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恃兄而娇 > 第19章 “小情人”
甲班还没有下学。

许知雾有些无聊地等在树下。几年过去,甲班学堂前头的大槐树好像也长高了些,正值春季,可谓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树底下的花坛早已被挪走,横平竖直地栽上了篱笆,草叶从篱笆里面探出头来,时不时碰一碰她的裙角。

这会正下着细雨,许知雾来回搓着伞柄,绘有鱼戏莲叶图的纸伞便跟着转着圈圈。

她的目光时不时落在甲班学堂门口。

殊不知自己早已成为了别人眼中的风景。

金钗之年的许知雾抽条一般长高了许多,近两年越发地纤细窈窕,拥有独属于少女的曲线了。原本微鼓的婴儿肥也瘦了下去,显出一张姣好的小脸来,圆溜溜的眼睛也拉长了一些,眼尾微挑,睫毛浓而翘,双眸回转间灵气逼人。

大概因为肤色过于白皙,眼皮又太薄,眼尾自然便有一抹浅浅的粉色,情绪起来时越发明显,便是没哭也像哭了,无端端惹人怜爱。

微凉的风拂过,温柔勾勒出少女的轮廓,青绿色的裙角飘飘摇摇,美不胜收。

书院的学生们大都认得她,并不贸然上来搭话。

可暗暗关注她的人还真不少。

不仅因为少女出落得美丽动人,也因为她的身份。

如今许多学子已经不愿去京城,能在州府谋一份美差便好极了。

今日的气氛有些不同往常,前头走过来的学生拉着身边的人神神秘秘地说着话。许知雾耳尖一动,悄悄去听。

“这消息是真是假?京城里那位老大,真的没了?”

“还能有假?我与你说过,我隔房的一位叔叔在京城里做官,他信里既这么说了,自然是真!如今老大已殁,而那位最正统的老三早在数年前便……只剩下老二,还有的选么?”

“哎……”那学生摇着头叹气,似乎有些忧愁,幽幽地吐出一句,“金台式微,大厦将倾碍…”

许知雾眨眨眼睛,心里不知为何轻轻揪起来。爹爹从不与她说起朝堂之事,但她知道爹爹近几年都不曾亲去京城述职,一回也没有。

京城怕是大乱了。

她有些焦躁地点了点脚尖,目光再度往甲班门口看去。

里面隐约有些响动,很快,门开了。

许知雾一下子站直了些,手里的伞也不转了。

先是出来了几个有些眼熟的男子,是许孜甲班的同窗。

许知雾的目光立马往他们后面探。

果然看见了许孜。

他身边的友人正侧着脸与他说话,许孜轻轻点了一下头。

不知是云开了,还是因为他穿着洁净的月白长衫,周遭好似一下子亮堂了起来。

十八岁的少年已经有了高大男子模样,清瘦而优雅,出落得如同一块通透美玉。

他看见许知雾,弯起唇角笑了。

一时间就连男子都忍不住多瞧他。

“哥哥1许知雾唤他一声,一手举着伞,一手拎着裙摆,一路小跑过来,而后将伞柄往他手里一塞,心安理得地站在伞下冲他笑,“走吧哥哥。”

“许妹妹今日等了多久?”说话的是许孜身边的友人,名为林瑜,是林家长子,魏云娴“好友”林琅的哥哥。

许知雾还未说话,许孜先淡淡瞥了他一眼。林瑜立马笑了笑,改口道,“许姑娘。”

“比昨儿久一些,你们的夫子怎么天天要拖堂?”

林瑜摊摊手,“谁晓得,可能是心情不好。对,应当真是这样,他小儿子在京城,一听到什么风吹草动就要多想。”

闻言,许知雾点点头,许孜却有些失神。

林瑜又说起别的事,“许姑娘这些天见到云娴妹妹了么?”

许知雾摇头,“没有呢,她爹娘拘着她,不让她出来,也不让见人。”

“那难怪了,不见她来看望琅儿。琅儿那样安静的性子,竟也为她出头打架,养伤在床这几天没看见云娴妹妹来,人都蔫了。”

“那你回去跟他说说,让他别难过了。”

“……”

“……”

两人说着话,许孜则一直垂着眼沉默。

忽而听见许知雾唤她,许孜抬眼,只见许知雾已经站在了雨中,转头奇怪地看着他,“哥哥,你怎么心不在焉的?”

许孜立马上前一步将许知雾遮在伞下,伸手拂去她发上的碎雨珠,温声说,“阿雾你挽着我,别走着走着到雨里去了。”

许知雾撅撅嘴,分明是他走神。

看了眼许孜神情淡淡的脸,许知雾气呼呼地伸手搭上他臂弯,用力往下拽了拽,许孜纹丝不动,转眸垂眼看向她。

许知雾不知不觉松了力道,小心地瞄他,担心他是因为什么事心情不佳。

许孜却轻轻笑了笑,低下脖颈在许知雾耳边哄道,“是哥哥不好,让阿雾淋雨了。美丽可爱的阿雾妹妹,原谅哥哥吧。”

许知雾笑起来,笑得眉眼弯弯,“好吧!那你可得撑好桑”

“自然。”

“那哥哥有赔礼吗?”

“路上你看看想吃什么,我们吃了再回家。”

一旁的林瑜只觉得挨着他们的那一只胳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若非知道他们是兄妹,只怕会觉得是一对小情人。

他急忙告辞,“我就这边走了啊,琅儿还等着我呢。明天见明天见。”

今天因为下雨,两人是坐着马车来的。

一坐上马车,许知雾便抱了个软绵绵的抱枕,笑着看许孜弯腰进来。

待许孜在身边坐下,她又歪到他身上,脑袋在他肩头蹭了蹭,寻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

一只手懒懒地窝进哥哥的手心,另一只手掀开了车帘往外看。

雨丝从外头飘进来,迷了许孜的眼。

可他什么也没说。

“街上的摊子都还在哎1许知雾抽回手,扒在窗沿上往外瞧,“我看看蔼—”

这些年不断有外州的人到骈州来,有商旅,有流民。

许父作为骈州刺史,当机立断放宽了商市,如今不仅仅是老街市,就连大街的两旁也能看见各种摊子铺子,百姓有活路,自然就安定下来。

因此从书院出来便能看见各种卖吃食的小摊位。

不过看多了也就没什么好稀奇的。

“我想吃一串糖葫芦1

“好。”许孜便唤停了马车,撑了伞,牵着许知雾下来。

许知雾七岁的时候曾被糖葫芦粘掉了一颗牙,又慌又怕,哭得震天响。许孜也给吓着了,急急忙忙抱着她去见许父许母。结果,她是在换牙呢。

此时许孜见她拿着糖葫芦嚼得脸颊鼓鼓的样子便忍不住想,她还记得小时候被粘掉牙的事么?

“哥哥你这么看我,也想吃?”许知雾警惕地抬眼看他,显然并不想给他吃。

许孜嘴角一扯,“哥哥若是想吃呢?”

“那你再去买埃我们长大了,不是能吃同一串糖葫芦的关系了。”许知雾抬了抬下巴,侧对他咬了一口糖葫芦,两腮再度鼓起来,松鼠似的。

“那阿雾要和谁吃同一串糖葫芦?”

“自然是阿娴啊,我吃一口她吃一口,谁也不嫌谁。”

许孜便敛了笑,故作肃容,“那么阿雾是嫌哥哥了?”

可惜许知雾并不慌乱解释或是乖巧撒娇,而是瞥他一眼说,“你当哥哥的,不要小气嘛。”

许孜没忍住笑,揉了揉她的脑袋。

两人继续往前走,地上有些泥泞,许知雾踮着脚尖仔细避开小水坑,不知不觉出了伞也不晓得。

许孜将她拉回来后,许知雾冲他笑了笑,顺势挽上他。

她又买了一包饴糖才往回走,隐约听见后头有人窸窸窣窣地说话。她耳朵尖,凝神听清了他们的话,“如今这年头,当真世风日下,老祖宗的规矩全忘了……你瞅瞅,前面那对小情人都不晓得注意些1

许知雾倏地回头,大声说,“你们知道什么?这是我哥哥1

不待后面的人反应,拉了许孜便跑。

跑着跑着,也不觉得气了,看见许孜洁净衣角上新溅的泥点子,不由笑得前仰后合。

回到马车上,许知雾又不住地去瞧许孜,带着打量似的,目光中含着某种疑惑,欲言又止。

“?”许孜疑惑看过来,“怎么,很介意他们的话?”

“也不是……”许知雾斟酌着说,“哥哥,我在想埃我还这么小,怎么就觉得我像你媳妇儿呢?”

她摸摸自己的脸,有些不敢置信。

就这么老了么?

许孜听了“媳妇”二字,指尖一颤,而后去点许知雾的额,“你啊,羞不羞?”

“我羞什么?哥哥,我难过着呢。”许知雾忧愁地叹了口气,“哥哥你若是有媳妇,也该是容姐姐那么大的吧?我看着就像十八岁了?”

“你容姐姐已经成亲生子了,阿雾莫说这些。”

许知雾捂捂嘴,也反应过来这样说不太好。可她只认得容铃这么一个和许孜差不多大的姑娘,便这样举例了。

上个月许母携着一双儿女去参加容铃的洗三礼,给足了她面子。宴上表姨母笑得合不拢嘴,逢人便说,“我早就说是个男孩儿了,铃儿的肚子那么尖!叫我猜准了吧。”

又去亲小婴儿的脸蛋,乐呵呵道,“我没有儿子,但我有外孙了!我的小孙孙哟~”

雨丝飘进来,许知雾忽然觉得有些凉飕飕的,抱了抱胳膊往许孜身后缩。

“冷了?”许孜将马车窗户关严实了,伸手环过她,轻轻摩挲她的小臂。忽而瞥见她泛着粉色的眼尾,不知不觉松开手,没有再碰她。

“说起容姐姐,哥哥你还记得洗三礼上他们请的舞班子么?跳得可真好看,要不娘亲生辰的时候我也去请她们过来跳舞?”

“母亲喜欢看舞?”

“她惯爱叫我跳舞,这个聚会那个茶会都要我去跳一跳,想来是爱看的。”

许孜失笑,“母亲哪里是喜欢看舞,不过是想让别人都看看我们阿雾有多好罢了。”

这话说得许知雾受用极了,她美滋滋地抱着他胳膊,“那我不请舞班子了,到时候亲自跳一支舞给她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