又很快就觉得他真好。

她说不顾清楚这是什么情绪,只觉得酸涩,恐慌,而这一切变化,都是许孜引起的。

许知雾不再理容铃,抬起胳膊抹着泪跑了。

一路上碰见的下人都惊讶地看着她,却没有一个敢过来拦住她、安抚她的,许知雾全都不理,继续往前跑。

她跑得飞快,裙摆像蝴蝶的翅膀一样向身后散开。

泪眼朦胧中,许知雾看见前方站着道清瘦身影,见她跑过来,他是唯一一个不闪不避的。她看见这道身影,委屈更如涨潮一般朝她淹过来。

她带着报复心重重撞上他,撞进他的怀里。

许孜接住她,后退了好几步才稳祝

还未张口说什么,许知雾扯住他的袖口,将他拉进旁边的屋子里。

这是间闲置的厢房,里头简单布置了床榻桌案,乍一眼看去很空旷。

雕花木门啪嗒合上,许知雾就站在门里,屋外原本有些刺眼的日光透过木门上的窗户纸照进来,变得柔和许多。

明丽的日光将许知雾的脸蛋映得玉白,睫毛在眼下投射出很深一丛阴影,她的眼泪几乎闪着光。

许知雾等不及魏云娴的第二个招数,迫不及待地要跟许孜示威。她霸道地张腿站着,胳膊往腰上一叉,双颊一鼓,凶巴巴地瞪着许孜,“你听着!我不许你抢走我的爹爹娘亲,还有好多好多其他的人,一个也不许抢,听见没有1

许孜愕然,他没想到许知雾哭是因为他,而且还这样害怕他分走了原本属于她的爱。

看着许知雾,便叫人想起四个字:虚张声势。

许孜并不在意这些属于她的宠爱,他原本就不属于这里,要他答应这个要求简直是一点为难之处也没有。

他轻轻笑,见小姑娘这样在意,忍不住跟她谈条件:“好,作为交换,阿雾妹妹要叫我哥哥。”

说话的时候,还伸手揉了揉许知雾的脑袋。

而许知雾怔住了,也忘了去想示威的时候该不该让他摸到脑袋。

为什么这么轻易就答应了?

“真的?只要叫你哥哥,就不跟阿雾抢了?”

许孜弯着笑眼点头,“嗯。”

这让许知雾再度感受到了一拳头打进棉花里的感觉,她看着许孜温柔的笑脸,深吸一口气,艰难开口,“哥、哥。”

一喊出口,鼻腔就酸了。

她真的牺牲了太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