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恃兄而娇 > 第20章 不妥当
一个月后便是许母三十岁的生辰,许知雾很早便开始想送什么生辰礼。这些年许父许母生辰的时候,她多是送画送字,今年确实应当准备点不一样的。

两人回家的时候曾踩着泥泞的街道跑过,衣角上或多或少都溅上了泥点子,因此并不直接去许父许母,先是回了各自的院子。

待许孜换上一身洁净的衣衫出门,依稀听见隔壁院子有清朗少年音,他脚尖一转,往许知雾那边走去。还未见到人,便听见那少年大声嚷道,“你换个衣裳慢死了,可知道我已经等了你多久?1

眉尖一蹙,许孜走得稍快了一些。

垂花门的藤枝掩映之后,一名红衣少年立在许知雾面前,手里像是拿着什么纸。

而许知雾抱着手臂姿态闲适,甚至一头如瀑长发都披散着,随意地铺在胸前背后。

显然她与来人并不生疏。

许孜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此时的许知雾轻飘飘瞪了少年一眼,“你要是没来,我还打算去泡个澡呢。谁叫你这时候来的?”

她的声音脆生生的,生动活泼地像是一只小百灵。

哪怕话语是在埋怨,听上去却更类撒娇。

“好,我还来错了?这信你是不打算看咯?”少年转身就要走,就是这么一转身,叫许孜看清了他的模样,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郎,微抬的下巴透出几分傲气。

是魏家的公子,魏云萧。

他为什么进许知雾的院子?

“哎哎哎,你回来!信给我吧。”

许知雾伸手要去拿他手里的信,魏云萧却侧身避开,舔了舔牙齿嬉笑着说,“你来抢啊,抢到才算你的,谁叫你晾着我那么久。”

“你1许知雾气呼呼挥着拳头威胁,“你最好乖乖给我,不然我打到你哭1

垂花门后的许孜微愕,他已经好久没有听到许知雾说这样嚣张娇纵的话了。

魏云萧却很高兴的样子,转身便跑起来。

眼看两人就要追追打打,许孜迈步穿过垂花门。

拂开门上垂下的藤枝,残留的雨珠落了满手。

“阿雾。”他淡淡唤出声。

看见许孜,许知雾眼睛亮了亮,提着裙摆就跑过来告状,“哥哥你帮帮我!他坏死了,拿着阿娴的信不给我1

一边说着,一边抱着他的胳膊摇晃。

只这么一个动作,竟叫许孜悄悄地舒坦了一些。

许孜看向魏云萧,这少年原本肆无忌惮的笑此时已经收敛了许多,还不待许孜说什么,便乖乖走过来把信递给许知雾。

许知雾哼他一声,白眼都翻到天上了魏云萧也不动怒。

迎上许孜直视他的目光,魏云萧硬着头皮解释,“许公子,我只是开开玩笑逗一逗,没有欺负她1

许孜点点头,“魏公子等到现在还未用晚膳吧?不如来我院子里一起吃?”

魏云萧连连摆手,“不必了不必了,家里人还等着我呢。”

说完生怕许孜留他,飞快地离开。

离开之前还看了许知雾一眼,只见许知雾仍旧抱着她哥哥的手臂,一眼也没有看他。

现在只剩许知雾一个。

许孜静静看了她一会儿,大概因为他的眼睛过于浓黑,不带笑意的时候便有些慑人。

许知雾被他看得不自在,抱着他胳膊的手也松了,抬眼小声地问,“哥哥,怎么……了吗?”

许孜抿了抿唇,“魏公子是外男,怎么去了阿雾的院子?”

“他带了阿娴的信啊,又不肯给我的丫鬟,非要我出来亲自拿信。”

许知雾没想那么多,许孜却是看出来了,那魏云萧魏公子,显然是对许知雾生出了喜爱之心,却以嬉笑掩饰,大概巴不得小姑娘瞪他打他吧。

许孜想说什么,可嘴唇动了动,说的却是,“这信,不拆开看么?”

许知雾愣愣地点了点头,当着许孜的面打开了信,上头写着:“阿雾,这几天都不能见你,也不能和你玩耍。爹娘觉着我这一次闹得太过,不像个淑女了,决心要将我矫正成一个妥帖的闺秀。我知道他们最后大概要失望,不过我也不能现在就和他们这样说,我会挨打的。待我被放出笼,第一时间来寻你。”

“啊?阿娴好惨。”许知雾为好友感到忧愁,却又觉得收到信件是一件很新奇有趣的事情,于是蹙着的眉头很快放开,脸上甚至露出了笑,“我也要给阿娴好好回一封信。”

她拉着许孜进了屋,磨墨铺纸不亦乐乎。

正思索着回什么,忽地被许孜握住手腕。

“不要咬笔杆。”

“哦……”许知雾瞄他一眼,老老实实松开嘴。

她回,“阿娴不做淑女也很好,已经有那么多淑女,不差阿娴一个。期待不久之后与阿娴见面。”

写完便抬起头问许孜,“哥哥,你能不能也写一封信给我?”

“哪怕哥哥就住在旁边的院子里,人就在阿雾面前,也想要收到信?”

“嗯嗯1

“……”许孜看着她亮亮的眼睛,一时间觉得她还是那个半人高的小姑娘,他温声答,“好。”

“哥哥快写,快写1许知雾急切地将毛笔塞进许孜的手里。

许孜摇头笑了笑,提笔写下,“阿雾妹妹,见信如晤。”

许知雾满意地连连点头,只这么一个开头,就很有信件来往的感觉啦。

“阿雾先回避一下,被你这么盯着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实在没有写信的氛围。”许孜说。

许知雾犹豫了一瞬,很快应下。

为了能拿到哥哥写的信,忍一会儿好奇心也值了。

天色渐暗,她甚至体贴地点上了蜡烛。

烛光摇曳,将许孜墨色的长发映照出一圈暖色的光泽,也将许知雾的眼底映亮了。

“好了。”许孜笑着瞧她一眼,将信纸叠上。

见许知雾满怀期待展开信纸的模样,许孜眼里笑意更甚。

“阿雾妹妹,见信如晤。今日阿雾习得了《礼记》中《大学》一文: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

许知雾没念下去,脸先黑了。

她豁地从信里抬起头,“哥哥!我要你写信,不是抄课文1

对上许孜那双含笑的桃花眼,声音忽地弱下去,“你讨厌死了……”

见她生气,许孜竟感觉到愉悦,眉开眼笑地将气呼呼的小姑娘拉到身边来,“这不正好可以给你用来写今日的功课么?”

“不要。我不要这样的信,哥哥你再给我写一封嘛。”许知雾顺势偎进他怀里,扭来扭去地撒娇,“我要那样正正经经的、和真的信一样的。哥哥你给我写‘不知阿雾妹妹近来可好?’‘许久未见,甚是想念’这些话,好不好,好不好?”

许孜只是笑,“哥哥不写,每天都要见的人,写什么‘想念’?”

许知雾还是央他,蹭他,使出浑身解数想让他心软答应。

她方才气,现在急,薄薄的脸皮早已微微涨红,眼尾也飞上两抹绯色,乍看像是被欺负了似的。

这是她天生的优势,生得好,性子娇,寻常人抵抗不了。

若在以往,许孜早便应了。

这一次,他面上的笑容却忽地滞涩,垂眸看着娇气可爱的、毫无防备的小姑娘,许孜头一回侧身过去,避开了她肆无忌惮的撒娇攻势。

“?”许知雾眨眨眼,“哥哥?”

许孜移开眼眸,沉默了一会儿才转回来,目光如往常一般温和,瞧不出什么异样。

他问了个问题,“阿雾方才为何要与魏家的公子打打闹闹?”

“啊?”许知雾不明白他怎么又提起这事来,下意识答他,“他很烦的,每次都讨打挨。可惜我今天没打着他。”

说着,她摩拳擦掌,像是要在下一次见到魏云萧的时候打回来似的。

许孜敛目,烛光从瞳仁里消失,一双眸子越发黑若深潭,他摇头说,“不论如何,你们如今都长大了,需要注意一些分寸。便是他故意惹怒你,也不应上手。”

许知雾想要反驳,又听他继续说,“除此以外,见外男需衣着齐整,不可披头散发,言语随意。”

这会儿,许知雾觉得哥哥仿佛善姑姑附体,说出的话一模一样。

她转了转眼珠子,反问道,“那我在哥哥面前是不是就可以‘披头散发、言语随意’了?”

猝不及防,许孜被问住,他艰难地说,“便是与哥哥,也不应当……”

不待他说完,许知雾已经笑了,“那我现在,不就是‘披头散发’地见哥哥么?我知道的,哥哥是家人,不是外男,自然没关系。其他人就须注意了,对不对?”

许孜袖中的手微微攥了攥,难以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

他并非许知雾的亲哥哥,以后也极可能要离开这个家的,那么他算不算外男?

若他确是哥哥,不算外男,又为何在许知雾贴着他撒娇的时候,本能地感到了不妥当?

许孜陷入沉思,与此同时感到了不安。

而许知雾则看着他安静的侧脸,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敢贸然出声打扰。

她暗暗想,今天的哥哥有点奇怪,好似有心事。她还想跟哥哥筹谋一番献舞的事情呢,要不要等他心情好一些了再说?

这时,绿织叩了叩门,端了晚膳进来,打破了满屋的寂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