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恃兄而娇 > 第29章 十五岁
许知雾没力气, 依偎在那人的怀中,心里生出了本能的依赖。

那人的声音也好温柔,哄着她让她喝药。

他一定是哥哥吧?

许知雾当时便想, 她一定要全部喝下去,让哥哥知道分别半年之后的阿雾已经长大了, 懂事了。离了哥哥的阿雾, 自己也能好好的。

可是药很苦, 许知雾逞能不成,眉尖已经紧紧地蹙起来。

哥哥握着她的手,在她手心安抚似的捏了捏,而后温声说,“只能一口, 阿雾马上就喝完了。”

许知雾将胸中翻滚的苦意往下压了压,又去喝。

可哥哥又说, “方才那一口太小, 还剩一点。喝完了给阿雾吃一颗蜜枣, 吃最甜的那一颗。”

许知雾不疑有它, 又凑上去喝了一口。

哥哥好像笑了, 说她像还没睁开眼的奶猫,可爱极了。

他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

然后喂了一颗蜜枣给她, 果真是最甜的。

许知雾只觉得她浑身都被柔软的东西给包裹了起来,再一次感受到哥哥的温柔, 她觉得满足, 满足到有些飘飘然。

她的喉咙没力气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便拉了拉哥哥的袖子,轻声撒娇,“哥哥, 蜜枣……”

很快,哥哥又往她嘴里塞了一颗甜滋滋的蜜枣,这一颗也是最甜的。

“阿雾,睡一觉吧,醒来就好了。”

闻言,许知雾放心地躺下去。

在此之前,她担心见不到哥哥,担心在大伯家病得太久给人添麻烦,担心错过了表姨母回骈州的马车,各种各样的担心让她睡觉的时候都提着心。

这会儿,她真正地放松了,万事都有哥哥在呢。

许知雾感到了喜悦松快,轻轻翘起了唇角,而后哥哥的气息又靠近了他,他给她盖上了被子,仔仔细细地掖好了被角。

半梦半醒的时候,也依稀感觉到有人在给她换帕子,不断地给她敷额,又给她擦手心脚心。

擦手心

倒还好,擦脚心的时候许知雾觉得有些痒了,踢着脚想躲开那人的手,却被他牢牢捉住了脚腕。

算了,给他擦吧,她就负责睡觉。

希望明天就能好全,她才有时间和哥哥说说话,出去转转,去看看他读书的地方,睡觉的地方,还有他常走过的路。

翌日清晨,许知雾被晨光唤醒,浑身都松快许多。

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到只比手心热一点点,应当是退烧了。

而后又四下去搜寻,却没见到人影,她急急忙忙便要掀开被子下来。

外间的丫鬟听见动静进来,见状忙问,“姑娘要去哪里?可是饿了,奴婢给姑娘准备早膳?”

“哥哥呢,我哥哥呢?”许知雾问,“我记得他来了,哥哥现在在哪儿?可是在他自己的屋子里?”

丫鬟却说,“姑娘睡得糊涂了吧?公子还在游学呢,根本没有回来。”

“?”许知雾坐在床榻上,有些愣,“没回来?可我昨日分明——”

“昨晚是奴婢照顾的姑娘,还给姑娘擦了手心脚心呢,姑娘不记得了?”

许知雾有些茫然,她或许是太想念哥哥了,才生出了幻觉?

难不成她昨晚撒娇都撒给了丫鬟看?

这么一想,许知雾又失落,又难为情,红着脸说,“你、昨晚辛苦你了,帮我梳洗吧。”

很快到了表姨母启程回骈州的日子,许知雾没什么好收拾的,她来京城一趟甚至没有去逛过东西市,根本没什么多的行李,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

这一趟旅程最值的事情,大概就是做了一个十分逼真的美梦吧。

虽然许知雾十分怀疑这根本不是梦,而是哥哥当真来悄悄看她了。

但是他又为何悄悄地来,悄悄地走,这一点许知雾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

许知雾回到了骈州,回到了她平常的日子里去。

京城在她的心中成了一个血腥之地,许知雾每每想起三皇子当街处决李家人的那一幕,既害怕

,又不由担心起了远在京城的哥哥。

她满怀忧虑地写下一封信,“哥哥,你游学的时间选得不巧,我想去京城见见你,却没见着。犹记得我幼时去过几回京城,那时的京城繁华如梦,现在却完全不同。我亲眼目睹了当街斩首示众的场景,其血腥恐怖,难以向你细致描述。盼哥哥平平安安,永不被卷入是非当中。”

过了大半个月,她收到回信,上头说,“阿雾妹妹,见信如晤。这次是哥哥不好,让阿雾白来了一趟。日后阿雾不必特意来京城见我,等哥哥学业有成自会回来,至多不过两三年。听说阿雾在京城生了场病,切记要照顾好自己。”

许知雾看完了信,眉眼都低落下来。

那一晚照顾她的,果真不是哥哥。

随着许知雾渐渐长大,她也越发能从哥哥的信中看出他的有所保留。

她想念哥哥的时候,总是控制不住地将自己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写给他看,细到学了什么课文,吃了什么东西,骈州有没有打雷,魏云萧有没有烦她。

可哥哥却从未如此,他说得都很笼统。

或许因为哥哥比她大了六岁,更为克制内敛,并不宣之于口?

也或者,当真隔了太久、太远,变得生分了?

许知雾弄不明白,但她觉得心里很闷。

她急匆匆想要倾诉的心情也慢慢地冷却了。

转眼,许知雾迈过了十四岁的年关,离及笄只差几个月。

她想要写信问问哥哥是否回来出席她的及笄礼,于是铺开信纸,于信上写,“哥哥答应过我,在我及笄之前会回骈州,打算什么时候启程?”

写完之后,她就着信纸看了几遍,却又将它揉成团,重新写道,“哥哥,最近忙不忙?有时间回来一趟吗?我的及笄礼要到了,期待哥哥回来。”

这一遍还是觉得不对,许知雾抱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终于写下,“哥哥,我的及笄礼定在五月初十,盼君归。”

然而,这一次她没有等到回信。

哥哥没能如期回来,他缺席了她的及笄礼。

许知雾成了大姑娘,不仅仅关心许家这一方天地,也不只骈州这一隅,她越来越了解她所生活的时代。

如今正是最激烈的一次帝后相争,听说皇上一步步剪除了殷家的左膀右臂,殷家的十万大军也从内部分裂了,相当一部分投靠了皇上。至此,殷家实力大减。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殷家还未倾覆,殷后与二皇子也安然无恙。

又过了没多久,二皇子与三皇子在春猎当中双双负伤,二皇子摔断了腿,三皇子伤势不明。

从京城传来的消息仿佛一个个字眼都藏着刀光剑影。

这些事情离安稳的骈州那么遥远,许知雾心里头却在意着,她再一次写信去京城,“哥哥,最近可好?在京城是否平安?时局动荡,不如到骈州避一避?”

她还是没能收到回信。

许知雾渐渐焦躁起来,她担心哥哥出了什么事。

……

谢不倦忍着痛从床上下来,随从见了连忙上前扶他,眼中含泪道,“殿下,我们成功了,成功了!”

谢不倦笑了笑。

自从他不顾殷家颜面当街斩了他们的走狗,殷家对他的报复便如潮水般汹涌而来。后来他又同父皇一次次地设计殷家,以自身为饵引诱二皇子出手,每一桩每一件都是要命的事情,他已经许久未曾看许知雾的信了。

也不知她忘了他这个哥哥没有。

在他觉得自己可能会死的时候,他希望许知雾忘了他。

如今他活了下来,又害怕她忘了他。

谢不倦命随从将许知雾信件拿过来。

而后倚在床头一封封地看。

第一封便是许知雾那封“盼君归”,谢不倦看得又气又笑,小姑娘当真同他生疏了。

第二封是小姑娘听说了京城的动荡,担心他呢。

谢不倦看得唇角上扬。

“哥哥,年关之后你那头就断了消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

何我去信大伯母,她说你很好,而你却不回我的信?”

“哥哥,你是不是觉得我去信过于频繁?只要哥哥回一封过来,我今年一整年都不给你写,不烦你。可好?”

“哥哥,昨日听见了爹爹跟娘亲说的话,日后我们二房兴许不回京城,就在骈州定居了……”

“哥哥,爹娘打算在骈州为我定一门亲事。他们觉得魏云萧很好,家世相貌都算出众。可我当真觉得他烦,他总是从后头拨我的发髻,总是吓唬我,还说我额头上的花钿贴得丑,就没有他这么烦的人……”

谢不倦看着最后一封信,怔然半晌,渐渐觉出苦涩来。

小姑娘梳上髦发,露出额头,又精心为自己贴上花钿的模样,他还不曾看到。

当晚,谢不倦竟梦到了幼时,里头有他、许知雾,还有魏家兄妹,他们在玩扮新娘的游戏。梦里的“许孜”并未拿出字帖来,他很有耐心地陪着小小的姑娘玩了这个游戏。

正红色的盖头掀起来,他看见了小姑娘清灵的一双眼,她不是六岁时候的模样,她甚至比十二岁那年要更大一些。

她冲他笑得很甜,喊他哥哥。

醒来之后的谢不倦怅然若失,他发觉,梦里的许知雾是他想象出来的十五岁模样,现在回想起他想象出来的那张脸却早已五官模糊,怎么也看不清楚。

原来他已经这么久没见到她了。

谢不倦倏地从信里抬起头,吩咐随从,“这几日将旁边的院子清扫干净收拾出来,里头的东西也一应换了,具体的布置我会写给你。”

随从愕然,还未问什么,便见他家殿下笑了,那抹笑是他从未见过的温柔与纵容。

“我要去接一个人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