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恋你如花饮甘露黎漾陆迟墨 > 第2365章 当机立断
什么??

这下,冉宁终于搞清楚了状况。

可是就连她自己都完全反应不过来,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很蒙圈的状态。

下意识打开了手机屏幕。

还好。

没热搜。

她莫名觉得不对劲,好像因为这些事情,整个人都变得不对劲起来。

最近似乎格外敏感。

深吸一口气之后,冉宁才终于缓过来,这才重新拨出那个熟悉的号码。

“嘟嘟嘟”的声音响了好一会,电话才终于被接通。

那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

“夫人,工作不忙么?”

“……还好。”

“嗯?那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林周诚声音里都带着一丝预约,低沉喑哑之中,多出了几分磁性。

这倒是让冉宁都不知道要从何开口了。

她压低了声音,柔柔缓缓地道,“那,你没什么事要跟我说么?”

林周诚一听更是忍不住笑了。

“夫人,明明是你给我打的电话,却来问我有没有事情找你么。”

“呃。”

他好像当真不觉得给自己股份这个事有什么特殊的。

于是丝毫都没有要告诉自己的意思。

冉宁甚至怀疑,这个男人可能会等到手续办完之后,让自己签字那会,才会想起来知会一声。

她无奈。

终于还是主动开口。

“股份的事,你是怎么想的。”

“昂,你是说这个啊。”

林周诚挠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是不是林自安那个舌头长的去找你说了?那小子、我又没碰他的东西。”

“他要是不告诉我,我现在都还蒙在鼓里呢。”

“那不会。我打算回家就告诉你的,到时候还要你签字才行。”

“股份这么重要的东西,难道真和电视剧里演的一样,说给就给了哦。”

冉宁,“……”

“不是……这是重点吗?”

“重点难道不是,你转给我干嘛呀?”

“唔?”

林周诚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压根不觉得这个问题需要回答。

他沉声道。

“我结婚了,工资上交,有什么问题?”

“呃。”

冉宁无奈。

普通是那的确是这样。

可一般到了林周诚这个收入的人,怎么可能会轻易把自己的资产交出来。

别说股份。

就算是往后的收入,怕都是舍不得的。

“夫人,安心收着就是。我待会还有两个会,最近积压了一些工作,你乖乖的,嗯?”

“那股份的事情,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冉宁话音刚落,电话便已经被挂断。

里面只有“嘟嘟嘟”的声音,有些冷冰冰的。

好长时间冉宁都没再说话,只是盯着屏幕有些出神。

而就这么几分钟的时间。

暴风娱乐也终于公布了消息。

热搜上直接挂着几个大字。

“暴风娱乐董事长将股份全部转让!”

这条热搜一出来,整个娱乐圈瞬间哗然。

刚开始大家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

但很快就有人开始深扒,一下子大家都明白了过来,这件事根本没有表面上想的那么简单。

要知道。

这个被林周诚转让股份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前阵子挂在热搜上的冉宁!

“所以也就是说,现在暴风娱乐最大的股东,是冉宁?”

“是顾十安的经纪人!”

“我靠!那也太牛皮了吧!那顾十安的资源岂不是要起飞!”

“上次他们那群粉丝,不是说要赶走这个经纪人,要换新的么?现在不知道还要不要换哦。”

评论区底下热闹的很。

好多人都在里面说着话。

大家都能发现这件事其中的迅速不寻常。

之前并没有听到相关消息,可忽然间暴风娱乐的董事长直接宣布结婚。

然后没过几天,股份就转移到了冉宁身上。

“该说不说,这个冉宁的手段还真是让人佩服啊。”

“她是什么人啊!竟然能轻易拿捏住暴风娱乐的董事长。”

“那可是全部的股份!有没有人知道折算下来现在有多少钱。”

“呵呵。你只要知道是天文数字就好了。”

……

别说其他人。

冉宁现在都一直处于震惊当中。

助理刚刚还和她闲聊来着,大家都在说恭喜她成为了暴风娱乐的老板娘。

可转头就变成了……

暴风娱乐的老板。

“冉宁姐,你这也太厉害了吧。”

“对对对,完全厉害到我们不敢想象的程度。怎么就能转头成为了暴风娱乐的老板!那往后,你还要和我们一起工作不。”

她们想到了关键点。

毕竟现在的情况来看,冉宁已经不再需要这份工作了。

单单是她手里头的股份,用到下辈子都花不完,何必还但辛苦上班。

冉宁笑了笑,现在也有些头大。

她只能按着自己的脑袋,低声道。

“我当然要上班啊,女人结了婚就不上班的话,往后日子要被人拿捏的。”

“冉宁姐,您就别再开我们玩笑啦。”

两名助理面面相觑,都能看见彼此眼中的笑意。

一边为她高兴,一边又觉得忐忑。

毕竟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就不再是一个阶级的人了。

“没事,我还是会继续工作的,顾十安和我签的合同,是二十年。我可不想赔违约金。”

……

与此同时,在医院里的赵雅也终于看到了这条消息。

她几乎是在看到消息的那瞬间,便直接将手机砸了出去!

“疯子,都是疯子!”

“林周诚简直就是个疯子。”

林芬芬连忙走过去扶着她,“伯母,你别气着自己,你的身体才刚好转一些呢。”

“冉宁那个贱人啊啊啊!”

赵雅都要疯了。

她紧紧抓着林芬芬的手臂,眼睛用力瞪大。

“你知道周诚手里头的股份值多少钱吗?上百亿啊!上百个亿他就这样轻而易举给了那个女人。”

林芬芬胳膊都被她拧疼了。

眼圈顿时红红的。

“呜呜,周诚哥哥是不是真的很喜欢她,是不是眼里完全没有我啊。”

“你还叫他哥哥?他也配!”

赵雅狠狠瞪了她一眼,如今已经知道这件事没有转圜余地了。

那林周诚既然连股份都转给了冉宁,便绝对没有回头的机会。

这个逆子,分明就是故意的!

“他就是要让我知道,自己彻底没有机会。让她别再痴心妄想,呵呵。好啊!”

“真好啊!不愧是我赵雅的儿子!当真是狠呐!”

赵雅一边喃喃出声,一边将林芬芬推开。

现在她已经全无利用价值了。

便眯起眼看着她。

“你本是林芝收养的孩子,要是按照辈分算,还得叫周诚一声舅舅。可是大家心疼你的身世,又是好友遗孤,所以由着你长了个辈分,但是……该有的尊重还是要说清楚。如今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往后,你就不要再和林周诚来往了。”

“伯母……”

林芬芬委屈到要哭了。

她眼圈通红。

眼泪实在是忍不住了,大颗大颗往下掉。

便用力抓紧了赵雅的手,微微抽噎着。

“伯母,我对周诚哥哥是真心的。他现在结了婚,那我、我也不能当小三。可是我还年轻,可以等!”

“等到他发现冉宁就是为了骗他的钱,到时候他就会离婚,也会看到我。”

“呵呵。”

蠢货!

赵雅强忍住要骂人的冲动。

要不是看在她也姓林,手里头还握着一些林家股份的份上,现在恐怕一巴掌就甩了过去。

林芝那样的女人,怎么会养出林芬芬这样愚蠢的人。

赵雅对她那些不耐烦,林芬芬是毫无察觉的。

她只是抽了抽鼻子,可怜巴巴抽噎了几声。

忽然听到赵雅开口说话。

“我累了,你出去吧。”

“……好,我就在外面,伯母要是有什么事的话,第一时间叫我就好。”

“嗯。”

赵雅压根不想搭理她。

只等到病房门重新合拢,便迫不及待拨通了一个电话。

“废物!你干什么吃的,竟然让你儿子把股份全部都转移给了别的女人!”

刚接通,电话那边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辱骂。

赵雅几乎有点招架不住。

可对于电话那边的男人,她总是可以无条件忍受。

便还刻意压低了嗓音,轻轻浅浅地开口。

“大强,这其实是好事啊,股份之前一直都在我儿子手里头,他那个性子也倔强,不管我再怎么说都不可能把东西交到我手里。”

“呵呵,是啊,他宁愿给一个刚结婚不到三天的女人,也不愿意交到你这个当妈的手里!”

钱强一点面子都没给赵雅留。

他满身愤怒。

可说的这些话又全部都是实话,让赵雅根本说不出一个反驳的字。

“是……话虽如此。”

赵雅勉强挤出了一抹笑容,“可我们要换个想法,至少在冉宁身上,比在林周诚身上要方便拿回来不是?”

“怎么说?”

“林周诚是我儿子,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用一些非常手段。可冉宁不一样,这个女人格外惹人讨厌!如果不是因为她,林周诚也不会这么不听话。”

“我这俩儿子,你是从小看着长大的,不管是林周诚还是林自安,小时候都非常乖巧。”

“大强,你听我的。上次你那边不是有两个人……”

两人旁若无人商量着。

殊不知林芬芬就在病房外。

隔着一道病房门,将里面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她脸色越来越难看,手指紧紧捏在一起。

实在是没想到,伯母竟然会做到这个份上。

就算冉宁再讨厌,可、可那毕竟是一条人命啊,真被那些亡命之徒绑走,后果可想而知。

思及此。

林芬芬立刻拿出手机要打电话。

可是刚要拨通林周诚的电话,就忽然想到了什么,手指直接停住。

伯母针对的是冉宁。

说到底,冉宁是自己的情敌,就算、就算真的出了事,对她来说又没有丝毫的坏处。

说不定周诚哥哥伤心之下,自己还能趁虚而入。

于是拿着手机的手,缓缓放了下去……

……

冉宁并无察觉。

这里毕竟是帝都,四下安然、和平,治安也出了名的好。

她今天刚好加班到深夜,顾十安的热搜下了之后,便多了好几个导演联系,剧本也送过来厚厚一沓。

想要给顾十安接一个好的剧本,她得多费些心思。

“嗡嗡嗡”的声音响起。

冉宁下意识拿起手机,就看见上面林周诚传来的消息。

“夫人,工作虽好,也不要太过透支。”

“唔……还好啦。”

林周诚沉沉哑哑的嗓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容我提醒一下夫人,现在是晚上十点半,你的老公我现在正独守空闺,寂寞无聊,可怜巴巴地等着你回来宠幸。”

男人声音里带着一些玩世不恭。

冉宁成功被逗笑。

她便伸了个懒腰,抬起头看了一眼桌面上的时间。

的确已经很晚了。

“好啦,我现在收拾一下就回去。”

“要不要我去接你,反正也不远。”

“既然都不远,还需要接嘛。我回家要不了半个小时,你过来接我还得等你。”

林周诚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

“夫人还真是,独立自信、就是不给我接送的机会。”

“好啦,我下去了,半小时后见。”

冉宁挂断了电话。

她熟门熟路关门关电,便直接乘坐电梯下到了负一楼。

车子停在稍远一些的位置,白天人多车多倒不觉得,现在到了晚上,整个地下车库都空荡荡的。

好在她已经习惯了,并不会觉得害怕。

刚要拉开车门上车,却忽然看到一道靠近的影子……

“谁?”

冉宁惊呼一声。

下一刻,便有一股力道传来,直接打在她颈项处,人瞬间就晕了过去。

……

半个小时后。

林周诚穿着家居服站在家门口等了许久,仍旧没看见熟悉的那道身影。

他便拿起手机拨通那个熟悉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再打。

还是一模一样的提示音。

这一刻,林周诚终于觉得不对劲了。

冉宁工作性质原因,除了睡觉时间,平时都不大可能关机。

何况是刚刚才下班回家。

半个小时前他们还通过一次电话,现在却直接关机……

出事了!

林周诚很快得出结论。

他立刻上车,沿着家门口到公司的路一点点找过去。

黑色汽车行驶在车水马龙的公路上,夜里灯火辉煌,可他浑身上下都透着紧张。

没有车祸,没有事故。

这条路无比顺畅,可就是没有看到冉宁的车。

手机在一遍又一遍拨打她的号码,却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他心急如焚。

“林自安,叫上人……”

电话里的林自安还有点懵,半晌都没明白怎么会忽然要叫人。

而且自家大哥的声音实在不对劲。

“怎么了?”

“有多少叫多少,还有老詹那边,让他安保集团的人立刻过来……”

“阿宁不见了。”

“不。她被绑架了。”

林周诚看着停车场里没有丝毫变化的那辆车,车旁还滴落着两滴血迹。

阿宁就是在这里被人带走的。

还流了血。

“什么?”

林自安狠狠吃了一惊,不敢置信。

“绑架??”

“都什么年代了,怎么会出这种事!谁敢绑架我嫂子啊。”

“哥,你现在在哪?”

林周诚嗓音已经彻底冰冷,他紧紧握住方向盘,“我去警局。”

好长时间都没有一个人再开口说话,所有的一切都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刺激过,变得黑白一片。

开车的时候,林周诚甚至觉得血液一直在往上涌。

他心脏好像要供给不上,浑身上下都僵硬得可怕。

“阿宁,你在哪?”

……

“我夫人,没得罪谁。”

“至少不是那种,会有人要绑架她的仇恨。”

空气里透着一些僵硬。

林周诚黑眸里只有无尽的冷意,等了好长时间,才勉强冷静下来。

“那最近有没有跟什么人有经济上的纠纷?”

“陆辰。”

林周诚脑海里只想到了这个人。

他几乎立刻站了起来往外走。

陆辰与顾十安冲突之后,迁怒到冉宁身上,是极有可能的!

“啥?”

林自安连忙跟上。

“哥,我问大姐了,她说不是。陆辰这几天一直跟在她一起厮混,没那个时间去做这种事。”

“她还说……”

“说什么?”

林周诚都快要疯了。

他从未有一刻,觉得自己竟是那样无力!

……

冉宁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一个破旧的仓库里。

她只能透过昏暗的光线,看见四周的场景。

这里空旷、老旧,四下除了她之外,并没有任何其他人在,有那么一瞬间,她整个人都是恍惚的。

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直到等了许久,才经由发疼的脖颈反应过来。

她似乎,是被绑架了。

在停车场里……

冉宁下意识想去摸一摸口袋,可被绑住的双手让她根本无法动弹。

“哟,竟然这么快就醒了。”

很快,外头就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

冉宁看见一个戴着面罩的男人靠近,顿时浑身都紧张了起来。

“你是什么人?”

“小妞儿,你管我是什么人呢。今天落到了爷的手里头,不得让爷好好享受享受。”

他伸出手去摸冉宁的脸。

后者脸色一变,二话不说,张嘴就一口咬了下去。

“啊!”

对方发出一声惨叫。

很快吸引了外面的同伙。

“王老二,都跟你说了不要随便动她。买家交代过要完好无损!”

“我呸!这妞儿敢咬我,你看我不往死里弄她,非得弄到她求我不可。”

“王老二!你忘了买家怎么交代的吗?”

门外的男人听到这话,赶紧跑过来阻止他。

“这次可是大单子,办好了几百万到手,我们能出国去逍遥快乐好多年。到时候想要什么样的妞儿都有。”

“可她咬我——”

“我赔钱!”冉宁当机立断。

她比任何时候都要急切,一双杏眸亮晶晶地盯着这两人,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真诚一些。

“你们接这次的活之前,应该调查过我的资料吧?我很有钱的。”

“我们知道。”

王老二冷冷哼了一声,“不然别人也不会出大价钱让我们做这一票。”

“是啊!既然我那么有钱,现在也没有见到你们的脸。干嘛不把我放了,到时候我直接给你们转账就是。还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何乐而不为呢?”

“切。你有钱,可你舍得给我们那么多么?”

“我可以给……八百万!”

冉宁斟酌着给了个数字。

不敢乱开,更不敢开的比买家低。

王老二一听,眼睛都亮了。

“真的啊!”

他拉着旁边的人,“大哥,她说要给我们八百万!八百万啊,比买家开的还要高三百万,这笔钱足够我们玩多少个妞儿!”

“这你也信?”钱老大翻了个白眼,直接一巴掌甩在王老二身上。

“说你没长脑子,你还真就没长。”

“都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不要随便相信别人说的话!这都是什么都跟什么……”

他冷冷朝冉宁看过去。

一直脚踩在了绑着冉宁的椅子,低声警告。

“我这弟弟脑子不太好使,你少在这诓他。我告诉你,买家的要求就是把你完好无损带到这来,我们办到了,他待会就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至于你那些小技俩,还是趁早收收吧。”

“不是……我说真的。”

冉宁想再劝一劝。

可不管她怎么说,钱老大都没有再回头。

而且直接把王老二也叫了出去。

刚出去,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车子停下的声音。

冉宁伸长了耳朵,还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人怎么样?”

“在里头,都好着呢。刚醒过来,一点伤都没有,您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谁说我要玩了。”

那人还挺不高兴地呵斥了一句。

“真是粗鄙,脑子里只有那些下流事。”

“你怎么说话呢?”王老二不太服气的样子,还想呛声。

但直接就被拦住了。

“您放心,人我们保证完好。只要银货两讫……”

“转过去了,滚吧。”

“好的好的!”

确定钱到账,钱老大二话不说就抓着王老二走了。

冉宁没再听到他们的声音。

再抬起头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完全陌生的中年男人站在自己面前。

“冉小姐。”

他脸上带着笑,主动靠近过来,解开了冉宁身上的绳子。

“让冉小姐受惊了!”

“我真没想到,只是让他们俩请冉小姐过来一趟而已,他们竟然会用这样粗鲁的方式。”

“都是我办事不妥当,我给你赔罪。”

这人实在太过热情,以至于冉宁都有点蒙圈了。

她身上的绳子被解开,看了看旁边盯着自己的两名保镖,暂时放弃了逃跑的念头。

便勉强镇定下来。

“你是?”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今天过来,是要和冉小姐你谈一个合作。”

“合作?”冉宁有些奇怪。

但知道这个人有所图谋之后,反倒安心了。

“既然是要跟我合作,那应该知道我的工作情况。一个艺人的经纪人而已,说的好听点是可以帮这名艺人谈各项工作事宜。说的不好听的,就是个打工仔。”

“我大胆点猜一下。”

“你是顾十安的私生饭?”

“什么?”

冉宁笑了,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始胡诌。

“哎呀,其实我能理解的。我们顾十安毕竟长得帅,业务能力也过硬。一直以来都是男女通吃、老少皆宜的优质偶像。”

“所以说,如果你也喜欢他的话,不用觉得丢人。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那人脸都绿了。

冉宁只当没看见,继续往下胡说八道。

“不过你这样叫人请我过来,应该要花不少钱吧?哎,这就是你没考虑周全了。我们有专门的粉丝后援会,如果有人想要赞助的话,可以直接联系我们的经纪人团队。”

“小助理会专门跟你联络的呢。刚刚你花的这些钱,完全可以安全顾十安单独吃个饭唱个歌什么的……”

“我们也不是那种高冷的偶像,大家也是要恰饭的。”

她越说越起劲。

好像还真把对方代入到私生饭的角色里了。

“停!”

“冉小姐,我可没时间跟你在这说胡话。”

那人脸色都难看了许多,让冉宁顿时不敢再乱讲话。

她只能讪讪笑道。

“啊哈,因为……我也是猜的,如果不是的话,就当我没说呗。”

“我原以为冉小姐是个聪明人,有些事情应该不用我多提。”

他直接拿出来一份文件。

“在上面签个字,冉小姐就可以离开了。”

冉宁低头看了一眼。

文件上密密麻麻的都是文字,大部分都被捂住了,她根本看不清。

可从其中关键的几个字眼里,她也能看出来。

是股权让渡书。

“啊哈……你可能是弄错了,我手里头没这些东西。”

“你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钱强终于怒了。

直接掏出一把刀,抵在了她脖子上。

恶狠狠逼近。

“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签字!立刻签,我立刻放你走,否则最后你是不是能完好无损的回去,我可管不了。”

冉宁被迫脖子往后仰。

整个人都仰躺在椅子上。

连说话都变得艰难。

“可是、我真的没有这些东西。股份什么的,我一个打工的……”

“还特么跟我在这装蒜!”

“暴风娱乐的股份,你当我傻吗?”

冉宁吃了一惊。

忽然觉得很好笑。

“你看到了热搜?”

他没否认。

冉宁越发觉得这件事情变得戏剧性。

“不是,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手里头已经拿到了股份呢?众所周知股权让渡是要本人在场签字,并且经由律师认定、走程序共认证之后才能完成。”

“白天刚公布的消息,我自己都是刚知道,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到手。”

“还装!”

“让你签字就签字,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钱强掐着她的脖子。

“既然没到手,你还怕签字?”

“不是……”冉宁脸颊都涨红了,只能艰难开口,“咳咳!我……咳咳咳!我是怕签字之后,自己就走不了。”

“你没得选。”

钱强把笔塞到了她手里,恶狠狠逼迫着。

“给我签,立刻、马上!”

“好……好。”

冉宁别无选择,“你先把刀拿开,我害怕。”

她浑身瑟瑟发抖的样子,脸色也一下子变得苍白,整个人看起来凄楚又可怜。

这让钱强暂时相信了她。

还让人搬来了一张破烂的桌子。

“好几份,认真签。”

“好、好的。”

冉宁看似乖巧,可握着笔的那只手不住在颤抖着,根本拿不稳。

便只能很抱歉地看着他,“对不起啊,我刚刚好像扭到了一下手腕,有点疼。”

“冉小姐,不要再耍花样了,我没那么好的耐心!”

钱强眼神越发阴鸷。

他又一次低头看了时间。

这让冉宁越发确定,只要自己拖延够时间,就会有转机!

便再一次抬起头,嗓音清致。

“我有个要求。”

……

与此同时。

林周诚已经把可能的人选全部都找了一遍。

不是陆辰。

不是大姐。

更不大可能是暴风娱乐的人。

他还打电话问过顾十安,现在人已经赶到了他面前。

“我这边是有点仇家,可那都在国外。而且大家现在都要混圈的,怎么至于干绑架这种事。”

林周诚微微眯起眼,脑海里又把所有的人选全部筛选了一遍。

最后终于得出结论。

“那就只有最后一个可能性了。”

他直接上了车。

顾十安二话不说也跟了上去,就坐在后座上,伸长了脖子问他。

“什么可能性?最后的那个人是谁啊?”

林周诚并不回答,只是一直拨打着手机上其中的一个号码。

好长时间电话那边都没有人接通。

他神色越来越难看。

“喂喂,你倒是说话啊林大boss。有线索的话就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

“闭嘴。”

林周诚实在是觉得吵闹,终于给了他两个字。

自己则是看向手机屏幕,语气阴沉又森冷。

他发了一条消息出去。

“我知道是你,别伤害她,否则,我会以最可怕的方式回报你。”

看到林周诚此刻的表情。

同样坐在后座的林自安,似乎也猜到了。

他的脸色也从刚刚的担忧,逐渐转变成复杂。

到最后便是顾十安怎么也看不透的表情。

“你们兄弟俩都咋回事啊?冉宁失踪了,你们也不分析分析……”

“不用分析。”

林自安终于叹了一口气,苦笑道。

“既然不是陆辰,其实就只有一个可能性了。”

“谁?”

“冉宁有哪个仇家是我不知道的么?她以前和你在海城,跟谁结仇过?”

“不是嫂子的仇家。”

林自安的脸色青得不像话,一边说着一边都快要哭出声来了。

“是我妈。”

“!!!”

车厢内空气瞬间陷入岑寂。

顾十安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好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他只能奇奇怪怪地看着对方。

眼睛里多出了一些迷惑。

“你妈?”

“什么啊。”

“你妈,那不就是林周诚的妈。那不就是冉宁的婆婆,绑架她干嘛?”

林自安也跟着沉默了。

这一刻,顾十安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很奇特的能力,能让人直接闭上嘴巴。

可车子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还没停稳,林周诚便已经往电梯里冲了过去。

他速度比任何人都要快。

直奔住院部,将病房门推开。

“咦,周诚哥哥,你怎么来啦。”

林芬芬听见这人直接进来的声音,本来还有些不高兴。

但一发现是林周诚,便立刻绽放出热切的笑容。

“你来看望伯母吗?还是……”

“阿宁在哪。”

林周诚用森冷的语气直接开口,根本不给林芬芬再说话的机会。

那样冰冷到极致,没有一丝温度嗓音,就这样在空旷的病房内响起。

赵雅脸色微微起了些变化。

但很快镇定下来,笑了笑,“你老婆在哪我怎么知道?”

“怎么,找不到她了?”

“妈,你赶紧告诉哥哥吧。这种事情可不能乱开玩笑。”林自安都着急的不行。

他夹在中间,总是难做人。

可赵雅格外淡定,低头看了看手里头的水果,有一下没一下的挖起来吃。

“我都不懂你们俩在说什么?冉宁失踪了,你哥来找我,好笑不好笑哦。”

“谁都知道我跟她不和气,她才失踪多久,又不会来看望我,我哪会知道去哪呢。说不定,跟别的男人跑了吧。”

“妈!”

林自安都听不下去了。

可赵雅根本不担心。

她脸上带着极其明显的嘲讽。

“既然我的两个儿子,好不容易赶来医院一次,都不是为了看望我,那不如就请回吧。我自己住在这,还自在一些。”

“我没说阿宁失踪,你怎么会知道?”

林周诚敏锐察觉赵雅话里的漏洞,长驱直入,“我也没有提她失踪了多长时间,你又怎么会知道,时间很短!”

他手掌紧紧收拢。

语气比任何时候都要凌厉。

“妈,阿宁就是我的命!她要是出了事,我也活不了。”

赵雅瞪大眼睛看着他现在的样子。

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竟会变成如今这样。

“你、你为了个女人,连命都不要了吗?”

“五年前我就不想活了!你逼走了阿宁一次,如果不是因为我跟她有约定,如果不是因为我还抱着希望,五年前我早就从楼上跳了下去。”

林周诚嗓音嘶哑到极致,脖子上青筋暴露。

“我等了整整五年,盼了整整五年,才终于等到她回到我身边!这是我这辈子最后的机会……”

那样绝望而愤怒的林周诚,是赵雅从未见过的。

她握着勺子的手有些微颤抖。

背脊僵直,却还是硬生生否认了,“我不懂你的意思,反正,我不知道她在哪。”

“好、很好。”

林周诚语气里带着一丝涩然。

垂下的眸过了许久之后,才再一次扬起。

“如果阿宁出事,你不仅会失去我。所有伤害阿宁的人,我统统不会放过。”

林周诚很快起身,径直往外走。

摔上门的那一刻,他冷冷留下一句话。

“包括你的姘头。”

“砰”的一声。

病房门被重重甩上。

赵雅心口也被狠狠震了一下。

她眼眸瞪大,不敢置信地看着前方。

“他怎么会知道?”

“我和大强的事情那么隐蔽,他怎么会知道啊。”

病房里只还有林芬芬在。

她忽然幽幽开口。

“伯母,真的隐秘么?”

“什么?”

“你和钱叔叔的事情,我都知道呢。周诚哥哥他们,不可能不知道的。”

赵雅,“!!!”

“这不可能!”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就像你和钱叔叔打电话时,计划绑架冉宁的事,我也都听到了。”

她苦笑。

“本以为只要我不说,你们就能将冉宁完美解决。这一整个下午我都还提心吊胆的,害怕你们成功了我会成为知情不报的那个罪人,又害怕你们失败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机会。”

她长长叹了一口气,眼角流下一滴清泪。

“现在好啦,周诚哥哥刚刚说要是冉宁出了事,他就去死。反正我也得不到了……”

“你——”

赵雅指着林芬芬,情绪一下子克制不住,都想破口大骂了。

可话到嘴边又觉得轻重缓急不对。

如今钱强的确已经绑到了冉宁。

这个时间点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拿到了股份。

她心里担忧,便赶紧拿起手机给钱强打电话。

……

“嗡嗡嗡”的声音一直在响。

还是冉宁笑了笑,主动提醒。

“你的手机在响,不用接吗?”

“不急,你先签字。”

“我要签好久呢,看电话打得挺着急的,说不定是你家里人打过来的。”

钱强微微挑眉,终于拿出来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却还是没有去接的意思。

“接一下吧,我正好缓缓手腕,疼的厉害呢。”

冉宁当真捏了捏自己右手的手骨。

没人知道,这时候她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将手腕卡在了桌椅之间。

“喂?怎么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我不是说了我有事情。”

“出事了!”

“周诚他们刚刚过来找我,说是已经知道是你我的事!你办好了没?他肯定已经找过去了!”

“什么?”

“他怎么可能怀疑到我?是不是你泄露了!”

“我没有!”

赵雅大声辩驳,“是他自己早就知道我们俩,所以才……”

“该死!”

这一刻,钱强的戒备心降低到最低。

冉宁眼睛一亮,当机立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