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恃兄而娇 > 第26章 额心吻
许知雾怎么看怎么不满意, 画上的自己看上去好弱,很好欺负的样子,一点也不威风。尤其许孜一手拎着她的书袋, 另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整个人优雅舒展, 便衬得她越发畏缩了。

见许孜垂首来瞧, 她急急忙忙捂住画上小姑娘的脸, “哥哥你看你自己的就够了,别看我!”

许孜好笑,“这幅画是我的,还不能看了?”

“怎么就是你的了?上面还有一半我呢。”许知雾不想要许孜收着这幅画,便提议, “要不这幅画送给我,哥哥你再另画一幅?”

许孜将许知雾挡在画上的手拿开, “不要。阿雾你这话说得好没道理, 今日是我的结业日, 方才的画师也是我请的, 就连画上的妹妹也是我的, 这画自然属于我。”

许知雾说他不过,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将画卷了起来, 竖放进书袋里,露出大半截在外头。她想要偷偷摸摸地伸手从后头去够, 偏偏许孜就跟后头也长了眼睛似的, 拎着书袋远离了她的魔爪。

入夜后,许孜点了蜡烛,就着暖黄的烛光将画卷徐徐展开,带着笑看了许久。

画上的小姑娘好似也在看着他, 用难得一见的乖巧目光,许孜笑容愈浓,不禁伸手摸了摸小姑娘神情别扭的脸蛋。

外间的松涛提醒他时辰,许孜应了一声,动作轻柔地将手中的画卷重新卷好,又从手边取了跟正红色稠带将画卷细致地捆上,系结,最后放进长形木质画匣里。

……

过了两日,魏云娴来了许知雾屋里,说起结业那一日,便止不住地笑,“阿雾,那天我也去了书院,林琅喊我一起去接他哥哥。”

“嗯?我没看到你啊?”

魏云娴笑得更欢,“我看到你了!还有你哥哥。你们俩就傻站在那棵大槐树下,一动也不动,来来往往那么多学生,就你们俩站在那里,好多人看你们呢,哈哈哈哈……”

许知雾被她说得脸热,尴尬的感觉直往上涌。

她那会儿就只顾着站直了让画师画她,哪里留意得到

周遭人的眼光。偏偏她还极为信任许孜,他那般自在地搭着她肩,谁能想到原来他们一直沐浴在别人各色的打量之中?

“阿娴,你怎么不过来提醒我啊?这么多人看着,唔……”许知雾哀嚎一声,抬手捂住了脸。

魏云娴乐得前仰后合,“实在对不住,那会儿我都不好意思过去找你。”

许知雾顿时由羞转怒,“好哇魏云娴!你嫌我丢人,都不肯过去找我说话了?”说着便要伸手去挠魏云娴痒痒。

“哪里哪里,没有没有,哈哈哈哈……”魏云娴边躲边跑,两人打打闹闹,从床榻闹到门口,差点撞上送冰碗过来的绿绮。

许知雾哼她一声,从托盘上端了冰碗出来,“吃冰碗了,暂时饶你一小会儿。”

虽是这样说,端出来的第一碗还是先给了魏云娴。

两人盘着腿在坐榻上美滋滋地吃着冰碗,各种时兴的水果都冰镇在里头,凉飕飕地冒着冷气。

许知雾方才打闹了一番,额际出了汗,将鬓边碎发都打湿了,一缕缕弯弯曲曲地贴在雪白的颊侧,一张小脸却越发地鲜活美丽。

现在吃上了冰碗,通身舒畅,满足地往魏云娴身上倒。

“阿雾,我回去的时候听林琅说了,才晓得你和你哥哥为什么要一直站在大槐树下。”魏云娴笑容稍减,伸手摸了摸许知雾搁在她肩上的脑袋,“你哥哥都要走了,是得留一张画,我今儿还想来安慰你呢,没想到你自个儿就想开了。”

“?”许知雾愣住,她觉得是自己听错了,坐直了问她,“什么要走了?”

“嗯?你哥哥不是要去京城读书?这还是林琅听他哥哥说的。林瑜还惋惜呢,他原以为会和你哥哥共事,没想到人家有更高的志向……”

后面的话许知雾都听不清了。

“啪”的一声脆响,手里的冰碗滑落,摔碎在地面上,碗里冰镇的葡萄咕噜噜地滚了一地。

不能吃了。

许知雾起身便跑,被脚下的葡萄滑了一跤,又立马撑着地爬起来,拎着裙摆跑出去

,轻纱质地的裙角如蝶翼一般展开。

她泪眼朦胧地跑到外面,铺面而来的热风要将这对蝴蝶翅膀烧起来,炽烈的日光也将要穿透她,许知雾不管不顾地跑。

魏云娴追在后头喊她,声音全跟隔了一层似的,传不到许知雾的耳朵里。

她跑到许孜的院子,院子里没有他,屋里也没有他,哪里都没有他……他是不是已经走了?就像他要离开的消息她是最后一个知道,他走了也不会告知她?

“姑娘,姑娘?”院子里洒扫的松涛看着许知雾跑来跑去,关切地看着她,“姑娘找公子?他在主院呢。”

他没有走。

许知雾顿住脚步,又往主院跑去,松涛还在后面喊她,“姑娘,你没穿鞋!”

她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她真的没有穿鞋,难怪阿娴要追在她屁股后头喊她……

难怪她的脚那么痛,那么痛。

许知雾闯进主院,站在了寝堂的门外,隐约听见里头有人声。她咬着牙忍着泪,双手将门打开,屋里的许父许母以及许孜都坐着,惊讶地看着她。

许知雾透过朦胧的视线看见了坐在许父许母对面的许孜,他穿着雪白的衣裳,墨发束得齐整,看上去永远那么干净、那么优雅。

她动了动嘴唇,还未张口说话,便已实在忍不住哭出声,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泪水也止不住地哗啦啦淌下来。

她只着了袜,雪白的薄袜早已脏成灰黑的颜色。

她的发髻也散了,簪梳歪歪斜斜地挂着。

她哭花了脸,却没有伸手去擦。

屋里的几人还是第一次见她狼狈成这般模样。

“哥哥……你是不是,要走?”

……

在他们想出怎么告诉她这件事之前,先让她知道了。许父许母都感到无措。

许孜攥紧了手心,看着小姑娘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感到心口一把钝刀来回地割,一阵一阵绵长熬人的痛。

他想要去抱抱她,却被她一把挥开,“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要走!”



孜眼睫一颤,“是。”

“为什么要走?”许知雾带着哭腔问他,“为什么要走?你都结业了,为什么还要去京城读书?我们不读书,不读书了好不好……”

她这样可怜地央求,许孜却只能苍白地安抚,“哥哥……会回来的。”

他伸手,试图去碰她。

这一回许知雾没有挥开他,反倒扑进他怀里,牢牢地抱住他,嘴里直喊,“我不要,我不要……哥哥你不要走,我不许你走……”

许母看着眼前这一幕又忍不住抹泪,她拉了拉许父的手,暗示他想办法劝劝许知雾。

于是许父只好硬着头皮接了这个活,过去摸了摸许知雾的脑袋,安抚道,“阿雾,你哥哥又不是不回来,不过是去读书,读完了也就回来了,是也不是?”说完,冲许孜使眼神。

许孜嘴唇轻抿,“是。”

“再怎么,我们阿雾及笄的时候,哥哥总该回来了,对不对?”

许孜说,“对。”

许知雾从他怀里出来,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说,“我不管,你要是去了京城读书,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见许孜沉默,她的目光从许孜面上移到许父那儿,再到许母……终于明白了此事的不可挽回。

“你们早就已经决定好了是么?”许知雾深吸一口气,“都瞒着我,让我什么都不知道……林瑜知道,林琅知道,阿娴也知道,就我不知道……就我不知道……”

许知雾扁了扁嘴,忍着气点点头,而后转身就走。

“阿雾,阿雾!”

……

稍晚一些时候,许孜轻轻推开许知雾的屋门,静静走到她的床前,只见床上一个拱起来的鼓包,一颤一颤的。

她正躲在里面哭。

他伸出手去,又慢慢缩回来。这时候的许知雾,应当不想要看见他吧。

于是他安静地陪伴。

许知雾哭了多久,他便陪了多久。

直到她哭累了,鼓包里的哭声越来越小,最后以这个拱起来的姿势睡着了。

许孜这才轻轻

掀开她的被子。

里头的小姑娘哭得乱糟糟,头发丝胡乱贴在脸上,大概因为被窝里憋闷,一张小脸红彤彤。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将她的脚拿出来,褪去满是尘土的靴袜,露出她嫩生生的足。她的脚底被一路上的碎沙碎石硌出了许多细小的破口。

本不严重的伤口落在这样娇气任性的小姑娘身上,便叫人触目惊心。

许孜从袖中取出早已备好的药膏,又轻声去唤绿织备水和帕子。

很快,绿织将这些端过来,迟疑地说,“公子,奴婢来吧?”

许孜摇头。

他亲手拧了帕子,给许知雾轻轻擦干净脚心,而后将药膏摸上去,一下一下推开。动作轻柔,并未将她弄醒。

一旁的绿织将这些看在眼中,默默感叹许孜的温柔细致,又有些为许知雾难过,难怪她会那样舍不得呢……

就在这时,许孜擦好了药,给许知雾将薄被重新盖上。

屋里放了冰盆,不盖被子会着凉。

走之前,他又掖了掖她的被角,看着许知雾渐渐安稳的睡颜。

许孜伸手,抚着她泛红的脸蛋,目光上移,将她歪斜的簪梳取了下来放在一边,又撩起她柔软的额发。

而后俯身,轻轻在她额心落下一吻。

爱惜的,珍重的。

他走了,却留下满目惊愕的绿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